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夜天子最新章節  夜天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夜天子最新章節第38章風波亂(16-01-15)      第37章四方雲擾(16-01-14)      第36章天衣無縫(16-01-13)     

第42章一個交易

  那位洪東知縣指點著葉小天,冷嘲熱諷道:“足下這襲袍子是蜀錦的罷,頭上那頂襆頭是湖絲的,這根簪子是羊脂玉,腰間那條帶子上的寶石都把我的眼晃瞎了!哎喲,閣下腳上這雙青緞黑皮靴好不精致,光做工就得二兩銀子吧?”
  這位打扮絕對不像一個知縣的知縣如此一說,眾官員立即紛紛響應,連稱“無恥”。om
  葉小天正色道:“諸位有所不知,本官這套行頭其實是借來的。”
  “噗!”
  正在喝茶的張知府一口茶水嗆了出來,指著葉小天放聲大笑,眾官員也都大笑不止。
  葉小天一本正經地道:“諸位何必發笑,本官句句屬實啊,這身行頭,的確是向一位士紳借來的。有錢的裝窮,沒錢的裝闊啊……”
  這句話一說,眾人笑聲戛然而止。
  葉小天道:“富人有錢,生怕別人惦記著,當然要裝窮了,而我這等真正的窮人呢,免不要就要打腫臉充胖子,生怕人家瞧不起。其實本官真的窮的很,俸祿被挪用,有一年半不曾發下來了,如今隻能靠典當過活。家一貧如洗,窮的隻剩下一條褲子,誰出門時誰便穿著,想起來就……”
  葉小天抬起身,擦了擦眼角並不存在的眼淚,眾官員隻聽得目瞪口呆,這人也太無恥了吧。他們頂多說自己袍子上打了一個補丁,家兩天才吃一頓香豬肉,實在無法厚顏無恥到說出全家隻剩一條褲子的話來。
  況且葉小天這麼拿話一堵,他們要是再曬窮就成了因為太有錢怕被人惦記了,真是豈有此理。戴崇華忍俊不禁地笑咳了兩聲,對葉笑了。”
  葉小天道:“戴同知,下官真的沒有撒謊啊。這次來銅仁府公幹,下官因囊中羞澀。昨日隻在清平街路口買了點柿餅子充饑。為了省錢,隻能借住在大悲寺,真的是窮啊!”
  戴崇華臉色頓時一變,如果葉小天隻提寄宿在大悲寺,他未必會有什麼想法,但清平街路口和柿餅子聯係起來,這暗示就太明顯了,戴崇華深深地望了葉小天一眼,對張知府低聲耳語了幾句。
  張知府想了想,把肥胖的下巴點了點。道:“諸位既然尚有異議,那本府就參詳你們的意見再好生考慮一下,本府有些乏了,你們先退下吧。”
  葉小天微微一笑,拱手道:“下官告退!”那些本來多得了分成的官員大失所望,但張知府既然這麼說了,他們也不好堅持己見,隻好先行告退,即便先前有什麼商議。也得容後再說。
  葉小天出了知府衙門,施施然地走向自己的侍衛,剛剛從侍衛手中接過馬韁繩,身後突有人揚聲道:“葉縣丞。請留步。”
  葉小天毫不驚訝,慢慢地轉過身子,就見從府衙急急趕出來的那人果然是戴同知,戴同知一邊走向葉小天。一邊含笑道:“驛丞人滿為患的的事,本官剛剛知道,大人寄宿寺院不甚妥當。可需本官為你安排個住處啊?”
  戴同知說著已經走到葉小天身邊,神色忽然一冷,壓低聲音道:“你好大膽子,居然敢盯本官的梢!”
  葉小天朗聲道:“有勞大人,下官看那寺中倒還清靜,便住上幾日也無妨。”旋即壓低聲音,笑眯眯地道:“大人誤會了,下官豈敢跟蹤大人,挾人**以達目的。昨日下官本來是去清浪街拜訪黎教諭的,路經清平街。至於大悲寺中的一幕嘛,也是因為下官前往借宿,純屬巧合啊。”
  戴崇華臉色猶疑不定,無法確定葉小天所言究竟是真是假,但自己的私隱事已經被他知道,卻是確定無疑的了,戴崇華沉聲道:“那麼你想怎樣?”
  葉您是上司我為下屬,下官不想得罪。就算你我份屬同僚,挾人**也非君子行為,葉某又豈敢以此自重,挾迫大人為我所用。”
  戴崇華冷笑道:“是麼,那你提起此事做甚?”
  葉小天誠懇地道:“下官乃是一番好意,下官看得見,難免不會被別人看見,大人以後該當小心些才是。”
  戴崇華乜視著他道:“就這樣?”
  葉小天清咳一聲,羞澀地道:“實不相瞞,葫縣情形窘迫,急需賑款,若是削減三成萬萬不能,再加五成才勉強應付。大人若感念下官的一番美意,能夠在知府大人麵前為下官美言幾句,下官也是感激不盡的。”
  戴崇華冷笑一聲道:“免談!”
