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戰王》全文閱讀

作者:張牧之  神武戰王最新章節  神武戰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神武戰王最新章節新書《大帝從爆肝開始》已發布(20-02-28)      第五千三百五十七章 萬古不敗(大結局)新(20-02-28)      第五千三百五十六章 一切結束(20-02-28)     

第五千三百五十七章 萬古不敗(大結局)新

  不知道過去多久,三界的人們發現,那個鬧得天翻地覆的江辰失去蹤影。
  四大部州的仙門在不斷發展,其中包括與江辰為敵的飛仙門。
  飛仙門在經曆過那次打擊後,迅速恢複元氣。
  人們之所以會想起江辰,正是因為飛仙門重新收回人龍一族以及洪門的地界。
  這是江辰不允許的,正是因為這樣,上次才會招來報複,如今飛仙門重蹈覆轍,難道他就不怕江辰再次找上門來嗎?
  許多人等待著江辰的出現,結果一等就是數十年時間。
  他們在想,難道江辰又一次閉關嗎?
  為什麼飛仙門不怕他出關以後展開雷霆手段。
  這些不知道青銅門被消滅的人們,自然不知道江辰犧牲掉自己,也沒有人宣傳他的豐功偉績。
  天庭不可能幫江辰宣傳,江辰的道場也不知道他們道主的下落。
  唯一知道消息的是江辰身邊人,他們一致決定不透露消息。
  “江辰已經死過那麼多次,說不定什麼時候又會回來。”
  這些人都這樣想著,決定順其自然,讓外界去猜測。
  因為沒有江辰的保護,親人們開辟出一片空間,與世隔絕,不與三界的人來往,三才道場也越來越低調。
  久而久之,江辰名氣越來越低。
  某年某月某天,東部州突然傳出消息,江辰已經隕落,身上的那些至寶和傳承都留在三才道場。
  攻破三才道場的人能夠如江辰那樣成為一個傳奇。
  無論是他手上的那把混沌劍,還是混沌神鍾,又或者是九天神柱,都是無上至寶。
  更別說那些法術傳承,若是能夠學到一二,那還了得?
  無數人蜂擁到三才道場。
  三才道場不會任由他們胡來,這些聚攏過來的人是有人帶頭的,乃是飛仙門。
  他們立馬敏銳地意識到,傳聞是飛仙門傳出去的,是將三才道場吞並掉。
  造化道場依然將三才道場視為第九小道場。
  收到消息以後,羅成立馬過來。
  “你們這是要搶一個道場的人嗎?”羅成大聲道。
  大多數聞訊趕來的人都是采取的旁觀態度。
  若是情況不妙,他們立馬會說自己是來看熱鬧的接著離開,能夠回答羅成的也隻有飛仙門。
  “江辰當年親手斬殺我們的掌門,就算來搶又如何?更何況他現在已經隕落,他的那些傳承放在那也是浪費,還有法寶能夠用來對付魔族的關鍵。”
  盡管青銅門已經被消滅,可是魔族依然在苟延殘喘,雖然不成氣候,但卻成為許多仙門的借口,任何事情隻要扯到魔族,既能夠肆無忌憚的出手。
  比如說現在飛仙門弟子,立馬得到在場的人認同。
  說話的人正是江辰以前網開一麵的柳輕言!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你們要是搶的話,就問過我們手中的刀劍吧。”
  騰飛站出來,對於飛仙門的到來沒有太過意外,畢竟存在著仇恨。
  “殺!”
