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夜天子最新章節  夜天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夜天子最新章節第38章風波亂(16-01-15)      第37章四方雲擾(16-01-14)      第36章天衣無縫(16-01-13)     

第83章趁你病要你命

  次日一早,公雞啼喔的時候,張繹走進靈堂,見侄兒還跪在那,便到近前,道:“雨桐,停靈要七七四十九日,有得熬呢,你不能這麼一直下去。二叔先守在這,你去歇息一下。”
  張雨桐搖了搖道,沙啞著嗓子道:“二叔,今日來吊祭的人必然更多,侄兒年輕,還挺得住。”
  張繹還待再勸,知客高聲喊道:“於監州吊唁!”
  張繹霍地轉過身去,噴火的雙眸瞪向廳門口,就見於珺婷一身白衣如雪,小高領,顯得極是俊挺精神。文傲和於海龍陪在左右,緩緩地走了進來。
  張繹怒吼一聲衝了上去,咆哮道:“姓於的,你來做什麼?”
  於俊亭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知府大人過世,同僚共事一場,於某特來吊唁!”
  張繹喝道:“貓哭耗子假慈悲!滾出去!我們張家不歡迎你!”
  於海龍臉色一沉,喝道:“張繹,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對監州大人如此說話!”
  張繹悲笑一聲,挺起胸膛道:“怎麼?你這銅仁第一條好漢,要當堂打死張某不成?來!盡管動手,張家隻有站著死的鬼,沒有跪著生的人!”
  於海龍大怒:“不知所謂!”湧身就要衝上去,被於珺婷抬起象牙小扇,製止了他。
  這時張雨桐走過來,微帶懼意地瞟了於珺婷一眼,二人目光一碰,立即被蜇了似的避開,低聲對張繹道:“二叔,監州大人好心前來拜祭,莫要失了禮數。”
  張繹回身怒道:“你說什麼?你爹是怎麼死的?如果不是她不赴壽宴,還煽動其他土司不肯出麵,你爹怎麼會活活氣死。”
  張雨桐脹紅著臉,低聲下氣地解釋道:“二叔。人情往來,本來就沒有強迫的道理。我爹過壽,人家來是情理,不來是正理,我爹隻是突發重疾而死,怎麼能怨得到人家於監州。”
  張繹氣得哆嗦,指著張雨桐道:“你……你這沒骨氣的小子,罷了罷了,死的是你爹,你忍得下。我懶得理你!”張繹把袖子一甩,憤然離去。
  張雨桐尷尬地看著叔父走開,艱澀地咽了口唾沫,對於珺婷謙卑地道:“監州大人,請!”
  於珺婷瞟了他一眼,輕輕點點頭,道:“你很好!”
  於珺婷昂然走到棺槨之前,望著張鐸的靈位,神色漸漸變得肅穆下來。她把象牙小扇往腰間一插。微閉雙目,向張鐸的靈位拜了三拜,在心中默禱道:“宦海之爭,險惡更甚於戰場。今日你敗了。至少還有風光大葬、孝子扶靈,於某隻盼……他日若是敗落,能如你一般落個善終,不致生而受辱。死而難葬!去吧,去吧,一路走好!”
  於珺婷慢慢行了三個禮。直起腰來,喟然一歎,滿麵戚容。
  張雨桐跪在蒲團上,向於珺婷還禮磕了三個響頭,又趕緊爬起,殷勤地道:“監州大人辛苦,請到側廂奉茶。家父遽逝,銅仁一應事務還要勞煩監州大人多多費心。”
  於珺婷淡淡地瞟了他一眼,道:“你父親去世了,你就是銅仁知府,本官會好好輔佐你的。”
  張雨桐惶恐地道:“不不不,雨桐年少無知,哪能承擔得起如此重任。銅仁一應政務,還要監州大人多費心。呃……,小侄已經準備在後宅再開一道正門,出殯之後就封了與前衙的出入門戶。”
  堂上自有其他一些前來拜祭的士紳尚未離開,聽到這番阿諛諂媚的話,不由相顧無言,均在心中暗歎:“張知府一死,張家……是真的完了!”
  ※※※※※※※※※※※※※※※※※※※※※※※
  “我走了!”
  “哦!”
  “我這就走了。”
  “哦!”
  眼見葉小天有點心不在焉,展凝兒恨恨地踩了他一腳。
  “哎喲!”
  葉小天一聲痛呼,引來眾人側目,安公子、老毛、華雲飛等幸災樂禍,葉府眾侍衛對展凝兒怒目而視。竟敢對尊者無禮,這還得了,不過……,還是把眼睛瞪得更大些吧,別的事,管不了!
  葉小天壓低聲音,苦著臉埋怨道:“幹什麼啊,昨夜就沒睡好,一早還折騰人。”
  展凝兒恨恨地道:“你心不在焉的,想什麼呢?”
  葉小天道:“我能想什麼,於監州一大早就不告而別,說是要去府衙吊唁,我擔心他們會打起來,一旦因之釀成大亂,銅仁便不得安寧了……”
  展凝兒撇嘴道:“我就知道,你在想那小妖精。後悔昨兒晚上沒留下她吧?”
  葉小天苦笑,兩個人耳鬢廝磨一晚,居然真個沒有發生什麼,他都覺得自己的形象瞬間偉大起來了。不過,雖沒發生什麼,可這一夜懷抱個美人兒,又如何睡得好,早晨起來,火氣特別的旺,如今看來,火氣旺的不隻是他呀。
  安公子咳嗽一聲,上前解圍了:“表妹,咱們該上路了,你們兩個,話都說完了麼?”
