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夜天子最新章節  夜天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夜天子最新章節第38章風波亂(16-01-15)      第37章四方雲擾(16-01-14)      第36章天衣無縫(16-01-13)     

第50章成魔

  ?灌木叢後站著一個人,一臉的驚怒與不敢置信,正是邊峰。追莽荒紀,還得上眼。如此龐大的一筆物資出了岔子,邊峰知道孫大哥心中的壓力有多大,這幾天的往來奔波,孫大哥水米難進,他都看在眼,他跟到河邊來是想開解開解孫偉暄。
  這一天天的奔波,很多艱險難行的山路是無法騎馬的,全靠兩隻腳板量路,饒是他身體強壯,也累得不成了。所以他脫了鞋子,光腳走過來。赤著雙腳踩在砂石的地麵或柔軟的草地上都能緩解疲勞。
  卻也因此,他一路走來無聲無息,竟連機警的田彬霏,也是在他聽聞機密,驚怒中發出些微動靜,這才注意到他的存在。
  “孫大哥……”邊峰悲憤地看著孫偉暄,顫抖地道:“孫大哥,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出賣車馬行、出賣兄弟的人不是你,你告訴我!”
  “小邊……”
  孫偉暄又驚又怕,慌忙迎上去:“小邊,你聽我說,我……”
  “你不要過來!”邊峰如見蛇蠍,步步後退。
  田彬霏負著雙手,用有趣的目光看著他們,突然道:“殺了他!”
  孫偉暄一驚,惶然看向田彬霏,用乞求的目光看著他:“公子,他……他隻是一個苦哈哈的車馬行夥計,公子開恩。”
  田彬霏笑吟吟地看著他,眼神漸漸變得淩厲起來。孫偉暄是他從小培養的死士心腹之一,對於這些親手培養出來的死士,他向來言出法隨,何曾向人解釋過、何曾被人遲疑過。可今天,他已經破了一回例,向孫偉暄解釋過一回。他不想再破第二個例。
  孫偉暄滿眼乞求,田彬霏的目光卻似在朔風吹拂下的水麵,漸漸凝結成冰。
  邊峰怒吼道:“你背叛東家、背叛兄弟們,你不配當我大哥!”
  邊峰返身狂奔而去,他必須馬上把這個秘密告訴兄弟們。孫偉暄望著邊峰狂奔的背影,本能告訴他,應該立刻阻止。但感情卻控製著他的雙腳,讓他寸步難行。數年好兄弟,他難以抉擇。
  田彬霏眼看著邊峰逃去,甚至已大聲呼喊起來,依舊好整以暇地站在那兒,隻是悠然說了一句:“身為死士,你應該明白,背叛的下場!”
  孫偉暄的身子猛地一震,他不是一個人。他還有父母高堂,他還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小妹。拒絕執行家主的命令,懲罰的將不是他一個人,而是他的全家,這也正是死士們之所以從不抗命的重要原因之一。
  人生在世,總有你割舍不下的東西,隻要掌握了它,就能控製你的命門,叫你惟命是從。想到那個比他小了五歲的親兄弟,想到那個才十二歲就知道給他縫製衣衫的親妹子,想到老父親鬢邊花白的頭發。孫偉暄如同受傷的孤狼,慘烈地嚎叫了一聲,紅著雙眼擲出了他腰間的刀。
  “兄弟們。孫偉暄就是劫走……”
  “噗!”
  一口雪亮的鋼刀,從他的背後凶猛地貫入,帶血的刀尖從前胸露出半尺。邊峰奔跑的速度頓時緩了下來,他又奔跑幾步。終於停下,吃驚地低頭看著自己胸口露出的刀尖,雙膝無力地一軟。膝頭重重地磕在草地上。
  “對不起,對不起……”孫偉暄追了上來,他握住了刀柄,淚流滿麵。他沒有勇氣去看邊峰,閉著雙眼用力拔出了他的刀。
  田彬霏負著雙手,閑庭信步般跟在他的身後,眸中微微露出滿意的神色,無論如何,一切總還是在他的掌握之中的。
  “孫大哥!邊峰?你……你……”
  宋堯日隱約聽到邊峰的呼喊,向這邊迎了過來。他看到的是,夕陽下,邊峰跪在地上,頭顱軟軟地垂下,孫偉暄站在他的身旁,手中持著一口帶血的鋼刀。
  天邊最後一絲夕陽,給那刀頭淌下的一線血絲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邊,隨著風,輕輕地飄揚著,卻綿延未斷。宋堯日如見魔鬼,驚愕地一步步退卻,孫偉暄提刀站在那兒,渾身瑟瑟發抖。
  田彬霏摸著下巴,沉吟片刻,緩緩地道:“你找到了唐漢三和顏水圳的下落,查清了那批貨物的去向,但是卻中了他們的埋伏,你的兄弟,全死光了!但是你帶回來了消息……”
  “……”田彬霏輕笑起來:“這個主意不錯。陷阱,就從這開始吧。”
  孫偉暄身子劇烈地一震,慢慢抬起頭,雙目赤紅如血。
  既已入魔,還能回頭麼?
  他手中的刀如重千鈞,但還是被他慢慢舉了起來,刀頭那綿延的一絲鮮血,終於被風吹斷!
