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崛起》全文閱讀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最新章節  盛唐崛起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盛唐崛起最新章節第40章清平調下(15-11-27)      第39章清平調上(15-11-27)      兩更之後胡言亂語(15-11-27)     

第二十二章醜丫頭(下)

  楊承烈頓時站起來,厲聲道:“你還知道錯了,你知不知道……”“汪汪汪汪……”
  楊承烈話未說完,趴在門口的醜丫頭突然站起來,頭上的毛都乍立起來,衝著他瘋狂咆哮。
  “這狗是怎麼回事?”
  楊承烈一下子懵了。
  楊守文連忙道:“醜丫頭,趴下,不許叫。”
  醜丫頭聽到楊守文的斥,這才悻悻止住叫聲,重又在門口趴下。
  “阿爹,這是我收養的流浪狗。
  你不知道,醜丫頭真的很厲害……晌午我去追凶手的時候,醜丫頭一口就把那凶手的手腕咬斷。剛才我在衙門,它就在衙門外麵等著我,一直等到我出來。”
  楊承烈的臉色,緩和了一些。
  他看了一眼醜丫頭,卻見醜丫頭趴在地上,下巴墊在兩隻前爪上,一雙眼睛緊閉。
  四隻小狗圍在它身邊,顏色各異,卻非常可愛。
  “是突厥獒,不錯!”
  楊承烈說完,慢慢坐下來,用手指了指楊守文。
  他發現,當他伸出手的時候,醜丫頭突然睜開了眼睛,然後就靜靜的盯著他……
  好狗護主!
  這的確是一隻好狗。
  楊承烈放下手,沉聲道:“我和你說了多少次,孤竹這邊情況複雜,不要惹事生非。”
  “阿爹,我沒有惹事。
  隻是綠珠人不錯,今天早上還叫我吃早餐……她被人殺死,我也是本能想要追趕。但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人在大庭廣眾之下殺人滅口!幸虧醜丫頭機靈,找到了真凶。”
  “我知道你沒惹事,可是……”
  楊承烈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這年代,有任俠之氣是一種高尚的品德。
  楊守文能路見不平,這說明他的品性不錯。隻是……可能這種任俠之氣,也是老楊家祖傳下來的品性。當年老爹,也就是楊守文的爺爺楊大方就是任俠氣發作,惹了天大的禍事,以至於楊承烈不得不拋棄果毅校尉的身份,跑來昌平隱姓埋名。
  現在,楊守文似乎也是這樣。
  責備的話語到了嘴邊,楊承烈最終還是咽了下去。
  他沉聲道:“你能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很高興。
  隻是,以後你要分清楚事情的輕重緩急,切莫一味逞強。幸虧這沒人認識你,否則豈不是暴露的行蹤?也幸虧我找了縣令說情,否則你以為你現在能坐在這?
  兕子,我今天和孤竹縣尊聊了一下,情況不太妙。
  塞外突厥,如今蠢蠢欲動。淮陽王前些日子奉旨北上黑沙,恐怕不會太順利。據我在孤竹的細作報告,前些日子靺鞨族的首領大祚榮,還派使者前來秘密與這的奚人聯絡。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一個不謹慎,很可能會爆發一場大戰。”
  楊守文呆愣住了,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其實,後世對武則天後期的了解並不是很多,特別是在武則天登基之後,到唐玄宗繼位,開創了開元盛世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很多人都不太清楚。
  楊守文倒是對這段曆史有一些了解,不過也是拜範爺之福,看了幾本這時代的書籍。
  對於這段時間的曆史,少有相關的研究。
  楊守文隻依稀記得,在這段時間,由於武則天在一段時間內的對外軍事失利,以至於塞外遊牧民族非常極為猖狂,屢次興兵作亂,給邊塞和中原造成巨大的影響。
  其中最大的一次,莫過於契丹人李盡忠孫萬榮之亂,叛軍一度打到了黃河岸邊。
  在這次叛亂中,武則天最為倚重的大將王孝傑,也死於沙場之上。這件事就發生在去年,距今不過一年的時間。最後還是靠著**的默啜出兵,掏了孫萬榮的老巢,迫使叛軍不得已撤兵,才算是接觸了中原的戰亂。不過即便是這樣,河北道元氣大傷,唐軍損失慘重,同時也使得武則天對塞外民族產生了懼意。
  八月,突厥單於默啜懇請與武則天結親。
  武則天也是真怕了這些塞外民族,於是派淮陽王武延秀,也就是武承嗣之子出使黑沙。
  武延秀出飛狐的時候,正是楊守文被雷劈的那一天。
  聽到楊承烈這麼一說,楊守文立刻意識到,他所身處的時代,並不是那麼美好。
  換句話說,這個時代隨時可能爆發戰爭!
