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墟》全文閱讀

作者:辰東  聖墟最新章節  聖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聖墟最新章節第1577章 一葉一紀元(20-09-21)      第1576章 上蒼(20-09-21)      第1575章 一不小心弄斷了輪回(20-09-21)     

第1576章 上蒼

  這場麵太大了,石琴輕鳴,擊斷了輪回,改天換地,這是要波及諸天萬界嗎?
  楚風真的被驚到了,他不過是挖掘出一張古琴而已,就鬧出這麼驚天動地的大動靜。
  整片世界都被剖開了,輪回路斷,古殿被那斑斕符文光束洞穿,那蜂巢中的生物一具又一具不斷的炸開。
  縱然是曆代的天縱強者,可是眼下卻也微弱如螢火,瞬間熄滅,生命在這一刻與超世的偉力比起來太渺小了。
  “這是古琴微弱的鳴音與那條根須共振的結果!”
  楚風動容,他發覺,造成這種可怕的後果,不僅是因為無意間撥動了石質琴弦,還與那未明植物的根莖抖動有關。
  轟隆!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這的虛空炸開,像是要割裂大千世界,撕裂無邊宇宙海,一道光貫穿上蒼。
  漆黑的虛無,像是有無邊的深淵吞噬而來,這片地帶被剖開,黑暗籠罩一切,覆蓋輪回。
  這是諸世外的樣子嗎?黑的人,什麼都看不到!
  突然,一條龐然大物露出,橫貫虛空,擠壓走黑暗,連向這破落之地。
  那是什麼?
  竟是……根須!
  它太粗大了,像是跨越諸天,從那諸世外蔓延而至,連通此地。
  不,它原本就在此,不過平日間蟄伏,不為人所知。
  “是那池中的根須!”
  楚風震撼了,早先他所看到的莫名植物的根莖,那隻能算是末梢。
  直到這一刻,天塌地陷,輪回斷,它才露出真容,其本體竟大到無邊,連向諸世外。
  “我所看到的末梢,連著池底,汲取秘液,此外還纏縛著一張石琴。”
  末日的畫麵,連輪回都被撕裂了,一條根須從這貫穿向諸天外。
  而真實的景象,人們所能夠看到的卻是,無邊的黑暗,像是廣袤無邊的深淵,籠罩八方,而一條根須則像是唯一的鐵索橋梁,連向外界,那是唯一的生路嗎?
  楚風嚴重懷疑,世界被剖開,輪回被斬斷,那石琴的作用還是次要的,主要是神秘根須卷動所致!
  果然,當破滅到一切程度,整片世界都安靜了,仿佛停止了,琴音綻放的符文光束並未摧枯拉朽,並未要斬盡一切,更多的是那根須動靜太大。
  楚風立身在破敗之地,石罐瑩瑩燦燦,他像是世外人,一切都與他無關,這更進一步說明罐子來曆驚人。
  連這種天地崩壞,輪回沉淪的景象,都影響不了它!
  “咦!”
  楚風吃驚,破敗之地,殘缺殿宇被剖開後,居然還在,並未全部崩滅。
  而且,遠處那座蜂巢居然並不是被攻擊的目標。
  真正之殤是,那片地帶的“蜂蛹”死傷無數!
  十窟九滅,那些生靈在這種波動下,九成九都凋零了,死的很徹底,別說什麼肉身,連真靈都沒有留下一絲,不存在轉世一說。
  這很可悲,也很可笑,身在輪回中,一旦死去,竟與轉生徹底絕緣。
  可以看到,石琴最虛弱的顫音綻放時,那斑斕彩色符文光束蔓延向蜂巢,看起來很溫和,十分的輕柔,撫向陳屍地所有“蛹”。
  景象可怕,哪怕他們皮包骨頭,也是血濺虛空,所謂的曆代天驕,曾經的王者雲集於此,死的竟是如此的慘烈。
  最終,有生物活下來,有人類,也有魔禽,更有異獸,他們居然沒有任何的悲戚與憤怒。
  相反,幸存的少數生物都癲狂了,興奮無比,甚至可以算是瘋了,披頭撒發,赤著腳,或者羽毛炸立,衝霄而上,不斷嘶鳴。
  這幾個生物眼睛赤紅,有點發瘋的征兆。
  直到根須顫動,他們才停止瘋狂。
  活著的生物一起對根須頂禮膜拜,而後都進行了一個同樣的選擇,佝僂著身體,攀上橫跨虛無黑暗的巨大根須,迅速遠去。
  看他們的樣子,像是在爭渡,要離開紅塵苦海,宛若這是成仙之旅,走上了徹底超脫的道路!
  楚風發呆,有些發懵,這到底什麼狀況?
  他以為活下來的生物會衝過來與他拚命,沒有想到,幸存者居然頭也不回的遠去了,都激動到發瘋。
  他似乎被無視了,或者說那些生物沒有發現他?
  “選拔結束!”
  這時,機械的聲音傳來,沒有感情波動,無情緒蘊含在內。
  楚風頭皮發麻,他不會被守陵人發現了吧?
  很快,他發現自己多想了,那真的隻是一種程式化的聲音,像是一台古老的機器發出的,例行昭告。
  當然,其音特殊,是通過規則震動出來的,不限種族都可聽懂。
  大道無情,沒有自我,這或許就是真實的體現?
  亦或是說,所謂大道不過機械過了,磨滅了個體真我,成為冷漠而麻木的石胎、泥人、木雕。
