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都市法眼》全文閱讀

作者:輔國大將軍  超級都市法眼最新章節  超級都市法眼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超級都市法眼最新章節第1303章 不是結局(13-10-31)      第1302章 禹之九鼎(13-10-31)      第1301章 巨鼎(13-10-31)     

第1303章 不是結局

    五九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五九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紅泥小爐上熱氣騰騰,劉宇浩伸了個懶腰,順手把書放下,貪婪地吸著空氣中彌漫的那種大紅袍特有的香味濃鬱味道,整個房間有了一杯茶,空氣似乎都清新了很多。

    端起茶杯,劉宇浩很是陶醉的放在鼻端下嗅了嗅,笑著稱讚,“老婆,咱們結婚也三十年了吧,怎麼以前就沒發現你竟烹的一手好茶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

    劉宇浩知道,今兒晚上,自己怕是又有麻煩了。

    果然,小妮子微微抬頭,一雙烏黑的美眸撲閃了幾下,脆聲道:“過幾天就是爺爺一百一十壽誕的日子了,這一次,你一定要陪我回去看爺爺呢。”

    歲月似乎沒有在小妮子身上留下任何痕跡,盡管結婚已經三十年,但如今的小妮子仍然和當年沒什麼兩樣,好叫一個迷死人不償命,每每檀口輕啟便能引得劉宇浩心尖猛顫。

    有時候,劉宇浩故意開玩笑說,幸虧自己長了一顆足夠強大的心髒,要是換個人,不用整天麵對小妮子,隻須每個星期見一麵,三個月內必爆血管冤死。

    當然,這些話劉宇浩也隻敢偶爾在心YY一下,要是當著小妮子的麵說出來,一準被捶的滿頭包,且沒人會覺得他可憐。

    “爺爺已經一百一十歲了。”

    劉宇浩微微一愣,但隨即便立刻釋然。

    五年前齊老爺子一百一十歲壽誕的時候,劉宇浩本來是準備借機去探望賀老爺子的,但當年為了那禹之九鼎,賀老似乎對劉宇浩頗為不滿,最後才隻好作罷。

    在賀老爺子心,劉宇浩一定是個自私到了極點的人。

    因為,劉宇浩竟不顧賀老爺子再三嚴令禁止,當天晚上就與毛周合謀將禹之九鼎偷偷運出了廄,從那以後便再也沒人聽說過禹之九鼎,而劉宇浩本人也沒給出任何合理的解釋。

    誤會,就這樣產生了。

    前些年劉宇浩倒還存著想解釋的心思,但後來想了想還是放棄了那個想法,昆侖之巔的秘密劉宇浩無法解釋,他總不能跟賀老爺子說,隻有把禹之九鼎放在那個神秘的峽穀才能達到“鼎定中華”的作用吧。

    劉宇浩甚至假設過,如果他敢丟給賀老爺子那麼一個“無厘頭”的解釋,他或許能逃過賀老爺子的雷霆怒火,但還有一個直接責任人之一的毛大哥估計以後晚上就不用再睡覺了,隨時要準備應對精力越來越顯充沛的賀老爺子詰問。

    直到現在小妮子也不知道爺爺和丈夫之間曾經發生過什麼,看著劉宇浩那怪異模樣,心情說不出的複雜難受,便懨懨地丟下火撥子,道:“要不要回去給爺爺祝壽你自己看著辦,我先睡覺去了。”

    劉宇浩便促狹地笑,道:“回去也行,但我有個要求。”

    “嗯,什麼要求。”

    小妮子愣了愣,心驟然跳得急促,水汪汪的大眼睛閃掠過一抹異彩,居然沒察覺劉宇浩在這個時候跟自己提要求是一種非常無恥的行為。

    劉宇浩哈哈笑了起來,說道:“你去跟我那大舅哥說,隻要他肯把虎頭還給我,讓我幹什麼都行。”

    “哼。”

    小妮子這才發現自己上當了,輕哼一聲,末了,隻留下一道長長的窈窕倩影在走廊。

    關上書房門,劉宇浩苦笑搖了搖頭。

    其實,他剛才那麼說也不是沒有他的想法,前些年,虎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提出要回國,劉宇浩當時沒有細想,隻當兒子又有什麼突發奇想要去實現,所以就答應了。

    可劉宇浩萬萬沒想到,虎頭這一走就是五年,期間再也沒回來看過一次自己老子娘,一門心思跟著他那個舅舅,去年二哥倒是給劉宇浩來過一次電話,說虎頭已經是某縣的縣長了,而且還信誓旦旦保證虎頭是他見過的最好的從政的苗子。

    聽了賀二哥的話,劉宇浩心那叫一個鬱悶。

    從虎頭離開自己的那一天開始,劉宇浩就知道,自己再也無法親近自己的兒子了,而且,現在的媒體那麼發達,他甚至能夠想象的到,虎頭都不敢向外人公布自己世界首富的身份。

    劉宇浩也是人,尤其在兒子麵前,他隻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父親,他又何嚐不想過普通人那種合家歡的日子。

    想到這,劉宇浩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電話是分別打給李璐梅、翁雪雁、幕月兒和薛薇薇那些自己一眾紅顏的。

    電話接通後,劉宇浩沒有象平時那樣施展甜言蜜語,更沒有口花花占眾女便宜,而是非常簡單的說了一句,“明天把孩子帶回來,咱們要回家了。”然後,不等電話那頭說話,劉宇浩便已掛斷。

    “是啊,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當東方的天空露出魚肚皮時,劉宇浩深吸一口氣,輕輕呢喃。

