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崛起》全文閱讀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最新章節  盛唐崛起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盛唐崛起最新章節第40章清平調下(15-11-27)      第39章清平調上(15-11-27)      兩更之後胡言亂語(15-11-27)     

第八章楊承烈(下)

  昨天楊瑞送上門來,他也就趁機發飆,想試探一下楊承烈的真實態度。
  可沒想到,楊承烈竟然一眼看穿了他的用意。
  好在楊承烈並沒有追究下去,而是看著楊大方的靈位,眼中噙著淚光輕聲道:“阿爹,兕子已經痊愈了,你這許多年的辛苦總算沒有白費,在九泉之下也可以放心了。”
  說完,他示意楊守文過來,給楊大方磕頭。
  “阿奴,你既然已經痊愈,那以後就好好過日子,切莫去逞強鬥狠。
  我雖然是昌平縣尉,卻不代表你可以在這橫行霸道。昌平很複雜,前兩年契丹作亂,雖然最後被朝廷鎮壓,但並不代表他們會變得老實。如今朝廷又在西北設立孤竹,情況更加複雜。契丹人、奚人、突厥人氣焰囂張,你最好是老實一點。
  本來,我是打算讓你到衙門曆練一下。
  不過現在二郎已經做了執衣,你就老老實實留在這邊,算是代為父為你爺爺守喪。
  這些年你渾渾噩噩,癡癡呆呆,耽誤了不少時間。難得如今清醒過來,就在家好好讀書。縣城那邊的事情,你不用費心。每月應有的花費,我也不會缺了你。等再過兩年,你能學有所成時,我會為你另謀出路……總之,你隻管安心守在家中。”
  楊承烈這番話,可是話有話。
  楊守文愕然看著他,意識到楊承烈的意思,是讓他繼續裝瘋賣傻,不要惹人注意。
  至於另謀出路……
  又能是什麼出路呢?
  為什麼要裝瘋賣傻,為什麼要低調做人?
  楊守文突然意識到,事情恐怕並不像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不過,楊承烈不願意說,他也沒有再去追問。隻恭恭敬敬答應了一聲,便陪著楊承烈走出靈堂。
  “阿爹,村口的屍體,可有眉目?”
  楊承烈看了他一眼,眉頭一蹙,似乎有些不耐煩。
  “這地處居庸關、孤竹和昌平三地交匯,每日往來的人員複雜,如何能查得清楚?再說了,獠子粗蠻,喜歡爭強鬥勇,殺人的事情時有發生,你不要再過問。”
  “可是,那個人不是獠子。”
  獠子,是漢人對契丹、突厥、奚人等胡人的一種稱呼。
  楊承烈眼睛一瞪,“你又知道了?”
  楊守文苦笑道:“阿爹,你不要覺得孩兒還是以前那樣呆傻,連獠子和漢人都區分不來。那人雖然是獠子的發型,可是眼眉卻是漢人的模樣,這可非常明顯。
  你來之前,孩兒曾仔細觀察過那人的屍體。
  他雙手粗糙,指關節粗大,乍一看像是農人。可是他兩腿間,卻又非常明顯的老皮,顯然是長時間騎馬造成。一個常年在馬背上生活的人,又怎可能是務農的農人?還有,他身上傷口很多,雖然被雨水浸泡導致變形,但依舊能看出是刀劍傷痕。孩兒仔細觀察,他應該在生前絕不平凡,應該是一個身手高明的武士。”
  楊承烈眼睛一眯,看著楊守文,久久不語。
  說實話,他不指望楊守文能有什麼大成就,一輩子可以平平安安,就已經足夠了。
  至於原因,他不想說,也不能說。
  可沒想到楊守文的觀察力居然這麼好,而且才清醒過來,就能看出這許多的問題。
  楊承烈突然生出濃濃的好奇心,在猶豫許久之後,輕聲道:“你還看出了什麼?”
  楊守文想了想,接著道:“此人應該是在昨日夜間被殺,死前曾與三刀四個人進行過搏鬥。”
  “何以見得?”
  “他身上有刀傷,有劍傷,不過致命的,確是被人用箭矢所傷。
  所以,孩兒覺得圍攻他的人,至少有三個,甚至可能四個人。而且,發現屍體的現場周圍,太過整潔幹淨,不像是搏殺現場。孩兒當時看罷了屍體之後就覺得,他應該是被人棄屍……昨天那麼大的雨,凶手殺人之後不可能棄屍太遠。於是孩兒就沿著山路往山走,在羊尾巴發現了明顯的搏鬥痕跡,估計是真正的現場。”
  “羊尾巴?”