  見楊守文不說話,楊承烈歎了口氣。
  “我和你說這些,並不是想要嚇唬你,隻是想告訴你,我們目前的情況並不算好。
  這次昌平發生命案,同樣是讓人捉摸不透。
  我來孤竹,一方麵是想要和這邊的官府進行交流,另一方麵也是希望尋找一些線索。若我是獠子,就會藏身在這。因為這到處都是胡人,根本查不到線索。”
  楊守文抬起頭,輕聲道:“阿爹,我錯了!”
  “不過,你今天做的很好。
  大丈夫練得一身武藝,就要把持正氣,為民除害。綠珠那女人的確不錯,隻可惜就這麼死了……好了,沒有其他事情了。你去給狗洗一下,我讓人準備晚飯。”
  “喏!”
  楊守文躬身領命,然後帶著醜丫頭,到帳篷外的小溪旁,為它清洗。
  醜丫頭怕是在這流浪了不少時間,很髒。
  楊守文為它清洗了一番,它跳上岸抖動身子,水珠子飛濺,打濕了楊守文的衣服,更惹得楊守文,哈哈大笑。
  +++++++++++++++++++++++++++++++++++++++++
  這一夜無事,楊守文難得睡了個好覺。
  第二天醒來,他正要起床,卻聽到帳篷外腳步聲響起,緊跟著有人用突厥語在外麵說話。
  楊承烈呼的坐起來,看了楊守文一眼,便邁步走了出去。
  楊守文緊隨其後,走到門口的時候,發現醜丫頭正慢慢趴下來。
  蒙古獒不喜歡叫,但是警惕性很高。一旦發現異常,它會先埋伏起來,準備暗中偷襲。
  這家夥,真是應了那句話:會叫的狗不咬人。
  若是放在家,絕對是看家護院的好手。
  楊守文示意醜丫頭繼續趴著,然後便走出帳篷。
  帳篷外麵,彌漫著濃霧。
  楊守文隱約看到在不遠處,楊承烈和一個人交談了一陣之後,便轉身走了回來。
  “阿爹,你的人?”
  楊承烈沒有回答,而是看了他一眼,輕聲道:“兕子,進去說話。”
  楊守文心頓時一沉,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又走進帳篷,看到楊承烈把油燈點亮,坐在榻床上,臉上露出一抹凝重的表情。
  “剛得到消息,你昨天抓到的那個人,在衙門死了。”
  “什麼?”
  楊守文心頓時一咯,本能的站起身來。
  “坐下!”
  楊承烈一瞪眼,沉聲道:“這麼點事情就慌了手腳,以後又怎可能做的了大事呢?死了一個人而已,算得什麼事情!不過這個人一死,也說明綠珠的死,可能並不像你我想象的那麼簡單。從昨天到現在,已經出現了三個命案,怕是……
  兕子,趕收拾一下,咱們準備回去。”
  “現在嗎?”
  楊承烈點點頭道:“那人死在衙門,說明在他身後,絕不止一個人,恐怕還有更大的勢力。你昨天壞了他們的事,迫使他們不得不連續殺人滅口,說不定會遷怒與你。這不是咱們的地盤,人關在衙門都能被殺了,說明他們實力不弱。
  趁著大霧還沒有散,咱們馬上走……回到昌平才算安全,否則你我都會有麻煩。”
  楊守文連連點頭,立刻穿好衣服,提起大槍。
  他走到醜丫頭身前,把四隻小狗放進褡褳,然後輕聲道:“醜丫頭,咱們離開這。”
  說著話,楊守文把褡褳搭在肩頭,醜丫頭跟在他的身後,悄無聲息便走出了客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