《聖墟》全文閱讀

作者:辰東  聖墟最新章節  聖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聖墟最新章節第1585章 泥胎的真正身份(20-10-30)      第1584章 泥胎VS初代守陵者(20-10-30)      第1583章 掀桌子(20-10-30)     

第1577章 一葉一紀元

  上蒼,何等神秘之地,與諸天隔斷,高高在上,俯瞰時光河流,任那滄海桑田,大千世界變遷,覆滅了又複蘇,它都超脫在上,永遠不可及。
  古今多少天驕,傲視諸天,震古爍今,威懾無數個大時代,睥睨整部***,卻也依舊難以登臨上蒼。
  對於古代那些無敵者來說,縱然自身功蓋古今,也隻能仰首一聲歎,無力爭渡。
  不進上蒼,縱然是逆天的聖雄,最終也會發生可怕的厄難,不祥不淨,魂墜幽暗,其“靈”詭異的凋零。
  上蒼太遠,地獄太近!
  如之奈何,怎麼避過?
  路盡而竭,淒涼而終,在幽淵中飄零,消散,古來蓋世強者皆慘烈。
  這就是可怕的現實!
  滄海橫流,歲月淘盡英雄,數個紀元都難有一人可憑自身之力登臨上蒼!
  上蒼,對於天下眾生來說,不可測,縱然是對可以橫推整部古史的強者來說,亦是飄渺的,可望不可及。
  然而,今日楚風意外初臨!
  他怎能不驚?一時有些懵了。
  就這麼上來了,來到祥和無盡、仙霞普照、瑞氣繚繞的至高聖土,實在是匪夷所思,讓他難以置信。
  “想殺我?爬走!”他大喝。
  關鍵時刻,他並沒有失去警覺,相當的冷靜,那個機械的聲音令他寒毛倒豎,感受到了莫大危機。
  他拎著石罐,直接向前就砸。
  那是一支璀璨的粗大銀箭,向前射來!
  巨箭破開六合八荒,還未接近就已經讓虛空崩塌,世界不穩固,混沌氣澎湃,猶若在開天辟地。
  來曆不可揣度如石罐,此時亦被激的複蘇,發出朦的光,被動反擊,將銀色箭羽拒之在外!
  轟隆!
  楚風的身後,那無邊的黑暗,諸世外的深淵,直接宛若大崩潰般,炸開廣袤的疆域,虛空都在湮滅。
  這讓他倒吸冷氣,這是何等的偉力?
  一支粗大的銀色箭羽,帶著混沌氣而來,簡直可以射穿宇宙,對一個大界造成嚴重的威脅。
  很快,他知道了那是什麼,並非是真正的箭羽,而是一束混沌雷霆,化形為“天誅”!
  當真擁有破界之力!
  正常來說,沒什麼可抵擋。
  外界的生靈,縱然是貿然闖到這的絕世強者,也要被直接擊殺,射成齏粉,根本毫無懸念。
  然而,石罐穩固,蕩漾點點光暈,波瀾不驚!
  銀色雷霆竟然全都被罐體震蕩向遠處,楚風片葉不沾身,遊離雷光外。
  這驚懾人心,若是有人在這,一定會目瞪口呆,那是怎樣的力量?
  混沌雷瀑化形為天誅,擁有破界之力,居然就這麼震散。
  殺劫並未消退,一口鍾突兀浮現,懸空自鳴,波紋如水,柔和而又神聖,向著楚風掃去。
  “時光?!”
  楚風瞳孔收縮,這看似祥和的鍾體,居然是大道之載體,那機械般的聲音伴隨而至,再次響起“抹殺”二字。
  這一刻,楚風仿佛看到了一整部又一整部的古史,這是在剝奪他的時光,逆改歲月,要以時間道鍾將他擊殺。
  一那,他清晰地感受到,在他的身後,無盡的深淵,皆傳來顫栗,連那諸世外的地界都在抖動,都在害怕。
  連黑暗地帶都對大道時光恐懼。
  可想而知,這大道載體的抹殺多麼的可怕。
  石罐散發的朦朧光輝越發的濃鬱了,任時光衝刷,憑鍾體搖動,它都如磐石般紋絲不動。
  直到後麵,鍾體蕩出的漣漪倒卷,全部落在自身上,它在一瞬間像是曆經很多個紀元那麼久遠。
  大鍾整體腐朽了,衰敗了,而後簌簌化成塵埃,道鍾瓦解!
  連大道載體都會枯竭,走向毀滅的終點?
  楚風震撼,而後心有感觸,這世上還有什麼能夠永,還有什麼可以真正長存下去?
  都說絕代強者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輝,可是,連日月都要墜落,連大世界都要腐朽,這世間沒有誰能真正不死。
  這實在是懾人心魂的抹殺過程,但楚風卻沒有膽寒,反倒是神色複雜,心有無盡的感慨。
  “抹殺失敗!”
