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夜天子最新章節  夜天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夜天子最新章節第38章風波亂(16-01-15)      第37章四方雲擾(16-01-14)      第36章天衣無縫(16-01-13)     

第26章歸來

  葉小天在銅仁逗留了一天,當天中午參加了由銅仁知府張繹為他置辦的接風宴,當晚又宴請了他的座師銅仁府學教諭黎中隱黎先生,第二天上午才啟程離開銅仁。
  一行人出了銅仁府,前行不遠,便見官道旁一條岔路通向遠處大山腳下,那正是通往三莊的道路,葉小天請趙文遠的車隊在路邊等候,他與毛問智各乘一馬,趕向了三莊。
  葉小天騎著馬,停在一棵大樹下,遠遠地看著依山而建的那幢房子,那幢房子最醒目的地方就是它的南牆,那堵牆高達三丈,足有小城的城牆那麼高,照理說任何一戶人家都不會建一堵這麼高的牆。此刻,那座異常醒目的高牆上正有幾個工匠忙碌地拆著牆體,牆體已被拆得七零八落。
  過了一會兒,毛問智走回來,對葉小天道:“大哥,俺打聽過了,水舞她娘賣了宅子後就去了水西,再沒回來過。這幢宅子現在已經換了人家,人家正翻修呢,說是要給兒子當新房用。”
  葉小天喃喃地道:“沒回來過?她們娘倆兒能到哪兒去?”
  毛問智道:“大哥,兄弟我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葉小天詫異地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什麼時候跟我客氣起來了?說吧,什麼話?”
  毛問智道:“俺覺著吧,就算水舞姑娘回來了又怎麼樣?她家那個瘋婆子實在太難纏了,咱好不容易才擺脫她,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了吧,瑩瑩姑娘挺好的,你就不要再念著水舞姑娘了。”
  葉小天深深地吸了口氣,道:“你想多了。我來,隻是想看看她有沒有回來,沒有別的想法。她們娘兒倆既然沒回三莊。大概已定居貴陽了,走,咱們上路!”
  毛問智扳鞍上馬,揚馬一鞭追上葉小天,高聲讚道:“這就對了,大丈夫何患無妻?咱們爺們不能婆婆媽媽的,拿得起,就得放得下!”
  ※※※※※※※※※※※※※※※※※※※※※※※
  葫縣效外,有一片很大的庫房區。
  這兒既是倉庫也是客棧,通常是前棧後庫的格局。這是當地人建來專供來往客商們居住的,很多商旅運輸的貨物過於龐大,歇腳進城不太方便,便住在這。
  靠近山腳的小河邊,有一片僻靜的房舍,一位翠衫黃裙的姑娘蹲在牆邊角門外的岩石上,癡癡地望著麵前潺潺的流水。
  水中有茂密的水草倒伏著,隨著水流的方向輕輕起伏,許多手指長的小魚兒在水草間鑽來鑽去。天空中停著一朵白雲。雲影倒映,使那流水仿佛鏡子一般,倒映出她那張清麗而憔悴的容顏。
  旁邊草木悉索,有人走了過來。癡癡出神的少女回眸一望,連忙站起,斂衽施禮道:“洪員外。”
  洪百川微笑頷首,撚著手中的佛珠。問道:“水舞姑娘,你身體好些了麼?”
  水舞臉上露出一絲靦腆的笑容,輕聲答道:“多謝員外。奴家的身體已經好多了。”
  水舞當日在貴陽時,便曾被謝傳風的無恥要求氣得吐血,當時病情雖未顯現,但已鬱結於體內,之後身心飽受煎熬,在她的母親被亂石砸成肉醬之後,終於爆發出來。
  洪百川救她離開之後,水舞一路上就高燒不退,始終昏迷不醒。洪百川為此還放慢了行程,雇了一個老媽子一路照料,回到葫縣後把她安置在這將養,直到現在才稍稍恢複元氣。
  洪百川道:“舉手之勞,何足掛齒。對了,老夫剛剛收到消息,今科舉子中,有九人得授官職,其中三人遣往葫縣任職,其中就有葉小天。這一次他來葫縣,將任典史一職,那可是不入流的官唯一一個朝廷命官。”
  “小天哥哥做官了?”
