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賠身小情人》全文閱讀

作者:韓禎禎  總裁的賠身小情人最新章節  總裁的賠身小情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總裁的賠身小情人最新章節第1125章(全劇終)(15-09-14)      第1124章大結局(一百零四)(15-09-14)      第1123章大結局(一百零三)(15-09-14)     

第1123章大結局(一百零三)

    蔣家!
    葉蔓儀靜靜地坐在客廳中央的沙發上,看向命理師緩聲地說:“您上次說到唐家的九鼎香爐驟然起火,是因為唐家受不起這雙龍的命理,那關於……那雙龍是否正預示著可馨懷的……是倆個男孩?要知道……她即將要生產,莊家要準備生男生女的事誼,來扣謝祖宗,還要行受洗禮,這一切我們都要準備妥當。”
    命理師聽聞這話,隨即揚笑地看向葉蔓儀說:“蔣夫人,我上次都說了……這唐家的九鼎香火爐,受不起雙龍的命理,那是因為莊總裁本來就是九五至尊的命格,他就是其中的一條龍……”
    葉蔓儀稍流轉雙眸想了想,再微顯吒異地看向命理師說:“那您的意思是……”
    命理師微顯深意地看向葉蔓儀說:“當時莊總裁衝關時,香爐火驟然旺起來,我們三人都親眼所見,金龍在唐家屋頂盤旋,金鳳直竄天際紫色雲層!”
    葉蔓儀聽著這話,臉瞬間流露那驚喜與激動的笑容,微微地點點頭。
    電話這個時候,驟然響起,管家接過電話,就速地走過來,看向葉蔓儀又緊張又驚喜地說:“夫人,我剛才接到電話,說莊少夫人要生了!”
    “什麼?”葉蔓儀一時震驚地轉過身,看向管家!!!
    環亞大樓電梯內!!!
    莊昊然聽聞唐可馨要生,他時又激動又緊張地邊往外直嚷,命人速地把門打開,自己再迅速地脫掉西服,急得滿頭大汗地伸出手,也下最猛勢的重力,與外麵人應外合地扳開這透明雙向門,誰知道這門的吸咐力太強,他再稍重力地扳,弄得整條手臂青筋突起,都紋風不動,他實在無法,再緊張地狂叫:“蔣總裁呢——————他人去那了?”
    蘇洛衡與冷墨寒左右出力地扳動電梯,邊扳得沸身大汗邊說;“蔣總裁也被困住,莫名其妙地交換機也斷更了!我們亞洲酒店所有的一切,都比外麵堅固!!”
    “呀——————”莊昊然著急地揮手重砸那透明的玻璃門,再速地與所有人伸手,出盡所有力道咬牙扳著那電梯時,知道可馨此刻渴望自己在身邊,他卻邊扳邊心疼地說:“實在沒有辦法,你們其中派一個人盡過去,告訴可馨讓她先到醫院,我隨後就來,現在寶寶要緊!”
    “好!”蘇洛衡聽完,便盡地轉身往著亞洲酒店大堂跑去,冷墨寒等眾人繼續扳著電梯!!
    亞洲酒店大堂,所有人群湧湧,卻全都不敢靠近,紛紛緊張地看著,酒店的醫生與護士紛紛到了,先是檢看唐可馨的羊水沒破,卻已經開始宮縮,便提建議要點送醫院,唐可馨卻在這一刻,她整個人疼得混身出汗,臉色一片蒼白,雙眸含淚昏散地看向前方,從來沒有這般地渴望那個男子在身邊,她繼續執緊穎紅的衣袖,氣喘窒息般地叫……“昊然……昊然……”
    詩語的眼淚已經滑落下來了,懂得唐可馨的心思,卻還是看向她哽咽緊張地說:“少夫人,莊總裁可能真有些什麼事耽擱了,我們先到醫院吧!!您就要生了!寶寶要緊啊!”
    唐可馨重喘氣息,淚水滑落下來,看向前方模糊的通道,整個人已經疼得將要昏眩過去,手終於緩放開穎紅的衣袖……
    “砰砰砰砰砰——————”環亞大樓的旋轉樓梯,砰砰地傳來一陣焦急地下樓聲!!