  四字過後,那機械的聲音便再也沒有出現。
  直到此時楚風才鬆了一口氣,有機會仔細打量這所謂的這片古地。
  光霧繚繞,瑞彩一道道,祥和淨土內,火紅的靈草晶瑩欲滴,像是大片的晚霞落在地上。
  這讓楚風心驚,這難道是傳說中灑落下了仙人血、真龍血而滋生的仙草?
  更遠處,碗口大的黃金花蕾極為璀璨,帶著烈焰,花瓣間流光溢彩,芬芳撲鼻,更有異樹碧霞蕩漾,點綴花草中。
  幾座矮山,雖然不巍峨,更談不上雄渾,但卻有陣陣仙氣蒸騰,頗為出塵超然世間,山下有神泉汩汩湧動。
  最為震撼人心的還是近前的景物!
  一株仙蓮,很粗大,也很聖潔,紮根秘液中,比參天巨樹還要壯闊。
  它聳入白雲中,矗立在天地間。
  仙蓮的葉片很大,最小的都有數畝地大小,且顏色各不相同,有的鮮紅如血,有的漆黑如墨,有的灰暗無光,有的銀白如電……
  楚風的超級火眼金睛化成符文,神精內斂,看到了所有葉片,算上雲層上的一片新生的葉子,共三十六片!
  此外,還有三朵花蕾,很詭異的並列著!
  花蕾如山,巨大無邊,散發混沌氣,並有仙光蒸騰,生機濃鬱!
  這已經不算是尋常意義上的蓮,如此巨大,稱之為花樹都嫌不足。
  當然,這些都不是最詭異的,其實最為吸引人的是散發混沌氣的蓮葉上的生物。
  密密麻麻,在每一片巨大的葉片上都有不少骷髏,有許多的幹屍,或者橫陳,或者盤坐,幹枯無生機。
  楚風倒吸冷氣,早先爬過黑淵,橫渡萬界,猶若爭搶著成仙的各界曆代的最強者,該不會都匯聚於此吧?
  這簡直是史上最強天驕的總聚首!
  隻是到了這後,他們的狀態更差了,等於死人,全身隻剩下一層黑色的而幹裂的老皮或羽毛與鱗甲等包著骨頭,毫無生氣。
  有些生物都要脫離葉片,墜下來了,如同吊死鬼般掛在葉片邊緣上,隨風而蕩,看起來可怕而人。
  那些都是不知道多少萬年前的生物,披頭散發,眼窩深陷,瘦骨嶙峋,猶若厲鬼。
  楚風瞳孔收縮,這些生物爭渡到這,為的是什麼?瀕臨永寂,幾乎快要徹底死去了,這就是所謂的超脫?
  “那是脫落羽毛的真凰?”
  楚風不得不感歎,在此之前,他還沒見過這種血脈純淨的仙禽呢,所遇者無不是斑駁的非純血後裔。
  而在這個地方,那種禽類卻如同老死了般,吊在荷葉上,不止一兩隻。
  此外,他看到了什麼?天龍,龍鱗四落,一身老骨如折斷般,其癱軟在地,一動不動。
  至於三眼神人、六臂妖皇猴等,他全都看到了,皆為史上傳說中的最強列生物,在這皆可見蹤影。
  “這群古老的怪物如果複蘇,若是跑到外界去,一定會攪起滔天大亂!”
  楚風聲音低沉,這簡直是禍源。
  有些怪物必然超越了真仙,實力強大無邊。
  畢竟,輪回路背後的人,是想培養超越仙王的存在,哪怕隻誕生出一個,也是賺大了。
  所以,這的生靈,從接近腐爛大宇到超越,應有盡有!
  慶幸的是,他們瀕死,似無法還陽了,處在無比特殊的狀態中,一動不動,與屍鬼相比沒什麼區別。
  楚風踏在這片特殊的地界,仔細打量四野,他皺起眉頭,這不是一塊壯闊的大陸,而如同一座孤島,懸浮在無邊黑暗中。
  尤其是孤島周圍,有斷裂的缺口,像是被人從某地截斷下來的。
  他想到了早先的聲音,說他是異體,闖入上蒼,可這分明是斷裂下來的一小塊地方。
  “難道這是從上蒼切割下來的,因為某種至高級大戰而被打落下來的一隅之地,成為諸天上、萬世外的一座孤島?”
  無邊的幽暗在島外,隔絕萬界,斷開上蒼,像是早晚都會吞噬掉所有大宇宙,破滅無邊的大千世界,四野黑洞洞,如蓋世妖魔張開了巨口,詭異氣息蒸騰。
  楚風收回目光,再次觀察那最為吸引人注目的巨蓮以及它上麵密密麻麻的幹屍。
  在巨蓮紮根的秘液池畔,有浮土,有殘破瓦礫,有巨型石塊等,很難說當年這是什麼地方。
  楚風繞著它走,在池畔竟看到了古人留下的痕跡,一塊石頭上有刻字,難以辨認,根本不知道是哪一紀元的字體。
  不過,大道相通,它蘊含著至理,其紋絡交織,可傳遞跨越時代文明的信息。
  “一葉……一紀元!”