  展凝兒是必須要走的,她母親身體不好,近來病情常有反複,她不能離開太久。安公子本來是奉命來參加張胖子壽誕的,如今出了意外,他也需要回去稟報老太公。
  如果時間緊急,他自可派人回去,自己則留下參加葬禮,不過張胖子是銅仁眾土司之首,規矩大,七七為終局,需要停靈七七四十九天,等待貴陽各地百餘位土司分別遣人前來參加葬禮,時間充沛的很,他便先行返回了。
  展凝兒白了他一眼道:“我跟這個家夥有什麼好說的,咱們走吧!”說完當先扭頭走去,安公子向葉小天笑笑,拱拱手道:“瞧見了?這樣的丫頭,鬼迷了心竅的男人才喜歡呢,勸你慎重啊!”
  展凝兒隱約聽到一點,扭頭大嗔:“姓安的,你說什麼?”
  安公子急忙屁顛屁顛地追上去道:“我說表妹人比花嬌、賢良淑德、針織女紅、無所不精,調羹製膳。美輪美奐,若能娶到表妹你,那是他葉家的福份,哈!哈哈哈……”
  ※※※※※※※※※※※※※※※※※※※※※※※※※
  於珺婷自張府出來,府外恭立的侍衛便牽過馬來。於珺婷走出幾步,忽地聽住,漫聲道:“文先生觀那張雨桐如何?”
  文傲道:“鷹狼顧,似有隱謀!”
  於海龍不屑地道:“一介少年罷了,想是畏懼監州,刻意討好。”
  張雨桐以前不大在人前露麵。所以眾土司包括於珺婷對他都不太熟悉。眾土司的鬥爭目標一直放在張鐸身上,不曾想過張鐸會暴斃,他們本來的目標就是在張鐸身上完成計劃,大局定後,張家子嗣是賢是愚對大局也全然沒有影響了,故而不曾認真關注過此人。
  於珺婷莞爾一笑,道:“都有可能!若是後者無妨,若是前者,我還真得小心了。可別大江大浪都過來了,卻在陰溝翻了船呢!”說話間,她目光閃爍不定,卻不知在打著什麼注意。
  於珺婷回到於府。戴同知和紮西土司、洪東土司等人早已等在那,一見於珺婷回來,眾土司馬上迎上來,於珺婷笑容可掬地道:“勞煩諸位久候了。坐坐坐,請坐,都是自家人。別客氣。”
  眾人紛紛落座,候於珺婷在上首坐下,戴同知便笑道:“方才在此等候監州大人,閑極無聊,我等便對銅仁局麵討論了一番,大家都覺得,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時至不迎,反受其殃。監州大人應該順應天命呢。”
  於珺婷端起茶,向眾人一掃,目光清亮,雖隻一眼,每個人都感覺被她盯了一眼似的。於珺婷緩緩啜了一口茶,道:“哦?你們覺得,這是咱們的好機會?”
  紮西土司道:“是啊監州大人,那個張家少爺,就是個慫包,他爹飯桶,他比他爹更加飯桶,相信咱們隻要略加示意,他就會乖乖讓出知府之位,大局一定,他們便再也翻不得身!”
  於珺婷微微皺了皺眉,沒有說話。
  洪東土司道:“監州大人,咱們原本的計劃,就是步步緊逼,迫使張鐸屈服。如今張家少爺比張鐸更加軟蛋,可不是天賜良機?”
  於珺婷略一沉吟,剛要張口,門口管事稟報道:“葉推官到了。”
  葉小天邁步而入,一進門便向眾人行了個羅圈揖,於珺婷俏臉微微一熱,趕緊蕩開目光,再扭回頭時,已經恢複了平靜模樣,輕輕點點頭,淡然道:“葉推官請坐。”
  “是!”
  葉小天目光與她微微一碰,頰上微微一熱,忙斂了綺念,正襟危坐。於珺婷清咳一聲,把戴同知和紮西土司等人的話對他說了一遍,問道:“葉推官對此有何見解?”
  葉小天凝神思索片刻,抬起頭道:“監州大人,下官與眾土司老爺看法一致,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不能因為張知府猝死,便有所猶疑,錯失良機!”
  洪東土司、紮西土司等人一聽大感興奮,忽然覺得這小白臉順眼了許多。於珺婷饒有興致地看著葉小天,道:“哦?你且說說你的理由!”
  葉小天道:“張鐸猝死,如果我們再對其子步步進逼,看起來確實有些殘忍。然而比這更殘忍的局麵,監州大人決心問鼎知府寶座的時候也該已經預料過了。
  一時不忍,必後患無窮。時至今日就算監州你肯退讓,你退得了麼?追隨你的人該怎麼辦?來日張家恢複元氣,會放過你嗎?隻有早日塵埃落定,銅仁府才能真正的安定下來!”
  於珺婷猶豫道:“張鐸年長於我,輩尊於我,與他鬥,我毫無顧忌,他敗了,是技不如人,怨不得別人!可張雨桐畢竟是後生晚輩,恐勝之不武,引起四方非議……”
  葉小天道:“監州大人,如果不管什麼阿貓阿狗嘟囔幾聲,你都放在心上,可不成了一塊兜襠布麼?”
  於珺婷詫然道:“什麼意思?”
  葉小天道:“人家放什麼屁,你都得接著!”
  於珺婷臉兒一紅,嗔喝道:“放肆!忒也粗魯!”
  於珺婷氣呼呼地橫他一眼,忽又“噗嗤”一笑,道:“話雖粗,理倒不粗!”
  :不管粗不粗,先求月票、推薦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