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賠身小情人》全文閱讀

作者:韓禎禎  總裁的賠身小情人最新章節  總裁的賠身小情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總裁的賠身小情人最新章節第1125章(全劇終)(15-09-14)      第1124章大結局(一百零四)(15-09-14)      第1123章大結局(一百零三)(15-09-14)     

第1197章九十七(大結局)

    所有人那幸福,那開心,那高興!!
    莊昊然抱著女兒那般愛不釋手,直接就從嬰兒房抱進老婆的病房,邊抱邊親邊疼,走至門口看到蔣天磊,即刻揚笑地湊過去,傾前自己的女兒,那樣開心地說;看看我的女兒?像不像我?還是像可馨一些?可愛吧?你瞧她那小嘴?那眼線?以後一定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管笑還是哭,都一定可愛死了!”
    蔣天磊聽著這話,也不禁揚笑地湊近看向那寶貝,確實長得紛嫩可愛,但還是像媽媽一些,便說:“真的很漂亮……很可愛……”
    “來!抱抱!借給你一分鍾!”莊昊然話說完,即刻抱著女兒傾向蔣天磊。
    蔣天磊本來還是猶豫幾分,卻看向那寶貝粉紛嫩嫩,確實可愛,便情不禁地揚笑伸手,十分溫柔地抱過這實在漂亮的小寶貝,擁入懷時,即刻腑頭看向她那般乖巧地側臉靠向自己懷,他的心傾刻化開,情不禁揚笑起來說:“從側臉看更像媽媽,不知道會不會比媽媽更聰明可愛?”
    話說完,這漂亮的小寶貝頓時微動手指,瞬間碰觸到蔣天磊襟領前的鋼筆,仿佛碰觸什麼太喜愛的東西,傾刻揚起粉紅手指握了過來。
    這一舉動,逗得病房中各人大笑起來。
    蔣天磊即刻懷抱著這個小寶貝,微腑下頭溫柔地說:“怎麼?你喜歡叔叔的鋼筆?叔叔的鋼筆不上一億的文件,是不會簽的哦……”
    小寶貝微緊閉眼睛,輕抿著小嘴,卻繼續握著那鋼筆稍揚。
    “這如果抓周,這寶貝的舉動,可不得了羅……”莊靖宇轉過身看向蔣天磊和自己的寶貝孫女,揚笑地說。
    莊昊然算著時間到了,即刻抱過女兒,那麼又疼又愛又親地微摩娑著她的小臉,邊來到妻子身邊坐下來,邊揚笑地說;“老婆你看,看看我們的寶貝多可愛……她是不是長得像你?但是爸媽都說,她的性格像我!那多活潑逗趣?”
    唐可馨抬起頭看向莊昊然,不禁流露那無奈的笑容,卻還是十分疼愛,洋溢著無限母愛地伸出手,輕碰她的紛嫩小臉蛋。
    殷月容此時也環抱著小寶貝和葉蔓儀一起有說有笑地走進來,想著唐可馨剛才生產完,要一起回去準備寶貝誕生禮的事,便十分不舍地將寶貝先讓穎紅抱著,她們一起走到唐可馨的麵前,握著她的手又疼又愛地說:“可馨,真的是辛苦了,整個孕期,懷這倆個孩子,真的是受了很多苦……媽先回去給倆個寶貝忙碌一陣子,恰好是今天是龍鳳呈祥的好日子,要準備給兩個孩子起個漂漂亮亮的名字,您先在這休息一會兒,稍後李媽媽就會過來,為您準備好吃的。”
    唐可馨流露那溫柔的笑容,看向殷月容與葉蔓儀微微點頭,說;“好的。謝謝媽。”
    莊昊然這個時候才將女兒交給佳淇,讓她小心地抱著,自己則揚笑站起來,護送倆位母親一起出外,蔣偉國與莊靖宇都不舍得走,依然站在一旁,逗弄著男孫,可是沒有過多久,佳淇抱著的那寶貝,居然嘩嘩地哭起來,眾人便一陣緊張,唐可馨也稍顯奇怪微仰身,緊張地問:“是不是餓了?”
