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術》全文閱讀

作者:狗子  官術最新章節  官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術最新章節第3724章 接收(14-04-22)      第3723章 詭異的蛋(14-04-22)      第3722章 勇士(14-04-22)     

第三千七百一十四章 換個主子

    “你們這是什麼理論,這根本就是在胡扯蛋嘛。現在我們正討論就是獵豹訓練場而不是白宮或中園海。咱們要就事論事就地論地,而不是搬到那些方麵去講。”董林板起了臉。

    “同誌們,扯東扯西都是沒有用的。麵前目前的局麵來講咱們思想要統一,認識要統一才對。”葉凡說道。

    “噢,我倒想聽聽葉組長怎麼樣個統一認識出來?”林棟國又冷哼道,這家夥對外的態度還是不錯的,但在對內時又要意見多多。

    “我看獵豹訓練場不能再這樣子掛靠在南嶺軍區旗下了。”葉凡說道。

    “獵豹都掛靠訓練場怎麼不掛靠,那能行得通嗎?”董林問道。

    “我的意思就是把獵豹跟訓練場都獨立出來,不再作為嶺南軍區的下屬部隊。隻有把它們都獨立出來這訓練場他們才不能指手劃腳了。”葉凡說道。

    “獨立獨立,獨立到那去。難道讓獵豹獨立成為中央直管的特殊部隊不成,這樣子根本就是不可能滴嘛。”董林哼道。

    “掛靠防務部,由防務部直接管轄。而且還要指出,由防務部顧問龔開河同誌直接分管。”葉凡說道。

    “你這樣子幹軍界委員會那些大佬們會肯嗎?這簡直就是不可能辦到的事。”陳長明問道。

    “不可能的事咱們也要爭取,不然,這樣子折騰下去早晚得把咱們的訓練場給折騰得散架了。

    如果變成普通訓練場,那對咱們的危險性就真大了。我早就說過,要在獵豹訓練場劃出一部分區域作為人才基地的。

    其實就是一個小型號的高手培養學校。隻不過不能如此稱呼罷了。”葉凡說道。

    “要不另外單獨開辟一處地方來搞個學校怎麼樣?”崔金同說道。

    “另外單獨搞一所當然好,不過,這錢哪來。獵豹訓練場可是投資了一百多個億。

    咱們能拿出一百多個億重新再搞一個嗎?更何況。教官呢?成套的設備呢。

    還有,獵豹訓練場可是經過a組幾十年建設才完善到今天的地步的,時間上來講也不允許我們再搞一個。

    光是建設就得花上幾年,再加上征地,保密。以及教官等方麵的培訓。

    這根本就是個無底洞。所以,單獨搞一個出來那是不可能的了。

    隻有在原有基礎上加大投入擴建才是王道。”葉凡霸氣十足。

    “嗯,單獨再搞一個人才培訓學校是不現實的。就是現在這種擴建來講咱們資金都捉襟見肘了。

    當然,軍方的一些同誌的意見咱們也得聽取。隻不過當然也不可能由著他們聯手所講的那樣要把獵豹訓練場劃拔給總參謀部直管。

    那就讓這個訓練場失去了當初建設的初衷了。這是不可取的,怎麼樣調和一下才是我們目前要討論解決的問題。

    如果能把獵豹部隊獨立出來也未嚐不可取。葉凡同誌跟粵州軍區簽定的合同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

    這倒是一條資金籌措之道。隻不過別的軍區的同誌不想付這個款子才引出了這風波出來。

    既然想使用咱們的訓練場付點代價都不肯,這天下也沒有這種白吃的午餐。

    獵豹訓練場是我們a組經曆了曆屆領導的共同努力。建設周期前前後後長達幾十年才完善出來的。

    很不容易啊。把它劃拔給總參謀部那是絕對不行的,那我們a組隊員的成批培訓去什麼地方進行。

    失去了‘質量’的a組隊員其攻防打擊能力將大大減弱,可是我們的作用又不是普通軍隊所能替代的。

    就像是普通軍隊的作用也不是我們所能替代的一樣。各有各的性質跟存在的必要性。”龔開河這時講話了。意思較明確的支持了葉凡的觀點。

    “沒錯,要我們為他們培訓就得拿錢來。這錢還是他們應該出的。

    因為要擴建。不想出錢又想借我們的場地借我們的教官,那是根本就不可能辦到的事。

    咱們建設好的訓練場劃給他們,咱們是傻瓜嗎?就是從咱們a組存在的性質來講也是不可取的。”戴成言詞犀利。

    “所以。我希望同誌們能統一認識統一思想。我已經擬出一個申請報告。

    就是把獵豹單獨出來申請成為防務部下屬的直屬部隊。由開河同誌分管。”葉凡說道,a組秘書長方看海同誌馬上把申請材料擱在了每一位同誌的桌前。

    “這樣子也隻能解一時之急,要是下一屆,我是比如說。要是下一屆a組領導人不給掛防務部的職位,那豈不是獵豹真正的成為防務部下屬的軍隊了。到時,獵豹的命運豈不是掌握在了防務部手中。”林棟國皺著眉頭說道。

    “目前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總不可能把獵豹申請到政務院直管嗎?

