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道至尊》全文閱讀

作者:淩亂的小道  帝道至尊最新章節  帝道至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道至尊最新章節第2420章新的開始大結局(15-09-15)      第2420章新的開始大結局(14-01-26)      第2419章晉升至尊境(14-01-26)     

第2420章新的開始大結局

  “爾敢,”
  虛幻場景之中的太素,滿臉怒容,一雙好看的眉毛都是緊緊地皺了起來,她的斥聲,卻是傳到了場中,可惜帝羽怡然不懼,現在小可愛已經救了回來,對太素她自然沒有半點忌憚,
  帝王宮之中,之所以留著所有人的命牌,便是因為帝羽能夠通過命牌,將他們在任何地方抓回來,命運大道,時空大道,主宰大道,排名前三的大道合在一起,當真是具有鬼神莫測之無上威能,
  “朕有什麼不敢的,”
  肆無忌憚的看著太素,同樣是至尊境大帝,太素可以嚇唬到別人,可惜卻嚇唬不到帝羽,尤其是帝羽那一雙眼睛,深邃無比,好似能夠看穿一切,即便是太素都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你等著,等吾徹底掌控最強絕學,便是你的死期,”
  太素這些年來,已經疏於修煉,畢竟她已經是諸天萬界最強者,沒人能夠和她抗衡,她自然是懶了許多,可是現在諸天萬界出了個至尊境大帝,帝羽,能夠和她打個不相上下,當然,沒有拚命過,不知道到底誰更勝一籌,
  在太素的腦海之中,有著一門威能極大的絕學,已經超出了禁忌絕學的層次,而是屬於傳說之中的仙術,仙,至高無上,不死不滅,俯視芸芸眾生,太素,生來便是大帝,或許她就是出自仙界,反正諸天萬界,還沒有聽說過其他人生來便是大帝,
  “隨時恭候,”
  帝羽大袖一甩,虛幻的場景便是完全消散而開,小可愛開心的抱著帝羽的脖子,怎麼也不肯鬆手,先前被太素抓走,小可愛就是因為知道帝羽會救她,她才沒有哭的,
  “諸位,我帝王宮有大事,先行一步,”
  即便成為至尊境大帝,帝羽對待眾人也是極為客氣,下一刻,她便是出現在了花園之中,遠遠地他便是看到了夏無憂,如今的他,已經成為至尊境大帝,自然能夠解開封印,
  “無憂,我成為至尊境了,我們的兒子,可以出生了,你準備好了嗎,”
  帝羽降臨場中的第一句話,便是讓夏無憂一陣欣喜,等待了這麼長時間,終於是等到了結果,其他人也是一臉笑意,尤其是帝羽的母親上官馨兒和祖母羅夢,比誰都要開心,
  “好好好,我們也趕緊去準備,”
  即便夏無憂境界再高,生孩子的時候,也是和普通人無異,夏無憂很便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帝羽則是跟了進去,他現在就要解開封印,
  他的雙手,連連點出,夏無憂的身上,冒出了一個個古老的符文,這些符文散發著無量光,不過很便是一個接著一個消散,九鼎布置下的封印的確強橫,可是現在的帝羽輕輕鬆鬆便是解開了封印,
  “我先出去等著,”
  夏無憂生孩子,帝羽自然不好呆在麵,羅夢和上官馨兒則是走了進去,孫依萌,太玲瓏,秦詩琪,秦詩畫,上官曉月,萱兒,晨曦,上官傾城也都是站在外麵,
  “小羽,你緊張什麼,又不是你生孩子,”
  “就是,瞧你那緊張樣,笑死我了,這麼多年,還沒看你這麼緊張過呢,”
  秦詩琪和孫依萌卻是笑了起來,帝羽翻了翻白眼,兒子即將出世,他能不緊張嗎,即便是和再強的大帝決戰,他也是極為平靜,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可是現在他還能如此淡定嗎,