    佳淇懷抱著這紛嫩漂亮的小寶貝,發現她微展手指,握著那鋼筆搖來搖去時,流露那好緊張與傷心的模樣,她就更覺得奇怪,就在此時,特護揚笑地推著車了走進來,才說可能是妹妹想哥哥了,因為在肚子一直懷抱著哥哥休息,穎紅與佳淇聽著這話,即刻揚笑地環抱著這倆個寶貝相靠在一起,奇怪妹妹即刻不哭了,握著那黑色渡金鋼筆漸地安靜下來,哥哥由此至終都十分淡定,緊閉著眼斂,微握著拳頭,仿佛就是這點穩定,就能撫慰妹妹般……
    唐可馨微仰臉,看向倆個小寶貝如此相依偎,她頓時也一陣溢淚地笑了,有了孩子才發現,做母親的偉大,這確實需要傾盡一切去愛。
    莊家歐式客廳。
    周奶奶陪著十三名命理師站在莊家待客廳的歐式圓桌前,拿著倆個用深紅錦鍛所寫的倆個孩子生辰八字,擺放在紅木刺繡檀盒,八個傭人則緩慢地捧上如掌心大的古董香爐盒,輕擺放在歐式圓桌前,將香爐蓋輕輕地揭開,再伸著纖纖玉手,將爐灰擺放在某紅盒中,用白色羽毛輕輕地掃平,再用張培員與蘇兆宸倆至尊的生辰八字,輕擺放在左右倆側,因九五至尊天命的倆個孩子,恐太福厚導致折壽,所以蘇兆宸親自提議,先為哥哥立字,而妹妹先使用乳名,所以今天五行命理師,必須針對倆個孩子的命格,為他們取最合適的名字。
    殷月容與葉蔓儀十分緊張地等待著,畢竟起名字是大事,而且父親的生辰八字也擺展於圓桌前,中國傳統以來,都由父親為兒子起名,在《禮記#8226;曲禮上》中更有說話,名子,父之責也。命之名,所以示之教也。”父親為孩子取名的意義,就是教育的開始。這就是儒家的“謹始”教育。使他深明謹始的意義,即處身行事,一自開始,就得兢兢業業,不容稍有疏懈。而今天各命理取出倆孩子五行,看金木水火土那行有所欠缺,再避諱何字何物,才讓父親開始摘取吉日,準備取名。
    周奶奶不停地聽著眾命理師嘴念念有詞,手握著白色的羽毛,輕輕地香爐灰中掂字,最終得出倆個孩子命格中,金木水火土全無所缺,而且命輪盤轉動時,那龍飛鳳舞的祥瑞,實屬少見,真真的是連上天都庇佑!殷月容與葉蔓儀聽著這般話,都不禁激動宛然微笑。
    醫院內!
    莊昊然才剛剛出去休息一會兒,就已經抱著女兒擁在懷,愛不釋手,一會兒覺得她眼睛好看,一會覺得她鼻子好看,一會兒覺得這小公主真的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子,剛剛逗弄完她,就已經聽到倆位母親傳來的消息,按著命理師的說法,倆個屬龍鳳命格,非但金木水火土一切不缺,還兼並至尊的“七曜”之勢,請父親倆孩子起意義深重的孩子,有助於孩子未來展翅高飛……他聽畢這話,雙眸微閃爍,展露那無限愛意與溫柔地腑頭看向女兒,這個時候依然那般紛嫩可愛地沉沉睡去,偶爾不知道被什麼驚醒時,即刻握著那支鋼筆,稍升騰一下,他看著即刻揚笑,輕逗握著女兒的小手,輕輕搖晃著……
    唐可馨緩緩地將兒子小心翼翼地遞給佳淇,才微流露那嬌嗔的笑意,瞧向丈夫那眼神,知道他在思索著女兒的姓名,便溫柔地說;“您不能天天瞅著女兒,這父親取名字是大事,不管兒子和女兒都要認真點……”
    莊昊然懷抱著女兒,正逗弄她自己揚聲大笑時,聽到妻子這般,他情不禁稍收斂神色,微側瞅了那佳淇抱著兒子正要緩緩地放在小*上,那淡定恬睡的小模樣,他再次不作聲,繼續轉臉揚笑地逗著女兒,甚至想要作勢輕搶女兒的鋼筆,她就是不給自己,他的心不禁升騰一股澎湃感,說:“好女兒,將來爸爸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未來的文件都讓你簽!”
    噗!唐可馨聽著這話,情不禁腑臉失笑起來,這個家就他最窮了!