    那是沒有先例的。隻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而且。按慣例來講曆屆a組領導人都是掛防務部第一副部長。

    防務部顧問頭銜的。如果上邊有大動作的話那咱們隻能另想輒了。

    不過,我相信,在這幾年內應該還能安定一些。”葉凡說道。

    最後,八位常委以董林跟陳長明兩位同誌棄權結束了最終爭議形成了統一認識——獵豹申請成為防務部下管部隊。

    可是這個還需經過防務部部長肖鐵峰上將的批準才行,如果人家不接收你也沒辦法操作了。

    所以,下午的時候葉凡跟著龔開河直奔防務部部長肖鐵鋒辦公室而去。

    華夏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於五幾年就設立了防務部,隸屬於政務院,主要負責國防建設方麵的具體工作。

    防務部的各項工作,由華夏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和總後勤部分別辦理。

    對於肖鐵鋒葉老大跟他還有個交集,因為王仁磅的老婆肖十六妹就是肖鐵鋒的女兒。

    而當年肖家並不看好王仁磅。那個時候是因為王家一直沒有名氣造成的。

    而當年肖家想跟時任政務院辦公廳副秘書長的謝勝強這位政務院機關黨組副書記,機關事務局局長的兒子謝水東訂婚,結果謝水東被天不怕地不怕的王仁磅給打了。

    當年這事也牽扯很大,最後還是葉凡跟龔開河一起出麵才擺平這事的。

    當然,後來肖鐵峰也知道了王家的來曆。這一點才是至關重要的。幾年過去了,肖鐵鋒還是照樣子的英武,一點不顯老態度。

    當然,葉凡前段時間高升肖鐵峰也是最清楚的。對於這位倔起的新貴肖鐵峰其實心也暗暗有性驚它的能量之大。

    “,老龔,你可是甚少來我的辦公室閑逛的?”一見到二人進來,肖鐵鋒擱下手中的笑樂的迎了上去,跟龔開河以及葉凡分別握手。

    並且,都是伸雙手相握,可見肖鐵鋒已經把葉凡提高到了同等擋次的地步。

    當然,葉老大也深懂得。跟肖鐵鋒這種軍界大腕相比自己還有著不少的差距,人家如此一來是給龔開河麵子,二來估計是看到了自己潛在的能力。

    “哪能,你可是我的領導。我得隨時來向你匯報工作是不是?”龔開河笑著。

    “隨時,,我可是半年都沒見到你人影了啊?”肖鐵鋒跟龔開河貌似開始在鬥嘴上開始掰了起來。

    當然,肖鐵鋒也明白。龔開河是明麵上的自己的下屬。可是人家其實不屬於自己管的。

    不要說自己管不了他,就是軍界委員會那兩位副職也管不了他的。他是直接受命於一號首長的。

    龔開河的職位有點類似於古代錦衣衛的頭頭,受皇帝直接管理。

    “哎呀,有這麼久嗎?失禮失禮了,這不,我不是趕緊過來請罪來了。”龔開河笑道,雙方開了幾句玩笑後坐了下來。

    “肖部長,這次過來主要是向你匯報獵豹相關訓練的一些情況。這有一份材料,您先看看。”葉凡恭敬的遞上了申請材料。

    肖鐵鋒接過後仔細的翻閱了起來,看完後居然又重頭看了一遍下來。

    “你們的意思是想申請把獵豹劃拔到防務部直接管轄之下是不是?”肖鐵鋒輕輕擱下手中材料,問道。

    “嗯,我們就是這個意思。這是我們a組班子討論集體決定下來的。”葉凡一臉鎮定,說道。

    “這樣子一來豈不是說獵豹就要脫離開嶺南軍區的管轄了?”肖鐵鋒問道,這話可是有話的意思了。

    “是這個意思。”葉凡點頭道。

    “,南嶺軍區離你們更近一些,為什麼近的不求反倒求遠的了。而且,防務部基本上是沒有直屬部隊的?我們是以軍隊建設國防大範圍指導性為主。”肖鐵鋒看著葉凡笑問道。

    “原因是多方麵的,想必最近的事肖部長也聽說過了。我們是處於兩難的境地。

    如果不如此的話我們擔心獵豹訓練場將被瓜分了。因為獵豹訓練場對於我們a組太重要了。

    絕對不能失去對它的控製權以及保持它的密秘性的。如果再掛靠在南嶺軍區旗下的話一點不受他們控製那是說不過去的。

    你就是租個房間也得付房租是不是?人家到時要用時理直氣壯,倒顯得咱們沒理由了。”葉凡說道。

    “,你就不怕掛靠在防務部以後我需要時要用它你們怎麼辦?”肖鐵鋒居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