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狂少》全文閱讀

作者:巔峰的神  校園狂少最新章節  校園狂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狂少最新章節第五百五十六章 兩次婚禮(全書完)(15-09-14)      第五百五十五章 忘記一個人很難(12-04-09)      第五百五十四章 低調的隱匿(12-04-09)     

第五百四十六章 戰死神

    第五百四十六章 戰死神

    宴會廳內響起驚呼聲之時,一道光影飛『射』向殺手的手腕,淩空翻騰的殺手腳落實地,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一樣東西掉落在了地板上,是一塊手表,這塊手表正是司徒淩峰送給郭飛宇的百達翡麗手表。www.59to.org 五九文學

    郭飛宇把幾千萬的手表當暗器扔出去也是迫於無奈,龍鱗匕首在褲兜中,扔它比仍手表要費更多的時間,微乎其微的時間差別就可能出現截然不同的結果。郭飛宇與殺手又一次對視,驚慌失措的女王坐在兩人的中間,保鏢和警衛們不敢輕舉妄動,在這短暫的時間內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聖潔娜見『奶』『奶』沒事兒軟軟的癱倒在了一名侍女的懷。郭飛宇眯縫著眼睛,陰冷的氣息籠罩在了臉頰上,他的右手伸進了褲兜握緊了龍鱗匕首,而左半個身子已經沒有了知覺,他心清楚用不了多長時間整個身子就會麻痹,在這種危急的情況下要想解救女王就必須一擊斃敵。

    不到一秒鍾的對視過後,殺手先動了,淩厲的一腿橫著掃向了女王的頭部,這一腿的威力足可以讓人的頭顱碎裂。郭飛宇也動了,但僅僅是一條胳膊動了,甩手『射』出了一樣東西,半身麻痹的他已然不可能再靈活的騰挪飛躍。

    殺手見一道金光『射』向咽喉,冷哼一聲,快速向旁邊閃身,躲過了閃著金光的“暗器”,忽然他的身體顫動了一下,一道青冷的光芒貫穿了他的右肩膀,“當啷!”一把匕首掉落在地板上,距離匕首幾米遠的保鏢腳下有一個閃著金光的刀鞘,殺手捂著肩膀扭身,看著地板上匕首愣了一下。

    “啊!”殺手怪叫,他右手中那把用象牙打磨成的短刀殺死衝過來的兩名保鏢,然後快速刺向女王的頭頂。這個時候半身麻痹的郭飛宇用盡全身力量撲在了女王身上,鋒利的象牙刀刺進了他的後背,同時他的右拳也擊打在了殺手的肚子上,用盡了最後的力氣以命搏命,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是不會用這種拚命的打法。

    “飛宇!”聖潔娜流著眼淚哭喊,看到郭飛宇受傷,她心中的痛勝過在場的任何人,幾個保鏢死死的拽著她的胳膊。

    殺手向後撲跌了四五步,他微微穩彎著腰,郭飛宇的一拳已傷了他的內髒,他手中的象牙刀沾著血跡,見拿著槍的警衛和保鏢湧向他,一聲歎息,不甘心的閃身殺了過去,致女王於死地的機會沒有了,他這個在世界排名第一的殺手也隻能負傷敗退。

    黑『色』的身影在人群中快速躥動,雖然受了不輕的傷,行動依然迅捷無比,幾十名保鏢和警衛也奈何不了殺手,殺手在混『亂』的人群中殺了十幾名保鏢逃出了宴會廳,宴會廳外響起了槍聲和吼叫聲。

    郭飛宇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扭頭看著痛哭流涕的聖潔娜,每次見到心愛的女人為他流淚,他的心頭就會沒來由的痛。他勉強擠出一個欣慰的笑,忽然覺得自己眼前發黑,美麗的人影變的模糊,大廳頂棚的水晶琉璃吊燈在旋轉,腦海回『蕩』著一句話:“郭飛宇....你要挺住.....你不讓你的女人們傷心。”

    “撲通!”郭飛宇仰麵倒下,英俊臉頰上那抹淡淡的笑依舊在。聖潔娜哭喊著推開身邊的警衛,跑向了郭飛宇。女王也在幾名侍女的攙扶下站起來,她呆呆的瞧著倒在腳下的郭飛宇,如果沒有郭飛宇,她不敢想像自己能不能活下來。

    “飛宇.....你怎麼啦.....你不要嚇我,早知道會這樣.....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來Y國看我....”聖潔娜坐在地板上抱著郭飛宇的肩膀,哭泣著,原以為自己二十五歲的生日會留給自己一個幸福的回憶,眼前發生的一切與美好的憧憬差了太遠。

    女王沒有整理自己散『亂』的衣服,而是彎腰揀起了掉在地上的翡翠手鐲,她伸手把手鐲遞到了孫女聖潔娜麵前,輕聲說道:“聖潔娜....這個年輕人會沒事兒的....這是他送你的生日禮物....你準不能不要吧。”

    “等飛宇醒來.....我要讓他親自把手鐲戴在我的手上.....我要等飛宇醒來.....他很快就會醒過來。”在Y國皇家空軍服役兩年且一向自詡堅強的公主就這樣默默的流著眼淚,右手緊緊的握著翡翠手鐲。

    進入十一月份的LD,氣溫不是很低,隻是很『潮』濕,一個月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陰天或是下雨。一陣小雨過後,『潮』濕的空氣散發著清新的味道,草地上和樹葉上掛著晶瑩的水珠,雲層依舊遮擋著天空,隻有天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藍『色』。

    白金漢宮的禦花園內,聖潔娜穿著白『色』紗裙『蕩』著秋千,臉上洋溢著動人的笑,一個多月來她的臉上很難出現這樣的笑,今天也隻是為一個人而笑,那就是旁邊靠樹站立的男人。郭飛宇靠著樹幹,看著聖潔娜,養傷的這一個月來這位美麗的公主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照料著他。

    郭飛宇現在想來自己的命真的很大,算是老天又眷顧了他一次,殺手刀上塗的是可以使人失去行動能力的麻『藥』而不是毒『藥』,不然自己就要對不起那一群女人了,黑道王朝、商業帝國、龍門的輝煌這一切都會像煙雲一樣消散。

    郭飛宇想到殺手,嘴角泛起了一絲詭異的笑,前幾天龍魂把查探的結果告訴了他,行刺女王的殺手正是失蹤三年的世界第一殺手死神,在王宮禦宴廳眾多警衛的圍堵下仍然來去自如,現在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飛宇想什麼呢?”聖潔娜扭頭笑問道。

    郭飛宇聳動了一下肩膀,笑道:“想那個殺手.....”

    “這次刺殺事件與一年前在Z國綁架我的事兒都是同一個恐怖組織幹的.....這個組織的頭目也發出了錄象,說還要繼續瘋狂的襲擊。飛宇....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這麼恨我們Y國人。”

    “原因很簡單.....你們Y國和M國的軍隊正在他們國家的土地上肆無忌憚用武力維護和平,不過.....我個人覺得....你們的民主不適合他們,他們也不喜歡接受你們西方的民主,反抗是必然的。”郭飛宇淡淡的道,他很反感某些國家的政治手段,因為其中肮髒卑劣的程度遠遠勝過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