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夜天子最新章節  夜天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夜天子最新章節第38章風波亂(16-01-15)      第37章四方雲擾(16-01-14)      第36章天衣無縫(16-01-13)     

第09章老虎關

  大萬山司的榷關叫老虎關,因為這是一個硬生生從岩石間開鑿出來的路口,兩側怪石嶙峋,淩駕於隘道之上,似乎隨時可以傾壓下來,險峻異常,因此得了這麼一個名字。。更多最新章節訪問: 。
  大萬山司的榷關就設在這樣一個位置,依托兩側山勢,建了一處三道‘門’的牌樓,進去之後,是左右鼓亭,左右轅‘門’,為了方便車輛過往,儀‘門’之前未設照壁,隻在兩側各豎一根六七丈高的旗杆,接著便是頭役班房、健班房、錢糧商稅的庫房等等。
  老虎口榷關的賬房也是偌大的一片,中間有大堂三間,上有“厘革宿弊”、“清正廉明”等匾,配有耳房、廂房等等。此時,其中一間耳房,房間中央擺著一個火盆,火盆一堆東西正在熊熊燃燒著,旁邊蹲著一個青衫老者,將一冊冊賬薄丟進去,又用火子撥‘弄’著,讓它盡地燃燒。
  旁邊有個人在火盆旁邊緩緩地踱著步子,閃閃的火光映著他的袍服,是不入流的雜職官的袍服,在這榷關真正的官隻有一個,就是稅課大使,此人應該就是此地的稅課官了。
  昏暗的房間,他的身影被投‘射’到牆上,牆上那道身影緩緩移動著,嘴巴也一張一合,因為投影放大和扭曲的效果,就似一頭怪獸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口:“燒光!統統燒光!另造的簿冊一定要天衣無縫!已經有了準確消息。銅仁府準了他越境辦案,這葉小天不是省油的燈,葫縣被他坑過的官兒不在少數。萬萬不能叫他看出破綻來!”
  ……
  葉小天順利拿到了越境辦案之權,這倒未必是銅仁張知府念在他們那廉價的師生情誼給他大開方便之‘門’,而是因為在走‘私’販禁,尤其是大量走‘私’緬國財貨形同資敵這件事上,朝廷給他的壓力也很大。
  不可否認,朝廷的政令方針在貴州地方能否貫徹執行,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這些土司老爺。可他們盡管有著這樣那樣的心思、也各有自己的利益側重,但他們畢竟是隸屬於大明朝廷。
  他們的小動作。隻是為了盡可能地保證自己家族的利益,而非與大明朝廷對著幹,蓄意圖謀不軌。從這一點上來說,其實朝中的大佬們也未必就比他們高尚到哪兒去。那些能夠一步步爬上高位的官員,哪個背後不是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
  隻是圍繞這些高官形成的利益集團聚散離合,從形成到滅亡最多也不過幾十年時間,轉而重新形成一個新的利益集團,而不像貴州的這些土司家族一樣悠久綿長,非常穩定罷了。
  這種情況下,在朝廷的嚴厲責斥下,張知府也不能不有所表示,以便對朝廷有個‘交’待。如此一來,他答應葫縣的請求也就順理成章了。葫縣和大萬山司都在張鐸這位土知府的管轄之下,他隻是一道手諭。這個問題就解決了。
  ‘花’知縣拿到張鐸的手諭,馬上轉‘交’給了葉小天,葉小天早已蓄勢以待,一俟接到手諭,便立即上路了。