    莊昊然速而猛烈地往樓梯下衝,邊衝邊想著妻子就要生產的事,不清楚酒店大堂前方什麼狀況,隻得發了瘋地衝下樓,跑得混身汗水直散落,雙眸閃爍著激烈的光芒,嘴陣陣地念著:“可馨……可馨……”
    亞洲酒店的勞斯萊斯速地駛來,司機迅速地打開車門,醫生與護士親自攙扶著唐可馨緩緩地起身,林楚涯剛才要作勢抱起她準備上車,卻在這一刻聽到大堂內一陣激烈的叫聲:“可馨——————”
    唐可馨剛才疼得窒息暈過去,才要隨著林楚涯準備到醫院走去,卻聽到那陣熟悉的叫喚聲,她瞬間回過頭,雙眸含淚地看向前方。
    莊昊然熱累得滿頭大汗,氣喘喘地跑進酒店大堂,看向妻子一副疼痛窒息,臉色蒼白模樣,他時心疼地飛跑過去,邊跑邊緊張地叫:“謝天謝地,終於被我趕到了!”
    唐可馨雙眸含淚看向丈夫出現,整個人時被暖暖的血液包圍般,哽咽地叫:“昊然……”
    “可馨!”莊昊然速地出現在老婆的麵前,瞬間速地將她整個人環抱起來,飛地往勞斯萊斯走去,邊坐上去邊吩咐司機:“!!到醫院!!楚涯你即刻通知家人和瑞奇!”
    “好!”林楚涯他們坐另一輛車,邊速地往車上走,邊氣喘喘拿出手機,緊張地打電話!!!
    莊家!!
    殷月容正站在酒窯內,監看著李媽媽等眾傭人正將釀好的黑米酒,擺放進盅盅玻璃瓶內,福伯說可馨身體偏寒,到時候坐月子多吃釀足八個月的黑米酒,有利於補身子,她瞅著小傭人動作慢,忍不住掀起裙罷,自己彎下身幫忙著拿起勺子,勺那黑米酒……
    一陣腳步聲焦焦急急地傳來!!有個小傭人速地走進來,緊張地說:“夫人!!剛才莊總裁那邊打電話過來,說少夫人就要生了!”
    “什麼?”殷月容又一陣昏眩,整個人差點暈在那罐罐黑米酒上,幸得李媽媽攙扶,她卻一陣又激動又興奮又緊張地叫起來:“要生啦?!!通知老爺和小姐!!我們要速地到醫院!!——————”
    話說完,她人連勺子都扔掉,飛撲出去!!
    唐誌龍夫婦,與雅慧等人聽聞唐可馨就要生了,都又速而緊張地急急忙忙地往醫院撲去,幾個家庭的座駕速地醫院方向直駛而去!!!
    醫院!!!
    院長即刻再領著無數婦產科醫生,下令即刻封鎖VIP整個產房區,召集最頂級的兒科教授與產後護理最優秀的人才,速地往急救通道走去,蘇瑞奇身著白色的醫生袍,也隨著眾人往前走,才剛邁出階梯,就已經看到莊昊然緊張地抱著唐可馨速地走下勞斯萊斯,將她順利地擺放在早已經準備好的移動*上——————
    院長等眾人速地領人撲上前,醫科醫生先迅速地伸出手臨檢按壓唐可馨的腹部,配合她宮縮時間,便迅速地說:“現在宮縮越來越密集,沒有時間到待產房做檢查了!!!!直接送產房!”
    蘇瑞奇瞬間站至唐可馨的麵前,看向她這般臉色蒼白,疼痛昏眩窒息模樣,他速地握緊她的手,說:“可馨!!你要記著,進到產婦,不要緊張,不要害怕,一切就按醫生說的去做,明白嗎?”
    唐可馨重咽著幹渴的喉間,任由冷汗汗陣陣滑落,身體疼得緊喘不過來,卻還是緩而痛苦地點占頭。
    “!!送產婦!”院長擔心時間來不及了,親自指揮!!