  “你們給我等著,晚上再跟你們算賬,”
  帝羽一句話,便是讓她們一個個臉紅了起來,她們自然知道帝羽是什麼意思,唯獨上官傾城一臉躍躍欲試,現在的上官傾城,可是已經長大,再不是十三四歲的小女孩,
  “時光荏苒,轉眼就,羽兒都有兒子了,”
  “這是好事,我帝家終於有後了,三千零一代,哈哈,”
  帝胤和帝皇站在一起,遠遠地看著,他們兩個自然也是有些激動,帝胤很就可以抱孫子了,三千零一代,可是讓他們捏了一把汗,若非帝羽晉升到至尊境,恐怕三千零一代就無法降世了,
  也多虧了九鼎,若非是九鼎將帝羽和夏無憂的孩子封印,恐怕這個孩子剛剛出世,就要被毀滅,總之,帝羽的兒子算是幸運的,可以安全的降臨到這個世上,
  “哇……”
  就在眾人耐心等待的時候,房間之中終於是傳出了一道嘹亮的啼哭,帝羽剛剛出生的時候沒有大哭,隻是因為他擁有前世記憶,他的兒子可沒有前世記憶,
  就在這個時候,帝王宮的上空,卻是散發出了九彩的光芒,一道道霞光落下,使得整個天玄大陸都是散發出了絢爛的色彩,無盡星空之中,更是出現了種種異象,
  有神龍咆哮,有仙凰涅槃,有鯤鵬扶搖直上,有饕餮吞天納地,種種洪荒猛獸在奔騰,更是雲霧蒸騰,好似有著一座座仙人居住的宮殿顯現了出來,
  “我兒剛剛出生,竟然就有這種異象,當真是不可思議,”
  這些異象的出現,都是和帝羽的兒子有關,種種異象表明,帝羽的兒子絕非凡人,肯定是天賦異稟,九彩光芒越來越耀眼,好似要將天玄大陸盡數淹沒一般,
  “不該現世之人,當誅,”
  無盡星空之上,陡然傳出了一道高高在上的聲音,這道聲音絕非是太素,即便是太素也沒有這樣的威嚴,帝羽眼中閃過一絲驚訝,至尊境果然不是最強,其上還有更強者,
  浩大的威壓,席卷諸天萬界,所有大帝都是聽得清清楚楚,即便是太素,都是向著帝王宮這個方向看了過來,一雙清澈的眸子之中,閃過一絲敬畏,
  “仙界,,”
  聲源,不在諸天萬界之中,帝羽瞬間便是聯想到了仙界,況且,諸天萬界已經沒有讓帝羽驚悚的強者,即便是太素,帝羽也有信心戰而勝之,
  “朕的兒子,還輪不到你來管,即便你是仙,也不行,”
  帝羽冷冷地看著無盡星空之上,他從來不懼任何對手,仙是至高無上不假,但他不怕,誰要傷害他的兒子,便是他的敵人,若是仙不長眼,那便屠仙就是,
  “放肆,下界凡人,竟敢對仙不敬,該殺,”
  威嚴的聲音再度響起,一隻閃爍著九彩光芒的大手,陡然出現在了無盡高空之上,向著帝羽鎮壓了下來,沒有任何大道之力,而是一種帝羽從來沒有見過的力量,這種力量浩浩蕩蕩,橫無際涯,恢弘大氣,恐怖滔天,
  “憑什麼要朕敬你,就憑你是仙嗎,”
  鏗鏘有力的話語,響徹諸天萬界,帝羽毫無懼色,更是揮動右拳,向著九彩大手轟了過去,帝羽從來沒有見過仙,但這個所謂的仙人竟敢對他兒子出生,他自然不會對仙有什麼敬畏,
  “轟隆隆”
  當帝羽的右拳和九彩手掌撞擊在一起的時候,諸天晃蕩,就像是兩顆星撞擊在了一起,散發出了無比浩大的響聲,又像是億萬天雷奔騰而過,照亮了諸天,
  “這是什麼力量,竟然如此強橫,”
  帝羽神色凝重,盡管九彩手掌被他打碎,但他的右手也是微微顫抖,剛才那樣的碰撞,實在是太過強橫,換成長生境大帝,恐怕都要粉身碎骨,
  事實上,諸天萬界承受的極限,就是長生境大帝,至尊境大帝,本該不會出現才對,太素是至尊境大帝不假,但她本身並非諸天萬界中人,她來自仙界,
  仙,不墮塵世,太素則是個例外,故此,她一出生便是大帝,諸天萬界根本就沒有如此強橫的血脈,即便是帝家子孫,始魔宗和祖神教子弟,一出生也都是沒有什麼實力,得慢慢修煉上去,
  “混賬,卑賤的凡人,竟敢對本仙出手,找死,”