  沒有廢話,飛仙門的弟子竟然真動起手。
  一場大戰在空中拉開帷幕,許多人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不知該參與不參與。
  “所有袖手旁觀的人都將得不到任何寶物。”
  飛仙門沒有給他們混水摸魚的機會。
  一聽到這話,這些人坐不住了。
  羅成看到這一幕,知道飛仙門是要搞大動作。
  他麵臨著抉擇,要不要幫助三才道場出手,或者撇清三才道場的關係。
  跟他一起來的造化道場眾人猶豫不決。
  “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羅成不與他們多說,自己一個人衝上前,幫助三才道場抵抗外敵。
  他一個元玄境界起到極大的作用,三才道場的壓力減輕不少。
  不等他們高興,飛仙門新任掌門出現。
  這位掌門同樣是聖人之徒,是柳言天的師兄。
  “江辰生前胡作非為,死後該遭到清算,羅成,你不要再做這些無謂的掙紮。”
  新掌門說道。
  “我和你很熟嗎?”羅成冷笑道。
  兩個人交戰在一起,戰況激烈,整個天空的空間都遭到波及,不斷有人被殺,從天空中掉落。
  三才道場,這片江辰建立起來的淨土遭到破壞,一座座山峰被擊垮,山頭被削平。
  麵對著仙門的力量,他們這個道場抵擋不住。
  就在這時,援軍出現!
  是妖國!
  在黑龍和起靈的率領下趕過來救援。
  “這些妖魔鬼怪,正好一網打盡。”飛仙門不以為然。
  羅成心中暗道不妙,這難道是一場大清算?
  故意以三才道場為中心,消滅所有反抗力量,決定飛仙門的統治地位?
  若真是如此,今天的話會很糟糕。
  雙方打的難解難分,天昏地暗。
  妖國和三才道場聯手爆發出來的力量足以抗衡飛仙門。
  有人是江辰的徒弟,有人是他的弟子,還有的是他兄弟。
  他們不知道江辰會不會回來,但是絕對不允許飛仙門踐踏江辰的道場,一個個視死如歸。
  另外,江辰的子女,江南和明心以及司命不在這。
  因為身份特殊,避免遭到江辰敵人報複,也是避世不出。
  天庭也在關注著這場戰鬥。
  “三才道場和妖國同流合汙,和魔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本就不該存在,造化道場隻有羅成一人出手,還可以原諒。”天帝發話。
  聽到這番話,在場的神仙意味著今天的結局。
  不管三才道場撐多久,三才道場和妖國都將麵臨死亡。
  因為,天庭會在最後關頭出手。
  這個時候,又有援軍出手,混沌道場的紅雲領著人過來。
  “很好,又一個來送死,免得我們一一清算。”
  柳輕言看到紅雲,眼睛充滿著怨恨,她將自己父親的死歸結於江辰和紅雲身上。
  如此一來,混沌道場有充足理由清洗,飛仙門能夠一統整個東部州。
  “紅雲,你明知道江辰已死,還來這,到底是怎麼想的?”
  新掌門大聲道。
  江辰死沒死,一部分人心是清楚的,其他人隻是一個猜想。
  紅雲作為天生神明,早已經揭曉這個結果,她來不是和同歸於盡的。
  她第一時間找到騰飛,也是江辰大弟子,如今三才道場的道主。
  “你們沒有必要在這白白犧牲,離開東部州吧!”紅雲想勸說這些人離開。
  可是騰飛不聽勸,他都被別人打上門來。
  “你們覺得江辰願意看到這個樣子嗎?”
  紅雲看向黑龍和起靈等人。
  “永遠都是這樣,一直要等待江辰來保護我們,在他來之前,我們必須東躲西藏。
  這次不管如何,我們要依靠自己,要徹底和飛仙門做一個了結。”
  起靈和黑龍相視一望,兩個陪伴江辰已久的人,最清楚江辰希望他們怎麼做,但是這一次,他們不願意那樣做。
  飛仙門不是不可戰勝,除非背後的聖神出手,不然最壞的結果是兩敗俱傷,縱然他們全部犧牲,也要讓飛仙門元氣大傷!
  感受到他們決心,飛仙門感到吃驚。
  “你也要跟著他們一起送死嗎?”
