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劍歌》全文閱讀

作者:蟲不老  大唐劍歌最新章節  大唐劍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唐劍歌最新章節第四十八回彩雲歸(12-04-11)      第四十七回玉壺冰(12-04-11)      第四十六回破字令(下)(12-04-11)     

第四十八回彩雲歸

    第四十八回 彩雲歸
    沙輕塵又道:“六雪玄功練法極為艱難,林公子數次為幫主通關護法,自應了然。www.59to.org 五九文學無雪師太也曾到了這個高度,卻無法再上一層,你可知道因為何故?隻因為這心法的最後一層,需要有一人與她心意相通,又願意舍棄自身功力,與幫主功力相融,助她‘散功’。”
    秦天雄數次欲言又止的神情一下子便重新在林劍瀾腦海中出現,原來曹殷殷竟是為了這個緣故才挑中了自己麼?
    沙輕塵輕瞥了他一眼,道:“你不要誤會了。雖然秦副幫主和知情的堂主勸過她多次,幫主卻始終不願利用你來助她散功。她為了救你受韋素心重創,而後又被你散功,這……實在是陰差陽錯。”
    林劍瀾道:“散功之後又如何?”
    沙輕塵道:“散功之後,需要拋舍為人的最後一份感情,將身體置於陰冷處,摒棄一切雜念,逆行經脈,便可大功告成。聰明如林公子,可知我說的這最後一份感情是什麼嗎?”
    林劍瀾木然搖頭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沙輕塵無奈的笑了一下:“林公子心如明鏡一樣明白。人一旦動了男女愛戀之情,該是何等的刻骨銘心,偏巧又是幫主最後唯一擁有的一份情愛……”說到此處沙輕塵不禁歎了口氣,道:“你為何要執意來這沙漠之中呢?幫主根本不是為了曹書劍才跟著你,她隻怕你不是韋素心的對手,雖然貪戀這短暫的旖旎,心卻早就有了主意。”
    “男女愛戀之情”不斷在林劍瀾耳邊回響,不禁喃喃道:“不對,這……不可能,我不信……這怎麼可能?”
    此時韋素心已被『逼』得無處可退,那五道水龍雖然已距離湖水又十數尺之遠,卻不見衰敗之像,反從內各自激出無數水箭,互相交叉縱橫。水龍忽的不再流動,似乎靜止在了遠處,仔細看去,那些水箭瞬時凝冰,一個碩大的冰牢將韋素心攏在其內,冰刺密布,尖銳無比。此時曹殷殷手中白索又飛速而至,幾乎與此同時冰牢爆開。
    一片冰雲白霧之中,韋素心的人影僵在那,當雲開霧散,林劍瀾才看到兩柄金銀短劍分別紮在韋素心的脖頸和心窩,渾身則被尖刺紮的如同刺蝟一般,冰刺之上深紅淡紅尤自隨著融化的水滴不斷滴下,慘不忍睹。
    天地間重歸寂靜,沙輕塵呆立良久,方忙不迭向曹殷殷下拜道:“恭賀幫主練成神功!”
    曹殷殷仍是平靜的一點表情都沒有,道:“沙堂主不必多禮。”隨著語聲一條白索緩緩而至,抵在沙輕塵背心要害處。
    沙輕塵急忙閉目打坐,過了良久,沙輕塵臉『色』大好,長噓了一口氣起身道:“多謝幫主運功助屬下療傷!”
    曹殷殷不再理他,徑直走到陸蔓麵前,纖指一揚,陸蔓才終於能動彈起來,正要開口相謝,曹殷殷人影已到了數尺開外,將年小俠扶起,仍是一般救治。
    林劍瀾隻呆呆的跟著她,想要開口,卻不知應該怎樣開口。
    曹殷殷忽的轉過頭來,道:“林公子,你雖受了重創,但你自身功力早已運轉自如,行走坐臥間便有減緩傷勢自行治療之道,我若相助療傷對你有害無益。”
    林劍瀾情急道:“殷殷,你怎麼了?你為何這樣對我說話?沙輕塵說的都是假的,是不是?”