  葉小天此行,盡帶‘精’幹得力的人手。除了稅課司的兩個稅丁,就是華雲飛、馬輝、許浩然等人。周班頭則留在葫縣,因為出關的關卡那也必須得有一個既‘精’明能幹又忠心耿耿的人看守,否則這邊即使查出了問題,那邊已經把贓貨全都銷運出去了,也就沒了憑據。
  除了這幾個手下,葉小天還從羅李高車馬行‘抽’調了一些人,調查驛路上的事情,這些人最‘精’通其中的‘門’道,所以葉小天把孫偉暄也借過來了,這位從一個車夫一步步爬到羅李高車馬行大管事位置上的人,驛道上的一切關節,很少有他不懂的。
  除此之外,就是浩浩‘蕩’‘蕩’的“老朽大軍”了。這批老朽,都是葫縣各大士紳家的賬房先生,光靠官府幾個盤賬的人,恐怕做不了這麼大量的事情,況且葉小天既然懷疑官府中有販‘私’者的耳目,又怎敢用他們。
  而這些賬房先生來自於各個人家,都是葫縣士紳的‘私’人賬房,不大可能與此事有瓜葛,就算其中那麼一位士紳恰好就是隱藏在葫縣的走‘私’大鱷,而且他的賬房也參與其事,僅憑他一個人,也休想一手遮天。
  隻不過這些賬房先生們大多老邁年高,騎不了馬,又不可能步行,所以用車子送他們來,這一來到了月亮灣時,他們就落在了葉小天等人的後麵。
  當初驛道開鑿到月亮灣時,曾經想繞過湖水,但那樣一來要繞出七八遠,而盡頭又是綿綿不絕的崇山峻嶺,想要從中開條道路出來其難度十倍於擺渡,奢香夫人又急於建成驛道向朱元璋示忠,所以這一段就采用了擺渡。
  如今月亮灣兩岸都建了碼頭,有平底大船運載車馬和貨物通過,因為這地形特殊,載了貨物的車子很難直接馳上甲板,所以有大批力夫聚集在此,專‘門’替過往商賈裝卸貨物,或者抬車上船。周圍百姓以船夫、力工為業,靠這條月亮灣,養活了無數的人。
  賬房先生們連人帶車等著擺渡,沒有葉小天等人牽馬登船便利,葉小天也沒等他們,便先奔了老虎關。當關隘石壁上“老虎關”三個大字赫然在目的時候,便見大萬山司的榷關稅課大使帶著幾個頭役差官等候在那。論階級,葉小天是縣丞,職位遠在其上,他是需要恭迎的。
  葉小天勒住坐騎,那榷關稅課大使馬上率人迎上前來,向葉小天叉手施禮:“大萬山司老虎關稅課大使龐少鈞,見過葫縣葉縣丞。”
  “哦!龐大使?”
  葉小天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便翻身從馬上下來。他一動彈,身後十餘騎便一一下了馬。
  葉小天感到意外的是龐少鈞的名字,當今皇帝萬曆。大名可是叫做朱翊鈞,所以這翊鈞兩個字是避諱,在萬曆登基之前名字就有這個字的,那麼在萬曆登基之後,就該改一個字,或者把這個字省去。
  幸虧今上不叫朱翊天,否則葉小天就得改葉小地或者葉小小了。也幸好他沒生在正德朝。正德朝劉瑾專權的時候,就曾請旨下令。禁止天下臣民用天等字為名,結果當時的郎中方天雨改名叫方雨,禦史劉天和改名叫劉和,等劉瑾垮台。這道荒唐的命令才撤消。
  但避諱當朝皇帝的名諱,這一條卻是一直沿襲下來的,而這龐大使……,這種事若是在中原,絕不可能發生。也就是這天高皇帝遠的地方,他又是土知縣自行任命的稅課大使,上頭才無人理會了。
  葉小天不是糾風禦史,自然懶得理會這事,隻是因此一事。他更加清楚在這種地方,很多時候皇權與朝廷的威懾,是難以及於地方的。在這種地方做事,他必須得有自己的一套規則,如果一味照搬他從關押在天牢的那些京官兒口中學來的手段,有時候是會碰釘子的。
  “龐大使請起,客氣,客氣啦!”