  新掌門看向羅成,如果沒有這位大羅阻攔,這不會有第二個元玄境界。
  飛仙門能夠輕易將羅成這些人消滅掉。
  “我看你不爽而已。”羅成說道。
  “哼。”
  新掌門聽他這樣說,明白是什麼意思。
  沒過多久,那些湊熱鬧的人紛紛退出戰場,因為他們被妖國和三才道場的決心嚇到。
  是真的毫不畏死,哪怕隕落也要拉人下水。
  如此一來,隻剩下飛仙門。
  盡管如此,飛仙門依然占據著上風。
  忽然,從大海方向,響起嘹亮的龍吟聲。
  隻見一頭渾身金光燦燦的黃金巨龍率領著無數的龍族趕過來。
  正是江辰以前帶著的小金,如今已經成長為真正的龍族王者,在這關鍵的時候,率領著龍族趕過來。
  老龍王和青龍都在他的身後,放下對彼此的仇恨。
  龍族加入立馬讓戰鬥逆轉,飛仙門節節敗退。
  “退!”
  新掌門眼看不妙,立馬下令。
  三才道場和妖國的人爆發出得意的怒吼聲!
  紅雲沒有輕鬆下來,這並非是單靠一個道場取得的勝利。
  造化、混沌兩大道場,妖國以及龍族,這些集中在一起的力量,才把飛仙門擊退。
  可是看飛仙門的樣子,不打算就此結束,還是會去搬救兵的。
  隻等著他們請來第二位元玄境界,局勢又會逆轉。
  紅雲再次讓這些人離開東部州。
  “我也是這樣建議的,持續打下去的話,沒有希望的。”羅成說道。
  “我們可以掩護你們離開。”小金開口。
  三才道場的人還是不甘心。
  “師尊真的已經隕落嗎?”騰飛問道。
  紅雲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不等他們作出決定,飛仙門去而複返。
  一起來的還有天庭天兵天將,其中包括雷部眾神。
  率領他們的正是一道熟悉身影,不敗戰神!
  一模一樣的麵孔險些讓他們以為是江辰歸來。
  “混沌、造化道場身為八大道場之一,隨意涉足,違背道場建立意願,速速離開!”一位神王大聲道。
  “我可沒有率領造化道場,隻是看這人不滿,難道天庭連這個也要管?”
  羅成不想連累造化道場。
  紅雲一句話不說。
  “龍族,你們已經被冊封為神族,不再是妖族,管理著人界中的自然平衡,為何要涉及這場爭鬥?”
  天庭又對龍族發難。
  金龍同樣懶得回答。
  天庭的意思是要讓其餘人等離開,留下三才道場和妖國。
  “各位走吧,我們不打算離開。”
  三才道場和妖國不想連累他們。
  “你們回去。”
  黃金巨龍讓跟隨自己來的龍族離開,他一個人應對。
  龍族不放心自己的龍神在這胡來,可是天庭的威懾擺在那,如果執意不走,會被視為強敵。
  “從今天起,我與造化道場沒有關係。”
  羅成和造化道場劃清界限,執意死戰到底。
  如果沒有一個元玄境界抵抗,三才道場和妖國會死得很慘。
  跟隨紅雲來的混沌道場眾人已經做好生死準備。
  眼看如此,天庭的天兵天將蠢蠢欲動。
  “不退者,殺無赦。”
  天庭下達最後通牒。
  沒有人後退。
  “那就全殺掉吧。”神王冷冷道。
  天兵天將爆發出一股可怕的肅殺,齊齊動手。
  飛仙門仗著有天庭在,信心十足。
  一場交手再次開始。這次有天庭的力量加入,局勢更加不利,光是元玄境的數量已經被甩開。
  眼看著一切已成定局,三才道場和妖國即將破滅!
  有三道身影出現!是江辰的子女!
  江南、明心、司命!
