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夜天子最新章節  夜天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夜天子最新章節第38章風波亂(16-01-15)      第37章四方雲擾(16-01-14)      第36章天衣無縫(16-01-13)     

第10章易如反掌

  “嗨!金剛兄,你好1
  葉小天從吳伽雨身上爬起來,向大個子打著招呼。當然,爬起的時候,他又故意踩了吳伽雨幾腳,換來他的幾聲慘叫。有時候,葉小天蔫壞蔫壞的。
  那頭巨猿雙眼瞪得好象一對銅鈴鐺,它和福娃兒剛進縣衙就嗅到了葉小天的氣味,當即歡喜若狂地衝進來,結果剛一進院兒,就看到葉小天被徐伯夷一掌“扇”倒,大個子和福娃兒當即勃然大怒。
  它們兩個都有幾歲娃娃的智商,心思簡單而質樸,沒有更多的顧慮。隻知道葉小天被人欺負了,它們就本能地把欺負葉小天的人當成了敵人。
  本來,大個子比福娃兒動作更敏捷,但是以它的身高,如果飛地向前一縱,隻怕就要把雨簷撞坍,把葉小天給活埋了,這才讓福娃兒搶在了頭,一頭把徐伯夷撞得飛起,之後大個子才甩開大步,衝過來把他提起。
  大個子把徐伯夷舉在空中,呲牙咧嘴的正要把他狠狠摔在地上,就見葉小天爬了起來,向它親熱地打著招呼。這一下可救了徐伯夷的命,如果它狠狠往下一摔,徐伯夷就算不死也要半個月爬不起來了。
  大個子咧開大嘴笑了起來,大手順勢一鬆徐伯夷就變成了自由落體,大個子也不理他,雙手向前一伸一合,就把葉小天捧在了手中。
  徐伯夷“砰”地一聲摔在地上,這一下可比福娃兒剛才撞他那一跤更狠,摔得他眼冒金星,半晌說不出話來。大個子貓著腰,捧著葉小天走到院中。把他高高舉了起來,臉上盡是歡喜的神情。
  “小天哥哥……”
  院門口傳來一聲歡呼,遙遙開心地跑進來,臉上還蹭著幾道墨痕,看起來非常可愛。福娃兒帶蹦帶躥地跑過去。繞著遙遙轉了半圈兒。跟在遙遙後麵,又屁顛屁顛地跑回來。
  “好啦好啦,大個子。把我放下!”
  葉小天直挺挺地被大個子捧在空中,兩隻手都抬不起來,隻能苦笑著對它說話,也不知大個子是聽懂了他的這句話還是看到遙遙跑過來,又是咧嘴一笑。這才把他輕輕放下。
  遙遙縱身向前一躍,像隻無尾熊似的撲向葉小天,被葉小天準確地一把接住,抱在了懷中。遙遙咯咯地笑著,摟著葉小天的脖子歡喜地道:“小天哥,你這次怎麼離開這麼久呀,山賊被你抓光了嗎?”
  “山賊?”
  葉小天先是一呆。隨即想起當初他被解赴南京時,擔心遙遙哭泣,家人對她說成自己率人進山剿匪去了。葉小天馬上道:“那當然,你小天哥出馬,什麼魑魅魍魎不得束手就縛?”
  徐伯夷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捂著肚子,衝葉小天大吼道:“葉小天,你好大膽,你竟敢毆打上官!”
  吳伽雨攤在地上,見徐伯夷要從自己身邊走過去,一把就抱住了他的大腿,眼淚汪汪地道:“縣丞大人,卑職……卑職的肋骨好象折了。”
  “滾開!”
  徐伯夷已經氣瘋了,哪有閑心理他,徐伯夷一腳踢出去,正踢在吳伽雨的傷處,吳伽雨慘叫一聲,又佝僂成了一隻蝦子。徐伯夷像隻憤怒的狒佛,咻咻地喘著粗氣,一步一步向葉小天逼近。
  葉小天抱著遙遙,一臉無辜地道:“縣丞大人,明明是你大施淫威,毆打下官,你可不能反咬一口啊!”
  “我打你?我打你?我打到你了嗎?我……我被摔得死去活來……”
  “大人,你打沒打到我你心不清楚嗎?堂堂縣丞,總不至於敢做不敢當吧?至於說大人您摔了兩跤,那是我家養的兩隻寵物見主人吃了虧,這才憤而出手。它們可是畜牲,沒有靈智的,不懂王法規矩,縣丞大人總不會和畜牲一般見識吧?難不成狗咬了你,你就反咬回去?”
  “你……你……”
  徐伯夷指著葉小天,氣得頭腦發昏,大吼道:“來人,把這個目無上官的混蛋給我抓起來!”
  把葉小天抓起來?葉小天也是官好吧,人好抓,抓起來之後怎麼辦?你又免不了他的官,這點事兒又不能把他送進監獄。你都被他整成這樣,我們得罪了他還有活路嗎?
  那些衙役們也不傻,誰敢動手?就算不怕葉小天打擊抱複,現在有頭金剛似的巨猿在這兒,他們也不敢動手啊。可大個子一見這個壞人還敢衝著它兄弟大聲咆哮,卻不高興起來,它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把揪住徐伯夷的衣領子,把他舉到了自己麵前。
  “吼~~~~~”
  大個子一聲咆哮,噴薄而出的氣浪衝得徐伯夷須發飛揚,臉皮子都因為劇烈的氣波衝過起了一層褶皺。大個子張著血盆大口,徐伯夷可以清楚地看到它那巨口中的小舌頭,正像暴風雨中的風鈴一般急劇地晃悠著。
  “大個子,把他放下,這是縣丞大人,懂不懂?不能無禮,不能無禮的!”
