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夜天子最新章節  夜天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夜天子最新章節第38章風波亂(16-01-15)      第37章四方雲擾(16-01-14)      第36章天衣無縫(16-01-13)     

第27章雨後風波蕩

  這是一場真正的暴雨,雖然小城倚山而建,半山半地,傾斜的地麵很容易排水,但是大雨過後城中積水一時來不及排出,仍然有及膝深。
  酒店掌櫃的牽掛著隻施工到一半的酒店,不知道大雨是否會毀壞酒樓尚未完工的部分建築,所以大雨剛停就領著兩個夥計深一腳淺一腳的往酒樓走。到酒樓的時候,掌櫃的發現及膝的雨水變成了乳白色,不免有些好奇。
  一個夥計道:“掌櫃的,別是咱們家的石灰讓水泡了吧?”
  掌櫃的罵道:“閉上你的烏鴉嘴,咱們家的石灰放在一人多高的木架子上,怎麼可能被水泡了?哎喲,別是棚子被雨給衝垮了吧?”
  掌櫃的趕緊加了腳步,越往前去,雨水的顏色越白,而且水溫也有了暖意,一路趟水過來,本已有些發涼的雙腿浸在邊感覺尤其明顯,很舒服。
  “掌櫃的,小心著點兒,前邊就到大坑了。”
  小夥計忙著提醒掌櫃的,同時感覺自己挽起褲腿的小腿癢癢的,還以為又是樹枝什麼的,不耐煩地撩起一腳,卻不想從渾濁的雨水中挑起的並不是一截樹枝,而是一條手臂。
  小夥計“嗷”地一嗓子叫了出來,把走在前邊的老掌櫃嚇得一哆嗦,他沒好氣地正要回頭罵小夥計,突然兩眼發直,就見前邊有幾具好象人體似的東西或沉或浮,順著水勢向他這邊緩緩飄來,等那東西飄得更近了,看清那東西的樣子,掌櫃的猛一轉身,彎腰嘔吐起來……
  徐林死了,祥哥死了,當日在公堂上被釋還的那幾個潑皮無一例外都死了。其中有四個人是中了刀傷,刀或直穿後腦,或正中心口,全都是一擊斃命,而徐林和祥哥特三個潑皮頭子死得尤其淒慘,他們被煮爛了。
  據忤作分析,應該是有人製住這三個人後,把他們丟進了酒店旁邊的大坑,當時雨水還未灌滿,隨即凶手就把棚下儲放的十幾袋石灰全部灑進了水坑,雖然坑很大,水量也多,可是十六七袋石灰足以把那坑中雨水變成沸水,三個人被活活煮熟了。
  知道徐林、祥哥等人在青山溝做下血案的人極少,基本上都是齊木手下的人,市井間的百姓並不知道他們與青山溝華家的恩怨,所以本能地把這件事和葉小天聯係起來。
  有人說,其實艾典史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因為葫縣官匪勾結,不能為民申冤,所以憤而出手,懲治奸惡。不過,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年代,一個武林高手的社會地位其實並不高,而且總是要被人歸納為鷹犬之類。
  深受葫縣百姓愛戴的“艾典史”怎麼可能是那麼沒有技術含量的身份?於是第二種說法迅速產生,並且成了流傳在葫縣的最主流的傳說:傳說,“艾典史”是兩榜進士出身的大才子,是欽差大臣,是八府巡按。
  因為葫縣官場與豪強勾結,漁肉鄉,所以八府巡按大人奉皇上旨意特意來此調查。欽差大人當然不能沒有護衛,所以欽差大人身邊有五大高手,其配置基本上就照抄張龍趙虎、王朝馬漢以及禦貓展昭了。
  這些高手高手高高手們隱在暗處,專門奉欽差大人的命令鏟奸除惡,於是就有聯想力更加豐富的人想到了羅大亨,莫非這個總是黏在欽差大人身邊的大亨就是禦貓展昭那種貼身大高手?雖說羅大亨是本地人,他們一直就認識,可萬一這死胖子深藏不露呢?
  深藏不露的大高手羅大亨這些日子一直在經營他的雜貨鋪,因為葉小天要養好傷才離開葫縣去水西向提刑司告狀,在傷勢養好之前,羅大亨沒有借口逃避,所以隻好繼續經營他的雜貨鋪。
  洪百川自那日交待兒子做生意後,好象真的對他不聞不問了,聽由他折騰,並不過問他經營的任何步驟,於是羅大亨可著三千兩銀子折騰,五天之後,妞妞娘帶著妞妞逛十字大街時,就找不到自己經營了十多年的那家雜貨鋪了。整個雜貨鋪已經完全變了個模樣,妞妞娘根本認不出來。
  而一直藏在暗處的華雲飛作為一個傑出的獵手,在一擊成功之後,他沒有再留在葫縣,而是迅速遠遁,離開了葫縣。一個優秀的獵人是不會蠢到在一擊之後還待在原地等著逃脫的獵物反撲的。
  他可以走,但他篤定齊木不會走,也無法走,齊木家大業大,這就是齊木背上的殼,背著這麼重的殼,這隻蝸牛怎麼可能走掉。
  齊木作為青山溝血案的始作傭者,他當然清楚徐林、祥哥這些人因何而死,所以他很清楚是誰來尋仇了。
  此時,齊木正在家罵娘:“他娘的,剛把那不識時務的艾典史踢了個跟頭,又冒出個華雲飛!給我找,他不會殺了徐林、祥哥等人就罷休的,他一定會來找我,把他給我揪出來!”