  都繼承自己父親的天賦,無限接近於元玄境界。
  盡管來的隻有三個人,可是阻擋住三才道場的滅亡。
  “是你們父親讓你們來的嗎?”黑龍激動問道。
  還以為是江辰歸來,但他很快看到江南的表情,知道是三個人自己決定。
  “你們糊塗啊。”黑龍焦急不已。
  他死沒關係,如果沒有保護江辰的子女,他們將沒有任何顏麵去麵對。
  局勢僵持住,司命的實力讓他們摸不著頭腦。
  天庭中,天帝露出饒有興致的表情。
  三個人是江辰的子女,不敗戰神正是江辰原來的身體。
  要是自己下令讓不敗戰神出手斬殺的話,會不會有些太過殘忍?
  “不過司命都已經出手,夜雪很快就會出現吧。”
  天帝決定靜觀其變。
  這場戰鬥如他所想的那樣,越來越精彩,牽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
  但是,最終目的依然是夜雪。
  3
  今天之所以發生這麼多事情,正是為逼夜雪出來。
  十二位聖人中,夜雪掌握著時間之力。
  這引起其他聖人的忌憚,想要徹底將她限製住。
  經過這麼多年的準備,他們總算是找到辦法。
  不奢望殺死夜雪,但能夠讓夜雪跳脫三界之外。
  話說回來,天帝看到久攻不下,下令讓不敗戰神出手,先把那個礙事的羅成解決掉。
  不敗戰神一出動,幾乎是無敵姿態,立馬將羅成逼退掉。
  還好天帝沒有打算殺死羅成,否則他必死無疑。
  羅成一退,局勢立馬惡化,也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故而,三才道場和妖國的人沒有因此動搖,反而激發他們殺戮之心。
  眼看著天兵天將死亡,天帝有些坐不住。
  “殺死江南!”
  天帝下令想要以此逼出夜雪。
  然而他的命令下達,發現不敗戰神沒有動靜。
  天帝一愣,不確定不敗戰神是不是沒有收到,過去這幾十年也出現過這種情況。
  與此同時,他們等待已久的夜雪出現。
  夜雪一出現在天空,雙方立馬後退,誰也不敢出手。
  “江辰拯救了三界,你們就如此回報他們。”
  夜雪麵無表情,語氣中藏著慍怒。
  “我們沒有讓他拯救,我們是來清算以往的仇恨的。”柳輕言指控道。
  聖人一出現,局勢變得難以琢磨。
  飛仙門背後的聖人出現,依然是釣魚老人的模樣。
  “夜雪,你身為聖人,不得親自幹涉此事,你違反規定,作為約好的,你必須要放逐自己。”
  這也是聖人遲遲沒有出現的原因。
  夜雪為拯救三才道場,破例出來,逼退天庭。
  這違反聖人之間的約定。
  “我如果自願放逐,你們是否會放過這些人?”夜雪問道。
  “母親!”司命急道!
  一旦放逐,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都不一定啊。
  “當然。”
  飛仙聖人說道:“你必須拿著時間之序離開。”
  時間之序是他們這些年準備的,一旦夜雪拿著它放逐自己,將不會再回來。
  夜雪接過時間之序,目光掃過黑龍、起靈、白靈這些江辰身邊的人。
  最終,她原地消失。
  飛仙聖神麵露喜色,事情比所有聖人想象中的要順利多。
  緊接著,他也跟著離開。
  聖人的幹涉到此結束。
  “殺光他們。”柳輕言冷冷道。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本以為聖人離開,事情到此結束。
  “聖人的規矩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柳輕言說道。
  江辰殺她父親,這是無法化解的仇恨。
  飛仙掌門也是點頭,他還要妖國、三才道場的地界。
  “對司命出手!”
