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工廠》全文閱讀

作者:觀星的乃粉  智能工廠最新章節  智能工廠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智能工廠最新章節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大金字塔(13-06-17)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印第安聖地(13-06-16)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心靈潛力(13-06-16)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大金字塔

    直到今天,我們人類有了最現代的技術,有了最先進的設備,也很難複製出這樣的奇跡來。

    而在古埃及時期,既沒有自卸式貨車和吊車,也沒有鋼製纜車和起重機,甚至連一件鐵製的工具——比如滑輪那麼簡單的東西——都沒有。

    古埃及人沒有這一切,他們隻是用石頭來建造金字塔。

    沙漠之上,那些石頭的準確排列讓所有人都迷惑不解。更令人困惑的,不是他們用什麼方法建造了這些金字塔,而是他們為什麼要建造這些金字塔?

    要知道,在此之前,埃及人是從未建過金字塔的。

    那麼,此時此刻,他們為什麼要建造這些金字塔?為什麼要把這些金字塔建造得那麼大,那麼精妙絕倫?為什麼要把這些金字塔星羅棋布地建造在沙漠之中,而不是集中建造在一個地方?

    現代埃及學 沒能給出令人信服的答案。

    無論你拿起哪一本這方麵的教科書,得到的解釋都是千篇一律的:金字塔是法老的陵寢。

    然而,如果僅僅隻是陵寢,那麼在地上挖一個簡單的坑就夠了,古埃及人為什麼要把它建造到147米高呢?

    為什麼要以如此巨大的代價來建造一座停屍房呢?即使考慮到法老是專製君主,考慮到他被古埃及人視為神靈,但似乎也浪費了過長的時間和過多的精力。

    完成這項艱巨任務的奴隸,他們建造金字塔時的普遍形象也是個謎。沒有什麼證據能夠表明。奴隸們是被迫投身到這個艱巨的事業中去的。

    而且,如果有什麼證據的話,所證明的事情也恰好相反。

    實際情況是。當歐洲人還處在未開化的狀態時,埃及人就已經有了高度的文明。他們非常信仰宗教,有不少事實暗示我們,埃及人之所以建造金字塔,與其說是在誇耀已然去世的法老的權勢,不如說是為了證實一種宗教信仰。

    但是,埃及人往往極端保守。總有少數教徒,力圖把宗教內部的秘密藏而不宣。指導古埃及人建造金字塔的,正是這些少數教徒。我們現代人對建造金字塔的目的一無所知,自然就不足為奇了。

    事實上,這些造型特異的金字塔,尤其是吉薩大金字塔。隱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吉薩大金字塔毫發無損地聳立了幾千年。

    直到公元820年。在‘哈發’阿爾.馬蒙,這位傳說中的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第五任‘哈發’哈倫阿爾.拉希德的兒子的命令下,才有一批阿拉伯工人第一次闖了進去。

    他們在堅硬的石灰石中開鑿隧道,花費幾周時間後,終於開出了一條陰暗的甬道。沿著這條甬道進一步探索,他們找到了三間墓室。

    讓人非常懊惱的是,這些墓室全都空空如也。在這座所謂的國王墓室,阿拉伯工人隻發現了一口沒有棺蓋的花崗岩石棺。

    而奇怪的是。古埃及人自己對金字塔始終保持著異常的沉默。圖特安哈門時期,約在公元前1300年左右。吉薩大金字塔就存在1000多年了。

    是誰建造的這座金字塔?為什麼要建造這座金字塔?