  一柄真正的仙劍凝聚成形,散發出了氤氳仙氣,這是仙氣凝聚而成的仙劍,比帝胤的不敗帝劍還要鋒銳,帝羽自然也是感受到了仙劍的無盡鋒芒,不愧是仙劍,果然不同凡響,
  “仙,世上真的有仙,,”
  浩大的聲音,諸天萬界不少強者都是聽到了,一開始的時候,他們以為長生境就是巔峰,祖神和始魔就是最厲害的強者,後來,他們知道世上有至尊境,比長生境還要厲害,
  當他們以為至尊境就是巔峰的時候,又發現世上竟然有仙,僅僅通過仙散發出的威壓,他們就能夠判斷出自己不如仙,況且,仙不在諸天萬界,更是說下界凡人,說明還有仙界,
  現在說話的仙,在仙界地位肯定不高,仙界肯定還有更強者,可惜,他們無法前往仙界,因為他們境界不夠,或許能夠前往仙界的,唯有帝羽和太素吧,
  “錚錚錚,”
  仙劍震動,陡然向著帝羽斬了下來,無盡星空頓時被劈成了兩半,不論多少星辰,不論多大地方,不論多麼堅固,都擋不住這一劍的鋒芒,即便是帝羽,也是神色凝重,
  “朕就算找死,你又能怎樣,”
  帝羽的兒子才剛剛誕生,所謂的仙便是說他兒子當誅,僅僅是這麼一句話,便是讓帝羽勃然大怒,再怎麼說,孩子也是無辜的,他的兒子才剛剛出生,什麼都不懂,就算如此,仙竟然還要對他兒子下殺手,當真是不可饒恕,
  即便這個所謂的仙再厲害,即便是和整個仙界為敵,帝羽也是毫不退縮,想要對他兒子下殺手,除非從他的屍體上踏過去,不然都是妄想,
  “天帝戟,”
  帝羽手持天帝戟,三千五百條大道全都是爆發出了最強的力量,主宰大道更是統帥所有大道,將一切力量都集中到了一起,更重要的是,天帝戟已經發生了蛻變,到達了至尊帝兵的層次,
  天帝戟勢不可擋,一往無前,狠狠地和仙劍碰撞在了一起,這是凡與仙的較量,仙高高在上,俯視芸芸眾生,根本看不起所有的凡人,帝羽自然也在凡人之列,
  “十方誅仙,”
  以前,這一招終究名不副實,畢竟誰也沒有見過真正的仙,可是現在,帝羽隔著無盡距離,在和一尊真正的仙抗衡,天帝戟也是興奮了起來,散發出了有史以來最強的鋒芒,
  “鑶”
  仙劍與天帝戟斬在了一起,以這兩件兵器為中心,陡然散發出了一股股滔天大浪,虛空漣漪蔓延了開來,將無盡星空都是撕扯成了無數碎片,
  帝王宮之中,一座座大陣自行運轉了起來,將整個天玄大陸都籠罩在內,幸虧帝羽早就布置好了這些大陣,不然的話,這一下碰撞,恐怕就會毀滅整個天玄大陸,
  “仙器,下界怎麼可能誕生仙器,,”
  無盡高空之上的聲音,卻是顯得極為驚訝,他的仙劍,僅僅是仙氣凝聚而成,即便如此,也不是凡兵能比,可是天帝戟竟然劈碎了仙劍,能夠做到這一步的,恐怕唯有真正的仙器,
  “今日,朕要屠仙,”
  仙的做法,已經真正激怒了帝羽,這樣的仙絲毫不將無數生靈放在眼,要是沒有他的大陣,恐怕天玄所有生靈,都是死的差不多了,仙上來就要殺他兒子,現在更是要毀滅所有生靈,已經讓帝羽動了殺心,
  帝羽的身形,陡然消失,下一刻便是以無與倫比的速度,向著無盡高空衝了上去,星空,無邊無際,浩瀚莫測,不知道有多大有多高,現在帝羽的身形則是在不斷拔高,
  “好大的膽子,下界凡人,安敢如此放肆,”
  仙怒了,無邊的怒火,將無盡星空都是引燃了,大帝一怒,伏屍百萬,血流成河,仙怒則生靈塗炭,屍橫遍野,無數星辰化為宇宙塵埃,在星空之中飄蕩,
  很,帝羽便是看到了一道閃爍著九彩光芒的身影,可惜卻無法將他的樣子看個真切,並非是帝羽實力不夠,而是他們之間,好似有著一道隔膜,將他們分隔兩界,
  此時此刻,雙方的眸子之中,都是森然的殺意,無盡高空之上,一杆萬丈大小的仙劍,狠狠地斬了下來,先前隻是仙氣凝聚而成的仙劍,現在則是真正的仙劍,
  仙劍斬落,無窮無盡的雷霆布滿星空,場中的景象不斷地變換,好似有著一道道手執三尺青鋒的劍客,向著帝羽殺了過來,密密麻麻的劍客,數以億萬計,淹沒了浩瀚無比的星空,
