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術》全文閱讀

作者:狗子  官術最新章節  官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術最新章節第3724章 接收(14-04-22)      第3723章 詭異的蛋(14-04-22)      第3722章 勇士(14-04-22)     

第三千七百一十章 唐老爺子的神目

    五九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五九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

    “別打了別打了。.”唐寶兒急得差點哭了。

    “丟出去。”葉凡一聲冷哼,唐城轉過身子老鷹抓小雞樣拎起滿身慘慘的謝亭給丟門外去了。兩個保鏢一拐一拐的扶起謝亭溜了。

    唐寶兒見惹禍了,嚇得也趕緊溜回去了。

    “服務員,打掃衛生,老子要繼續喝酒。”謝亭喊道,不久,服務員進來清理好了一切。

    “,方總不怕謝亭帶人來找麻煩?”葉凡幹笑了一聲。

    “老子沒找他麻煩就算不錯了,他敢再來老子打斷他狗腿。謝家四少是不是?”方東峰生氣的說,轉頭看了葉凡一眼,突然又笑道,“倒是你,咱們的合作夥伴葉顧問。

    你可得小心點了。那位四少同誌雖說不怎麼樣,不過,他們那家族可是有許多江湖上的朋友。

    並且,在政斧中可是有**的。到時,。”

    “,這個不勞你方大少牽掛。倒是你自已要小心點了。”葉凡是淡然一笑不上當,倒是令得方大少有些鬱悶。心說這家夥不曉得是嘴硬還是真有實力。

    “寶兒,謝亭怎麼還沒回來?”唐寶兒心發虛著剛推開包廂門就傳來母親柳葉枝的問話。

    “我哪曉得,他跟我一起去的,後來自個兒先走了。”唐寶兒伸了下舌頭說道,心尋思著謝亭不會去找人要打葉凡吧?

    心有些害怕趕緊打了電話給雪紅,提醒她給葉凡打個電話提醒一下為好。

    那曉得雪紅一聽,咯咯笑道:“沒事沒事,打死一個少一個。”

    “你這丫頭講什麼話,真是沒心沒肺的。我是擔心你哥。”唐寶兒急了。

    “咯咯,寶兒,你是不是看上我哥了。不過,我可得跟你講清楚噢,我哥有老婆了,連孩子都生了。你就別想他了。當然,當小老婆還是成的,你想不想?”想不到雪如此的說。

    “死丫頭,我啥時看上你哥了。今天不就是拿他頂缸一下。那個謝亭討厭死了,整天糾纏著我。”唐寶兒講到這臉紅了。

    “就是那個一個星期要送999朵的那個家夥?”雪紅問道。

    “曉得了還問,你說討厭不討厭?”唐寶兒哼哼道。

    “長得蠻帥的嘛,聽說他家有權有勢的,正好了,門當戶對了。”雪紅笑道。

    “不跟你扯了,死丫頭,趕緊給你哥打電話去。”唐寶兒臉紅著趕緊擱了電話。

    剛坐進車,唐老爺子抬了抬眼皮,問道:“寶兒,剛才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啊,很正常呢。”唐寶兒有些慌張,對於唐老爺子那一對犀利的眼神,唐寶兒一見到就有些發怵的。

    “什麼時候我家寶兒學會了在爺爺麵前撒謊了?”唐老爺子皺了下眉頭。

    “真沒什麼事,謝亭過去太囂張,結果撲向葉凡時沒站穩腳根最後把人家一張大圓桌給撲倒在地。

    搞得滿身都是酒菜,人家請客的東家,就是那個方東峰實在生氣了,因為湯菜都撒了人家泰國來的客人一身。

    方東峰上前踢了謝亭一腳。結果謝家的兩個保鏢上來想打人,結果給那個唐城一把就得跌倒在了過道。

    後來還是葉凡叫他們走的。謝亭給人丟到了門外,他估計是覺得沒臉見你們了。

    還有可能回去換衣服了,所以走了。”唐寶兒老實的說道,他可是不敢欺騙老爺子。

    “謝亭被打了,打得怎麼樣?”柳葉枝可是急了。

    “沒怎麼樣,自己撲倒最後隻是被方東峰踢了一腳。沒什麼大問題。”唐寶兒盡量淡化爭鬥。

    “你這孩子,怎麼不早說。不然,我們也過去看看謝亭這孩子。現在倒好了,也不曉得梅芳會怎麼樣埋怨我呢。謝亭可是謝家的寶貝疙瘩。”柳葉枝說道,任梅芳是謝亭的母親。

    “你們一進去謝亭跟葉凡是不是有過爭鬥,比如,鬥嘴?”唐老爺子又問道。

    “是爭過幾句,謝亭一進去就跟方東峰吵了起來。還威脅說是滅了方東峰的公司江流集團。後來又跟葉凡掰嘴,結果又說叫葉凡小心點,天雲省副省長位置沒了就什麼什麼滴。結果又不讓我過去敬酒,結果是一撲就倒了。”唐寶兒說道。

    “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這嘴有的時候講得太大了一些。不過,葉凡跟方東峰應該也有刺激他是不是?