    曹殷殷麵有不悅之『色』,冷冷道:“林公子,為何竟敢直呼本幫主名諱?”
    林劍瀾正要再說,已被沙輕塵拽至一旁,曹殷殷不再理他,環顧四周,方道:“陸姑娘,你的師兄與艾曼、臨淄王去了哪?”
    陸蔓一怔,想要開口卻猶豫不定,曹殷殷又繼續問道:“韋素心是何人所控?”
    眾人皆是一愣,唯有陸蔓神『色』大變,這一問就是林劍瀾也大吃一驚,轉頭看著陸蔓。
    曹殷殷又冷聲道:“韋素心在白宗平盤問臨淄王妃下落時忽然自激經脈提升功力,而後全力追擊林公子,大有要將他化為齏粉之勢。可是你擋在了林公子麵前,他卻頓時轉移了目標,轉而攻擊臨淄王。他那般瘋狂『亂』掃,卻始終不去對你們師兄妹下手,即使斷了你的軟鞭,也隻是點了你的『穴』道。”
    她說的冷冽無情,聽起來極不舒服,如同一人在寒氣中聽到背後有陰森可怖的聲音一般,陸蔓顫聲道:“曹幫主,我並不知道我二師兄他……我也是在用軟鞭卷到韋素心手腕時正好與他對視,才發現他已中了移魂大法。”
    曹殷殷道:“若如陸姑娘所言,恐怕白宗平已挾持了艾曼與臨淄王,極有可能回到了那地宮之中。”說罷飛身向地宮奔去。
    林劍瀾正要跟過去,卻被陸蔓扯住,眼淚已簌簌而落,道:“弟弟,我真的不知道,我沒有騙你。”林劍瀾笑了一下,卻甚是淒楚,輕聲道:“我知道,蔓姐姐,你不會騙我,我也已經下定決心不再誤會你,到底怎麼樣,我們一起去看看。”
    地宮那景況甚是恐怕,韋素心所帶的仆役被殺的一個不留,數十匹駱駝仍舊啃著地上草葉,對人與人間的殺砍毫不關心。巨石旁歪倒著萬秀乘坐的轎廂,眾人走了過去,方見到那轎廂下麵還躺著一人,滿嘴血跡,白發蒼蒼,一柄長劍從背後透胸而出,正是負責看管萬秀的成大夫。
    曹殷殷冷眼看了一會兒,道:“陸姑娘,這劍從背後透出,是成大夫不曾防備的人下手,恐怕你的二師兄早已和他們有所勾結。”
    陸蔓道:“曹幫主,是我一意要來尋找弟弟,我師兄要陪著我,我卻沒能察覺他的意圖……”
    曹殷殷道:“陸姑娘,你也莫要自責,找到羅海時他就已『露』出破綻,竟會顧及那些被派出去探路的仆從,逗引臨淄王說出要點燃信彈的話來,隻是大家在狂喜之中,未曾察覺。他最後一個進到地宮之中,趁人不備自己施放信號將韋素心引來也不是難事,隻是他竟借韋素心戰敗之機大膽施功,借刀殺人,實在是沒有想到。”
    她將來龍去脈分析了一番,眾人都點頭稱是,唯有林劍瀾心如刀絞,隻呆呆的看著她,所有的一切她都記得,隻是抹除了那一段生死與共的情意。
    沙輕塵躬身道:“幫主,夫人還點了睡『穴』在地道內,現在白宗平手中有臨淄王和王妃、艾曼和夫人四個,哪一個都不能出危險。”話音剛落,便聽地宮內喊道:“這可由不得你們,他們現在都在我的手上,曹幫主神功蓋世,殺我之前我至少也能弄死一個,弄死兩個就算我賺了!”正是白宗平的聲音。
    陸蔓爬到地宮口急道:“二師哥,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若肯放了他們,我跟弟弟說情,讓他們放你一條生路。”
    白宗平在內狂笑道:“小師妹,小師妹,你可真傻,若不是有這樣一筆寶藏,哪個會到大漠來送死?現在這些寶藏可都是我的,誰也不能動。”
    陸蔓道:“二師哥,那個地宮之中,明明是空無一物,再說,即便是滿地宮的金銀財寶,你又怎麼能運得回中原?”