  “至尊九轉,”
  帝羽的力量,不斷地增強,僅僅以他一開始時候的戰力,根本就不可能敵得過仙,但他施展至尊九轉之後,戰力不斷地飆升,即便是仙都為之驚悚,
  “主宰大道,主宰一切道,”
  “神通,,君臨天下,”
  諸天萬界之中,一條條大道,向著帝羽匯聚了過來,他掌握的大道數量,卻是陡然暴漲,僅僅是片刻時間,便是掌控了五千條大道,和太素一個水準,
  “帝道皇拳,”
  “太初三式,”
  “鴻蒙七式,”
  一門門絕學,被帝羽施展了出來,以他如今的力量使用這些絕學,比起以前,不知道強橫了多少,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足以轟碎千萬星空,
  即便是破碎境大帝,都是看不清內部的大戰,諸天萬界唯有太素能夠看清楚這一戰,仙遙遙的操縱仙劍,和帝羽不停地交鋒,漫天的火星,焚燒諸天,日月沉淪,星辰暗淡,
  這一戰,足足持續了三天三夜,諸天萬界也是狠狠地震動了三天三夜,到最後,無盡星空之上的九彩光芒,終於是盡數散去,恢複了以往的樣子,
  一道染血的身影,手持天帝戟,更是背著一柄仙劍,出現在了帝王宮的門口,在帝羽出現的一那,所有人便是猜到了結局,和仙的決戰,是帝羽勝了,
  “可惜,他在仙界,要不然,朕非屠了他不可,”
  帝羽和仙並不在一個世界,能夠隔空重創仙,已經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可惜,任憑他施展何種手段,也留不住仙,最終隻能夠看著仙離開,
  “他竟然比仙還要厲害,”
  太素眉頭一皺,卻是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原本她的打算是,等仙滅了帝羽,她便開始毀滅諸天萬界,可惜帝羽不僅沒有被仙殺死,反而是將仙打敗了,
  她來自仙界,自然知道仙界有多麼可怕,和帝羽交手的仙,在仙界之中,並不算什麼,仙界之中強者如雲,真正的強者,比起至尊境大帝不知道厲害了多少倍,
  “罷了,吾之最強絕學很便是能夠練好,到時候再和帝羽一戰,”
  太素搖了搖頭,便是不再去管別的事情,專心參悟起了自己的最強絕學,這是一門仙術,以往她施展不出來,也沒有必要施展,可是現在想要勝過帝羽,就得靠這門仙術,
  “羽兒,來看看你兒子,就等著你取名字呢,”
  帝胤的聲音遠遠地傳來,帝羽整理了一下衣著,所有鮮血都是盡數蒸發,天帝戟和仙劍,都是被他收了起來,先前和仙大戰,他都沒緊張過,現在卻是有些手足無措的感覺,
  很,帝羽便是進入了房間之中,看著躺在夏無憂身邊的嬰兒,他伸了伸手,又縮了縮手,一時間卻是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他想要抱抱自己的兒子,可是又怕吵醒自己的兒子,
  “你抱抱他吧,這個小懶貨,都睡了一上午了,”
  夏無憂摸了摸嬰兒的鼻子,嬰兒卻是不開心的皺了皺眉,隨後便是睜開了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他一醒來,便是看到了帝羽,隨後那一雙眼睛便是一直盯著帝羽,
  “好強的排斥力,怎麼會這樣,”
  當帝羽抱起嬰兒的時候,他便是有了血脈相連,水**融的感覺,隻是有件事情讓他緊皺眉頭,便是諸天萬界對嬰兒的排斥很大,短時間內或許沒有什麼,長時間的話則是要出大問題,
  當即,帝羽便是連連出手,在嬰兒的身上布置下了重重封印,有了這些封印,排斥力便是不能對嬰兒造成什麼影響,但這僅僅是權宜之計而已,
  “發什麼呆呢,趕緊給我們兒子取個名字,”
  夏無憂哼了一聲,兒子降生,帝羽竟然在外麵大戰了三天三夜,到現在才回來,帝羽沒有起名字,其他人自然也不好擅自做主,即便是帝胤和帝皇,都說等帝羽回來再取,