    這個決定,他已經想了整個晚上。

    以前他總覺得璐梅姐她們買下幾架飛機成天奔往世界各地是一種女人天性喜歡炫富的表現,可昨天晚上他想明白了,她們都是女人,在對家的渴望上,她們應該比自己更加強烈希望得到溫暖,五九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五九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可自己,卻忽略了這些紅顏們的感受。

    這一次回國,劉宇浩就不會再出來了。

    他會找一個隻有自己至親之人才知道的清靜地方定居,在那,有山川,有河流,再種上一片自己小時候最喜歡的核桃樹。

    每當炊煙嫋嫋的時候,他能有機會和自己的孩子還有愛人相依相偎,那種幸福才是劉宇浩一直想要的感覺。

    玉泉山,還是當年那個小院。

    唯一不同的是,當年那些已經承載了太多厚重的蒼鬆翠柏更顯莊嚴挺拔。

    今天,共和國最年長的開國元勳賀老爺子家五世同堂,歡聲一片,在這種歡樂的感染下,已經登上九五之尊之位的賀旭東也放開胸懷,時不時朗聲大笑。

    “爸。”

    “爸,您身體還好吧。”

    說話的是媛媛和她的丈夫秦嘉樂。

    小夫妻已經結婚兩年了,就劉宇浩回國的那天,他的第一個外孫也來到了這個世上,這讓劉宇浩在驚喜萬分的同時,也狠狠得瑟了一把。

    畢竟做了一個正確無比的選擇,沒道理不讓劉同學顯擺嘛。

    劉宇浩淡淡一笑,從女兒懷接過外孫,好一番逗弄後才抬起頭,道:“嘉樂,你爸爸這些年還好吧,你們做兒女的,在家要注意孝敬老人。”

    後麵一句話,自然是說給媛媛聽的。

    秦嘉樂是秦為先的兒子,比媛媛大七歲,先開始夏雨晴死活都不肯同意這門婚事,最後還是劉宇浩以男人歲數大些更能懂得心疼媳婦的道理說服了夏雨晴。

    不過現在看來,小倆口的日子過的非常好,每次提到自己女婿,夏雨晴也是高興的合不攏嘴。

    媛媛打小就嬌憨的緊,更不管旁邊有多少雙眼睛正看著自己,嘻嘻哈哈和自己兒子一起拱進劉宇浩懷中,咯咯笑道:“怡媽媽來看呀,爸爸一回來就想教訓人呢。”

    末了,引來一陣哄堂大笑。

    華燈初上的時候,賀老爺子才送走前來為自己賀壽的領導人,並肩與齊老爺子,薛家老爺子有說有笑走進了小院。

    三位老人俱都一百多歲,可令人納罕的是,老人頭上竟不見一根白發,走起路來也是虎虎生風,看得外人好不羨慕。

    看到三位老人進門,全家人“呼啦”一下全站了起來,有叫太爺爺,有喊爺爺,還有稱呼老爺子的,反正是亂成了一鍋粥。

    “坐吧。”

    麵色紅潤的賀老爺子很隨意地揮了揮手,笑道:“都是自家人,拜不拜壽的話咱們能省就省了,反正每年都是那麼個意思,你們不膩歪,我倒是煩不勝煩了。”

    賀二哥便笑,說道:“爺爺,別人能省了這個程序,但今年有一個人不能省哦。”

    “嗯,哪一個不能省。”

    賀老爺子愣了愣,虎目一掃,這才發現,劉宇浩竟也躲在給自己拜壽的子女中間,便立刻吼道:“臭小子,你敢躲到後麵去,屁股癢癢了不是。”

    “呃”

    劉宇浩頓時老臉一紅,訕訕笑道:“爺爺,那啥,我今年也做外公了。”

    言下之意,您老再怎麼地,也總得給點麵子吧,別開口閉口臭小子,讓孩子們聽去,劉同學的麵子往哪兒擱。

    賀老爺子卻嗤聲一笑,撇撇嘴,道:“當外公了咋地,再過一百年,老子說打你屁股還一樣揍你,臭小子,你信不信。”

    “信,我能不信嘛。”

    劉宇浩立刻舉手投降,並忙不迭讓小妮子幫自己把事先給賀老爺子準備的壽禮拿了過來,一通福如東海、壽比南山的胡喊一氣,好歹哄得賀老爺子再次眉開眼笑,才沒再故意尋他的晦氣。

    三年後

    浩怡國際突然向外界宣布,集團將一次性向國家捐贈一萬億美金。

    消息公布之日,舉國震驚。

    已經成為共和國最年輕市長的虎頭聽到自己秘書向他匯報了這個消息後,淡淡一笑,隨即又低下頭繼續擺弄手的物件。

    虎頭市長正在擺弄的那個物件本身不值錢,是早上市長大人掏鬼市的時候花了五十塊錢買回來的,可如果他那個秘書也擁有異能的話,就會發現,事實遠非自己看到的那樣。

    “吧嗒”。

    物件被虎頭輕輕掰開,與此同時,麵忽然滾落出一件有“劉、關、張”之稱的極品雞血石印章。

    “嘿,五十塊變一百萬,值了。”

    虎頭當時就咧嘴一笑,如獲至寶般把印章放在手心把玩。

    這種把戲虎頭從小到大已經玩過無數次了,從最開始無意識的發現自己眼睛竟然能透視一切物體開始,他一邊時刻提防著別人知道自己的這個秘密,一邊惡趣味地透視女老師的內衣。

    當年的“小惡霸”長大了,雖然不會再傻到幹以前那點惡趣味的醜事,但他卻非常想知道,自己的眼睛究竟為什麼會有這種功能。

    站在窗前,虎頭深深吸了一口氣,臉上浮現出一絲淡淡的惆悵。

    異能的秘密在他的心頭已經埋藏了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