  “我無意間觸動石琴,似乎提前開啟了某種選撥,那琴音符文覆蓋蜂巢,是在挑選有潛力的生物嗎,不合格者被抹殺,強者則可藉此橫渡而去?”
  楚風覺得,這或許就是真相。
  每隔一段時間,此地也許就會自動演繹出這種儀式。
  今天,不過是因為他意外闖入,提前幹預了進程。
  他看著遠處,巨大的根須橫在黑暗中,猶如唯一的鐵索,架在深淵上,是僅有的生路。
  那幾個活下來的生物,真的太像厲鬼了,極速攀爬遠去,看起來詭異而人。
  “這是你們成仙的途徑,超脫的道路嗎?”
  可是,無論怎麼看,都是厲鬼在地獄爭渡!
  楚風有種衝動,想跟下去,隨那些厲鬼一起看個究竟。
  這根須到底通向哪,連輪回都被崩斷了,根須有什麼來頭,難道可通上蒼?!
  可是最後他忍住了衝動,這真不能由著性子來,此地絕對有大坑,看那幾個厲鬼般的生物的樣子,真能有好下場嗎?
  當此地漸平靜後,虛空閉合,巨大根莖消失,隻留下末梢在池子底部!
  這麼大的動靜,池子居然紋絲未動,沒有裂開哪怕一縷縫隙,秘液亦不增不減。
  更為讓楚風震驚的是,被剖開的世界也在慢慢愈合,斷開的輪回重新接續上,連坍塌與崩壞的殿宇都重組起來。
  他有種頭皮要炸開的感覺,太陽穴都在突突直跳,這地方太詭異,所有發生的事情原本都是安排好的?
  直到最後,他一咬牙,入寶山豈能空手離去,衝著池子就走過去了。
  當然,他不是要收取秘液,以絕大的意誌控製身體本能,沒有汲取哪怕一滴。
  在他看來,這就是死人液,無論如何也讓他難以下嘴,另外,在讓他有原始本能的渴望時,也讓他的靈魂在顫栗,強烈不安,總覺得有什麼隱患。
  他想要的是池底的石琴,那絕對是非同一般的古器!
  居然可操控曆代最強者,選拔他們中的佼佼者,而琴音一顫,更是能亂天動地。
  至於這次是否又一次會讓根須剖開世界,截斷輪回等,楚風不去考慮,他是就想帶走石琴。
  一旦決定,就付諸行動,他堅信石罐能抵住那斑斕的符文光束衝擊。
  然而,一切都讓他深感意外,極其的不甘心。
  當他再出手時,石琴如同夢幻泡影,轉眼歸於虛無,那熄滅了,徹底消失。
  “投影?!”
  楚風露出思索之色,盯著根須,石琴是沿著根須投影過來的嗎?難道想見到它的本體,需要前往此根須連著的終極地?
  這意味著,真要追下去很可能要超脫諸世而去,不知是否有歸途。
  很長時間以後,楚風離開了這座宏大的古殿,他向其他地帶去探索。
  畢竟,這片特殊的輪回地還有一批殘破殿宇,其中一座就已如此古怪,其他各處呢?
  各個殿宇間,有黑暗深淵隔離,吞噬一切生機,若無石罐在手,任何生靈踏足此地都要付出生命代價。
  這也是此地寂靜,除卻有一些屍奴徘徊外,沒有更強者守護的原因。
  時間不是太漫長,楚風一座又一座的古殿走過去,他臉上露出驚容,寫滿異色,著實情緒起伏,內心動蕩不已。
  共有九座殿宇,大同小異,都在盜取各界遺骸屍體等,提煉秘液。
  九座殿宇中都有池子,都有山體般巨大的蜂巢,麵皆沉眠著所謂的曆代的強者。
  甚至,九座殿宇中的池底都有某一植物的相近的根須末梢,亦有石琴投影。
  在這一日,楚風一次又一次出手,提前發動程式化的篩選,撥動了那些石琴投影。
  最後,所發生的事也都大同小異,每座殿宇中都有幾個潛力無邊的幸存者,橫渡根須,超脫而去。
  “拚了,進去看一看,不為別的,就衝那張石琴也值得冒險,它絕對是一宗大殺器!”
  楚風想偷渡,跟過去看一看。
  在最後一座殿宇中,他付諸了行動。
  “罐子,咱倆一損俱損一榮俱榮,走,我們跨越這無邊的黑暗,沿著根須橋梁,去看一看是超脫還是下地獄!”
  楚風一旦決定,便相當果決的行動了起來。
  他如同一頭神猿,攀爬巨大的根須,恍惚間,像是真的在跨越無邊的大千世界,離開了諸天,要去諸世外!
  根須四周,無窮無盡的黑暗籠罩,若隱若無的哭泣與厲鬼般的嚎叫聲竟從極其遙遠的地帶傳來,相當人。
  諸世外到底什麼樣子,這是哪傳來的聲音?
  僅有此根須橋可橫渡過去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楚風身體一震,因為他感受到了一股祥和的氣息,並且前方漸漸透出點點光明。
  “發現道之軌跡外的異體進入上蒼,開始——抹殺!”
  冰冷而沒有感情的聲音傳來,非常機械化,像是無情的大道,又像是自泥塑木雕體中發出。
  楚風呆住了。
  “我這是要進入上蒼了?那不是成為路盡級生物後才能做到的事嗎,唯有至高仙帝才能抵達的所在,就這樣被我偷渡上來了?!”
  他有些懵,但卻不得不迅速清醒,當下,有巨大的危機降臨,他要被抹殺了?!
  

snaptime:2020-09-23 17:42:43  exectimeㄩ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