  “名字嗎,別人都說我是大帝當中的至尊,是諸天至尊,是萬界至尊,那麼我們的兒子自然也不能差,不如,就叫帝尊吧,”
  “帝尊,大帝中的至尊,”
  “好名字,有氣勢,”
  “那就叫帝尊吧,夠霸氣,”
  其他人都是紛紛點頭,便是將這個嬰兒的名字確定了下來,帝羽的兒子,便是叫做帝尊,在帝羽懷中的嬰兒卻是笑了起來,好似對帝尊這個名字極為滿意一般,
  …………
  三年後,
  “小帝尊,叫我姑姑,我給你糖吃,你要是不叫,我可打你屁股啦,”
  小可愛背負著雙手,站在帝尊的麵前,無比嚴肅的說道,她盡力裝成大人的模樣,更是模仿大人的語氣,說起話來更是老氣橫秋,她叫帝羽大哥哥,自然要讓帝尊叫她姑姑,小可愛看起來也就和帝尊一樣大,帝尊自然不願意,
  “朕威壓萬古,君臨天下,難道還怕你不成,”
  這句話,倒是有著幾分帝羽的樣子,可惜沒有半點氣勢,況且聲音奶聲奶氣的,極為稚嫩,聽起來頗為可笑,帝尊雙手掐腰,卻是努力裝成一副絕世高手的模樣,
  遠處的眾人,差點就笑趴下了,這兩個小孩子實在太能搞怪,或許是感覺到自己被嘲笑了,小可愛便是猛地向著帝尊追了過去,帝尊倒是嚇了一跳,拔腿就跑,顯然沒少受小可愛欺負,
  “父親,娘親,救命,小魔女要打我屁股,”
  一邊跑一邊呼救,帝尊是真正的三歲,小可愛隻是長不大而已,自然不一樣,不過,帝尊跑起來的速度真,絕非普通的孩子可比,長大了絕對可以橫掃一切對手,
  “嗯,”
  就在這個時候,帝羽卻是眉頭一皺,他感受到了一股強橫的氣息向著這邊趕來,正是太素無疑,太素的最強絕學,這麼長時間下來,終於是修煉成功了,
  “你們在這等一下,我去去就來,”
  三年前,帝羽便是不懼太素,如今他更是沒有將太素放在眼,對太素來說,三年時間,肯定沒有多大長進,畢竟她都活了那麼大歲數了,可是帝羽不同,三年時間,帝羽早已今非昔比,
  “太素,來吧,”
  帝羽陡然出現在太素身邊,倒是讓太素有些驚訝,因為她根本沒有看到帝羽是如何出現的,她隻能夠想,或許是自己大意,沒有注意到而已,太素和帝羽,很便是出現在了域外戰場之中,
  “出手吧,讓朕看看你的最強絕學,”
  還沒有動手,帝羽便是如此說道,倒是讓太素一陣惱怒,帝羽的語氣,就像是和小輩說話一樣,簡直完全沒有將她放在眼,她倒是要看看,帝羽憑什麼如此自信,
  “天羅百變,歲月永,”
  在太素的身後,浮現出了五千大道,她現在施展的並非是最強絕學,僅僅是一門禁忌絕學而已,帝羽的態度,讓她太過不爽,她就是要看看帝羽現在擁有什麼樣的實力,
  她的雙手連連打出,結出了一道道詭異的印法,片刻間,便好似施展出了上百種絕學,每一種絕學都是威能極強,甚至有些不可思議的感覺,
  “這是歲月的力量,”
  就連帝羽都是沒有想到,太素還掌握了這種力量,太素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緊接著,一雙潔白如玉的手掌,便是向著帝羽打了過來,歲月如河流,不停地流淌,
  “太素,若是你就這麼點本事,那麼你便趕緊退走吧,”
  “帝道皇拳,”
  根本不需要施展什麼至尊九轉,僅僅是帝道皇拳,便是足以破開歲月的力量,在帝羽的身後,慢慢浮現出的大道,卻是讓太素臉色大變,她已經有無數年沒有如此驚訝過,
  “九……九千條大道,”
  太素咽了咽口水,在大道方麵,她和帝羽完全沒法比,怪不得帝羽如此自信,甚至不將她放在眼,九千條大道是什麼概念,遠遠不是五千大道能比的,
  一雙拳頭轟了出去,排山倒海,氣吞江河,無論是什麼擋在帝羽麵前,都是被一拳轟碎,別說是天羅百變,即便是千變萬變,都是沒有任何作用,再複雜的絕學,也不如這簡簡單單的一拳,