    眾人聽著這話,即刻齊齊地推著移動病*速地往VIP產婦走去,無數的護士已經換好手術服,戴起白手套,而產後護理,兒科護理等眾人已經聚集在一起,也紛紛穿起手術服,戴起口罩,獨立的嬰兒房已經準備好了,倆個粉藍色的小*,甚至已經鋪展好……
    莊昊然緊張得嗓子眼都要掉出來了,邊隨著移動*往產房走去,邊握緊老婆的手,重捏著她冰冷的掌心,看向她那般臉色蒼白,疼痛近乎昏眩過去,他也心疼擔心緊張得說不出話來,邊走邊緊張地說:“可馨!!無論如何我一直在你身邊,你不要緊張……好好地聽醫生的話……我知道……我讓你受苦了……”
    唐可馨聽著這話,感覺新的一輪疼痛,巨大勇猛地襲擊而來,她卻依然緊緊地握著莊昊然的手……重喘那幾乎無法忍受的痛苦說……昊然……這一生……我能有幸為您疼痛……我幸福……我樂……不要擔心我……畢竟有些苦,有些痛,需要我自己一個人去承受……我做好了一切的準備……你不要擔心………
    莊昊然聽著這話,緊張感動得雙眸含淚。
    眾人浩浩蕩蕩地推著唐可馨往前走,卻在經過長長白色回廓時,盞盞白色燈光陣陣奇幻地閃爍著,仿佛電壓不穩般,眾人奇怪地抬起頭,吒異地想著怎麼回事,就連莊昊然也奇怪地想著,這個該死的老天爺,到底怎麼啦?
    話才說完,窗外時狂風頓起,無數大樹左搖右晃,沒有多久,狂風暴雨傾然而至,數輛勞斯萊斯就在此時,速地駛至醫院前,殷月容最先撐傘撲下來,隨著蔣偉國,莊靖宇,葉蔓儀,唐誌龍夫婦等人也速地下車,往醫院內走去!!
    “我的寶貝!!一定很疼!”殷月容話說完,人已經速地走進醫院長長回廓,卻看到唐可馨已然被推進產婦,而兒子則十分緊張地站在產房門邊,她即刻飛地走過去,問:“兒子,可馨怎麼樣了?”
    莊昊然緊張地咽著幹渴的喉間,握著母親的手臂,點點頭說;“是的!您不用緊張……”
    “我怎麼能不緊張?”殷月容雙眼即刻含淚,想起自己的第二個孩子就是即將生產時流產而死,回想起那段往事,她都割心的疼,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這種骨肉分離是世界上最無法彌補的疼!她那樣緊張地抬起頭,看向產房的燈驟然亮起來,既擔心兒媳婦,又擔心孫兒!!
    這個時候,蔣偉國與莊靖宇,唐誌龍等人也紛紛趕到,李秀容速地問起女兒的情況,知道將要生產,她都緊張地轉身直喘氣,畢竟這是雙胞胎啊!!
    葉蔓儀也緊張地站立在一旁,著急地隱忍無聲,卻無故地感覺到陣陣這醫院長廓陣陣燈光閃爍,到底是怎麼回事?
    產房婦,最頂尖的婦科醫生,已然換好手術服,戴起口罩,看著護士為唐可馨做好一切產前的工作,而那生命儀已然開始跳動……
    婦科副主任看向教授說;“宮口已經漸開了!”
    婦科醫生聽著這話,隨即來到唐可馨的麵前,看向她沉隱有力地說:“莊夫人,因為你懷的是雙胞胎,而你又選擇的是順產,我們非常佩服您的為孩子著想的那份心,但是在接生的過程中,如有意外狀況,我們會即刻為你動手術取出孩子,這一點我希望你能明白……”
    唐可馨重咽著幹渴的喉間,疼得雙眼已經模糊地看向麵前的醫生,點點頭。
    “我們現在即刻再臨檢倆個胎兒在媽媽的肚子,是不是抱緊在一起,如果倆個胎兒直到最後一刻,都依然不肯放手,我們可能沒有時間等待,即刻剖腹!”婦產科醫生再說。
    “是!”眾人再瞬間點點頭!!
    產房內開始忙忙碌碌!!
    產房外!!眾人全都在焦急地等待著,最急的莫過於莊昊然,他真的是擔心得話都說不出來,連氣都喘不順,而殷月容則坐在一旁,嚇得臉色發白,莊靖宇與莊艾琳也連忙緊張地陪伴著,唐誌龍也憂心地坐在一旁不說話,李秀容更不用說了,或許來早一步,能陪著女兒進產婦……
    這個時候蔣天磊才從被困的監控室中趕來,看著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著,甚至雅慧與林楚涯他們全部都在,他便知道發生什麼事,先緊張地看了一眼莊昊然那緊張卻強迫自己鎮定的模樣,他默不作聲,緩步地走過去,伸出手輕按著他的肩膀……
    蘇瑞奇也倚在產房外,也緊張得喘不過氣來!!