  與此同時,天帝下令。
  他不是真要殺死司命,是想試探夜雪有沒有真的放逐,如果不回來救女兒,今天目的達到。
  結果,不敗戰神依然站在原地。
  天帝坐不住,他站起身來,親自下凡。
  不敗戰神不願意殺死原來身體的女兒,可以理解。
  但是,天帝是萬萬不能接受,因為在他眼,不敗戰神隻是一具軀殼,沒有任何感情。
  這種反常讓他害怕!
  天帝趕來之前,不敗戰神一雙眼睛掀起波瀾。
  天庭的人早已經習慣不敗戰神冰冰冷冷,沒有感情,現在從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掙紮!
  緊接著,不敗戰神的眼睛開始熊熊燃燒,烈火搖曳而起。
  火焰完全升騰起來後,不敗戰神突然抬起手來。
  恰好這個時候,天帝趕到,看著眼前的不敗戰神,立即定住。
  “這不可能!”
  在天帝驚恐的眼神中,不敗戰神竟然露出一個微笑。
  “你是誰?”
  “二郎顯聖真君!”
  天帝最不願意的事情發生,不敗戰神竟然說話!
  正是江辰!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你根本沒有和這具身體有過任何接觸,從來都沒有過!”
  “我也挺好奇的。”
  江辰笑容很熟悉。
  沒錯,不敗戰神的靈魂正是他。
  新紀元之前,靈魂被剝奪,身體成為不敗戰神。
  他和青銅門同歸於盡以後,自身的確承受不住那股力量灰飛煙滅。
  但是混沌神鍾在最後的關頭,激發他體內第九次浴火重生所需要的烈火。
  於是,他重生了。
  青銅門麵的世界隔絕三界之外,是無序之外的世界,他根本無法回來,哪怕重生也會跟著死亡。
  萬萬沒想到,他的靈魂竟然在不敗戰神體內重生。
  一開始隻是小小火苗,隨著這些年過去,他不斷奪回自己身體。
  今天看到自己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陷入險境,尤其是兒女出現危險,靈魂爆發!
  剛才看到夜雪自願放逐,更是怒火中燒,憑借著憤怒回來。
  “到底是為什麼?”天帝想要一個答案。
  他小心翼翼是防止這種情況發生,小心那麼多年,竟然在他不知情的狀況下失敗。
  “想知道為什麼嗎?”
  忽然,一位仙子落下,竟然是紫霞仙子。
  別說是天帝,江辰自己都很震驚。
  “天鳳真血被我收集,再注入到不敗戰神的體內,如此一來,他便可以順利重生!”
  “什麼?你怎麼得到天鳳真血?”江辰驚奇道。
  “夜雪給我的,最後一次背叛,其實是夜雪示意我做的,在一開始,我就已經不願意再為天庭做事,但是夜雪告訴我,沒有抵抗天庭,我必須留在天界,成為這關鍵的變數,為你的重生做好準備。
  今天這一切,都在夜雪預料中,夜雪自願放逐,激發你重新奪回這句身體。
  我以前說過,絕對不會再背叛你。”
  紫霞仙子說完,控製不住自己,撲入到江辰痛哭流涕,這些年來她承受太多。
  “太好了!”
  那邊的起靈興奮怒吼著,他最不願意看到紫霞背叛,還好這一切都有隱情。
  江辰又驚又喜,不知道該說什麼。
  “去死吧!”
  天帝無法接受,一切都在夜雪的算計之內,他引以為傲的勝利也是如此!
  然而,他的拳頭被江辰輕輕鬆鬆抵擋下來。
  天庭之主的拳頭,感覺軟綿無力。
  “我有說你可以動手嗎?另外你有點弱啊。”江辰說道。
  堂堂天庭之主,竟然被江辰說得有點弱,在場的人互相看向彼此,懷疑眼前所看到的。
  要不是有天兵天將和神王在這,飛仙門的人還以為是兩個人在這唱戲,故意偽裝成不敗戰神和天帝的模樣。
  天帝無法接受這樣的屈辱,拳頭上聚集全部的力量。
  可是江辰始終紋絲不動,穩穩當當站在他身前。
  現在的江辰,是唯一的創始元靈!
