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崛起》全文閱讀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最新章節  盛唐崛起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盛唐崛起最新章節第40章清平調下(15-11-27)      第39章清平調上(15-11-27)      兩更之後胡言亂語(15-11-27)     

第二十八章我要釀酒(下)

  新書不易,懇請支持。求推薦,求收藏,求點擊!!!!!!
  +++++++++++++++++++++++++++++++++++++
  他在門廊上歇了一會兒,準備繼續工作。
  可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馬嘶的聲音。
  希聿聿,戰馬長嘶。緊跟著腳步聲傳來,院門被人蓬的一下子推開。
  菩提隨之起身,衝著院門發出一陣嘶啞的低吼。
  “菩提,別亂來,是二郎。”
  楊守文連忙止住了菩提的攻勢,站起身來。
  與此同時,楊氏也從正堂出來,看到來人是楊瑞,她也沒有在意,便準備回去繼續工作。
  “大兄,出事了!”
  楊瑞慌慌張張衝進院子,便大聲叫喊。
  他這一叫喊不要緊,原本被酒氣熏得有些醉意的四隻小狗被驚醒,汪汪汪叫成了一片。
  楊守文哭笑不得,連忙四處安撫。
  “二郎,什麼事這麼慌亂?”
  幾天不見,這怎麼會如此熱鬧?
  楊瑞先愣了一下,旋即反應過來大聲道:“今日淩晨,縣衙遭遇襲擊。
  阿爹在衙門值守,不想被賊人所傷……他讓我來找你,請大兄即刻隨我回城。”
  楊守文大吃一驚,也顧不得安撫那四隻小狗。
  “阿爹受傷了?”
  他連忙站起來,驚訝問道:“不過兩個獠子,阿爹雖然之前受了點傷,也不至於被他們所傷啊。”
  楊守文領教過那兩個獠子的身手,所以心有數。
  楊承烈的武藝或者比不上他,但畢竟曾是軍中果毅校尉,更做了十年縣尉。他雖然不擅槍法,但刀法純熟。那天在路上被粟末靺鞨人圍攻,也是因為對方人多勢眾,而且占居馬匹的優勢。如果真要是步戰,楊承烈絕對能幹掉那四個靺鞨人。
  楊瑞道:“誰說隻有兩個獠子?”
  “啊?”
  “昨日阿爹看管虎叔父接連數日值守疲乏,所以讓他回家休息。卻不想今日淩晨,突然有十幾個賊人衝入縣衙。阿爹倉促應戰,以至於被賊人所傷。如果不是茉莉昨天跟隨阿爹,阿爹怕是性命不保。那些賊人在民壯趕來之前,縱火燒了衙堂,然後趁亂撤離。如今,縣衙已經亂成了一鍋粥,縣尊更對此大為震怒。”
  原來楊茉莉這兩天跟著老爹,估計老爹不會有性命之憂。
  聽到這,楊守文也鬆了口氣。
  他立刻來到馬廄,從麵牽出一匹馬來,一邊往外走一邊道:“嬸娘,煩勞照看家,我和二郎去縣城一趟。”
  楊守文和楊瑞的對話,楊氏聽得真真切切。
  她連忙道:“兕子隻管去做事,家有我就成。”
  “二郎,隨我走。”
  楊守文牽馬走出院門,然後為馬披上的馬鞍,就搬鞍認鐙。
  這兩天,他在沒事的時候,也會試著騎馬。楊守文的騎術不精,前世雖然騎過馬,但隻是個樣子貨。如今來到這個時代,沒有汽車、自行車,馬就是最好的工具。
  所以,他必須要掌握騎馬的技巧,在沒事的時候就嚐試著給馬上鞍。
  可畢竟時間太短,楊守文的騎術比之三天前,最多是純熟了一點,卻沒有太大進步。
  但已經足夠了!
