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神醫在都市》全文閱讀

作者:朽木可雕(凱)  功夫神醫在都市最新章節  功夫神醫在都市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功夫神醫在都市最新章節第1004章困獸之鬥(15-09-14)      第1003章青雲鼎(15-09-14)      第1002章神門(15-09-14)     

第438章與花公子的交易

  說實在的,無論是實力還是長相,王瀟都不如花公子。隻是王瀟想不通,花公子有這樣的實力以及長相,為什麼還要去采花賊,非得要遭受到無數武林人士們的追殺。
  “說吧,到底做什麼交易。”雖然對於花公子的話王瀟很讚同,但正邪不兩立,所以王瀟還是不想與花公子這種人成為好友。
  花公子說道:“華少聯合五行門的高手們打算對付你華興幫,而且冷鏈與何道榮兩人也會出手。”
  王瀟神色變了變,若是花公子說的這些都屬實,那麼華興幫很危險。莫說是三個勢力的高手們聯手,就算是一個五行門的高手們出動,王瀟的華興幫便壓力很大。
  現在又多出了華少以及何道榮兩人,這真是天要滅自己的華興幫啊。若是這些人全部聯手在一起,華興幫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我憑什麼相信你這些。”王瀟說道。
  花公子說道:“王醫生,你已經相信我了,而且你現在肯定是在想,若是那些人聯合在一起,你華興幫肯定會被滅。”
  不得不說,花公子猜測王瀟的心思真準確,王瀟此時確實就是這樣想。
  王瀟並沒有說話,想要聽聽花公子接下來將要說些什麼。因為這個交易是花公子提出來的,所以他應該比自己還要更加著急。
  隻聽到花公子繼續說道:“這樣吧,你為我治療內傷,我幫你對你冷鏈這些高手一次。”
  王瀟心誌有些動搖,如果真能得到花公子的幫助,華興幫這次應該能躲過一劫。而且現在除了花公子之外,王瀟實在是找不到其他的高手。
  秋香兩人不在,就算是兩人在,王瀟也沒有理由叫她們出手。花公子提出來的交易,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花公子見到王瀟陷入沉思後,他繼續說道:“不要猶豫了,我花公子一言九鼎,而且你現在沒得選擇,隻能跟我合作。”
  王瀟並沒有說話,而是在權衡利弊。說實話,若是答應花公子的話,王瀟雖然能躲過一劫,但也會因為這件事得罪秋香她們。可現在而是不答應花公子的話,華興幫又很危險。
  此時,王瀟心中難下決定,不知道應該如何擇。當這種事出現在自己身上後,他也變得有些優柔寡斷起來。
  花公子起身說道:“王醫生,天下的醫生可不隻是你一個,你若是不答應我就找其他,告辭了。”說完後,花公子打算離去。
  “好,我答應你。”王瀟站起身道。為了華興幫,為了那些與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們,所以王瀟必須要答應花公子。大爺的,什麼正義感,什麼正邪不兩立,這些都是屁話。
  而且這個社會本來就沒有正邪之分,白的人未必是正義的,黑的人也未必是邪惡的。而且在王瀟看來,不管是什麼事,都沒有自己的華興幫重要。
  花公子得意的微微一笑。“不錯,你真是個明白人。”對於王瀟的決定,花公子似乎早就意料到。所以當王瀟答應後,他並沒有太大的意外。
  接下來,王瀟為花公子把脈,發現對方身體中的真氣很混亂,而且傷勢很重。其實對於花公子這種絕世高手來說,身體的傷勢並不是最重要的,最致命的是他體內混亂的真氣。
  隻要王瀟將他體內混亂的真氣恢複後,身體的傷勢也就不足掛齒了。不過要將花公子身體中的真氣恢複歸為,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憑著王瀟現在的實力,也隻能勉強的做到而已。
  其實王瀟也不敢肯定,當自己將花公子身體中的內傷治療康複後,對方是否會真心的願意幫助自己華興幫對付冷鏈這些人。但王瀟沒有辦法,隻能賭一把了。
  而且王瀟也不敢肯定,花公子是否會在自己為他治療傷勢時偷襲。或者花公子身體中的傷勢康複後,是否會對付自己。這些疑問王瀟也不敢確定。
  不過生活在江湖中,不管是做什麼事都有風險。為了華興幫,為了顧虎這些人生命,所以王瀟隻能賭一局。而且王瀟現在晉升玄階後期,也不是一般人能隨意對付的。
  就算是花公子想要擊殺王瀟,也沒有那麼容易。當王瀟施展著真氣,速的為花公子治療時,他多留了一個心眼,並沒有全力以赴。免得等到他的真氣耗盡後,花公子想要對付自己就容易多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啊。雖然王瀟沒有害花公子的心思,但要有防備著對方的心思。陰陽訣的真氣施展之後,隻見連綿不絕的真氣,速的朝著花公子的身體湧動而去。