  不敗戰神和原來的他兩個分身相結合!
  他睜開眼睛那一刻,不敗戰神的實力變得更強。
  久違的三尖刀出現在手,在天帝驚恐的眼中下,重重揮下。
  天庭的人看到難以置信一幕,就是他們眼中的天帝直接被這一刀斬成兩半。
  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慘死在江辰的手上,要這可是一位元玄境巔峰,也是最強的元玄境。
  豈不是說江辰已經達到聖神級的境界嗎?
  “這可怎麼辦?這可該怎麼辦?”
  飛仙門的人慌了神,陷入到不安。
  掌門以及柳輕言臉色蒼白,湊熱鬧的人嚇得落荒而逃。
  “滾回來!”
  江辰這次沒有讓他們離開,伸手一揮,整片空間都被定住,那些逃跑的人重新回來。
  這一下,幾乎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這果然是聖神才有的實力。
  江辰來到柳輕言身前。
  “看我幹嘛?你應該後悔當初殺我。”
  “當初不殺你並不在乎你會做什麼,因為不管你做什麼都將承擔相應的代價。”
  說完,江辰一揮,就讓柳輕言自身灰飛煙滅,別人都看不出他是以什麼方式殺死柳輕言。
  江辰!
  被殺死的天帝靈魂出現在天地中。
  “你現在的實力是聖神,不能再插手這件事情。”
  他大聲吼道。
  他其實想說江辰不能殺死他。
  “殺了又如何?”
  江辰不屑一笑,再次讓其靈魂消滅掉。
  “為什麼?”
  天帝難以置信,為何聖神還不出手製止?難道是……不敢嗎?
  江辰看著眼前的飛仙門掌門。
  “讓那個釣魚的出來吧。”
  掌門冷汗直流,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之前師弟被殺,他不是沒有想過自己麵對他。
  可現在,他根本無法想象。
  最終,他的師尊出現,正是剛才的那位飛仙聖人,臉色難看無比。
  “你剛才把夜雪逼走,對吧?我好歹也是為三界消滅青銅門,你們竟然真敢做出這種事情。”江辰冷冷道。
  “我……”
  “閉嘴。”
  江辰打斷他的話:“別給我來聖人不得插手這一套,我不光要插手,我還要殺你。”
  “你想殺就能殺的嗎?聖神是那麼容易死亡嗎?”
  這位聖人還不信江辰有那樣的本事。
  “哈哈,我乃不敗戰神,萬古而不敗,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叫囂著!”
  說著,江辰手中三尖刀直接揮出去。
  飛仙聖人立馬感受到一股根本無法抵擋。
  他趕緊離開這,不敢與之應對。
  聖人直接被打跑,飛仙門陷入絕望。
  江辰一掌將飛仙門新任掌門殺死。
  “一個不留。”
  留下這句話以後,他飛往天界,沒有人知道他要去做什麼。
  飛仙門的弟子發現妖國和道場的人統統圍上來。
  一個個的眼神如他們之前那樣,如狼似虎,充滿著殺意。
  江辰來到天界,根本沒有人敢來阻攔,相反避之不及,生怕他來找自己麻煩。
  江辰直接找到太陽聖獸,讓他將所有的力量給自己。
  “不,你直接待在我身體一段時間。”
  伴隨著這話,太陽聖獸進入到他的體內,江辰獲得充沛的太陽神力。
  緊接著,江辰來到地界,找到太陰聖獸。
  “真是沒有想到還能夠再次見到你。”
  太陰聖獸感歎道。
  接著,他如上次那樣進入到江辰的體內。
  如此一來,江辰擁有兩頭聖獸。
  現在之所以這麼強大,因為他是天地中唯一的創始元靈。
  是最後的兩個創始元靈分身融合在一起的結果。
