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夜天子最新章節  夜天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夜天子最新章節第38章風波亂(16-01-15)      第37章四方雲擾(16-01-14)      第36章天衣無縫(16-01-13)     

第39章服軟

  “皇……皇上……”
  三德子氣喘籲籲地跑到禦案前:“奴婢奉旨杖刑葉小天,誰料有位禦史突然撲上來護在了他的身上,緊接著都察院眾禦史群情洶洶,呼嘯而至,哭天喊地,鬧將起來,他們竟然……竟然……”
  “嗯?”
  “他們竟然痛罵皇上昏庸無道,要求皇上立即赦免葉小天,下‘罪己詔’痛悔己過!”
  “啊?”
  萬曆一聽大驚失色,失聲道:“台諫官們怎麼知曉此事?啊!葉小天,一定是葉小天預知不妙,泄露消息慫恿言官,此子用心惡毒,當真該殺!”
  “皇上!”
  金吾衛輪值都督王海宇匆匆走進大殿,繞到禦案後麵,俯耳對萬曆皇帝道:“皇上,臣剛剛聽到一個消息。有一個女子身著鳳冠霞帔,立於午門之前,引得進出官員為之側目,後有台諫官李博賢上前一番對答後將她領走,沒過多久,李博賢便帶著都察院全體官員衝進宮來,那女子沒有宮牌,進不得宮,此刻正等在午門之外,又聚攏了一群官員圍觀竊議……”
  萬曆神色變了數變,沉聲道:“那女子是誰?”
  王海宇道:“臣使人上前問過,那女子自承乃貴州紅楓湖夏氏土官之女,名叫瑩瑩!”
  萬曆皇帝撐著禦案,慢慢站起身來,咬牙切齒:“朱行書!你這個混蛋!你不是說夏姑娘願意入宮,隻是憚於婚約在身嗎?你誤了朕、你誤了朕啊!”
  三德子欠身道:“皇上,眾言官還在左順門哭叫連天的,您看……”
  萬曆聽見那似乎被魔咒詛咒過的左順門就是一陣的心驚肉跳。老朱家的例代皇帝在這左順門吃過太多的虧了,萬曆怔了半晌,才緩緩落座。對那些令人頭痛的言官,他現在隻剩下頭痛了,還真不曉得該如何才好。
  三德子欠身道:“皇上?”
  萬曆咬了咬牙。額頭青筋暴起:“朕貴為天子,豈能為葉小天和這班人所左右。你去。告訴他們,休被有心人利用,朕嚴懲葉小天,是因為他擅殺四位土官之故,絕非為了謀奪其妻。此事……此事完全是他那未婚妻為了替他脫罪,誣陷於朕,你叫他們速速散去,莫要被人蠱惑!”
  三德子一聽。就跟嘴吃了個苦瓜似的,咧到耳丫子了,可皇上有旨,他做奴婢的不敢不聽,如果不從,可也不致有殺身之禍,但一旦因此失去聖寵,對他來說,卻比丟了性命還在難過。
  三德子靈機一動,馬上跪倒。重重地叩了三個響頭,道:“既如此,那奴婢這就去了。”
  三德子說著就哽咽起來:“奴婢自幼侍候皇上。實在不舍得皇上啊!皇上有胃寒的毛病,沒有奴婢在身邊照應,還請皇上自己保重身體,莫要吃些冷寒食物。皇上時常目眩頭暈,再累了的時候,就叫程貴給皇上按摩頭頸吧,他的手藝是跟奴婢學的……”
  萬曆聽得眉頭大皺,朕隻是叫你去傳道旨意而已,怎麼說得跟生離死別似的?萬曆打斷三德子的嘮叼。不耐煩地道:“朕隻是命你去傳旨,又不是叫你去死。你囉嗦些什麼?”
  三德子垂淚道:“皇上,我朝慣例。左順門前打死人是不用償命的。奴婢又是個閹人,沒有罪過也會被文官們看作滿身罪孽,真就被人打死了,連個冤屈都沒處訴啊。現如今言官激憤,臣恐隻一露麵,就得被他們活活打死……”
  萬曆這才省起左順門是有這麼一條規矩,可也由此他更是悲憤莫名。尋常百姓被人堵了門口叫罵,也得還還嘴兒吧。這些言官堵了朕的宮門,大罵朕昏庸無道,朕竟連道旨意都傳不出去了?