    白宗平道:“你難道沒看到外麵隻剩了幾十匹駱駝?那是給你們留著回去的,最好走得越快越好。其餘的已經被那些仆從趕了進來,幫我馱金銀財寶!隻要有艾曼在我身邊,不愁出不去這片大漠!至於剩下的三個人,我可以放他們出去,但要換三個承諾。”
    曹殷殷走近地宮入口,冷聲道:“什麼條件?”
    白宗平驚呼道:“曹幫主,您可離入口遠著些,我很怕你。你放心,我說的條件絕對公道合理,曹夫人是您的娘親,我拿她一條命,換您一個承諾,您需答應我,您自己和那個什麼堂主,都不能向我動手。”
    曹殷殷神『色』平靜道:“可以。”
    白宗平又道:“臨淄王妃嘛……我倒記得,林公子對這位王妃很是有一番情意,若以她的『性』命讓林公子莫要跟我動手,想必林公子也會答應了?”
    林劍瀾咬咬牙道:“自然。”
    白宗平道:“還有一個便是臨淄王了,他的身份可實在尊貴,我簡直舍不得放手了。”
    林劍瀾怒道:“你這小人!”
    陸蔓忽的柔聲道:“二師哥,第三個條件,我已經替你想好了,莫不如讓他們答應,即使我們都回到了中原,今日在場的眾人,都永不得找我們二人的麻煩。”
    白宗平似乎愣了一下,隨後憤憤道:“小師妹怎麼突然稱起‘我們二人’來了,我與你又有什麼關係,你一心心喜愛姓林的,你可詐不到我。”
    陸蔓輕笑了幾聲,語聲越發柔媚道:“二師哥,那地宮內壁刻有武功,其威力你應該知道,你天賦這樣高,練上幾年,天下誰還傷的了你?誰不誇你一句世間大俠,絕頂高手?你一人獨得這許多寶藏,而他們不但兩手空空,還沒了向導,隻怕沒法活著出這片大漠,我若此時不知道應該站在誰的一邊,便真是傻子了。”
    她聲音隱隱透著一股魔力一般,聽起來『逼』真之至,年小俠不禁跑到她身邊拽著她衣袖大呼道:“蔓姐姐,你怎麼能跟那個壞人!”
    陸蔓聞聲低頭,惡聲道:“小乞丐,你懂什麼?”目中光華四『射』,流光溢彩,林劍瀾急忙道:“小俠不要看!”卻已是晚了,陸蔓太陰針握在手上,正抵著年小俠背心,年小俠卻似乎失去了神智一般,既不驚慌也不害怕,木然站立在她身前。陸蔓柔聲道:“二師哥,我又為你加了一個人質,你還認為我是騙你麼?你我從小到大這樣的情意,你怎麼不懂呢?”
    白宗平猶豫良久,道:“我還是不能信你。”
    陸蔓輕輕喟歎了一聲道:“二師哥,我這樣苦口婆心的說,是因為我今日終於明白隻有你才對我是真心的,否則早就威脅你啦!地宮麵的確有寶藏,隻是需要兩把鑰匙,這鑰匙現在在我手中呢!”
    林劍瀾一愣,見陸蔓反手從年小俠前胸掏出兩把斷劍,頓時恍然大悟,陸蔓是練眼之人,黑暗之中恐怕早就發現了形狀類似的機關。
    白宗平頓時大驚,道:“小師妹,小師妹,你若真能助我,我願意將臨淄王放了出去。”
    陸蔓道:“二師兄,我是真的想讓你信我,並不想以此威脅你。”說罷笑著將年小俠推在前麵,走到林劍瀾麵前,大聲道:“弟弟,得罪了。”出指如電向林劍瀾『穴』道點去,到了近前,卻隻是捏了捏林劍瀾的手,笑了一下,轉頭向曹殷殷大聲道:“曹幫主,你既然已經答應了不向我二師哥動手,索『性』再做一次好人,等我二師哥將人放出來,再解開弟弟的『穴』道,帶著他們速速離去,莫要多生事端。”說罷扭身走入地宮之中,隱隱聽她笑道:“二師哥,林劍瀾被我點了『穴』道,曹幫主又答應你不向你動手,現在還有什麼人能傷你?”