  九千大道化作九千顆星辰,浮現在了帝羽身邊,如今的帝羽,不需要借助諸天萬界的力量,不需要借助無數星辰的力量,僅僅是九千大道之力,便足以讓他橫掃所有對手,
  “想不到,短短數百年,你就成長到了這個地步,九千條大道,吾都是望塵莫及,接下來,吾便要施展最強絕學,這是一門仙術,若是你能夠擊敗吾,那麼你便是諸天萬界最強者,”
  太素麵色凝重無比,如今的帝羽值得她重視,若是施展仙術,也不敵帝羽,那麼她便不可能是帝羽的對手,仙術,已經是她最強的絕學,再強也是沒有了,
  “仙術,好,就讓朕見識一下仙術,看看仙術到底是什麼樣的,”
  帝羽也是來了興趣,本來他真的沒有將太素放在眼,僅僅是三年,已經讓他超出太素很多,不過,若是施展仙術的話,太素則是有反敗為勝的可能,仙術神秘莫測,根本不是禁忌絕學能比的,
  “仙術,風雨雷電,”
  太素的五千大道,化成一雙潔白的羽翼,出現在了她的背後,此時的她,身上的衣服也是換了,一條條白色的絲帶飛舞,雪白的短裙,暴露出了雪白,修長,豐滿的大腿,潔白的羽翼扇動間,更是使得絲帶飄飛,仿佛要羽化登仙一般,
  她的雙手,則是緩緩地結印,風,雨,雷,電全都是顯現了出來,域外戰場之中,陡然刮起了混沌風暴,從太素雙手之中散發出的混沌風暴,甚至能夠將大帝吹的形神俱滅,
  大雨瓢潑,一滴滴雨點落下,每一滴雨點都是足以洞穿混沌,很,域外戰場的空間,便是千瘡百孔,這種大雨若是降落在天玄大陸,那麼天玄大陸內部的所有生靈,恐怕都要死的幹幹淨淨,
  天雷陣陣,電閃雷鳴,在太素的頭頂之上,陡然出現了一個九彩的洞口,這是連接仙界的通道,帝羽做不到,太素能夠做到是因為她本身就來自仙界,
  九彩的洞口,散發出了無窮的仙氣,更是激射出了最為純正的仙雷,諸天萬界之中,再強的雷電也是對帝羽造成不了多大的傷害,可是仙雷則完全不同,
  別說是破碎境大帝,即便是長生境大帝,也要被這些仙雷劈的粉身碎骨,大道崩碎成無數塊,即便是太素自己,也頂多能夠抗衡數十道仙雷,可是現在,卻是有數萬道仙雷落下,好似要劈碎諸天萬界一般,
  “不愧是仙術,果然夠強悍,”
  帝羽神情嚴肅,卻是沒有了先前的輕鬆,太素施展出的仙術,尋常至尊境大帝恐怕都要飲恨,幸虧三年前太素不會這一招,不然恐怕他已經身死道消,別看至尊境大帝不死不滅,被這樣的仙雷一頓狂劈,恐怕連複活都做不到,
  不死不滅,也是有極限的,若是超出極限,那麼便做不到不死不滅,仙雷便是超出不死不滅的極限,帝羽自然不敢有絲毫懈怠,若是大意之下,很有可能真正身死道消,
  “至尊九轉,”
  九轉之後,帝羽戰力已經飆升到了讓太素驚悚的地步,若是太素不會仙術的話,恐怕現在這個狀態下的帝羽,隨意一掌,便是能夠將她重創,
  “原來是你,卑賤的下界凡人,就讓你死在仙雷之下,”
  聽到這個聲音,帝羽便是感覺到了不妙,正是上次被他擊敗的仙,沒想到竟然通過那個九彩洞口傳出了聲音,更是有著一隻九彩的大手,從洞口之中伸了過來,
  上一次,帝羽之所以能夠擊敗仙,便是因為仙在仙界,而他在諸天萬界,仙沒法降臨諸天萬界,自然發揮不出所有戰力,連仙劍都是被帝羽搶了,
  隨著九彩大手的出現,仙雷的數量便是陡然暴增,九彩洞口之中,更是吹出了仙界的風,下起了仙界的雨,原本太素的仙術,根本沒有這般強橫,可是現在有仙的幫助,卻是使得太素的仙術威能暴增了不止一倍,
  “哈哈,朕才不怕什麼所謂的仙,手下敗將,何足言勇,”
  “神通,,分身,”
  “神通,,萬象,”
  這一次,帝羽的身邊,卻是出現了足足十萬個萬象分身,提升到了至尊境之後,萬象神通也是增強了太多,十萬個萬象分身,全部都是擁有帝羽的五成戰力,並且,每一個萬象分身,都是施展了至尊九轉,瘋狂的提升戰力,