  萬曆恨恨地一拍桌子,對王都督道:“你去,速速派兵護著三德子前往左順門傳旨,務必護得他的周全。否則,朕唯你是問!”
  王海宇一聽暗暗叫苦,好死不死的,我現在跑到皇上跟前兒打的什麼小報告兒啊,這下被抓了壯丁了。王海宇不敢抗旨,隻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待他跟著三德子出了宮,一看熊偉盔歪甲斜地站在那兒,登時眼前一亮。
  王都督清了清嗓子,厲聲喝道“熊偉!”
  “末將在!”
  熊偉趕緊整整絆甲絲絛,大步趕上前來。王都督正氣凜然地道:“你去,速速帶兵護著三德子公公前往左順門傳旨,務必護得他的周全。否則,本督唯你是問!”
  熊偉一聽,心中不禁大罵,可軍令如山,實在沒辦法,隻好硬起頭皮答應下來。心中暗暗打定主意,真要見勢不妙,立即腳底抹油。三公公能救就救,若實在救不得,就搬六舅公出來,六舅公是王都督的老上司,不信他不給麵子,還能真打自己軍棍不成?
  熊偉點齊一路人馬,護著三德子如臨大敵地趕到左順門,就見亂粥粥一大群人圍成一團,叫罵著揮拳動腿,簡直就是一班市井匹夫,哪還有一點清流言官的樣子。三德子壯起膽子咳嗽兩聲,見根本沒人聽到,隻好硬著頭皮高聲宣道:“眾大臣聽著,皇上有口諭!”
  一聽皇上有口諭傳達,正圍毆徐伯夷,對他飽以老拳、踏之以腳的眾官員這才停手,紛紛轉過身來。這些官兒們有的帽子歪了,有的挽著袖子,有的袍袂掖在腰帶,還有一位大概鞋子不太合腳,踢人的時候又太用力,現在隻有一隻腳穿靴,另一隻腳隻能以白襪踩在地上。他們平素體力勞動太少,氣喘籲籲,有幾個還累得大聲咳嗽,那樣子可真夠瞧的。
  三德子飛地向他們腳下瞄了一眼,就見血肉模糊一個人,臉上又是血又是泥,還有參差不齊的幾道鞋印,三德子登時生起兔死狐悲之心:“這也不知道是哪位兄弟,逃得慢了些。竟爾遭了這些文人的毒手哇!”
  此時的徐伯夷,三德子根本認不出來,一旁披枷戴鎖的葉小天這時也才看到被眾人圍毆的徐伯夷。徐伯夷何止是滿臉鞋印、血泥,他眼睛也青了。鼻梁也腫了,這時的形象他親媽都不認得,葉小天又哪能認得出來。
  三德子見那些窮形惡相的言官禦史們都向他看過來,不禁心驚肉跳,忙擠出一副謙卑的表情,用和緩的聲調道:“皇上口諭:朕貴為天子,豈能為葉小天和這班人所左右。你等休被有心人利用,朕嚴懲葉小天。是因為……”
  ……
  萬曆皇帝讓三德子去左順門傳旨,待三德子離開,萬曆也沒心思批閱奏章了,隻在乾清宮等信兒。難怪萬曆忐忑,文官們抱成團兒的時候,那真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就算是皇帝,除非寧可拚著讓自己的江山元氣大傷,也不敢跟他們死磕。
  尤其是,他這次所辦的事兒確實不地道,這跟他爺爺嘉靖不同。嘉靖帝執意要封自己的生父為皇考。隻肯認正德皇帝的父親弘治帝為皇伯父,好歹還算是占了一個“孝”字,勉強有底氣和文官們硬抗。
  他要奪人所愛。害人性命,這算什麼?就算葉小天犯了十惡不赦的大罪,一旦他喜歡了人家的女人,這整件事也變質了。如今他匆匆找了些理由,能否說服那些一條筋的言官,萬曆實無把握,是以心中十分忐忑。
  萬曆皇帝正想著,忽然一個小太監躡手躡腳地進來,道:“皇上。首輔申時行、次輔許國、三輔王錫爵、兵部尚書喬翰文、都察院右都禦史嚴亦非、禮部侍郎林思言……”小太監一連說了七八個名字,欠身道:“求見皇上!”