    白宗平笑道:“我錯怪師妹了,還是你心細,我也看見這兩個凹槽了,果然同那兩個殘劍一『摸』一樣!”
    麵低聲商議良久,方聽白宗平道:“接著!”話音剛落便見林紅楓和萬秀被拋出出口,沙輕塵和林劍瀾分頭接住,林紅楓被輕輕安置在地上,林劍瀾卻急忙將昏『迷』不醒的萬秀送入那個東倒西歪的馬車中避陽。此時地宮中隱約傳來一陣調笑聲,聽陸蔓呢喃道:“二師哥,這是什麼時候,你心思還放在我身上?再說……”
    白宗平放聲大笑道:“還有二人在我們手中,怕他們作甚?”
    陸蔓道:“就是這還有兩個人在這兒,我可不習慣。二師哥,你是個風雅人,怎麼和大師兄一樣像個粗人!”
    白宗平道:“這當口兒你怎麼提他?難道你心還記掛著他?”
    陸蔓嗤笑了一聲道:“他那樣醜,我怎麼看的上他,再說他心一直喜歡的是師姐,真不知道師姐怎麼看得上他。”
    白宗平語氣突然變得有些陰狠,道:“小師妹,我隻告訴你一個人,我們南海派弟子們個個俊俏秀麗,大師兄十四歲變成了這副模樣,是因為別人聽到師娘有意讓他做掌門,就拿了師娘房的『藥』,趁著大師兄睡覺向他臉上淋了上去……小師妹,回去以後你好歹和師父說說,讓我做了掌門吧。”
    陸蔓又是一陣媚的入骨的輕笑,道:“二師兄你好沒出息,自己做的事兒還不敢承認,假說是‘別人’,你就不怕有個什麼‘別人’也毀了你這張俊臉?哎呀,你手拿開,我跟你說正經的,你若是練成了這上麵的武功,哪個還是你的對手,別說小小一個南海派的掌門,就是武林盟主,恐怕也是你的。”
    白宗平顫聲道:“小心肝兒,你可真會說話,我就知道你對我好……”
    曹殷殷隻是閉目端坐,沙輕塵則聽的麵紅耳赤,林劍瀾明知是陸蔓用計,可雙眼幾乎瞪出血來,又聽白宗平道:“你又不依,去哪找沒人的地方?”
    陸蔓輕聲道:“二師哥真傻,瞧那邊……”語聲卻漸漸放低,再也聽不到。
    曹殷殷睜開雙眼,淩空躍起,幾人剛入地宮,便聽到一陣隆隆巨響,哪還有白宗平陸蔓二人的蹤影,隻李隆基在一石門前用力撞擊著。林劍瀾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伸手將李隆基啞『穴』解開。
    李隆基仿佛不會說話一般,隻一下一下的拍著那石門,林劍瀾急道:“唐兄,唐兄?到底怎樣了?”
