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夜天子最新章節  夜天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夜天子最新章節第38章風波亂(16-01-15)      第37章四方雲擾(16-01-14)      第36章天衣無縫(16-01-13)     

第32章風雲際會

  明月爬到半天空的時候,貴陽城中已是一片黑暗寂靜,但楊府大宅卻是燈火通明,無數的仆從丫環進進出出,忙忙碌碌,因為他們的主人從播州趕來,剛剛入住府邸。
  後宅麵,沐浴已畢的楊應龍穿著一襲輕袍,懶洋洋地往官帽椅上一倒,順手取過一碗酸筍雞皮湯,小小地呷了一口,閉目品咂著味道,緩緩問道:“我叫你打聽的那個人,可已探聽到他的下落?”
  楊府管事恭謹地應道:“老奴得到老爺傳訊之後,馬上派人去了銅仁,卻不想那人竟來了貴陽。老奴查遍了貴陽大小客棧都沒有他的消息,想必他是租住了民房,這可就不易查找了。不過,他既是來貴陽參加貢試的,到時候一定會去府衙報名,老奴會找到他的。”
  “嗯!找到他就好,不要驚動他,這個人,對我有大用!”
  楊應龍輕叩扶手,悠悠然又道:“水西這邊,近來可有什麼特別的消息?”
  楊府管事想了想,試探地道:“憐邪姬對這次貢試似乎很上心。”
  楊應龍淡淡一笑,道:“關心貢試的又何止是一個田家,還有其他的事麼?”
  楊府管事想了想,忽然輕笑道:“還有一件事,近來在貴陽傳的很熱鬧,隻是老爺您對這種事可未必感興趣了。”
  楊應龍沒有應聲,隻是呷了口鮮湯,靜靜地聽著。
  楊府管事道:“紅楓湖夏家的大小姐,一向被水西豪少敬而遠之,誰知近來不知怎麼的,卻一下子有了兩個追求者。一個是涼月穀果基家的格龍少爺,另一個迄今不知是誰,這兩人約定了要在花溪決鬥,以決定誰有資格追求夏大小姐。”
  楊應龍聽了果然不感興趣,淡淡地道:“不知所謂的小孩子遊戲。靖州楊家來人了麼?”
  楊府管事諂笑道:“老爺您吩咐下來。靖州楊家敢不應承?楊夫人親自趕來了,隻是路途遙遠,如今還在路上,靖州楊家已經馬派人趕來送信,說楊夫人一定會趕在貢試之期間抵達貴陽。”
  楊應龍“嗯”了一聲,輕輕打了個哈欠,管事趕緊道:“老爺一路疲乏,先歇下吧,可要人侍寢麼?”
  楊應龍站起身,輕輕抻個懶腰。道:“免了,正乏著。”
  “是!”