  一個小時後,花公子的身體逐漸恢複了正常。王瀟繼續施展針灸,為花公子治療一個小時後,他便看著花公子說道:“我已經盡力了,你的傷勢應該好了七層了吧。”
  花公子微微一笑。“若是你真盡力了,我的傷勢至少好了九層。”說話的同時,隻見花公子慢慢的彈去身上的灰塵,動作顯得十分的瀟灑以及帥氣。
  王瀟凝神戒備的看著花公子,因為他不敢肯定,花公子這時候會不會突然間的對自己出手。
  見到王瀟這些凝神戒備的神色後,花公子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花公子說話算數,這幾天時間我會暗中在你華興幫附近。若是你有需要可以大叫一聲我的名字,到時候我就會出現。不過我要告訴你的是,你隻有一次機會,我隻會幫你做一件事,所以你好好的珍惜吧。”
  “好。”王瀟神色嚴肅的點點頭,花公子信守承諾,王瀟終於可以放心一些。若是對方不信守承諾的話,王瀟依然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其實一般的武林人士們都很信守承諾。
  “院長,那個農民工來了。”房門突然間被打開後,隻見徐小欣跑進來說道。
  “美女,美女…..”花公子見到徐小欣後,色眯眯的眼睛看著徐小欣滴溜溜的轉動著,很猥瑣的眼神一直看著徐小欣的胸部,似乎恨不得立即跑過去,將徐小欣給那個了。
  徐小欣見到花公子這副色眯眯的樣子後,她有些生氣的看了看花公子一眼,然後將衣衫拉高一些。若不是因為看到花公子與王瀟站在一起,徐小欣早就發火了。
  “美女,你叫什麼名字啊,幾歲了,三圍是多少,有沒有被男人上過。”看著徐小欣,花公子一連串詢問出了很多個問題。
  “流氓。”徐小欣很生氣道。真是一個渣男啊,居然口無遮攔,詢問這麼直接的問題。
  對於徐小欣的生氣,花公子似乎不在意,隻是微微一笑,手中的扇子輕輕的煽動著,就好似王公貴族一樣。
  “花公子,徐小欣是我的好朋友。你若是膽敢打徐小欣的主意,不要怪我不客氣。”看著花公子,王瀟身上充滿了殺意道。這家夥這是狗改不了****啊,剛才一副病怏怏的樣子。可現在一見到美女後,居然立即生龍活虎起來。
  “。”
  對於王瀟的不悅,花公子隻是微微一笑道:“王醫生你不要那麼的衝動,看著你幫助過我花公子的麵子上。隻要是與你有關係的美女我都不會亂來,不過若是她們心甘情願的話,你也不要怪我。”
  王瀟雖然沒有說什麼,但他心中暗想著,心甘情願,這可能嗎。
  “美女,你晚上有時間嗎,我請你去浪漫怎麼樣。美國大峽穀,非洲好望角,布吉島,馬爾代夫。這些地方無論你想要去哪,我都願意帶你去。”花公子笑盈盈道。
  徐小欣見到花公子不是好人,所以他對王瀟說道:“王哥,那個農民工在外麵。”說完後,徐小欣便轉身離去。
  看著徐小欣離去的背影,花公子喃喃自語道:“這小妞不錯,不過就是嬌嫩了一些。若是與她那個的話不能太粗魯了,否則會弄出人命來的。”
  聽到花公子的喃喃自語後,王瀟神色不悅道:“花公子,我最後警告你一次,不準打我身邊美女們的主意。”
  花公子很瀟灑道:“這樣吧,改天你給我寫下一個名單。將與你有關係的女人都寫在上麵,哥會將她們全部一一的記住,保證不會打她們的主意。”
  說完後,隻見花公子這廝很瀟灑的離去。那瀟灑的背影,真是迷死了很多女生們。花公子的行為雖然有些可恨,但經過與花公子短暫的接觸後,王瀟發現對方似乎並沒有那麼的讓人厭恨,而花公子此人,似乎也沒有那麼的邪惡。
  走到外麵後,隻見那個青年人站在外麵,鼻青臉腫的顯得很可憐。看了看對方一眼,王瀟神色嚴肅道:“進來吧。”
  這個年輕男子進入房間後,便站在王瀟的身前。
  “請坐。”王瀟隨意道。
  此人擺擺手道:“不,不用了王醫生,我身上很髒,萬一弄髒了你的沙發不好。”
  看著此人的神色,王瀟有些心酸,這就是很現實的社會啊。這些農民工們,將一座座的城市建設得美麗。但他們卻是那麼的寒酸,那麼的自卑,甚至出現在列車上,也擔心將列車給弄髒了。
  王瀟不由得想起一首詩,昨日入城市,歸來淚滿巾。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這首詩用來形容當今的絕大部分人,確實是很適合。
  此人拿出一些零零碎碎的錢,以及一些百元大鈔後,有些寒酸道:“王醫生真是抱歉,我隻籌集到一萬元錢,餘下的治療費我過一段時間再給你吧。若是不行的話,我就回到老家去賣房子,賣土地,應該能籌集到那麼多錢。”
  那些零錢有不少已經舊了,這些錢應該存了很長時間,所以出現破舊的痕跡。
  見到這麼多零錢時,王瀟感覺到有些心酸,上流人物很難體會到底層人物的辛苦。就算是一些滿口說什麼體會人民疾苦的人,其實他們並不是真的能體會到,隻是在言語上說的很好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