    答案在人們的記憶中已然丟失,公元前4世紀到公元7世紀,作為埃及占領者的希臘人和羅馬人,他們對這些遺跡不感興趣。

    公元前5世紀,古希臘曆史學家希羅多德曾在埃及逗留過一段時間,他在其名著《曆史》一書中追索過這些遺跡的起源和目的。這是我們目前所知道的描述金字塔的第一手資料。

    但是,這份資料摻雜著個人偏見和當地的神話傳說。

    一直要等到公元7世紀,當阿拉伯人入侵埃及之時,探索金字塔之謎的努力才稱得上真正開始,大金字塔之謎一直讓探險者們沉醉其中,它比曆史上所有別的建築更能引人注目。

    幾百年來,人們不斷猜測著它的秘密,認為其中的某處一定有個隱蔽的墓室,某一天也一定會找到這個墓室。

    一代又一代埃及學家,還有眾多的業餘愛好者,一直都在苦苦地尋找,使用了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從炸藥到x射線,卻沒有誰達到目的。

    1993年3月22日,國際傳媒界曝出了一個激動人心的消息,名不見經傳的德國人魯道夫.甘滕布林克取得了十年來最重要的考古發現,他找到了改進大金字塔通風的方法。

    甘滕布林克是德國駐開羅考古研究院 的一位遙控機械裝置工程師,他往王後墓室的南通道的上方送進一個小型遙控機器人烏普瓦特2號。

    前進到大約65米處時,烏普瓦特2號停了下來,傳回了看似一扇小門的照片,在小門的底部露出了一條讓人深感興趣的縫隙。

    有小門,就意味著後麵可能還有東西。也許,那門後就是一間墓室。如果墓室真的存在,那麼,無論古埃及人在墓室放了什麼,它們至少有4400多年沒有被侵襲過,現在也一定放在那。

    因為金字塔自建造以來,兩端的通道是封閉的,從來沒有被盜竊過。

    而且,既然金字塔建造者要煞費苦心地把墓室隱藏起來,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它可能比去世的法老還要重要。

    而這,正好暗示了我們,他們最初建造金字塔的動機:這才是真正的宗教中心……

    魯道夫.甘滕布林克,這位德國人並不是唯一一位對通道感興趣的人。幾年來,科學家也一直在研究這些通道,研究它們與天文方位之間的關係。

    實在是一種離奇的巧合。就在烏普瓦特2號開始其具有曆史意義的旅程的前幾天,專家和艾德安 吉爾伯特一直在王後墓室和南通道拍攝照片。專家們見到魯道夫和他的小組成員時,他們已經為進一步研究做好了最後的安排。

    專家和艾德安的興趣就更加濃厚了:這些通道的功能究竟是什麼呢?

    現在。已經非常清楚,通風並非這些通道的主要功能。它們所通往的方向才是最重要的,即都朝向古埃及人認為非常重要的特殊星域。

    但是,專家們以為其中一個通道的角度,數據不夠準確,因此希望甘滕布林克能夠通過激光測量,為研究提供一個更加精準的數字。以便檢驗這個通道朝向的天文目標。

    這些年,有人一直在研究一種失傳了的宗教——金字塔建造者們的古老宗教 。

    倫敦《獨立報》的頭版刊登了甘滕布林克的發現,這項發現令世人大為震驚。受考古學記者的邀請。作為魯道夫在英格蘭的發言人,專家對這個通道的宗教意義進行了詮釋。

    國王墓室的南通道,指向與奧西斯 神有關的獵戶座的腰帶;王後墓室的南通道,指向天狼星。伊希斯女神之星。

    毋庸置疑。這樣的排列絕非偶然,它與建造金字塔的目的有著密切的關係。

    由於標準的教科書總是支持“太陽假設”,學術界展開了與金字塔有聯係的關於星宗教的第一次世界性爭辯。

    金字塔研究的世界權威愛德華茲博士,在上電視4台的節目中:根據我們的推測,這扇門的後麵,極有可能藏著一座凝視獵戶座方向的法老雕像。

    第二天出版的《每日郵報》,引用了他下麵這段話:“這些通道之所以會被我們視為通風之用,是因為沒有人知道得更多……它們指向獵戶座。指向奧西斯神。”

    吉薩大金字塔,還有沒有別的與獵戶座的星體有關的秘密呢?