  “朕倒是要看看,是仙厲害,還是朕厲害,”
  帝羽九彩洞口,便是揮舞著雙拳,狠狠地轟了過去,無窮的力量,掀起了星空漣漪,使得混沌不停地翻湧,澎湃的拳勁,衝碎一切,仿佛要打破三十三重天一般,
  所有的萬象分身,都是向著九彩洞口悍然衝了過去,這些萬象分身就仿佛化成了一尊尊巨大的拳頭一般,至強的拳意粉碎諸天,打出了一個個無比巨大的黑洞,
  “啊,”
  九彩洞口之中,傳出了一聲慘叫,九彩大手卻是墜落了下來,仙太過自大,以為伸隻手過來就能夠殺死帝羽,不曾想這隻手直接被帝羽打斷,永遠的離開了他的身體,墜落到了諸天萬界之中,
  風雨雷電,全部都是被強橫至極的力量粉碎,鋪天蓋地的仙雷,更是將帝羽的一個個萬象分身劈成了粉末,大戰極為慘烈,帝羽的十萬萬象分身統統化為齏粉,
  不過,風雨雷電已經盡數消散,帝羽臉色蒼白的站在場中,本尊的雙拳,轟在了太素的身上,太素的身體當場爆碎,化為一蓬血霧,五千條大道都是粉碎成了無數塊,更是魂飛魄散,就連大帝本源,都是被完全轟碎,
  若是破碎境大帝,此時恐怕已經是身死道消,可至尊境大帝不死不滅,太素依舊能夠複活,帝羽這一招的確強橫,但並沒有超過太素承受的極限,
  “你……贏了,”
  太素的聲音極為虛弱,她是複活了不假,可依舊遭受到了重創,這種傷勢,根本就不是短時間內能夠複原的,幸虧她是至尊境大帝,才僥幸不死,
  “卑賤的下界凡人,來日必定將你碎屍萬段,”
  仙在怒吼,諸天萬界都在顫抖,仿佛要在他的腳下匍匐,仙,高高在上,仙界更是遠遠地淩駕在諸天萬界之上,凡人自然鬥不過仙,可是帝羽打破了這個常規,開創了前所未有的神話,
  “待朕神功大成之日,便是殺上仙界之時,來日,朕登上仙界,必然是血雨腥風,若仙都和你一樣無情,那麼,朕便要這世上從此無仙,”
  帝羽的聲音,不僅響徹在諸天萬界之中,更是傳到了仙界之中,這是對仙界的大不敬,仙界無數強者都是被驚動了,自從仙界誕生以來,還從來沒有凡人敢如此和仙界叫板,
  “簡直就是無法無天,太猖狂,太囂張了,”
  太素一臉駭然,她沒有想到,世上竟然有帝羽這種人,身為凡人,卻敢對仙出手,甚至挑釁整個仙界,她完全可以想象,若是帝羽降臨仙界,必然使得仙界大亂,
  “吾很就會離開諸天萬界,回到仙界之中,希望能夠在仙界和你再次相見,”
  看到帝羽那冰冷的眼神,太素卻是害怕了起來,先前若非是那位仙出手,恐怕她的傷勢會更重,至尊境大帝的確不死不滅,但帝羽要是就對付她一人,或許她真的會身死道消,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上,她不知道帝羽能不能夠將她徹底殺死,但她不敢賭,
  “你不要毀滅諸天萬界了,”
  若非是太素和小可愛有聯係,帝羽早就下殺手了,可太素要是依舊堅持毀滅諸天萬界,他肯定會將太素永遠封印,不過,太素要是離開諸天萬界,他便是懶得動手了,
  “有你在,吾做不到,既然做不到,何必執著,”
  太素要毀滅諸天萬界,本身就不是她的本意,而是腦海之中出現的命令,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這個命令已經消失,她自然不會堅持毀滅諸天萬界,
  “其實,至尊境大帝已經擁有了和仙等同的力量,隻不過仙也有強弱,至尊境大帝隻能夠堪比比較弱的仙,你要是想和仙界抗衡,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夠,”
  說完這些,太素便是離開了這,看著太素的背影,帝羽也是收起了仙劍和天帝戟,太素這些話,就是給他的忠告,讓他不要大意,不要驕傲,不要自滿,
  “意料之中,”