  如今,江辰要在這基礎之上掌握世界之力。
  掌握的方法他早已經知曉,再加上現在聖獸在他體內世界之力源源不斷聚攏,他的力量再次飆升。
  一切結束以後,江辰回到三才道場。
  他這一去一回隻花了十幾分時間,在場的人不知道他去做了什麼。
  掌握著世界之力的江辰將空間劃開一道口子,沒過多久,被放逐的夜雪也從中走出來。
  對於這個結果,夜雪一點都不意外。
  “師姐,所以你之前裝出來的絕望和悲傷都是假的嗎?”江辰得知這一切都在師姐預料之內,哭笑不得。
  “這樣才能順利讓結果發生,怎麼樣?我演技還不錯吧。”
  夜雪調皮一笑。
  江辰大笑一聲,摟著夜雪來到天庭淩霄寶殿。
  “從此以後,三界我為王。”
  江辰這話可不是對神仙說的,其他十一位聖人。
  剛才飛仙聖人被打跑,馬上跑到天庭,找到最強的聖神。
  其他聖神也都趕過來,商議著對策。
  結果江辰和夜雪突然出現,令他們大吃一驚。
  聖人們看著江辰和夜雪,本來一位夜雪已經讓他們忌憚,現在多出來一個與眾不同的江辰,更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們目光看向天庭背後的聖神。
  這位聖神,也是之前最強聖神,天聖!
  “你我一戰,你贏,一切由你說了算。”
  天聖說道。
  “看來你們還不服氣,既然如此,你們一起上吧。”
  江辰大笑一聲,伸手一揮,時間和空間之力將一些聖神帶到一處空白的世界。
  光憑這一下,聖神看出自己和江辰的差距。
  這種空間之力是他們見過人當中最強的。
  能夠與之匹敵的時間之力又是江辰的妻子。
  這還打什麼?
  “三界以你為尊。”天聖老老實實服軟。
  其他聖神麵麵相覷,太陽女神和西王母跟著照做。
  聖神沒有初期到巔峰劃分,是不老不死的存在。
  但是,聖神是可以殺死聖神的。
  江辰的目光看向飛仙聖人。
  飛仙聖人被他目光看中,擔心成為唯一被殺的那個,趕緊求饒,向夜雪道歉。
  江辰想聽聽夜雪的說法,因為她知曉一切。
  “隨便你怎麼做。”
  夜雪自信滿滿,說道,“你已經走到了最後一步,三界之內無人是你的對手。”
  她預知的未來,沒人能是江辰對手。
  眼前的聖神也不行。
  青銅門毀滅,第九紀元以三界的麵貌運轉著,分為天庭和地府,掌管著萬物平衡。
  至於紀元結束,世界是不是會歸於烏有,江辰並不在乎。
  “話是這樣說,可我依然看你們不爽,你們不是喜歡放逐嗎?你們每個自行放逐吧,時間一到,我會放你們回來。”江辰說道。
  聖神麵麵相覷。
  那要是江辰不接他們回來怎麼辦?
  “你們,有的選擇嗎?”江辰冷笑道。
  聖神們看向夜雪,能阻止江辰瘋狂行為的,隻有這個女人。
  然而,這個女人是無論江辰做任何事情,都會無條件支持。
  於是乎,聖神一個接著一個放逐自己,就跟跳進大海。
  能否回來,得看江辰心情。
  “一定要放我們回來啊。”飛仙聖人哭喪著臉。
  “其他人肯定會回來,你不一定。”江辰在他放逐那一刻,這樣說了一句。
  飛仙聖人欲哭無淚,想說什麼已經來不及。
  “你真壞啊。”夜雪輕笑道。
  “他們活該。”
  江辰看向夜雪,夜雪也看向他。
  一個空間,一個時間。。
  天地中最強的結合。
  從此,三界無人能敵。
  /br
  /br
  

snaptime:2020-07-05 04:17:55  exectimeㄩ0.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