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夜天子最新章節  夜天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夜天子最新章節第38章風波亂(16-01-15)      第37章四方雲擾(16-01-14)      第36章天衣無縫(16-01-13)     

第20章一種相思,兩樣滋味

  作為播州大總管,位高權重的趙歆在楊府自然也有他的一席之地,楊府第二進院落的西跨院兒,整個都屬於他的住所,此刻正由他的兒子趙文遠住著。
  趙歆為了方便進出,在西跨院的外牆上又單獨開了一道門戶,形成了一個府中有府的格局。
  趙文遠帶著葉小天就是從這個後開的院門兒回的住處,因為沒走大門,葉小天又不熟悉貴陽城各家豪門的住處,所以並不清楚這是楊應龍的宅邸,趙文遠自然也不會刻意向他點明這一點。
  葉小天隻當這是趙文遠租住的地方,認清地方後就想回去,趙文遠哪肯放他走,一定要留他吃酒。
  葉小天推卻不過,又考慮到此去葫縣與上次不同,這次是真真正正去做官,仕途能否走得長遠,上下左右各個方麵的關係都要顧及到,雖說他在葫縣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但是要跟他的頂頭上司做對,朋友還是多多益善,所以對這個能增進友誼的邀請便爽地答應下來。
  趙文遠吩咐廚下置辦了一桌豐盛的酒席,二人對坐暢飲。席間攀談,也不免要說起彼此的來曆,趙文遠隻說他是播州人,並未多言出身。葉小天也很警醒,畢竟相識日淺,不好透露太多。趙文遠的酒量極好,再加上能言善辯,向葉小天殷勤勸酒,根本不容人拒絕。葉小天也是有意攀交,爭取到葫縣上任後能多一個盟友,是以酒到杯幹。十分爽。
  他們喝的是黃酒,初嚐勁道綿軟。似乎酒勁不大,但是一個多時辰下來,葉小天業已是頭重腳輕,說話時舌根也有些發硬了。
  趙文遠見狀。又殷勤挽留,想安排在客房住下,葉小天今天是獨自去的車馬行,回去太晚怕家人擔心,所以執意拒絕,趙文遠見狀也不再挽留,便要安排車馬送他離開。
  此時正是華燈初上時候,天色還不算太晚,葉小天來時看過路徑。趙文遠的住處距他租住的房子並不是很遠,想要步行回去,正好正熟悉一下路徑。便向趙文遠婉拒了好意。趙文遠腳下虛浮地走了幾步,忽然目光一亮,站住了腳步。
  主臥窗欞上,正現出一道曼妙的身姿,那是潛清清,看她動作,似乎正在對鏡梳妝,妖嬈的體態在窗子上映出了一道極誘人的曲線。
  趙文遠想到這是土司大人賜給他的女人,想到她那美麗的容顏,動人的體態,腹下突如揣了一個火爐進去,熱烘烘的再難抑製那種本能的渴望了。
  趙文遠立即舉步向潛清清的臥房走去,推開房門,便是極奢華的一間臥室,畫屏六扇金鷓鴣,小山重疊,柳暗花明。內有一張羅帳輕掩的紅木雕花大胡床,旁邊還一張梳妝台,錦墩上坐著一個披著半透明蟬翼紗背子睡袍的女人,凸臀細腰幾近半裸,盡顯幽秘綺靡。趙文遠一見,不由血脈賁張,有些口幹舌燥起來。
  潛清清正在對鏡卸妝,她的發髻已經打散,秀發披散如雲,鏡中一張俏麗可人的容顏,鮮嫩潤麗得仿佛一朵正在盛開的鮮花,看到趙文遠進來,潛清清把象牙梳子輕輕擱在梳妝台上,娉娉婷婷地站起身來。
  她這一站,妖嬈體態更是畢露無遺,趙文遠看到她那迷人的體態、妍麗的笑靨,再嗅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更是情難自遏,便以酒遮臉,涎笑道:“娘子,夜色已深,咱們睡了吧!”
  說著,趙文遠便張開雙臂,向潛清清撲去。潛清清像隻靈巧的小鹿般向旁邊一閃,趙文遠撲了個空,趙文遠一怔,微微帶些慍意地道:“潛姑娘,你可是土司大人賜給我的!”
  潛清清眸波微微一閃,似乎趙文遠的這句話發揮了作用,站住不動了。趙文遠嘿嘿一笑,張開雙臂再一撲,一把攬住了她。潛清清任他抱住自己柔軟香馥的身子,呢聲道:“趙公子,你真願把我當作你的妻子麼?”
  趙文遠暗自冷笑:“我是‘峨’,你頂多是個‘頗直’,怎麼能配得上我?我父早已為我和布摩之女訂下婚事了,你這種女人,玩玩罷了。”
  趙文遠心中這樣想著,口中卻道:“土司大人既然把你賜給了我,你當然就是我的女人,娘子,還不侍奉你的夫君上榻休息?”