    不然,謝亭不會如此的不識大體的。而且,我看那個葉凡跟方東峰也是囂張之輩。

    那口氣,年少輕狂啊。讓謝亭小小的教訓他們一下也好。”柳葉枝說道。

    “教訓,這教訓不好訓的。”唐老爺子從鼻腔哼了一聲出來。

    “葉凡不就天雲省副省長嗎,一個不帶常的副省長。謝家再怎麼說也有正部級**的。

    而且,往上看的話遠點的親戚中還有副國級幹部。再說謝家財力也不淺啊,十幾個億的家底子。

    要弄倒一個副省長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至於那個什麼江流集團就更好解決了。

    我是擔心這孩子想不開,到時真下手的話也過了一些。所以說小小的教訓這兩位一下就是了。”柳葉枝說道。

    “你呀你,謝家有家底子,可是人家葉凡沒嗎?你也不看看,他才多大,副省長。早不是了。”唐老爺子哼道。

    “不是副省長了,那是?”柳葉枝也給愣了一下。

    “唐的軍事顧問,公安部副部長職位,享受正部級待遇,還有,中將軍銜,跟東都(唐老爺子大兒子,唐寶兒父親)一樣的級別。他才多大葉枝,你難道看不出來嗎?”唐老爺子揭密了。

    “不得了不得了。”柳葉枝也是一愣,臉色有些陰沉了下來,良久才說道:“要不提醒一下謝亭那孩子別過火了,到時別扯到咱們家身上就麻煩了。”

    “你以為謝家不會去查嗎?葉凡的身份一查就清楚了。這事你不要管,由他們跳去吧。”唐老爺子搖了搖頭。

    “就怕到時兩敗俱傷,咱們家還要跟謝家談親家的。”柳葉枝說道。

    “談什麼親家,打死我也不嫁給謝亭那種人。”唐寶兒在一旁嘟道。

    “這事先擱一擱吧。”唐老爺子擺了擺手。

    “還是爺爺好。”唐寶兒咯咯笑了。

    “你這死丫頭啊。”柳葉枝苦笑了一聲。

    “葉哥,剛才謝亭撲過來是你動的手腳吧?”一鑽進汽車,唐城嘎嘎像隻老鴨子一樣幹笑道。

    “,這小子欠揍嘛。不過,桌子給弄倒可是你小子幹的好事。”葉凡笑道。

    “咱們彼此彼此嘛,沒錯,那小子就是欠揍。不過,謝亭今天如此的慘狀雖說並沒受多大的傷,便是,這麵子可是給丟盡了。咱們還得回去查查謝家了。得防防,小心駛得萬年船嘛。”唐城說道。

    “嗯,查查是必須的。不過,相信謝家也會查咱們的。你的身份不好查,我的一查就清楚了。”葉凡笑道。

    “哈哈哈,大樹底下好乘涼啊。”唐城笑道。

    “嘿嘿,不是大樹底下好乘涼。如果謝亭查到我的底子的話沒準兒不會動我的。到時,你這小蝦米人家可是敢收拾的。到時,你小子就等著接招吧?”葉凡幹笑道。

    “我就喜歡玩這個,玩玩也好。不過,謝亭如果去動方東峰的話也有好戲看的。到時,咱們三方一起動手搞死他們謝家。”唐城哼哼道。

    不久居然接到了粵州軍區司令員西門東洪將軍打來電話,笑問道:“葉將軍,聽說你們獵豹訓練場準備出租是不是?”

    “出租,啥意思西門將軍?”葉凡一愣,問道。

    “別瞞著我了,不是聽說準備擴建獵豹訓練場。爾後更多的為人民軍隊服務是不是?”西門東洪說道。

    “,這消息傳得還真是啊。是有這個意思,明天一大早我跟計將軍一起下去先實地考察一下。不久將搞出個大致的規劃出來的。當然,如果西門將軍能放點血的話今後我們可以考慮多給你們軍區一部分時間用於訓練。”葉凡笑道。

    “我看你就是一吸血鬼。”西門東洪將軍沒好氣的說道。

    “話咋能這麼說呢,你看看,這擴建獵豹訓練場初步的計劃就要要幾十個億。

    這錢哪來,咱們組又不可以辦場子賺錢是不是?如果能得到兄弟軍隊的支持捐贈一些的話就好辦得多了。

    再則說了,西門將軍也是從組出來的。為組作些貢獻也是應該的事是不是?”葉凡說道。

    “,你這歪理還一套一套的了。不過,首先祝賀你高升。如果說你們能給我們一年安排上一個月的時間訓練,再幫我們培訓一批教官出來的話我們倒也不是不能考慮捐些。”西門東洪拋出了橄欖枝。

    “一個月,太長了吧。咱們訓練場總得為自己的部隊服務是不是?”葉凡說道。

    “那就20天,一錘子買賣。每年再為我們軍區培訓20名教官怎麼樣?”西門東洪說道。

    “我說西門將軍,這教官要培養出來可是不容易的。沒有一年時間是搞不定的。這樣,名額少點,每年培養8名。”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