  管事答應一聲,急忙搶著一步,躬身送楊應龍步入後堂。
  此時,田府雖然已一片寂靜,但是憐邪姬田妙雯的住處卻仍掌著燈。
  書案上,胡亂擺著幾張紙,張上淩亂地寫著一些名字、數字。
  田妙雯擱下筆,嫵媚的眉輕輕鼙起。低聲沉吟道:“今年貢試,南直隸、北直隸各錄取一百三十五人,江西九十五人,浙江、福建各九十人。湖廣、廣東各八十五人,河南八十人,山東七十五人,四川七十人。陝西、山西各六十五人,廣西五十五人,雲南四十五人。依舊是我貴州最少,和去年一樣,隻有三十個名額。”
  田妙雯輕輕靠在椅背上,閉著眼睛輕輕拍著額頭,喃喃自語道:“三十個名額,按照慣例安家會拿走四個,宋家三個,我田家和楊家各兩個,其他土司人家輪流分享十四個,餘出五個名額給普通人家秀才。
  這些人家,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想多爭取一個,無異於虎口奪食啊,看來隻有把徐伯夷放在普通秀才邊,才有可能多爭取一個名額,卻不知他有沒有這樣的實力……”
  田妙雯苦思良久,複又拿起筆來,扯過那幾張寫滿人名和數字的紙張,再度推算起來,她那閨房的燈,一直亮到很晚很晚……
  ※※※※※※※※※※※※※※※※※※※※※※※※※
  青青山坡上,葉小天屈指一彈,一隻小小的蟲子便無聲無息地落到了夏瑩瑩的衣袖上,不等它爬進衣袖,葉小天便“驚訝”地道:“哎呀,有隻蟲兒!”說著,葉小天伸出手去,把那蟲子撣落到地上,又狠狠加上一腳。
  “哈!我真是天才啊!這才一天功夫,就能熟練掌握放蠱的手法了。”
  葉小天洋洋自得地想。夏瑩瑩見心上人如此體貼,向他甜美地一笑,大眼睛蕩漾著迷人的春。光,說不出的誘惑。
  小路和小薇抱臂站在二人身後十餘丈外的距離,無奈地看著他們膩在一起。不過,她們估計這兩個人的好日子也要到頭了,果基格龍已經把花溪之會的消息散播到了整個貴陽府,那些豪門闊少一個個閑得五脊六獸的,聽說這等有趣的事情,都像打了雞血似的,嗷嗷叫著要去看熱鬧。
  隨著消息的散播,距貴陽城並不遠的紅楓湖一定也會收到消息,等夏瑩瑩那二十多個伯伯叔叔、**十個堂兄堂弟,甚至一百多個大侄子們氣勢洶洶地趕到花溪……
  兩位姑娘已經可以預見到葉小天的淒慘下場了。
  葉小天著迷地看了眼夏瑩瑩甜笑的俏模樣,說道:“你還笑呢,還有八天我就要跟那頭大猩猩決鬥了,你就不擔心我被他打死?”
  夏瑩瑩甜甜地道:“怎麼會呢,有我看著呢,他想打死你,我還不舍得呢。”
  葉小天翻個白眼兒道:“其實……我們已經是兩情相悅了,有他什麼事兒啊。你又不喜歡他,不如你告訴他不用比了吧。”
  夏瑩瑩巧笑嫣然地搖頭道:“你都已經答應了他嘛,現在取消決鬥多不好意思。我聽小路說,如今整個貴陽府的人都知道這件事了呢,要是咱們提出取消決鬥,你會被人取笑的。”
  葉小天趕緊道:“我不介意被人取笑啊。”
  夏瑩瑩瞪大眼睛,道:“可我介意啊!你被人取笑,我多沒麵子,我一定會很生氣。”
  葉小天無奈地歎了口氣,怏怏地道:“也就是說,無論如何都得比嘍。”
  夏瑩瑩輕輕扯扯他的衣袖,用甜絲絲的嗓音道:“幹嘛,生氣了呀?”
  葉小天趁勢佯作生氣。板著臉道:“說到底,你不就是喜歡看兩個男人為你爭麼?”
  “才不是呢。”
  夏瑩瑩笑得更甜了,嗓音也更甜了,輕輕牽著葉小天的衣袖,柔柔地道:“人家隻是喜歡看你為我爭啊。啊!你看,你看那……”
  夏瑩瑩歡地跳了一下,伸手指著坡前。葉小天已經習慣了她的一驚一乍,順著她的手指一看,就見坡前有三頭牛,兩公一母。兩頭長得巨大犄角的公牛正在“頂門兒”,便道:“看什麼?”
  夏瑩瑩道:“你看啊,那兩頭公牛為了爭那頭小母牛都要決鬥一番的,你是男人嘛,難道還不如一頭公牛?”