  潛清清格格一笑,張開柔軟的雙臂抱住了他,氣如蘭,語聲如絲地道:“那……人家要是跟了你,你會對人家好麼?”一邊說著,她的手已經輕輕向下滑去,忽然一把握住了趙文遠的下體。
  趙文遠身子一震,本就欲火如熾,再被清清妖媚的模樣一勾,刻意的撩撥一激,下體登時勃起如蛙。不禁淫笑道:“好娘子,我當然會對你好的,嘿嘿!我馬上就會對你很好很好……啊!”
  趙文遠說著,,忽然一聲慘叫,臉色突變,身子佝僂得跟隻蝦米似的,顫聲對潛清清道:“放手!放手,你放手……”
  潛清清依舊巧笑倩兮的樣子。可她那隻蘭花般俏美,拈得起櫻桃,也握得緊刀劍的柔荑。卻正緊緊捏著趙文遠的下體,痛得他臉色慘白,額頭冷汗都沁了出來。
  潛清清嫵媚地笑著,輕撫趙文遠的臉頰,柔聲道:“郎君,人家比較笨呢,土司大人吩咐人家以你妻子的身份與你同往葫縣。可人家不知道包不包括侍奉枕席呀。不如郎君再去播州請示一下,如果土司大人恩準呢。那人家一定會好好侍奉你,讓你欲、仙、欲、死……”
  潛清清說著,手下卻是越來越用力,趙文遠痛得喘不上氣兒來。臉色都變得臘黃了,一迭聲地道:“你放手,你放手,我不碰你、我不碰你了!”
  潛清清鬆開手,又是格格一笑,故意在他麵伸展了一下腰肢,挺起飽滿的胸膛,,道:“奴家倦了。想睡了呢,郎君累不累,人家為你寬衣啊?”
  潛清清。便邁著妖嬈的步伐像隻嫵媚的貓兒似的湊上去,趙文遠如見厲鬼,倉惶後退,惡狠狠地罵道:“你這個瘋子!你這個瘋女人!”趙文遠說著,彎著腰,狼狽不堪地逃了出去。
  潛清清吃吃地笑起來。笑了半晌,姍姍回到梳妝台邊坐下。望著鏡中那張蕩意猶存、極度誘惑的麵龐,神色漸漸變得黯然起來,幽幽地道:“你說過要跟我廝守終生的,你究竟去了哪呢,筱筱……”言猶未了,目中已有晶瑩的淚光閃爍………
  夜晚的貴陽城,似乎比白天還要熱鬧一些,街頭有許多行人,路邊有許多商販挑燈販賣,葉小天穿行其間,信步而行,晚風拂來,打一個酒嗝兒,胸臆間便覺暢了許多。
  葉小天走了一陣,酒意上湧,步履不免有些踉蹌起來。這時,他忽然看見路旁出現一堵高牆,省起這就是夏府所在,想起瑩瑩,心情激蕩,不由自主便走過去。
  “開門,開門!”
  葉小天抓著門上獸首銅環不停地叩擊著大門,大著舌頭叫嚷起來。
  夏府獨自占了偌大一塊地方,因此從夏府門前經過或在此做生意的人極少,葉小天抓著銅環一通叩擊,聲音清晰,傳得極遠,過了片刻,就聽府中有人不耐煩地叫道:“什麼人?”
  葉小天叫道:“開門,我要見瑩瑩,開門!”
  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個夏府家人挑起燈籠看了看,見是一個弱冠少年,喝得臉麵通紅,滿口酒氣,說話連舌頭根都硬了,隻道是上門尋釁的醉漢,另一個家丁便冷笑道:“你這廝好大的狗膽,竟敢來我夏府生事?”
  葉小天一步邁了進去,險險被高高的門檻兒絆個跟頭,他踉蹌了幾步,轉頭四顧,含糊不清地道:“瑩瑩呢,我……我就要回葫縣了,我要見……見見她!”
  那家丁一見他硬闖進來,不由勃然大怒,舉拳就要打,卻被那個挑燈的家丁一把攔住,那家丁麵色奇怪地問道:“你說你要見誰?”
  葉小天道:“瑩瑩,我要見瑩瑩,夏瑩瑩!”
  那舉拳當空的家丁吃了一驚,登時態度大改,急忙問道:“你要見我們家大小姐?你是誰?”
  葉小天打了個酒嗝兒,道:“我……我是瑩瑩的相公,我是葉小天!你……你不認識我嗎?我……就是你……你們夏家的姑爺,我要見瑩瑩,帶我去見……她。”
  那挑燈的家丁見他身子搖搖晃晃,急忙扶住他,向另一個家丁使個眼色,又對葉小天滿臉堆笑地道:“原來是葉公子啊,我們大小姐回了紅楓湖,她不在這啊。”
  葉小天頓時呆住,頭腦也稍稍清醒了一些,喃喃自語道:“對啊!瑩瑩回紅楓湖了,瑩瑩不再這……”
  這時候,另一個家丁已經飛也似地跑進了後宅。那家丁本想去稟報夏老爹的,半路上正碰到幾個勾肩搭背打算出去鬼混的夏家兄弟,一聽說葉小天找上門來,幾兄弟不由大怒,立即向前宅奔來……
  ★★★月初啦,向您求保底月票!★★★
  .
  ω?ω*ω.|d!μ*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