  戴崇華拂袖便走,葉小天換了一副小人長戚戚的嘴臉道:“若是坊間果真有些什麼傳聞,大人千萬記得絕對不會是下官泄露啊。”
  戴崇華霍地一下又轉了回來,咬牙切齒地道:“你究竟要怎麼樣?”
  葉小天愁眉苦臉地道:“大人,下官真的缺錢!”
  戴崇華道:“我也不瞞你,往年為了這筆賑款,各路人馬便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今年你葫縣來的又晚,旁人早就走好了門路,想多爭取一份,都是難如登天。”
  葉小天涎著臉道:“因此才請大人您援手啊!”
  戴崇華沉著臉道:“也罷,比照往年,我再給你加回一成,許你葫縣往年的八成賑款,如何?”
  葉小天道:“八成實在太少,比照往年,多加四成,恰恰好。”
  戴崇華道:“絕無可能!我這已是讓出了本官能夠支配的一成,你不要得寸進尺!”
  葉小天長揖道:“還請大人成全!”
  戴崇華跺了跺腳,道:“罷了罷了,許你九成!絕對不能再多了。要不然一拍兩散,你隻管宣揚,本官若是身敗名裂,也絕對饒不了你!”
  葉小天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樣,糾結半晌,才咬咬牙道:“罷了!大人如此仗義,下官豈能不知進退……”
  戴崇華臉色一霽,就聽葉小天道:“那就……比照往年舊例再加三成吧。實在是不能再少了,要不然,下官寧可分文不取,那樣的話既便激起民亂,下官也有話說,若是拿了賑款還出事,下官就罪責難逃了。”
  戴崇華直眉瞪眼地看著葉小天,一副恨不得從他身上咬塊肉下來的德性,正僵持著,忽聽有人喚道:“戴兄,近午了,同去吃酒如何?”
  葉小天和戴崇華齊齊扭頭一看,就見側廂緩緩走來一人,肩膀微微晃動,仿佛要跟人摔跤似的,圓臉蛤口,雙目細長,葉小天和戴崇華同時眉頭一跳:李經曆?
  李經曆走到麵前,好奇地打量了葉小天一眼,道:“戴兄,這位是?”
  戴崇華笑容可掬地對葉小天道:“來來來,我給你們引見引見。這位是我們府經廳的經曆,姓李名向榮,與戴某情同兄弟。”
  戴崇華又拍拍李經曆的肩膀,親熱地道:“李老弟,這位是葫縣縣丞葉小天,與戴某也是好兄弟。”
  “不是!絕對不是!”
  葉小天趕緊聲明,李經曆詫然看向葉小天:“這廝反應怎麼這般強烈?”
  葉小天幹笑兩聲,撇清道:“戴同知實在是太抬舉在下了,下官職微位卑,安敢與大人稱兄道弟。”
  李經曆瞧他二人不似很熟的模樣,以為戴同知是跟這位葉縣丞客氣,也未多想,便道:“既如此,李某作東,咱們三人同去吃酒吧。”
  葉小天忙道:“下官還有事情,實在不能耽擱,有負李經廳美意了。不如改天由下官設宴,邀請戴同知與李經廳光臨。”說著向戴同知拱拱手道:“戴同知,下官托付之事,有勞您多費心了啊。”
  當著李經曆的麵,戴同知不能說什麼,隻好勉為其難地道:“那件事,戴某盡力就是了,隻是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實在難為人了。”
  葉小天道:“是是是,有勞有勞,下官靜候佳音!”
  有點牙疼地看著戴同知與李經曆這對“連橋”好兄弟勾肩搭背地吃酒去,葉小天便回到了大悲寺,在禪房內細細思量一番:他與張知府那點香火情,肯定沒有那些世襲罔替的銅仁土司們在張知府心中份量重,想讓張知府有所照顧是不可能的。
  除此之外,他在銅仁唯一的人脈就是黎教諭了,而以黎教諭的能量,勉強能給府學爭取到一筆款子,再讓他兼顧自己也是萬萬不能,如今唯一的希望隻能寄托在這位戴同知身上。
  但是這位戴同知雖有把柄在他手上,究竟能發揮多大作用尚未可知。其實就算戴同知真的辦不成事,他也不可能向外宣揚,這倒不是因為那個女子是黎教諭的女兒,而是因為對他有害無益。
  毀了人家女子名節,萬一那女子尋死覓活的,那就是損陰德啊。而戴同知這邊也算是徹底結下了梁子,他有什麼好處?何處損人不利己呢,隻不過這個打算不能讓戴同知看出來,如此戴同知才會全力以赴。
  可是如果戴同知真的能力有限怎麼辦呢?他已經匡算過了,真的需要比往年再多拿五成,才能順利解決葫縣如今麵臨的問題,如果達不到這個數目甚至少於往年……
  思來想去,葉小天便提起筆來,把這些情形詳細寫下,火漆封口,喚人立即送回葫縣,這種大事,他可不敢獨力承擔,總要叫花知縣先有些心理準備才好。信交出去,葉小天又囑咐道:“你送了信,便去市井間散播一條消息……”
  :月末了,向諸友求月票!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