    產房內!
    婦產主任密切地關注胎兒的情況,終於臉流露笑意地轉過身,說:“倆個寶寶很乖,老二終於放開老大了!!”
    婦產教授聽著這句話,即刻步地來到唐可馨的麵前,手輕撫在她的肚子上,緩慢地說;“莊少夫人,無論如何,迎接一個生命,承受巨大的疼痛,其實也是值得的,做媽媽要勇敢一點,現在你開始緩緩地呼吸,讓自己身體盡量往下壓……”
    唐可馨聽著這話,她便試著稍平喘呼吸,讓自己的身體往下壓,卻瞬間感覺到那陣人生最不可能承受之重的痛苦,疼得她終於重喘叫一聲——————
    時,狂風暴雨的天空,再烏雲密布,仿佛無數魔鬼在重爪般,無數樹林陣陣瘋狂地搖擺,雨勢越來越大,晃得全城瞬間陷入黑暗中般……
    莊昊然等眾人都流露疑惑的神情,看向長長回廓外的烏雲密布正奇怪,而葉蔓儀則疑惑地想著,命理師明明說起來,今天是龍鳳呈祥的大好日子,怎麼一絲陽光都不見?
    產房內,各醫生與護士額前全溢汗,要知道此刻接生的是怎樣的人物,她們邊輕撫著唐可馨的肚子,邊看向麵前人……
    唐可馨整個人已經疼得近乎昏眩過去,腦間甚至出現幻覺般,熱汗陣陣滑落,隨著剛才那疼痛的一聲外,她就沒再叫嚷痛苦,而是抓緊雪白*單,任由眼淚滑落,隻要想著能讓倆個寶寶健康出生,依然叫緊牙根重重地呼吸著——————
    狂風暴雨再陣陣襲擊而來,仿佛搖晃得整個世界一陣搖晃,搖晃得醫院內的眾人紛紛吒異,搖晃得產房內的眾人一陣緊張焦急,莊昊然甚至喘不過氣來,完全聽不到妻子在內一陣陣悶哼聲,這才更讓人擔心,別的老婆生孩子都叫成那樣!!
    狂風陣陣亂竄,甚至傳來呼嘯聲,當時間正對準龍鳳呈祥的雙時辰時,唐可馨終一陣疼痛仰臉喘叫,一道閃電瞬間從天際直劈下來,擊破那越來越匯集的旋轉,傾盤大雨時嘩啦啦地殞落而下,仿佛傾倒了世間所有的眼淚,就在天空越來越放晴的那一刻,倆道金色的陽光映射而來,甚至隨著漸散的雲層,相互扭轉折射而來,傾刻燃亮光華大地——————
    產房門瞬間打開,婦科權威醫生,臉微露笑容,脫下口罩看向眾人說;“恭喜莊總裁,恭喜莊董事長與夫人,……莊少夫人順利地產下了一對同六斤重的龍鳳胎,母子同樣平安。”
    這話一出,眾人再次震驚得說不出話來,莊昊然更是激動開心得差點瘋了,雙眸再含淚水,整個人近乎暈眩地像個傻子失笑顫抖哽咽地說:“我……我……我……我有女兒……我還有兒子!天啊!!”
    殷月容隨即嗚嗚嗚地掩臉哭了起來,蔣偉國與唐誌龍等眾人也喜悅得說不出話來,這龍鳳胎確實是這個家族太驚喜的禮物,雅慧也傾刻哭了出來,沒有想到這個死丫頭居然搶在自己的麵前生孩子,而蔣天磊與蘇瑞奇聽著這話,也一陣陣激動含淚揚笑……
    “我……我……我現在能進行看看我老婆和兒子嗎?”莊昊然實在已經激動得說不出話來,重喘氣息看向醫生問。
    “稍後吧,妹妹正靠著哥哥甜甜地睡過去了,而媽媽也要稍作休息……”醫生笑起來說。
    莊昊然聽著這句話,他雙眼傾刻紅潤,實在忍不住,便瞬間倒進蔣天磊的懷,腑頭激動地落淚!!
    **********************
    繼續更新!!
    

snaptime:2021-03-02 19:22:11  exectimeㄩ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