    烏普瓦特2號所做的檢驗。證實此前的預測恰好符合通道的確切角度。這也最終證明了一個事實,在建造金字塔的時候,是有一個總規劃的。

    這個規劃雖然很簡單,但對我們現代人了解金字塔及其所處的時代,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

    幾千年來,天空一直是人類進行科學探索的原動力,也是人類明天的希望和夢想所在——而把自己的希望和夢想雕刻在石頭之上,亦如最為古老的埃及陵墓所充分展示出的人類最初的想象力。

    然而現在大部分人對天空的認識,很多人隻會找到北鬥星吧。

    在非洲有個叫多貢的部落,每隔60年都要舉行一次名為“錫圭”的儀式。在這個儀式中,祭祀的人要戴上麵具,表演一種複雜的舞蹈。

    這顯然是一種複活儀式,源自眾人皆知的天狼星伴隨太陽起落的自然現象。天狼星是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星,位於獵戶座下的大犬座星群之中。

    羅伯特 坦普爾寫的《天狼星之謎》記述了不少內容. 坦普爾所謂天狼星之謎被 發現源自於兩位法國人類學者m.格高爾和g.迪爾德林4寫於20世紀50年代的一篇文章。

    他們把多貢人部落作為研究對象,意外地發現多貢人擁有關於天狼星和看不見的白矮星——伴星天狼b的知識。羅伯特.坦普爾是一位生活在英國的美籍人士,英國皇家天文學會的會員,東方學和梵語學的研究生。

    60年代初,他偶然發現了多貢人的這一成就,對其竟然知道天狼b的存在深感迷惑,因為隻有使用大功率望遠鏡才能勉強看到它。

    天文學家歐文.林登布拉德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1970年拍到第一張天狼b的照片。直到今天,大多數人對天狼b仍然一無所知,知道天狼a的人也為數不多。

    那麼,早在20世紀50年代,多貢人是如何知道有關天狼 b的準確信息的呢?

    更讓人心生疑竇的是,多貢人似乎已經通過某種途徑記錄了與這顆星星有關的知識,並將其以宗教麵具的形式保存下來。

    其中的一些麵具存放在洞穴中。經曆了幾百年的曆史。他們與這顆小星星的聯係令人訝異:這樣的知識,究竟源自何方?

    坦普爾認為,多貢人的知識顯然不是來自現代天文學。它們是祖傳珍寶,很可能是他們移居到現在的家園,撒哈拉大沙漠南邊的馬,在這之前就傳承下來的。

    在古埃及,人們把天狼星看成天空中與他們熱愛的伊希斯女神一樣重要的星星。最初,坦普爾間接地研究了法國人類學家的文章,這使他的焦點由人們漠然置之的非洲部落轉向引人矚目的古埃及。

    雖然這本書關於近東的許多神話仍然值得推敲。但坦普爾畢竟揭示了值得深入調查的奧秘。多貢人如果是從古埃及人那繼承了有關天狼b的知識,那麼,對於這些星體他們還知道些什麼?

    除了太陽神拉以外。埃及人並不那麼崇拜星星;我們現在也知道,在約公元前1350年的阿肯納頓法老統治時期,埃及曾經有過關於象征日輪的阿吞神的宗教學說。

    在研讀《天狼星之謎》時,不少學者對古老的星宗教還一無所知。這原本是一門趣味盎然的學科。也是了解古埃及人天國宗教的重要領域。同時又是被人們所忽視的一個研究領域。

    由於它是最高層的祭司們才能擁有的神秘知識,所以幾乎沒有留下任何記載。埃及人有可能是古代最偉大的天文學家,然而他們與希臘人和羅馬人迥然不同,其大部分知識隻為參與宗教的少數人所擁有。而這其中就有不少秘密與星星有關。