  楊承烈聞聽,不禁輕輕點頭。
  “你又怎知道,會是羊尾巴,不是在官道上?”
  “若是在官道之上,地形寬闊,並不適合伏擊。而且,若死者是在官道上遇伏,向南三便是村莊,向被五便有軍營。昨夜豪雨來的突然,如果我是凶手,絕不會在官道上設伏,太容易驚動他人,也太容易被發現,更容易令死者逃脫。”
  楊承烈不知可否,低頭沉思。
  片刻後,他又問道:“你還看出了什麼?”
  “孩兒還看得出來,這個人應該是常年在塞外生活。”
  “怎麼說?”
  “他皮膚粗糙,顯然是常年受朔風侵襲,身體上至今仍留有凍傷。
  另外,我剛才回來的時候,村中孩童告訴我,曾在昨日見死者進山,而且打聽彌勒寺的位置。如果他住在孤竹,或是經常往來昌平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彌勒寺在何處。他當時還給了那個孩子兩文錢,我剛才回來後,把銅錢浸泡在熱水之中,發現銅錢上沾有很多油膩。但凡住在昌平或是羈縻州,大都會受影響,注意清潔。唯有那塞外的胡人,對此並不在意,所以那銅錢上才會有那麼多的油膩。”
  楊守文說完,便抿嘴看著楊承烈。
  卻見楊承烈的嘴角仿佛是不經意的抽搐兩下,而後沉下臉道:“所有一切,不過是你的假設而已,沒有任何證據。這件事,我會讓管虎接手,你不要再過問了。”
  管虎,是楊承烈的手下,也是衙門手班頭。
  一般來說,衙門會設有三班衙役,統稱隸卒。不過隸卒的分工不同,又有不同的稱呼。比如在衙門值守,審判時分立兩邊,押送犯人以及執行刑訊的隸卒名叫皂隸,類似於法庭上的法警;而負責傳喚被告鄭仁,偵緝罪犯,搜尋證據的隸卒,名為手,如同後世的刑警;除此之外,還有民壯,值守城門、監獄、倉庫,負責巡邏城鄉道路,應付突發事件……這種民壯,類似於後世的武警。
  縣尉統領三班,管虎就是捕班手班頭,又稱之為緝捕班頭,也是楊承烈的心腹。
  楊守文聽楊承烈這麼說,就知道楊承烈已經相信了他所說的推測。
  隻是楊承烈讓他袖手旁觀,心麵有些不太高興。
  成名須趁早!
  楊守文已經十七歲了,再過四年就算是成丁了。他現在非常想扭轉大家對他的看法,希望能夠幫助楊承烈,最少能夠在楊承烈的心目之中,再增加一些份量。
  可是現在看來,楊承烈似乎不不想他大出風頭。
  如果不是知道楊承烈其實很關心他,楊守文說不定會非常生氣。
  不過……
  想必老爹一定有他的苦衷,既然楊承烈不願意讓他拋頭露麵,楊守文也是無話可說。
  “好了,我還要趕回縣城,與縣尊稟報案情。
  這兩日讓二郎留在這邊,八月十五我要在彌勒寺宴請客人,你若是有心,就幫襯一下二郎;如果不願意,就不必理睬。總之,這件事你不要再過問,否則讓我知道,家法伺候。”
  楊承烈的聲音突然變得格外高亢,語氣也非常嚴肅。
  楊守文心不禁叫苦,卻隻能躬身答應。
  “還有,讓楊媽把房間打掃一下,明天我會讓你小娘和青奴也過來,正好看著你。”
  青奴,是楊守文同父異母的妹妹。
  楊守文也沒辦法拒絕,隻能咬著牙答應。
  “好了,那我就先走了。”
  楊承烈說完,便邁步往外走。
  楊守文跟在他身後,見楊承烈在院門外上馬,突然靈機一動,上前抓住了馬韁繩。
  “阿爹,商量個事情唄。”
  “什麼事?”
  “給點零錢花花,孩兒如今清醒了,身上卻沒有半文錢,想買點可心的玩意,也囊中羞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