  他竟讀取出這樣的信息!
  他霍的抬頭,再次仰望巨蓮,共有三十六片葉子,若是按巨石上的模糊字體記述來看,豈不是說,此蓮曆經……三十六紀了?!
  這簡直讓人不敢想象,難以置信!
  “萬劫輪回蓮!”
  片刻後,他再次解析出這麼幾個字,令他心神恍惚,靈魂深處陣陣悸動。
  這東西絕對不一般,實在太驚人了。
  貫穿數十紀元,這種植物以及其特殊的名字,都道出了它的詭異與可怕,太超凡了。
  楚風思忖,這所謂的萬劫輪回蓮,其名字中的輪回對應的多半有可能是最原始的那個輪回,而非後世意義上的輪回。
  很快,他又有了驚人的發現,在那前方,非是秘液中,而是在亂石堆中,裸露著巨蓮的部分根須,它纏住了一張石琴!
  “果然,石琴本體在這!”
  “這東西屬於我了,要帶走!”
  楚風目綻神光,相當的具有侵略性,今天他就是為抄家而來,將此地搜羅幹淨。
  最主要也是因為,他對石琴有一些聯想,畢竟,這材質太特殊了,他不由自主就想到了身邊的石罐。
  該不會是同時期的器物吧?!
  真要能掌握,能催發,或許殺傷力不可想象!
  他在旁邊的巨石上,看到了一些模糊的古文字,透過道紋,解析出來後,得悉,這琴難以撼動,帶不走!
  顯然,早有生靈打過主意,卻無可奈何。
  “罐兄,這可能是你的親戚,苟富貴勿相忘,一會兒帶上它!”
  “這……什麼印記,有些眼熟!”
  突然,楚風又有了新發現,在一處地麵上看到了砸痕,有斑駁的符文圖案,看起來相當的古老。
  “有花鳥魚蟲,有至強神怪,來自萬靈,還有混沌雲紋,我在哪看到過?”楚風盯著地麵。
  驀地,他臉色變了,他想到了在何處見到過。
  九道一口中的那位,以及狗皇口中天帝,都各自有銅棺,據傳銅棺本為一體,三世三重棺槨。
  而他有幸見到過其形,棺上麵正是這些紋絡!
  楚風震撼,內心中天翻地覆。
  這地方……曾被銅棺砸過?!
  就是不知道是那位砸的,還是狗皇口中的天帝出手所致!
  楚風正待研究,突然,高空中傳來簌簌聲,接著罡風爆鳴。
  那是巨蓮頂端如同山體般龐大的花蕾在搖動,引發異象,竟導致天穹近乎透明了,並降下大片的氤氳彩光。
  甚至,楚風通過那透明的地帶,隱約間看到了上方模糊而無盡的地界,雄渾壯闊的大山,廣袤無垠的疆土,無邊無沿。
  那片地界沒有盡頭,並且仙氣濃鬱的幾乎要化成液體了,在虛空中流淌。
  “那是什麼地方,該不會真正的上蒼吧?”
  花蕾搖動,在簌簌聲中,在罡風間,有無數的流光被花蕾強行攝取而來,進入這座懸浮的孤島上,下起了光雨。
  這花蕾隔著萬界,從上蒼盜取來了特殊物質?
  楚風看到,這光雨都是從那雄渾山川中攝取過來的,雖然相對那無邊的疆域來說微不足道,可以忽略。
  但是,這種光雨卻足以改變此地,讓懸浮的孤島生機勃勃,神聖祥和,瑞光一道道。
  並且,楚風第一時間感受到了莫大的好處,這特殊的物質落在身上後,讓他的身體如同回歸天地本源母胎中。
  “這是……身體的渴望,它能夠減緩我的‘疲憊期’,撫平常年進化導致的損傷,這種物質可以讓我不必在等一萬年,可以再次進化了!”
  楚風震驚,這是奪天地的大造化!
  可以看到,降落下的特殊物質都是衝著巨蓮而來,滋養其身!
  縱然是蓮葉上的幹屍等,雖與之接觸,但也幾乎得不到這種物質。
  楚風驚異,那間他明白了怎麼回事,是他身上的石罐參與了分贓,截流,所以他也跟著沾光了。
  不然,這種物質落不到他身上!
  “來,讓傾盆暴雨來的更猛烈些吧,衝我來!”楚風仰頭望天。
  

snaptime:2020-10-31 12:53:42  exectimeㄩ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