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狂少》全文閱讀

作者:巔峰的神  校園狂少最新章節  校園狂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狂少最新章節第五百五十六章 兩次婚禮(全書完)(15-09-14)      第五百五十五章 忘記一個人很難(12-04-09)      第五百五十四章 低調的隱匿(12-04-09)     

第五百五十四章 低調的隱匿

    第五百五十四章 低調的隱匿

    B市輝煌大會所的私密包房內,郭飛宇的身子陷在舒適的真皮沙發,他眯眼看著對麵牆壁上的大屏幕電視,電視的畫麵上一座大型油田熊熊燃燒,新聞主持人用富有磁『性』的聲音解說著,被大火燒掉的油田是M公司注入巨資的石油開發項目,這一項目三年來累計投資一百五十億美元,在今日淩晨被不明身份的武裝人員炸毀。www.59to.org 五九文學

    郭飛宇聽著主持人的解說,一抹森冷的笑浮現在臉上,他扭頭瞧著旁邊的龍魂,“龍魂這件事兒辦的漂亮.....三井家族被咱們龍門在暗中打壓了三年,現在就如同一條奄奄一息的狗,三井康信之所以能扛到現在無非是對阿拉伯這個石油項目抱著極大的希望,這次我給他徹底的炸平了....斷了他最後這個希望,看他如何麵對這個殘酷的事實。”

    “門主.....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帶人直接殺盡三井一族,徹底除掉三井家的走狗...以免後患。”龍魂雙眼湧動著殺意。

    郭飛宇微笑著搖頭,淡淡說道:“在三年前就可以毫不費力的屠盡三井家.....我沒這麼做就是要在精神上殺死三井康信.....讓他親身體會家族敗落的痛苦.....感受現實的殘酷,這也能給某些人一個教訓....讓他們明白做我的敵人就是如此下場。”

    郭飛宇按了一下遙控器,關掉了電視,這個時候包房的門被推開,張強走進了包房,一進門他的臉上就綻放出了燦爛的笑,好似開心到了極點,“少主.....影堂安排在R國的眼線傳回消息.....三井康信那老東西心髒病突發送進了醫院......”

    “,原來是你是為了這個高興啊,我還以為你遇到了中意的女孩兒....得意忘形了。不過這確實是個好消息......”郭飛宇笑道。

    張強對著郭飛宇道:“少主這還不算好.....最好的消息是半個小時前三井康信那老東西因搶救無效.....完蛋了,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還有.....三井康信那個沒有了卵蛋的太監兒子對著R國媒體哭喊著說他老子是被咱們Z國人整死的,揚言要重振三井家...為父報仇。”

    “三井一雄那個廢柴也能說出這樣的話.....看來踢掉他的卵蛋算是幫了他,不用再把心思和體力浪費在女人的身上了,我倒是希望他能有點出息.....在日後給我一個驚喜。”郭飛宇撇撇嘴,不屑的笑著,三井一雄這個廢柴能重振三井家的機率與Z國男足踢敗巴西男足的機率差不了多少,但他很期待奇跡的出現。

    他的手指在大理石茶幾上輕輕的敲擊了幾下,這一刻心中又生出了莫名的快感,每當一個敵人倒在腳下時都會有這種愜意的感覺,這便是征服對手的快感,同時他也想到了洪門,不由得抬頭問張強,“張強....洪門最近有什麼動向?”

    張強徐徐說道:“少主.....我們已經監視洪門三年了.....這三年洪門明麵處沒有什麼大的舉動,國內洪門的幾個分支更是低調隱匿,很難查到什麼。不過近兩年洪門與甘比諾家族....加拿大的大圈....以及俄羅斯的黑手黨都有著密切的合作關係,哥倫比亞的毒品交易和北美的海岸走私交易幕後都好像有洪門的影子。”

    “林家還是走的低調路線.....隱匿自己的實力,別人永遠都會忌憚,這確實是一個威懾的好手段。或許有一天洪門會突然崛起.....矛頭指向國內的黑道,林家的人隻不過在等一個機會。”郭飛宇冷笑著道。