  隨便出現一個仙,都是如此強橫,帝羽可不會認為現在的自己,能夠滅掉仙界,他搖了搖頭,隨後便是一步踏出,回到了天玄大陸的帝王宮之中,
  …………
  七年後,
  “尊兒,你不適合留在諸天萬界,為父在的時候還可以幫你壓製著,等為父前往仙界,你便無法在諸天萬界之中存活,這樣,為父送你前往其他的大世界,你意下如何,”
  這件事情,帝羽已經和夏無憂,帝胤,帝皇等人全部商量過,他們都是一致同意了,七年時間,帝羽的實力已經是更上一層樓,可惜帝尊的狀況,他卻是無可奈何,
  “父親是諸天萬界最強者,在父親身邊,我根本沒法成長,前往其他大世界,對我來說才是龍如大海,必然能夠有所成就,不管到了哪,都不能丟了我們帝家的臉麵,”
  如今的帝尊,已經十歲了,個頭也是不小,可惜諸天萬界對他太過排斥,他境界這麼低,又不可能前往仙界,帝羽能夠做的,便是送他前往其他大世界,
  “趁著你母親,奶奶他們還沒來,為父這就送你離開,這是九鼎,就算到現在,為父也無法將九鼎研究透,有九鼎守護你,隻要你努力修煉,將來必定有一番大成就,甚至超越為父,”
  帝羽將掛在脖子上的九鼎取下,然後掛在了帝尊的脖子上,其實,這也是九鼎的意思,九鼎在諸天萬界呆的無聊,正想要離開諸天萬界,讓他帶著帝尊一起離開剛好,
  “父親,再見,”
  父子擁抱了一下,他們的心中都是充滿了不舍,帝羽何嚐不想將帝尊永遠留在身邊,但是這樣的話,帝尊一輩子都隻能活在他的庇護之下,根本沒法成長起來,更別說獨當一麵了,
  帝尊的小臉上,掛滿了淚痕,可惜很他便是消失在了場中,甚至離開了諸天萬界,遠處的夏無憂,也是低聲的哭泣了起來,上官馨兒等人也是一陣難受,可惜她們也明白,這樣做是為了帝尊好,
  帝尊的離開,倒是使得帝王宮安靜了下來,他們都是看著帝尊長大的,現在帝尊離開,他們自然都是極為不舍,即便是帝羽,也經常仰望星空,不知道帝尊現在過得怎麼樣,
  …………
  時光荏苒,又是一年後,帝羽站在帝王宮的門口,揮手和所有的親人,妻子以及兄弟告別,他的實力已經提升到了極限,想要更進一步,隻有進入仙界,
  “祖父,祖母,父親,母親,兩位師父,秦叔父,鬼車前輩,人皇前輩,無憂,依萌,曦兒,詩琪,詩畫,萱兒,玲瓏,姐姐,劍傲,如來,君不見,陽頂天……”
  帝羽的眼神,在他們的身上一一掃過,好似要將他們永遠記在自己的心一般,這一次前往仙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回來,他自然也是極為不舍,
  “等我實力足夠,就回來接你們,到時候我們一同在仙界生活,”
  諸天萬界有著自己的壽命,原本已經該終結了,可惜毀滅諸天萬界的太素被帝羽強勢擊敗,但是,帝羽也是發現,諸天萬界遲早都要完蛋,唯有仙界亙古長存,想要永遠的守護親人,妻子,朋友,就必須讓他們全部降臨仙界,
  “羽兒,到了仙界,一切小心,”
  “小羽,仙界那麼多仙女,你可不能動心,不然非要你好看不可,”
  “在仙界等我,我必然能夠以手中之劍,殺上仙界,”
  …………
  他們都是紛紛開口,更是一個個大笑了起來,倒是衝散了離別的悲傷,帝羽的眼角也是有些濕潤,不過很便是被蒸幹,倒是沒有人注意到,
  “今日,朕便要殺上仙界,朕倒是要看看,所謂的仙界,所謂的仙,到底憑什麼高高在上,”
  帝羽一步踏出,至尊境巔峰大帝威壓散發而出,諸天萬界都是顫抖了起來,萬千大道,在帝羽腳下匍匐,所有大帝都是心生感應,向著帝王宮這邊看了過來,
  一道偉岸的身影,頂天立地,好似諸天萬界都是沒有資格容納下他,一雙深邃的眸子之中,有著三千大世界,生生滅滅,唯我獨尊的氣勢,橫掃諸天,萬界臣服,
  “仙界,朕來了,”
  /A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