  ※※※※※※※※※※※※※※※※※※※※※※※※※※
  “大人,您還是歇息一下吧,屬下找輛車……”
  曠野中一棵大樹下,葉小天的侍衛把那染血泛黃滿是灰塵的繃帶扔到一邊,將金瘡藥小心地灑在傷口上,又換了一條潔白的繃帶重新為他纏上,眼見那傷處因為一路奔波不斷迸裂傷口無法痊愈,忍不住焦急地建議。
  “不成!”
  葉小天神色焦慮:“他們既然會在半路對我下手,銅仁這邊不會沒有動作。必須盡趕回去!”
  葉小天當然放心不下,既然對他半路設伏,銅仁那邊必有動作。那是他的根本所在,如果那有什麼閃失,他就成了無根浮萍,一切盡成泡影。
  葉小天踮著腳尖站起來,屬下立即牽過了馬,另有兩個侍衛急忙駕起葉小天。盡管有兩人扶持,傷處還是牽動了,痛得葉小天蹙起了眉頭。他在鞍上坐定,眉宇稍稍一軒,沉聲道:“立即上路,爭取明晚就趕到葫縣!”
  ……
  葫縣,羅李高車馬行。
  兩個彪形大漢架著一個渾身浴血的人匆匆搶進大堂,後邊跟著一群憤懣滿腔的夥計。羅大亨和華雲飛已然聞訊急急迎上前來。
  “東家,我……我找到貨物的下落了,他們藏身於落雁峽。是……扮作官兵過關的,難怪我們……找不到……”孫偉暄一語未了便暈厥過去。羅大亨趕緊道:“!找郎中來!”
  眾夥計武師匆忙架起孫偉暄,灌水的裹傷的亂作一團,另有人急急搶出去尋找郎中。華雲飛急急思索道:“落雁峽?原來他們是先往南行,通過驛路進入大萬山司,然後再往西行,由水路前往石阡。”
  羅大亨從昏厥的孫偉暄身邊走回來。沉聲道:“他們還沒把東西運往石阡!走落雁峽,西去之路要經過落牛山脈,距大哥的根基之地太近,看來他們也是不敢輕舉妄動。”
  華雲飛道:“不錯!他們本來的目的,應該是想等風聲稍稍平息,再把物資運走。但是現在既然被孫偉暄發現了他們的蹤跡……”
  兩兄弟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地道:“他們一定會馬上行動!”
  華雲飛沉聲道:“事不宜遲,我馬上帶人趕往落雁峽!”
  羅大亨沒有和他客氣,道:“你先去!如能劫回貨物最好。如若不能,哪怕逼他們把物資毀掉。也不能反而壯大了他們。我馬上派人通知臥牛嶺在前方設卡攔截,隨後便去助你!”
  “好!”
  華雲飛急急出了大堂,立即帶齊他從臥牛山帶來的人馬,又從車馬行抽調了四十個精壯的武師,急急趕往落雁峽去了。
  羅大亨寫下一封秘信,叫人立即送往臥牛嶺,親手交給他大嫂田妙雯,隨即便集結車馬行的勇士。
  車馬行本就需有自己的武裝,哪怕是在中原,在貴州這崇山峻嶺間做車馬行。武裝更是不可或缺。所以大亨這車馬行,其實還等於是兼著鏢行的功能,手下有不少武師。就是夥計們也大多會幾手功夫。
  高李兩位少寨主是車馬行的東家之一,平時雖然隻拿分紅,不管事情。出了這麼大的事卻不能不過問了,一俟得知消息。他們也立即挑選精壯,趕來助拳。
  一時間,大亨竟集結了五百多名驍勇善戰之士。五百多人殺氣騰騰地衝進了大萬山司,把大萬山司的土知縣洪東嚇得不輕,還以為他們要進攻自己的老巢。
  洪東縣令急急忙忙召集土兵,旗幡招展地迎到渡口,才知道是虛驚一場,大亨率人進了大萬山司便向西一折,衝出了崇山峻嶺,奔向落雁峽去了,那雖也屬大萬山司,但是除了高山峻嶺渺無人煙,自然不可能是要圖謀大萬山司。
  ……
  又是夕陽西下,葉小天率領貼身衛隊風塵仆仆地趕到了葫縣,此時天色已晚,他已來不及進城。葉小天也無意進城,羅馬高車馬行設在驛站旁邊,而驛站是設在驛路旁,本來就在城外,那才是他苦心經營的地盤。
  葉小天趕到羅李高車馬行,立即便聽說了近來發生的一係列事情。田妙雯已把銅仁張氏驅逐出境,徹底控製了銅仁府。而流亡的張氏政權寄寓於展家,展龍聯合了投靠於他的張家、石阡楊家,再加上肥鵝嶺曹家,四家合一,實力大增。
  而且四家之中,本以曹家這位石阡長官司長官為尊,但現在曹瑞希、曹瑞雲兩兄弟慘死,繼位的新任土司無論血統、威望、能力都遠不及展龍,展龍已經成為曹展張揚四人幫的首領。
  葉小天聽說之後,本想馬上去追趕大亨,但此時已然天黑如墨,這種情形下不要說是山間小路,就算是那條南北通達的驛道,由於地勢險要,都不宜通行,隻好按下性子等待天明。
  這個夜晚,很多人將無法安眠。
  這個夜晚,很多人將從此長眠!
  :誠求月票、推薦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