  葉小天打著哈哈攙起龐少鈞。笑‘吟’‘吟’地道:“龐大使,實在對不住啊。近來有大批緬國‘私’貨流入中原。朝廷屢屢下令嚴查,可歎我葫縣正卡在驛道的出口上,所以屢受責斥,說本官不能盡責。無奈何,上上下下查了個透澈,也沒見有什麼特別之處,今日到你這老虎關來,也隻是為了盡量多做些事,上頭問責下來,多少有個‘交’待。”
  龐少鈞四十出頭年紀,瘦長的倭瓜臉,留著兩撇胡須,聽葉小天這麼說,龐大使皮笑‘肉’不笑地道:“葉縣丞不必客氣,既然有銅仁府的命令,下官自然該全力配合。隻是,下官自問任上勤勉,克盡職守,葉縣丞在貴縣查不到什麼,到了我們大萬山司,……”
  葉小天可不知道大萬山司早在銅仁府授權之前就已得到消息。但是對於龐大使的態度,他還是理解的,如果換成是他,其他縣的官員破不了案子,受到上司責斥,就跑到自己的轄區挑自己的‘毛’病,他也不會有好臉‘色’。
  所以一向驢脾氣的葉小天這次很好脾氣地笑了笑,不以為忤地道:“有勞龐大使,還請頭前帶路。”
  龐大使不冷不淡地引著葉小天一行人進了榷關,關口正有稅課司的稅丁頭役們忙碌著。三道‘門’,左邊那道‘門’是從南方過來的貨車,右邊那道‘門’是從北方南下的貨車,中間那道‘門’是不攜大批貨物的行旅們所走的道路。
  左右兩道‘門’前支著拒馬,頭役逐車驗貨,‘門’旁支著一張書案,後麵坐了一個書記,聽那頭役報出貨物的品種、數量,便逐一登記入冊,同時撥拉著算盤,算出該納的稅款數目記在後麵。
  督檢官按著刀,橫眉立目地走來走去,巡視著檢貨現場,而中間那道‘門’,都是行旅和行腳商,身上大多隻有一個包袱,所以這個‘門’的書記隻記過往人數,按人頭收稅,當然,他們攜帶的包裹也是要檢查的。
  搜檢的、監督的、記賬的、收款的,開稅單的,在路引上加蓋關防印信的,整個流程井然有序,雖然因為葉小天一行人的到來,其中必有故意做戲的成份,也可看出,平時老虎關的管理也不差,否則就算裝,也做不到這樣井井有條。
  葉小天一行人邊走邊看,頻頻點頭,龐大使雖對他們不太友善,可是瞧見他們的神‘色’,也不禁有些自得。
  龐大使把葉小天領進關內,對葉小天道:“葉縣丞,你們是不是先歇歇,喝口熱茶,查賬之事隨後再說。”
  葉小天一笑,道:“不啦,先請龐大使帶我們去賬房吧,接收了近五年來的賬簿再說。”
  “也好,大人這邊請!”
  龐大使微微一笑,也不客套,便把葉小天一行人領到了賬房。
  “把‘門’大開!‘
  龐大使指著一扇高大的‘門’戶說道,一個賬房上前打開‘門’鎖,一拉‘門’,“嘩啦”一聲,堆在邊的賬簿竟然像流沙似的傾瀉出來,把他兩條大‘腿’都給埋了。龐大使指著倉庫滿滿當當的賬簿對葉小天微笑道:“大人,這就是五年來,我老虎關南北商賈貨物的賬冊。”
  龐大使笑容可掬地道:“右邊那兩間房也是,你們慢慢查,查完了這一屋子,再查那兩屋子也不遲!”
  蘇循天看著那堆積如山、雜‘亂’不堪的賬簿,張口結舌地道:“我的老天,這麼多!”
  葉小天也嚇了一跳,雖說他早有預料,也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但是當著龐大使的麵,葉小天卻麵不改‘色’,一臉安詳地微笑道:“如何?你現在知道,本官為何要帶那麼多賬房了?”
  蘇循天等人異口同聲地道:“大人就是大人,英明!英明啊!”
  :英明的讀者朋友們,請投出您的月票、推薦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