  水舞雙眸一亮,歡喜地道:“我就知道,他有出息,他一定會有出息!”
  洪百川微笑道:“新任縣丞昨日已經到了,相信葉小天這一兩天也該到任了。,水舞姑娘,恭喜你,很就能與他重逢了。”
  水舞臉色一黯,沉默半晌,輕輕搖頭道:“我不想見他!”
  洪百川目光一閃,道:“哦?水舞姑娘不欲與他相見?”
  水舞默默地走到小河邊,輕輕仰起頭,望著天空那朵悠悠的白雲,幽幽地道:“我家恩將仇報,給他惹下那麼多的麻煩,我哪還有臉麵見他?況且,他現在和瑩瑩姑娘很要好……,遙遙跟著他,我也很放心……”
  洪百川微微皺了皺眉,又慢慢舒展開,微笑道:“既然這樣,你可有什麼親友可以投奔麼?”
  水舞默默地搖了搖頭,忽又回首一笑,向洪百川盈盈福了一禮,道:“這個就不勞員外操心了。今日正有一支商隊從雲南來,往金陵府去,我想跟著他們到金陵去,天無絕人之路,總能尋個營生的。”
  洪百川微微搖頭道:“這些走長途的商旅,大多不太規矩,你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兒家,無依無傍的跟著他們遠走他鄉,萬一路上有個什麼閃失,可如何是好?”
  洪百川略一思索,道:“這樣吧,如果你不想留在葫縣,我這正有一批東西要送往薊門,交給一位了不起的大英雄。你既無處可去,不如隨隊同行,洪某修書一封,那位大英雄一定會收留你的。”
  說到那位大英雄時,洪百川一臉崇敬之色,顯見那人在他心目中有著極其重要的地位。換一個人未必知道洪百川所說的薊門是什麼地方,可水舞是在廄出生廄長大的,豈能不知薊門所在。
  水舞訝然道:“薊門?員外是說居庸關麼?”
  洪百川有些意外地笑道:“不錯!想不到水舞姑娘竟然知道這個地方。既然如此,也不妨實話告訴你,老夫所說的那位大英雄就是當今太子少保、薊州總兵戚大將軍,你放心了?”
  水舞一聽,欣然拜倒,道:“水舞今已孤苦伶丁,走投無路,承蒙員外如此大恩。無以為報,隻能來生結草銜環以報了。”
  洪百川虛扶了一把,道:“姑娘言重了,老夫那支車隊,今日就要上路。姑娘既然答應,那就趕回去收拾一下吧,一會兒老夫就派人送你去與車隊匯合。”
  水舞欣然答應一聲,急急走向自己的住處。她正是舉目無親的時候,如今有了安身之所,而且是到這位素來敬仰的大英雄府上做事。心自然歡喜的很。
  一個青衫人慢慢走到洪百川身後,輕笑道:“大哥很少心慈麵軟,這一次救下水舞姑娘,我還以為大哥你……,沒想到大哥就這麼讓她離開了。”
  洪百川微微皺了皺眉,不悅地道:“自從大亨的母親過世,天下間再無一個女子能夠走進老夫的心。”
  青衫人微微欠身道:“是!兄弟失言,大哥恕罪。”
  青衫人慢慢站直了身子,道:“徐伯夷當初聲名狼籍。灰溜溜地離開了葫縣,卻不想才過了不到一年的光景,居然以縣丞的身份又殺回來了。而典史與驛丞兩個職位,也相繼落入土司之手。朝廷居然聽之任之。朝廷步步退讓,葫縣前程堪憂。”
  洪百川微笑道:“你我能看到的,你以為朝廷諸公就看不到?楊應龍野心勃勃,隻要他不肯放手。葫縣便會得到安寧。我倒覺得,朝廷這招‘以退為進’使得好!”
  “以退為進麼……”
  青衫人沉默片刻,緩緩地道:“但願如此!”