    “什麼機會?”龍魂和張強齊聲問道。

    郭飛宇抿嘴一笑,道:“等我們飛宇幫自己走向滅亡的邊緣,再取代我們,畢竟Z國是一個很大的市場,蘊涵著巨大的利益,很誘人啊。”

    龍魂和張強不明白郭飛宇是什麼意思,兩人互相瞧了瞧,神情很是茫然。郭飛宇站起來,在大紅的地毯上來回走了幾圈,若有所思的說道:“如果飛宇幫在國內依舊這麼鋒芒畢『露』的發展下去....肯定會成為高層某些人眼中的釘子,我們應該向林家學習一下,到了該低調的時期就必須低調,在咱們Z國一個黑幫一味的鋒芒畢『露』無異於自掘墳墓,就如同當年的青幫。”

    張強聽了郭飛宇的話恍然大悟,也明白了接下來這個使他敬佩不已的少主要讓飛宇幫如何發展了。

    郭飛宇的雙手習慣『性』的『插』進褲兜內,他眯眼瞧著包房內的魚缸,幽幽說道:“飛宇幫在國內已經到了該收斂鋒芒...低調的時候.....張強你通知飛宇幫所有高層人員在基地等我,下午的時候我會宣布一件重大的事情。”

    “是!少主!”張強快步走出了包房。

    兩天後飛宇幫各地分堂精簡人員,有能力的幫眾留下,沒有能力的人領了安家費脫離飛宇幫,還有一部分幫眾轉入飛宇集團旗下的夜總會和一些娛樂場所。曹虎和張強還把飛宇幫的一批精銳抽調到了歐洲和M國,飛宇幫各地的分堂逐漸隱匿起來,在暗中掌控著Z國黑道的一切,而這幾年飛宇幫的勢力已經滲透到了歐洲和M國,這兩個地方成為飛宇幫與國際大型黑幫爭奪市場的主要戰場。

    國際各大黑幫表麵上風平浪靜,實則暗流湧動,正如郭飛宇所說這個世界的黑道永遠都不會平靜,肮髒的交易和血腥的殺戮隨時都可能出現在眼前。

    進入六月的B市氣溫已不算低,天氣熱,王府井的小吃街也是火熱,尤其是到了晚上,人流不息,踮起腳尖向前望去,攢動的人頭會讓你產生眩暈的感覺。街邊一個賣羊肉串的攤位前,三個衣著光鮮的年輕人狼吞虎咽的吃著羊肉串,烤羊肉串的師傅很詫異的瞧著三人,在大庭廣眾下這麼吃東西的人還真不多見。

    “我先吃完了二十串.....淩峰....哈迪.....你倆可輸了,一會兒要背著我走出這條小吃街。”郭飛宇一邊用紙巾擦拭著嘴角,一邊嬉笑著說話。

    “飛宇.....你小子幹什麼都變態......吃東西的速度也變態,我是沒話可說了,輸給你這個變態的人....我認了。”司徒淩峰沒好氣的道。

    “哈哈哈哈!”郭飛宇和哈迪放聲笑了起來。

    郭飛宇拍著司徒淩峰的肩膀,“看你小子這一臉的苦樣兒.....這次就不算了,也不用你背我走出這條街了。”

    “飛宇...你丫的就放心吧,我一定背你離開,我雖不是正人君子....但願賭服輸我還是能做到的。”司徒淩峰仍舊沒好氣的道。

    “......”郭飛宇笑著扭頭看向旁邊還在吃羊肉串的哈迪,沉思了一會兒說道:“哈迪....M石油公司是你們家與三井家合資的,你們家占有三分之一的股份,這一次被我的人炸了....你們家的損失我會補上...並且我的飛宇集團會與你們家在石油開發上進行合作....”

    “飛宇你這人夠朋友,我們家願意與你合作,我的父親早想見一見你。”哈迪笑道,三年前他便與郭飛宇有了默契,油田會被炸掉早在他意料之中。

    郭飛宇聽了哈迪的話後心高興,俗話說一生得一知己足已,而他的知己卻不止一個,他怎能不高興。三人離開的時候,司徒淩峰自告奮勇的背著郭飛宇,一步一步走出人『潮』湧動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