    如果沒有尼羅河這條世界上最長的河流,埃及國土可能隻是撒哈拉大沙漠的延伸。

    這條發源於非洲中心地帶的大動脈,由埃塞俄比亞的塔那湖、烏幹達的阿爾伯特湖和維多利亞湖的湖水融匯而成。

    是它,把生命帶到了蘇丹,帶到了埃及。以及其它同樣酷熱的地區。從空中俯瞰,這條大動脈猶如一條巨大的蟒蛇。河水緩慢而又靜默地向北流動,直至涼爽的地中海,這與河流兩岸灼熱的沙漠形成了奇異的對比

    埃及人有充分的理由膜拜尼羅河,他們視尼羅河為神的化身。就和中國的黃河和長江流域一樣,是母親河。

    因為埃及降雨量極少,尼羅河就成了他們唯一穩定的鮮活水源,在很大程度上他們的生活聽命於尼羅河的潮起潮落。

    埃及曆書中最重要的事件,就是每年夏天由埃塞俄比亞高山積雪融化而引發的洪水泛濫。尼羅河洪水灌溉了兩岸的大片土地,堆積出一望無際的黑油油的衝積土,形成了非洲最肥沃的土壤。

    在這片肥沃的土地上,埃及人每年都可以收獲好幾輪莊稼。事實上,無論過去或現在,埃及的沃土都是尼羅河的贈禮。

    就地理而言,除去幾塊沙漠綠洲,埃及可居住的土地被分成了兩個截然不同的地區:一個是尼羅河蜿蜒穿過峽穀和沙漠所形成的一條狹長的河穀地,一個是尼羅河與地中海交匯處的平坦的三角洲。

    一直以來,這兩個截然不同的地區分別被稱為上埃及和下埃及。上埃及土地肥沃,其河穀是一個長約965千米、寬約4.8千米的條狀地帶。

    雖說它足夠養活當地居民,但農業卻僅僅隻是他們生活方式的一個組成部分,尼羅河把下埃及與黑非洲聯係在一起,形成了一條重要的貿易通道。

    而上埃及的各個城市自然就成了通道兩側的重要貿易站,人們在其間從事象牙、寶石、木材、香料和奴隸買賣。

    這些貿易與農業一起,共同打造出一個富裕的上埃及。相比之下,下埃及是一片平坦的淤積平原,常年有回水灌溉,因而成了世界上最適合耕種的土地。

    過去的沼澤地全部被埃及人改造成農田,和一片又一片廣茂的棗椰樹林、棕澗樹林。樹蔭下莊稼茂盛,充足的小麥和穀物足夠人與牲畜食用,這使下埃及在古代成為世界上產糧最多的穀倉之一。

    上埃及和下埃及兩個不同的王國是由土地的自然劃分造成的。上埃及的首府在尼可布,靠近希拉孔波利斯,受女鷲神奈赫貝特的庇佑。

    下埃及的首府在後來被希臘人稱為布托的皮,皮是一座被女蛇神埃德喬保護的三角洲城池。

    人們對於這兩個王國在前王朝時代是怎樣統一起來的還一無所知。埃及學家們認為,在約公元前3100年,上埃及強大的國王,人稱“天蠍王”的美尼斯統一了下埃及,創建了第一王朝,宣稱自己是大一統的埃及國王。

    雖然埃及人自認為他們擁有非常古老的文明,可以追溯到由神統治的上、下埃及的黃金時代,但人們通常還是把美尼斯創建第一王朝的日期定為埃及曆史的開始,認為人格化的神,奧西斯即是第一位神諭法老。

    然而讓人永遠無法忘懷的是曾經的埃及確確實實是兩個王國。這位法老也總是被埃及人稱為“兩國的君主”,或者 “上下埃及之王”。

    他們因此選定埃德喬和奈赫貝特為他們的保護女神,並且常常讓她們頭帶紅白兩色的王冠以此象征她們對上下埃及的統治。紅色代表下埃及,白色代表上埃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