    莊昊然繼續懷抱著女兒,看向女兒恬恬地睡著,那長長的眼睫毛覆蓋而下,那麼乖巧,他繼續微揚笑意地說:“我的小公主,爸爸給你取個什麼名字好呢?聽爺爺說,要先起個乳名,叫什麼呢?爸爸覺得,媽媽的名字最好聽……”
    唐可馨緩緩地抬起頭,深深地看向莊昊然懷抱著女兒,依然那般帥氣的模樣,她的心再微甜蕩漾起來。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莊昊然懷抱這個女兒,簡直愛不釋手,甚至周奶奶領著命理師進來為倆個寶貝行誕生禮,他都不舍得放下,唐可馨也十分緊張地看著命理師手握著十分銳利的小刀,輕剪掉兒子的一擷發絲,生怕會傷著兒子,隻是時間臨近夜晚,她今天生產過後,身體略顯疲累,待誕生禮後,便難禁困乏,緩緩地躺在*上睡過去了,而這誕生禮必須要在莊家燈火通明禮拜三天,殷月容與李媽媽等眾人也回家忙去了,頓時整個病房悄然安靜下來,倆個寶貝也被護士送到進倆個嬰兒房,繼續恬靜地睡過去了……
    此時,那明月如同銀盤緩緩地升騰而起,那飄飄的雲層,如同天宮的霓裳般,隨著甜甜的風,輕掃而來……
    莊昊然就這般透著窗外月色,靜坐在病*邊,腑臉細細地看向妻子那側臉恬睡模樣,或許真的太疲累了,她仿佛深陷在雪白*褥中的呼吸,令人聽了莫名的心疼,這個男子溫柔地笑了,邊凝望著妻子,邊伸出手輕輕地拉起雪白*褥,蓋覆蓋在她的身上,再伸出手輕撥她臉邊的發絲,感受著這個女孩初為母親帶給自己的震憾……
    頓時,一陣風有點強勢地吹來,明月仿佛瞬間隱沒,隨之而來的是陣陣從天際那邊的閃電,仿佛悶雷就要敲響了,他速地站起來,走至落地窗前,將窗門關緊,杵立在露台邊靜站一會兒,感覺那雷聲漸近,他即刻轉身悄然地走出病房外,迅速地來到回廓左右倆側的嬰兒房中,因特護說妹妹漸適應媽媽與爸爸的懷抱,可以暫時離開哥哥,讓他們分開睡,有利於休息……
    他先沉默地邁步來到妹妹的房間,隔著那透明的玻璃窗,看著那寶貝果然好乖巧地睡過去了,手卻依然輕執著那根鋼筆,他微露笑意,雙眸微閃爍,靜靜地想了一會兒,這才緩緩地轉過身,看向兒子的嬰兒房,那透明的玻璃牆體卻被緩緩地關緊,房內隻是閃爍某盞微藍的燈光,他靜站在門外,沉默猶豫地想了一會兒,這才邁步上前,輕輕地扭轉鎖芯,展開門,走進嬰兒房內……
    那粉藍色的小*上,躺著那紛嫩帥氣的寶貝,正緊閉雙眸,緊抿著小嘴巴,恬恬地睡著,太早就流露淡定而高貴的氣質,隻是雙手微握,顯出他依然有點孤單無助,畢竟離開媽媽溫柔的子宮,沒到二十四小時……莊昊然緩緩地來到那嬰兒*邊,雙眸閃爍著強烈的光芒,深深地腑臉凝望兒子那靜靜睡著的模樣,想到他未來將會是環球集團的繼承人,他再稍重喘氣息,胸膛堵著熱烈而熾熱的火,卻還是盡量按捺,初為人父,也會有迷惑,到底該給兒子怎樣的教育,才能讓他輕鬆而樂地成長……
    莊昊然隱忍下內心的一點沉重與焦慮,重回初為人父的喜悅,借著透過來的微藍燈光,深深地看向兒子那十分迷人的眼線,那高高的鼻子,那緊抿的嘴巴,一看就是有個性的孩子,真的好帥,大家都說他像自己……這個人情不禁哽咽地笑起來,再腑下身伸出手,那樣溫柔地輕掂著兒子的小手……
    誰知道,骨肉天性,血濃如水,這寶貝在仿佛雷聲漸近漸近時,緩緩地展開小手,輕握著父親的手指,仿佛無須那根鋼筆,都能感覺到父親繼承的意思,小手握得那麼那麼緊……
    莊昊然雙眸瞬間溢淚,感受那小手好像已經能透著濃濃的責任感,他用那種關於父愛,近乎感性而心疼的話,很溫柔地說:寶寶啊,為了你能幸福,爸爸願意執掌事業到天荒地老那一天,因為這確實是既沉重又需要承擔的最艱苦過程……
    小男孩仿佛聽懂了父親的話,小手依然執緊他的手,那麼堅定不放開。
    某個身影,漸漸地出現在病房中,唐可馨雙眸溢淚感動地靠在門邊,看向丈夫腑身伸出手,輕掂著兒子的小手,唱著從小柔家鄉學過來的那首歌,感性而溫柔陪伴地唱著: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隨,蟲兒飛,蟲兒飛,你在思念誰……天上的星星流淚,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風吹冷風吹,隻要有你陪……
    她的淚水陣陣滑落,卻還是那樣感動地轉身,微笑地往前走。
    *********************
    繼續更新!
    

snaptime:2021-03-02 18:59:35  exectimeㄩ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