  葉小天一邊揶揄地說著,一邊向大個子做著放手的姿勢,對葉小天的話,大個子可是無條件服從的,它悻悻地把徐伯夷甩到一邊,徐伯夷踉蹌了幾步,被曲欣和薑雲天一把扶住。
  這時,一個小丫環從後院兒閃了出來,這小丫環就是先前同葉小天對話的那個,得到雅夫人吩咐後,她馬上趕回院門口,見葉小天已經離去,忙又回去向雅夫人複命。
  雅夫人一聽就急了,趕緊又讓她追出來,這小丫環到了二堂未見葉小天,本想就這麼回複夫人,可走到一半又怕挨夫人的責罵,便又找到前院來,正好看見庭院中的熱鬧場麵。
  一看百十號人聚集在庭院中,這場麵可不多見,那小丫環有些怕生,怯怯地靠近。小聲道:“葉……葉大人……,老爺請葉大人到三堂相見。”
  這是雅夫人告訴她的說詞,如果以縣令夫人的身份會見葉小天,叫外人聽見未免不妥,所以她才囑咐丫環這麼說。葉小天奇道:“知縣大人已經回來了?”
  小丫環期期艾艾地道:“是……是啊。老爺他……他剛剛回來。”
  葉小天心道:“哪有這麼巧。我才離開他就回來了,別是這位縣太爺根本沒有離開過縣衙吧?如果是這樣,他剛剛不想見我。現在又改變主意,卻是為何?”
  葉小天心想著,臉上卻是不動聲色,他轉眼一看,正好看見太陽妹妹急急趕到庭院門口。太陽妹妹和展凝兒到了山上葉府。把葉小天歸來的消息對遙遙一說,正在上課的遙遙大喜過望,把毛筆一丟就跑了出來,太陽妹妹放心不下,這才尾隨下來。
  葉小天拍了拍遙遙的小屁股,對她柔聲哄道:“遙遙乖啦,先跟妮姐姐回家去。哥哥要先去見過縣尊大人,一會兒就回去。”
  “嗯!”
  遙遙雖然剛剛見到葉小天,滿心不舍,卻也知道小天哥哥有正事的時候是不能打擾的,忙乖巧地點點頭。
  葉小天把遙遙放下。妮走過來牽起了她的小手,葉小天對徐縣丞道:“徐大人,下官知道你瞧葉某不順眼,咱們之間那點過節,回頭再分說不遲,下官剛剛回來,得先去見過縣尊大人了,告辭。”
  葉小天向徐伯夷拱了拱手,轉身就走。徐伯夷大吼道:“你站住,你不要走!你幹什麼去?”葉小天全當他是放屁,頭都不回一下,當著這麼多下屬的麵,分明就是不給他留臉了。
  葉小天這種強勢的態度是很有必要的,即便大部分吏員衙役都已投到徐伯夷門下,他的這番舉動也能讓這些人盡回憶起他之前的強勢,重新惦量一下究竟該站到誰的山頭,哪怕他們決定在事態未明朗前保持觀望,對葉小天也是大為有利的。
  徐伯夷見葉小天理都不理他,便氣憤地向曲欣問道:“他說什麼?他要幹什麼去?”
  曲欣被他的大嗓門震得耳根有些發癢,他下意識地側了側頭,心道:“你跟我吼這麼大聲幹什麼啊,有本事衝葉小天發啊!”可臉上卻不敢露出一點不耐煩,急忙答道:“縣丞大人,知縣大人傳見葉典史呢。”
  “什麼?你說什麼?”
  徐伯夷繼續大吼,他的耳朵現在正轟隆隆地作響,似乎那頭巨猿的咆哮依舊在耳邊回蕩著,根本聽不清曲欣在說什麼。曲欣這才明白徐縣丞不是衝他大吼,是被那頭巨猿的咆哮聲震得暫時失聰了。
  曲欣苦笑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對徐伯夷大聲道:“大人,您暫時失聰了,是不是先找個郎中看看,免得留下什麼後患?”
  徐伯夷還是聽不清他在說什麼,但是看了他的手勢大概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徐伯夷轉眼四顧,所有人一碰到他的目光,都馬上回避地低下頭去。
  他們倒未必是經此一事,馬上就動搖了追隨徐伯夷的決心,可是徐伯夷同葉小天再度相逢的第一麵,就弄得狼狽不堪,卻是不爭的事實,相比於葉小天的嘻笑怒罵從容自然,徐伯夷簡直是全麵受製。
  徐伯夷落了下風,他們自然也顏麵無光,他們不肯與徐伯夷對視,是不想讓徐伯夷看到他們眼中的失望和忐忑,同時也是不想讓徐伯夷覺得難堪,可是這種回避,本身就已經令徐伯夷無地自容了。
  徐伯夷默然片刻,頹然道:“帶本官去瞧瞧郎中。”
  臉已經丟了,至少此時是找不回這個顏麵了,他心中再恨,也隻能暫時回避。不然又能怎麼辦?說葉小天家的寵物把他給打了?這事兒提都沒法提啊,不管告到誰那兒,都隻能被視做一場鬧劇。
  葉小天被引到三堂門口,那小丫環站住腳步,對葉小天道:“葉大人,老爺在廳等你。”
  葉小天向她含笑點頭道:“有勞了!”一提袍裾,便拾步登階。剛進廳門,就見娉娉婷婷一道背影,有風既作飄搖之態,無風亦呈嫋娜之姿。綽約嫵媚,恰似牆頭一枝芍藥。
  :月末了,誠求月票推薦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