  萬曆一聽心頭便是一驚。言官堵了左順門,這個時候這些朝廷大員求見。可以肯定,他們要求見必定與此事有關,這件事竟已鬧得滿朝皆知了麼?萬曆皇帝失神半晌,才有氣無力地道:“宣他們覲見!”
  呼啦啦,七八件大紅袍一起湧了進來,充斥了整座乾清宮,一件件大紅袍映得乾清宮的光似乎都是紅色的,通著一股子喜慶的氣氛,但萬曆皇帝的心情,卻是慘淡的……
  誰也不知道幾位大臣和皇帝說了些什麼,太監們候在外邊,等了許久許久,直到被言官們推推搡搡、拉拉扯扯、弄得衣衫淩亂的三德子公公回到乾清宮。
  三德子自幼侍奉於禦前,一瞧常在宮侍候的宦官和宮娥也都被趕了出來,就知道麵出了狀況。他沒有馬上進宮,而是向一個侍立宮門外的小太監低聲詢問道:“誰在宮?”
  那小太監一扭頭,瞧見三公公這副形象,不禁嚇了一跳,他也不敢問,隻好壓低聲音道:“回三公公的話,首輔、次輔、三輔,兵部、禮部、工部等大員,全都在麵。”
  三德子緊張地道:“他們來做什麼?”
  那小太監苦笑道:“小的人微言輕,哪曉得這些朝廷重臣,要見皇上做什麼,他們一進去,就請皇上摒退左右了。”
  三德子對皇帝還是很忠心的,他正猶豫要不要進宮給皇上站腳助威什麼的,就見次輔許國帶頭從宮麵出來,三德子趕緊帶頭欠身施禮,直到一班大員走遠了,這才籲了口氣,拔腿就往殿闖。
  殿麵其實還有一件大紅袍,首輔申時行還沒走呢。三德子急急忙忙闖進宮去,正要向皇上表忠心,就見申首輔站在禦案前,對一臉慘淡的萬曆天子躬身施禮:“皇上,納妃乃皇上的私事,無關天下,臣身為首輔,本不應幹涉此事,奈何群情洶洶,不得已而從之。老臣以為,是否納夏氏女為妃,皇上自可決斷,一旦有所冊立,則事實已成,些許小人鼓噪,不必理會的。”
  萬曆坐在龍椅上如癡如醉,一言不發,申時行歎了口氣,長揖一禮,道:“臣告退!”
  申時行一轉身,正好看見三德子,雖說這是禦前近人,未必會把他這番話張揚給外臣知道,申首輔還是不禁老臉一紅,連忙咳嗽一聲,加腳步走出去了。三德子走到萬曆皇帝身邊,見他眼神發直,呆呆怔怔,不禁擔心地道:“皇上?”
  兩行清淚順著萬曆的臉頰緩緩留下,萬曆皇帝哽咽地道:“朕貴為天子,想要一個真心喜歡的女人都不行嗎?都要被他們如此欺淩嗎!”
  三德子鼻子一酸,聲音發顫地道:“皇上息怒,皇上……節哀。那些言官們也是不依不饒,依舊在左順門前鼓噪不休,奴婢製止不得。皇上您看……”
  三德子把臉湊過去,讓皇上看他臉上的掌印,萬曆皇帝卻慢慢閉上了眼睛,一雙睫毛剪斷了他的兩行淚水,萬曆皇帝用夢囈般的聲音道:“你去,傳朕的旨意,釋放葉小天,羈押於館驛之中,待百官議定其罪,再予發落!”
  :誠求月票、推薦票!
  推薦:流浪的蛤蟆大神的新書《一劍飛仙》重回起點:最彪悍的妖怪,最強悍的劍仙,戰!戰!戰!書號3623328敬請大家多多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