    李隆基斷斷續續道:“斷、斷龍……”說罷已是落下淚來,曹殷殷了然道:“陸姑娘騙白宗平進去,從內放下了斷龍石。”林劍瀾急忙將耳朵覆在石門上,聽到麵隱隱傳來白宗平怒罵之聲和打鬥之聲。
    曹殷殷道:“你們讓開。”說罷臉上如同緩緩罩了一層薄霧一般,凝神半晌,雙掌全力向那石門猛地擊去,那石門卻紋絲不動。
    過了良久,方有人靠近石門,腳步沉重,看來也是受了重傷。那人走到近前,好像忽然絆了一下,跌倒門邊,發出一聲重響,幽幽的歎息聲從麵傳來。林劍瀾一顆心總算放下,卻又提起,拍門道:“蔓姐姐,蔓姐姐!你怎麼樣?我們怎麼才能放你出來!對了,這不行,我試試其他地方,總能打破一個出路。”
    曹殷殷道:“既名斷龍,豈是你想的那麼簡單?斷龍石隻能閉合一次,同時會牽動所有機關,從別處破口而入隻能導致地宮崩潰。”她冷冷開口,說的卻都是實情,林劍瀾看她模樣,又想起此時陸蔓困在麵,越發心痛欲絕。
    陸蔓輕聲道:“臨淄王,你讓他們都出去吧,我有話對你說。”
    李隆基又是愕然又是尷尬,林劍瀾咬了咬牙,眼中已是蓄滿淚水,扭頭走了出去,最後這龐大的地宮內,隻剩下李隆基一人。
    他也極為疲累,緩緩的扶著石門坐下,正要開口,聽陸蔓道:“王爺,你知道我為何獨獨留你在此麼?”陸蔓又自顧自答道:“隻因你和我太像了。找到了羅海,不會渴死在大漠中,誰不高興呢?可這死逃生的欣喜,遠遠不及我的哀愁,退而求其次或可共死的小小竊喜,原來一瞬間就會變成生則分離的痛楚。這種執念就像火一樣,要把我燒盡了。”
    李隆基倚在石門上,怔怔的落下淚來,當回程的水因為曹書劍而不足,最後決定一起西行的時候,他心中何嚐不是暗自竊喜,隻為能多看陸蔓一眼?
    陸蔓又道:“王爺,那時我以為會渴死,可是在大漠中醒來,第一眼看到了你,你不知從哪拿了一袋子水,將袋口塞到我的嘴,自己卻暈倒在一旁。”她說話之中已經帶了鼻音。陸蔓又在麵輕笑了一下,似乎有些調皮道:“你那時說,你隻能逗我笑,卻不能讓我哭。可是那個時候我哭了。”
    李隆基的手指緊緊扣在石門上,指甲縫都沁出血來。
    陸蔓道:“我想把我的心收回來,卻不能了。隻能看著他,追著他……這一輩子都欠著他,就像你欠著我……”
    林劍瀾看著李隆基黯然走出了地宮,走向他們。李隆基用衣袖擋住了眼睛,似乎在遮擋刺目的陽光,可此時已經夕陽西下,並不刺眼。
    那衣袖下緩緩流出兩道清淚。
    一切不用再說,林劍瀾瘋了一般向衝去,卻在地宮入口停了腳步,佇立良久,一掌向那巨石擊去,瞬時堵塞了入口。他默默轉身向安置萬秀的駝轎走去,萬秀本來清秀的臉龐此刻因為受到曝曬,斑斑點點,紅腫不堪,雙手也到處布滿了水泡。除了由於周身痛楚極偶爾才輕皺一下的眉頭,從她身上已看不出什麼還在活著的跡象。
    林劍瀾輕輕撫『摸』了一下萬秀的臉龐,從她車內搜出了『藥』油,緩緩的細心的擦拭完畢,笑了一下道:“秀妹妹,我帶你去東海,聽說那有數十尺長的大魚,吃了大魚的內髒,你的病就全好了。”說罷將駝轎的門輕輕掩上,向艾曼點了點頭道:“回去吧,去中原。”
    眾人收拾停當,林劍瀾又一次回頭向那地宮入口望去,“上次與剛相識的父母不就是這樣天人永隔的麼?一樣的落下石門,掩蓋了出口。那時……還是殷殷替自己用長索將機關擊落……”
    林劍瀾回過頭去,見天邊幻化無邊煙霞,遠處廢城,殘影淒涼,曹殷殷衣袂飛揚,長發飄舞。恍惚間仿佛初次與她同來長安道上,黃沙漫卷,城牆巍峨,她輕輕的問:“又是為著什麼?”林劍瀾喃喃道:“我對你好,隻是想對你好,並不為著什麼。”
    他又將手覆在雙眼上,淚水一滴滴的溢出來,微笑道:“你記不記得,那是你的事。”
    

snaptime:2021-02-25 12:46:10  exectimeㄩ0.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