  水舞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收拾。她隻有幾件換洗衣物而已,片刻功夫就已收停當,此刻已經挎著小包袱出現在院中,遠遠看見洪百川正與他人交談,便乖巧地站住了腳步。
  青衫人睨了她一眼,對洪百川道:“大哥既非有意於她,何以先是傾心照料,現在又為她安排出路呢?這可不像大哥一向的為人。”
  洪百川輕輕歎了口氣,道:“還不是為了大亨那孩子?這女子與葉小天關係匪淺,而葉小天與大亨情同兄弟,老夫可不想有朝一日被大亨知道,對我心生怨尤。哎!老夫如今萬物不縈於心,唯有這個孩子……是老夫唯一割舍不下的。大亨啊,什麼時候才能讓老夫放心放手呢?”
  ……
  “大亨雜貨鋪!”
  櫃台後翹著一隻肥碩的大屁股,大亨趴在櫃台上,雙手托著肥嘟嘟的下巴,無聊地哼著歌兒,一雙眼睛賊兮兮地瞄著街頭走過的女子,隻要有幾分姿色,他就看得津津有味。
  店一角,一對衣著光鮮的男女輕輕撫摸著一匹綃紗,妞妞殷勤地解說道:“老爺、夫人,這就是蛟綃紗了。傳說南海有鮫人,魚尾人身,她們織的綃紗薄如蟬翼,入水不濕。鮫人當然隻是一個傳說,可這綃紗的確是用上等蠶絲由最好的織工織就,一匹的重量還不足三錢,當真有入水不濕的效果。夫人您這麼美麗,若是用這樣一匹鮫綃紗做件睡衣,一定美如天仙了。”
  那女子比那男人看起來小了二十多歲,與妞妞年齡相仿,顯見是個受寵的妾室,被妞妞一口一個夫人地叫著已是歡喜不勝,再聽她這麼說,不由格格一笑,攬著那男人的手臂輕輕搖了搖,扭著迷人的嬌軀昵聲道:“老爺……”
  那男人道:“買!買買買!給我包起來。”
  “這位老爺真是大方,夫人,老爺這麼疼您,可真是您的福氣。”
  妞妞一邊繼續灌著迷湯,一邊麻利地把那匹綃紗包起來,笑盈盈地道:“老爺夫人是我們店的常客,給您打個八折,八十兩就好了,換個人來,可是拿不到這麼便宜的價兒。”
  妞妞收了錢,甜笑著把這對客人送出門外,一扭頭,就見托著下巴百無聊賴地唱歌的大亨突然停住了聲音,兩眼發亮地望著外麵。
  妞妞回頭一看,恰見一對短裙苗挽著手臂,笑盈盈地從店前走過。兩個少女光鮮靚麗,健美渾圓的大腿充滿了青春的嬌美氣息,尤其難得的是,她們是一對雙胞胎,生得一模一樣。
  妞妞氣哼哼地走到大亨身邊,大亨一見視線被擋住,趕緊往旁邊挪了一下,繼續直勾勾地瞅著外麵。
  妞妞咬著嘴唇,氣忿忿地扭住了他的耳朵:“好啊你!人家在這辛辛苦苦幫你賺錢,你那雙賊眼卻不老實,看什麼呢?喜歡你就追出去啊,討一個回家做老婆唄!”
  “我的瑪雅,放手,放手,叫人家看了笑話。”
  大亨踮起腳尖,陪笑哄著妞妞:“我就是隨便看看,要娶一定娶你啊!她們就是送上門我都不要,你想啊,我娶了一個,另一個跟我老婆長得一模一樣,可她天天在別的男人身子底下欲仙欲死,我的瑪雅,天天都有戴綠帽子的感覺……”
  妞妞聽了又好氣又好笑,手下擰得更來勁兒了,大亨哎喲哎喲地叫著,正想繼續求饒,突然兩眼一直,又望著外邊不動了。妞妞大怒,道:“狗改不了吃屎的東西,你還看!”
  大亨驚喜地叫道:“我的瑪雅!大哥回來了!”
  :起點首頁上有個曆史pk都市,點開看了半天,俺還沒看明白,大家有空去瞅瞅,誰看明白了在書評區吱一聲,謝謝大家啦!淩晨,向您求月票、推薦票!
  .
  熱門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