  葉小天如果不是看到那兩頭公牛的大家夥,都未必能辨認出這三頭牛的性別,不過想到人家就是本地的小村姑,認識公牛母牛沒什麼稀奇,葉小天也就釋然了。他卻不知,夏瑩瑩辯識公牛母牛的標準竟然是看體形。而這兩頭公牛都已成年,比那頭剛剛長成的小母牛壯碩了一倍不止,巧巧的被她蒙對了。
  兩頭公牛的決鬥以一方的失敗而告終。失敗的公牛落荒而逃。跑出大約一來地,才在山坡上站住。勝利的公牛得意洋洋地哞著,衝向那頭正吃草的小母牛,兩隻前蹄奮力一揚。突然人立而起,把兩隻前蹄搭在了小母牛的背上。
  這頭成年公牛非常強壯,這一起一落力道也大。那頭小母牛被他一壓,一下子跪趴在草地上,公牛也滑摔到一旁,那頭小母牛哞哞地叫著掙紮起來,似乎想要跑開,可那頭公牛卻猛地躍起,兩隻前蹄一揚,再一次搭到它的背上。
  這一次,有所準備的小母牛站穩了,那頭成年公牛兩隻後腿穩穩地站住,昂起頭來又是“哞”地一聲叫,那奇大無比,好像一條麵杖般又長又直,卻比門杠子還要粗上幾分的大家夥奮力向前一刺。
  夏瑩瑩的兩隻眼睛瞪得圓圓大大的,兩隻小手攥在胸前,緊張得喘不上氣來:“你看,你看!那個大家夥不是要爭小母牛,它是逮著誰就欺負誰,真是太壞了,哎呀,你看,它用大**子戳那頭小母牛呢,這得多痛啊!”
  夏瑩瑩鼙著秀氣的眉兒,小臉皺起來,直替那頭小母牛疼得慌。葉小天瞪大眼睛,看看那兩頭正在交配的牛,再看看眼睛眨都不眨、一臉義憤填膺的夏瑩瑩,臉頰急劇地抽搐了幾下。
  小薇和小路飛地跑過來,紅著臉拉起夏瑩瑩就走:“瑩瑩啊,你來,我在那邊樹林發現好多蘑菇。”
  “我不走,那頭大公牛好可惡,我要路見不平……”
  “算了算了,人家畜牲之間的事,你少管……”
  “哈哈哈哈……”
  葉小天再也忍不住了,抱著肚子狂笑起來,他覺得自己找的這個小媳婦兒蠻可愛的,看來今後這二十年是不會寂寞了。
  此時,紅楓湖夏府中,也響起了一陣豪放粗獷的笑聲。
  夏老爺子雙手叉腰,笑得威風八麵:“怎麼樣,怎麼樣?我就說,就憑我那寶貝孫女天仙一般的俏模樣,哪能沒有男人喜歡,除非那男人眼都瞎了。以前,是你們把她看得太緊了,你瞧瞧,我這才讓她獨自出去兩回,就有人為她決鬥啦,要是再讓她多出去跑兩趟,還不得有人為她點烽火台啊,哈哈哈哈……”
  夏老六,也就是成功地為老夏家生下一個寶貝女兒,結束了夏家滿門陽剛曆史的大功臣夏天炎發牢騷道:“爹,以前明明是瑩瑩一出門,你就不放心,,非得讓十個八個人跟著不可,這時怎麼成了我們看太緊了?還有啊,烽火戲諸侯,那不是個好比喻。”
  “滾你的蛋!”
  夏老爺子瞪起眼睛,很利索地給他兒子一腳:“就你讀過書!少跟老子顯擺!我要去貴陽,我要去看看,除了格龍,還有誰家的孩子這麼有眼光,喜歡上了我們家瑩瑩。”
  夏老六一聽趕緊勸道:“爹,您就別去了,您都這麼大歲數了……”
  “滾你的蛋!”
  夏老爺子又是一腳飛起,踢在他兒子的屁股上:“我媽還能織網捕魚呢,我出個門兒怎麼啦,我非要去,你們都跟我去,要是一切順利的話,這回我就能領回個孫女婿,哈哈哈哈……”
  p:誠求月票、推薦票!
  熱門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