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賠身小情人》全文閱讀

作者:韓禎禎  總裁的賠身小情人最新章節  總裁的賠身小情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總裁的賠身小情人最新章節第1125章(全劇終)(15-09-14)      第1124章大結局(一百零四)(15-09-14)      第1123章大結局(一百零三)(15-09-14)     

第1192章大結局(九十二)

    一陣狗吠聲,從莊家城堡很遠很遠的草坪處傳來,自從唐可馨懷孕後,一切非人類生靈靠後,包括那比牛還高的狗,隻餘下二十七隻“小昊昊”偶爾還能見到身影出來溜達溜達,這麼多人,李媽媽最興奮,自從殷月容懷孕後,她就一直沒再照顧過孕婦了,今天她迅速地命人將博奕從葡萄莊園送過來的上等“甜酒”,全部先存進地下酒窯,待過些時日,唐可馨生下寶貝坐月子時,就可以用來蒸最補身子的甜品!
    李媽媽一邊吩咐傭人小心翼翼地捧好七罐甜酒,一邊讓傭人將打開的那一罐,放進廚房冰庫封存好,說大小姐喜歡吃!!
    大小姐閨房!
    莊艾琳穿著白色吊帶背心與白色短袖,披著及腰的長發,展露她最完美的身材,站在諾大的閨房中央,學著父親那樣揮動高爾夫球棒,她邊揚起那長長的高爾夫球杆,邊稍凝力量腑臉看向地板上那隻高爾夫球,幽幽地說:“也不是姐姐不想幫你,可如果可馨不生孩子,媽就要逼我生!那我怎麼辦?更何況,我也希望我倆個外甥好啊!萬一他們在可馨的肚子,真不開心了怎麼辦?”
    莊昊然一陣無奈地坐在單人沙發上,像被人五花大綁那表情,無語地瞅著姐姐那揮球棍的強大氣勢,重歎一口氣,還是剖開心地說:“姐姐!等了這麼久,好不容易才和可馨在一起,這才新婚第二天,我們就要硬生生的分開?沒有老婆,我晚上睡不著,怎麼辦?”
    “沒有人在乎你現在睡不睡得著。『言*情*首*發『言*情*首*發”莊艾琳也直接爽地揮起那球杆,像槍那樣瞄準它的直徑!
    莊昊然聽著這話,頓時一陣灰心喪氣。
    莊艾琳卻傾刻像個舞林高手那樣,將高爾夫球棒當棍子,腦海閃過蝶衣那非人類迅速的身影,她一個旋轉飛躍地閃身而起,任由長發飄飄,時就要擊中外公外婆送給自己十七世紀的古董鍾,卻就要砸中的一瞬間,她傾刻停了下來,淩利的雙眼深眯著金屬軸端,就差一厘米就砸中那三百多萬的東西,這才緩緩地收起球棍,轉過身看向弟弟,單挑眼眉地說:“看見了吧?你姐我可不是一般人的身手,要你真敢半夜爬到可馨的*上,後果自負!”
    莊昊然一陣無語地轉過身,看向自己的姐姐走進浴室,砰的一聲關上門,他再沉喘一口氣,想起今晨抱著老婆躺在那深藍*褥上,那嬌嗔羞澀的模樣,他再一陣鬱悶地咽了咽幹渴的喉間,現在太陽才剛下山,自己就被媽派了幾十個保鏢把自己給關起來,可晚上萬一寶寶踢媽媽了怎麼辦?萬一姐姐和妹妹打架怎麼辦?這倆個頑皮的孩紙~~~~~~~~
    這個男人再一陣哀號,仰臉好苦地想著,老婆沒在身邊,這漫漫長夜應該怎麼過啊?
    夜色很地降臨,星光陣陣閃爍。
    蔣家城堡!!
    蔣天磊強忍著喉嚨像被火燒的感覺,從浴室邁步出來,臥室擺放著環亞無數的文件,莊昊然那個要命的東西,和自己處理公事的辦法不一樣,他好像仗著自己記憶力好一樣,處理各國酒店分公司的事務,仿似雜亂,其實又有章法在內,必須要很細心才能發現問題,不同自己將一個時間段的各事務,會共同解決,他重喘一口氣,直接坐在沙發上,迎著旁邊的台燈,看向近百份文件,想著昨淩晨倆點,今晨唐可馨出院他都來不及送束花過去,他直接疲累地拿起某份英國總部文件,審閱著內的數據,想著今天能早點休息……
    敲門聲驟然響起。
    蔣天磊專注地審閱著文件,忍著強烈的不適,稍顯疑惑地放下文件,站起身來走到待客廳門邊,傾刻打開門,心還在疑惑這麼晚了,誰來……
    瞬間,他愣住了!!!