  一個打手誠惶誠恐地稟報:“大爺,兄弟們已經把葫縣翻地三尺了,就是陰溝的一隻耗子都別想逃出我們的眼睛,可是……沒有華雲飛的消息,一點都沒有。”
  “那就去找!”
  華雲飛冷森森地下令:“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把他給我找出來!”
  “是!”
  打手倉惶退下。一個師爺模樣的人又湊上來:“大爺,青山溝一事的真相,現在正在城悄然留傳,怕是三天之內,整個葫縣都會知道這件事了。”
  齊木一怔,道:“怎麼會?那個姓艾的混蛋正想再找我的碴兒,此事傳開,不是給了他借口嗎?”
  齊木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說這句話,其實就等於是承認了葉小天可以給他製造麻煩,雖然還沒到令他畏懼的地步,但這樣的態度在一向目中無人的齊木來說已是前所未有的事。
  而且,很顯然在他心,葉小天比使用暴力的華雲飛更讓他頭痛。他本就是利用暴力起家,華雲飛雖然機警驍勇,但是對熟諳如何使用暴力並且有大量打手走狗的齊木來說不足為懼,真正讓他覺得麻煩的還是這個有官身的艾典史。
  齊木不悅地道:“華雲飛不會去官府告狀的,此事是怎麼傳出來的?”
  那師爺道:“據說是有山民進城賣山貨時,聽說了酒樓血案,才說出此事,並且一口咬定這一定是老華的兒子替他父親報仇來了。”
  齊木霍然轉身,看向一旁的孟縣丞:“這件事你來解決。”
  孟縣丞皺起眉頭,道:“齊兄在青山溝做了什麼?”
  齊木冷冷地道:“也沒甚麼,宰了兩個不識相的老豬狗。”
  孟縣丞無奈地道:“那齊兄想讓小弟做什麼呢?”
  齊木道:“那個華雲飛雖不足為懼,可他躲在暗處,終究是個麻煩,我得盡把他揪出來,艾典史這邊現在不能再生是非了,此案必須盡了結,隻要案子結了,姓艾的不就無法做文章了?”
  孟縣丞蹙眉道:“華雲飛前來尋仇,殺了許多人,身負多條人命在身,他是不可能再往官府告狀了,齊兄擔心什麼。”
  齊木沒好氣地道:“廢話!那個姓艾的不是說過,這種大案沒有原告也可以審麼,你先把這個案子了了,我不想再跟那個姓艾的混蛋對簿公堂。”
  孟縣丞道:“那……我就以聽聞此事為由,親自往青山溝走一遭,斷他個華氏夫婦遭野獸侵害而死,盡了結此案。華雲飛這個苦主不在,那些山民也不會多事,艾典史就掀不起什麼風浪了。”
  “不!”
  齊木冷笑:“這樣豈不顯得我怕了他們?你就斷他個夫婦二人攪拌石灰,失足落入坑中,將自己煮死好了。”
  孟縣丞愕然道:“這樣,豈不招人猜疑?哪有兩夫婦同時跌落石灰坑,而且連爬出來的機會都沒有的道理,說不通啊。”
  齊木道:“對啊!我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我不承認我殺了人,可我還得讓人人都知道是我殺了人,你明白?”
  孟縣丞心頭一陣火起,倒不是因為齊木對他的難為,而是感覺齊木的思維有些不正常,這幾年齊木生意上順風順水,在葫縣漸成一家獨大之勢,似乎有點忘乎所以了。
  可是孟縣丞早就和他成了一條線上的蜢蚱,而且習慣了對他的服首貼耳,如何敢反駁,孟縣丞忍了忍,隻能道:“齊兄,這樣一來,難說那艾典史會不會再做文章啊。”
  齊木眼珠一轉,冷笑道:“那就給他找點事兒,先停了他的職再說。”
  孟縣丞一怔,道:“他在本縣如今聲望如日中天,找什麼理由停他的職?”
  齊木不屑地瞥了他一眼,道:“他執意要辦徐林那些人,結果那些人一被釋放馬上就被殺了,難道他就沒有嫌疑?”
  孟縣丞怔怔地道:“啊……啊……,齊兄,高明哇!”
  孟縣丞向齊木拱了拱手,道:“齊兄,那小弟這就回去,馬上辦理此事。”
  齊木微微頷首,孟慶唯便步走了出去。
  此時,葉小天在周班頭的陪同下,剛剛來到一幢三進的院落前麵,兩個人都拄著拐,一個拄左拐一個拄右拐,同樣的鼻青臉腫,典型的難兄難弟。葉小天抬頭看看那齊齊整整,雖不奢華卻也素雅的院舍,沉聲道:“上前叫門!”
  P:誠求推薦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