  他上馬之後,打馬揚鞭就衝出村子。
  楊瑞也上了馬,緊隨在楊守文的時候,朝著縣城方向疾馳。
  ++++++++++++++++++++++++++++++++++++++
  記憶,楊守文來過幾次昌平,但是並不頻繁。
  這座在後世號稱‘帝都後花園’的城市,在一千五百年後,隻是帝都的一個行政區。而現在,昌平確是幽州北部的要塞,承擔著保護薊縣和居庸關之間的交通安全。
  城牆大約高六丈,約三四層樓的高度。
  厚厚的城牆上,更殘留著許多斑駁痕跡……要知道在兩年前,這曾經遭遇契丹人的猛攻,甚至險些城破。
  當楊守文和楊瑞抵達昌平縣城的時候,發現縣城的氣氛格外緊張。
  城門口,一隊民壯設置了哨卡,對進出的行人進行嚴格的盤查。幾個商販更因為身上攜帶武器,被當場緝拿。他們在城門口哭喊著,卻沒有人對他們報以同情。
  “二郎,你回來了。”
  楊瑞和楊守文在城門口下馬,有民壯隊長迎上前來。
  “這是我大兄,阿爹讓我找他前來,還請哥哥通融則個。”
  楊守文很少露麵,雖然昌平上上下下都知道楊承烈有這麼一個嫡長子,但卻少有人見過。以前,楊守文渾渾噩噩,不會有人關注。倒是前兩日,在虎穀山小彌勒寺,楊守文擊斃一個獠子刺客,昌平人才知道,楊承烈那個傻兒子武力非凡。
  民壯隊長連忙道:“原來是大郎!”
  尼瑪……
  楊守文不禁在心吐槽:你可以叫我大公子,也可以叫我大少爺,何苦總為難‘大郎’呢?
  隻是他不會說出來,與那隊長點點頭,沒有開口。
  好在隊長也知道,楊守文是個傻的,所以更沒有計較楊守文的無禮。
  “二郎,你和大郎進城吧,見到楊縣尉,還請代我問好。”
  楊瑞連忙道謝,和楊守文複又上馬,過了關卡。
  “頭,又來了一個癡漢。”
  一個民壯湊過來,嬉皮笑臉道:“你說楊縣尉家,怎地那麼多癡漢。家有一個也就算了,前些日子還有找了一個。不過,他家那個楊茉莉,可真是凶惡啊。”
  “凶惡你還碎嘴”
  隊長瞪了那民壯一眼,“你道大郎是個好相與的嗎?
  別忘了,前幾日他在小彌勒寺,還親手擊斃了一個獠子。你剛才那些話若是傳出去,莫說楊縣尉找你麻煩,就算是他家那兩個猛人,隨便一個都能要你好看。”
  民壯嚇了一跳,臉頓時變得煞白。
  “隊長,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管你什麼意思……今天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聽說縣尊已發雷霆之怒,要徹查凶徒。沒看見管班頭晌午那臉色有多難看嗎?給我老老實實盯著,如果咱們這邊出半點差池,到時候都會倒黴。該死的獠子,也忒猖狂,若讓我抓到,定要他好看。”
  不到唐朝,不知道這個時代罵人的話語是何等匱乏。
  民壯隊長的壓力其實也很大,他是真的擔心再出事,到時候所有人都會跟著遭殃。
  楊守文隨著楊瑞進城後,便放慢了速度。
  街道上的行人不多,每一個坊門外,都有坊丁值守,一個個表情嚴肅,如臨大敵。
  楊承烈在縣城的家,位於番仁。
  整個昌平縣,共有八個坊市,其中和平坊為商業區,其餘坊市則供百姓民眾居住。
  番仁是八個坊市中,規模相對較大的坊市。
  縣衙就設立於番仁的一側,麵每天都會有值守的武侯,治安也還算是不差。
  “大兄,你有多久沒來家了?”
  楊守文和楊瑞進了番仁之後,便從馬上下來。
  楊瑞帶路,一邊走一邊問道,他似乎有些緊張,即便是光天化日,仍在四處張望。
  “記不得了……二郎,你不用這麼緊張。
  沒看到到處都是武侯和坊丁,那些賊人若是敢動手,那真就是不知死活了。”
  “我知道,我知道!”
  楊瑞一邊答應,卻禁不住還是有些緊張。
  兩人沿著坊內的大路徑自來到坊市中央,在一座宅院門口停下,楊瑞從楊守文手中接過韁繩。
  這,就是楊府。
  相對於整個番仁而言,楊府的大門頗有氣派。
  這年月,可不是你有錢就能修建氣派的大門,更需要有足夠的威望和權力作為基礎。
  若是那名門望族,王公貴族,還可以把府門設立在坊市圍牆上。
  不過,楊家還沒有那種實力。但楊承烈在昌平任職十載,所以府門修建的頗有氣勢。
  兩扇黑色大門緊閉,門口是兩座石獅子。
  楊瑞栓好了馬,帶著楊守文來到大門前,抓起門口,敲響大門。
  不一會兒,門開了。
  從麵探出一個人來,看到楊瑞,忙不迭道:“二郎,王縣尊來了,正在與阿郎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