    莊昊然身著白襯衣與黑西褲,竟那麼逍魂地出現在門邊,手還輕倚在門框上,流露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好性感*地看向蔣天磊……
    蔣天磊頓時感覺背後一陣冷直竄上來,居然看到莊昊然那麼悠閑地揚著惡心的笑容瞅著自己,他頓時喉間像咽了死蒼蠅一樣,瞅著麵前這個人,呆得說不出話來……
    莊昊然卻流露壞壞的笑容,看向蔣天磊,好不閑悠地說:“蔣總裁,這麼早就休息啦?不忙嗎?我就知道……我平時把環亞處理得好好的,能有什麼事需要您操心?看看你現在幸福的樣子……”
    蔣天磊聽著這話,頓時一陣火氣直竄起來,卻依然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瞪緊麵前人,帶著幾分嘲諷的語氣,失笑說:“我的眼睛沒事吧?前天才剛吵著嚷著要請五年假的人,今天就突然出現在我的麵前?懷孕沒有不適的地方嗎?或許嘔吐,昏眩之類的……”
    莊昊然瞬間失笑地看向蔣天磊,邊想推開麵前往內走,邊說::“沒事……還好……”
    蔣天磊卻瞬間擋住他的去路,緊繃著臉龐,不客氣地瞪著麵前人,一臉惡狠狠表情地說:“我警告你,莊昊然!我已經忙了一整天了,累得沒有心思和你嘔氣,識趣的給我滾!!”
    “哎!!”莊昊然一時揚笑地看向蔣天磊,確實那麼誠心誠意地說;“我是真的有時間來看看你嘛!想著將來我倆個寶貝如果出生,我們兄弟倆能聊的機會就不多了!!難得有這麼相聚的時刻,我今晚……好好陪你!!”
    蔣天磊聽著這話,頓時無語得真想扇自己一個耳光,提醒自己不是在做夢,這個昨天還一副要死要活要長假陪老婆的人,今晚竟然莫名其妙地出現,說要好好陪陪自己,他盡量重喘氣息,讓自己適應這個神經病的思維,好一會兒,才語重心長地說;“你說……你今晚好好陪陪我……那……你老婆呢?孩子呢?我……我怎麼好意思?萬一……被人發現了怎麼辦?”
    莊昊然頓時一副深思熟慮,好為難的表情,想了一會兒,才看向蔣天磊笑說:“放心,親愛的,不會被人發現!!我出來的時候,爸媽都不知道,可馨也有可能睡下了……”
    蔣天磊再想扇自己一個耳光,一臉無語地看向莊昊然,說:“我不要!這種事……就算外人不知道,也會被雷劈的!你上次讓工程部掛起那避雷針,都把我嚇了一跳!咱們一起做了那麼多喪盡天良的事,您現在好不容易懷上了,就安份守已吧!!如果沒事,我關門,你點回家歇著!不要著涼了!”
    話說完,他瞬間砰的一聲,帶著強大怒火地把門甩上!!!
    “哎!!天磊!!”莊昊然頓時握著那瓶紅酒,不停地拍著門,邊拍邊大叫:“我是真的誠心誠意來見你!來感謝您!打算犧牲一個晚上來陪你!開門讓我進去!”
    蔣天磊緊繃著臉部表情,直接身體堵著那扇門,咬牙切齒地說:“你這個瘋子!給我滾!”
    “開門,再不開門我生氣了!頂多我呆上半夜,下半夜就走!”莊昊然再啪啪地拍門!!
    蔣家好些不明真相的傭人,個個站在那深長的回廓,聽著莊昊然和蔣天磊的話,都一陣陣掩嘴,你瞪我,我瞪你,碎碎私語。
    莊昊然看著那扇門依然緊緊地關著,他隻得放緩語氣,求和地說;“哎喲,就不能開門咱們聊會嘛!悶都悶死了,太陽下山後,我媽就讓幾十個保鏢把我給堵外頭不讓回家!”
    麵一點響聲也沒有!!
    莊昊然握著那瓶酒,有點惺惺然地瞧著那扇門,凝站了好一會兒,自己都不禁失笑,隻得感歎了一口氣,轉身離開了……
    莊家城堡!!
    夜晚十一點!!聽聞這個時辰,正是*頭公公,*頭婆婆出來守護小寶寶的時候,但整個莊家依然圍繞著無數的保鏢,一個一個那麼臨陣以待,自從少奶奶將要入眠後,這個家人走路,都不敢太大聲,那二十七隻“小昊昊”也被送進小林子了,隻是偶爾傳來了一陣“潺潺”聲響,某倆個保鏢巡視小樹林時,十分警覺地往內看去……
    一點悄然的聲音也沒有,他們再繼續緩慢地往前……
    莊昊然靠在樹林的邊沿位置,按著十分熟悉家中的保全係統習慣,他先是凝望看著到處的保鏢,在這個點剛好換班時,他明顯那麼悠閑地轉身,已經讓蘇洛衡更換視屏係統,隻要保鏢沒有發現,就不會有人再發現,他傾刻來到牆底下,抬起頭看向二樓自己主臥房的那扇落地窗,麵折射出一點如橘子般的暖和燈光,知道老婆可能睡著了,他頓時一陣激動地笑起來,即刻二話不說,就沿著一樓至二樓的歐式雕花,三倆下就讓身體升騰上去,再腳踏著一樓窗戶橫梁,再迅速地往上爬——————
    這個可憐的男人,今天早上,莊家蔣家殷家所有的財產,幾乎全給了老婆和肚子倆個寶貝,他現在又一分不值了!!所以說,三兄妹,做夾心那個最可憐!!
    莊昊然廢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感覺自己的額前有點出汗,才那樣沉沉喘喘地爬到了二樓自己臥房的落地窗台上,雙腳才站穩,氣還沒有喘順,就已經看到麵前一個紫色的身影,嚇了他一大跳,就沒差直叫出來!!!
    蝶衣卻依然一臉冷靜地站在露台上,看向莊昊然。
    “你嚇死我了……”莊昊然無語地看向蝶衣,重喘一口氣,才細聲地說。
    蝶衣是殷月容派來監視莊昊然的,她卻隻是淡淡地看向他,不作聲。
    莊昊然再深看了蝶衣一眼,這才緩緩地轉過身,來到露台那扇落地窗前,剛要輕敲那扇窗,想叫唐可馨來給自己打開,卻傾刻看向內呆了……
    唐可馨穿著淡藍真絲睡裙,披著烏黑長發,手握著一本嬰兒書,已經側身躺在*上,沉沉地睡過去了,那飄飄縵紗偶爾朦朧她的臉龐,能感覺到她沉浸在很幸福與甜蜜的世界睡過去,旁邊還擺放著某相框,是自己與她的婚紗照,知道她在入夢前,一定用那甜甜的嗓音,輕撫著肚子說;“寶寶啊,這個是你的爸爸……你爸爸好帥對不對?你爸爸真的是天底下最帥的男人……他仿佛擁有了一切,卻把一切都給了他最愛的人,包括家人,同事,朋友……當然還有寶貝哦。今晚媽媽雖然很想爸爸,但是媽媽不寂寞,不孤單,因為媽媽帶著爸爸的愛,就已經可以很幸福的走無數的日子,一年,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不管孤身到多久,都能在天邊看到他的模樣……他是那藍藍的天……白白的雲……天上的星星……”
    這個女孩仿佛輕輕地一笑,雙眸閃爍著淚光,深撫著肚子柔聲地說:“媽媽是一個笨媽媽,永遠都沒有辦法趕得上你爸爸的腳步,因為他真的太帥了……太有魅力了……寶貝……你們都會原諒媽媽的對不對?媽媽未來一定會很努力很努力地做一個好妻子,好媽媽……讓你爸爸毫無後顧之憂地去實現人生理想……讓寶貝健康樂長大……你們不要相信爸爸說請假五年的話……他或許今晚爬上露台看完媽媽後,就要回書房忙去了……”
    莊昊然雙眸閃爍著淚光,看向落地窗內的女孩,那般純純動人地睡著,手握著那嬰兒書,卻迎著風兒,在繼續翻頁,他流露那感激而深情的笑容,仿佛也能中的內容,是如何記錄孩子的成長……
    “為什麼不敲門叫醒少夫人……”蝶衣淡而不解地問。
    莊昊然深深地看向麵前的女孩,那樣感觸許久,才微微笑說;“你知道嗎?蝶衣……假如她今晚睡不著,可能就不是我莊昊然的妻子……她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為了我……照顧好她自己……就讓她睡吧……就讓她從此每天都有愉的夢鄉……”
    蝶衣聽著這話,便深深沉沉地看向屋內的唐可馨,好一會兒,才緩聲地說;“總裁,如果寶寶出生,可以給我抱抱嗎?”。
    莊昊然凝望妻子好久,聽著蝶衣這句話,他緩緩地轉過身,看向麵前的女孩,笑了。
    今天的此結束。

snaptime:2021-03-02 19:31:23  exectimeㄩ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