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曾囈  至尊小農民最新章節  至尊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至尊小農民最新章節第1402章 大結局(12-06-03)      第1401章 也會這麼幽默(12-06-03)      第1400章 情況又有變(12-06-03)     

第1402章 大結局

    這晚,王木生給唐欣去了個電話,聽著唐欣的手機彩鈴響了好一會兒,她才接通電話。www.59to.org 五九文學

    聽著唐欣終於接通了電話,王木生不由得一陣欣喜,忙是叫了一聲:“欣兒!”

    電話那端的唐欣聽著,愣了一下眼神,然後仍是生氣撇嘴道:“幹嗎不叫人家欣欣姐了呀?”

    “嘿……”王木生也隻好嬉皮笑臉的一樂,言道,“你還是喜歡我叫你欣欣姐麼?”

    “哼!反正你個家夥不是一直都那麼的叫人家欣欣姐的麼?”

    王木生又是那樣的一樂,然後言道:“可是你不是說……要我以後都叫你欣兒麼?”

    電話那端的唐欣又是撇了撇嘴:“你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嗎?”

    “沒事,就是想……告訴你,我明天去看你呀?”

    “還來看我做什麼?你不是有那麼多女人麼?”

    王木生笑嘿嘿的言道:“我的女人雖多,但是我還是單身呢。所以你若是現在想要嫁給我的話,還來得及哦。”

    “切!你以為你是誰呀?我為什麼就偏偏要嫁給你呀?”

    “那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繼續尋覓吧。”

    “還尋覓你個頭呀?你還想禍害多少良家少女呀?”

    忽聽唐欣這麼的說了,王木生忍不住一樂,然後忙是問了句:“難道你想作為犧牲者?”

    “佛曰:我不被你禍害,誰被你禍害呀?”

    “哈……”王木生忍不住捧腹一樂,“你啥時候也變得這麼幽默了呀?”

    “幽默你個頭呀?人家都等了你那麼多年了,青春年華已逝,所以都到了這個時候,人家才不會把你個家夥讓手給別的女人呢!”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結婚吧?”

    “結就結,誰怕誰呀?”

    王木生忍不住一樂,說了句:“我怎麼感覺……你有一種決心下地獄的感覺呀?”

    “廢話,嫁給你個家夥,不就是等於入地獄了麼?”

    “我有那麼恐怖麼?”

    “怎麼就沒有呀?你個死家夥都禍害了那麼多的女人,還說你不恐怖呀?”

    “啊……那個……”王木生不由得囧道,“欣兒呀,此一時彼一時,那些過往就不再重提了,從今往後,我們就好好的在一起吧。”

    “……”

    ……

    三天後,關於王木生和唐欣的婚禮就這麼倉促的決定在三兄弟集團的農場舉行了。

    關於婚禮很是低調。

    參加婚禮的人員,也就鷹哥、鷹嫂,五哥、五嫂,王木生的姑媽和姑父,還有唐欣的父母,其他的,也就王木生的司機李綱來了。

    王木生和唐欣的婚禮就這麼低調的完成了。

    當時主持婚禮的就是鷹哥。

    鷹哥作為他們三兄弟年齡最大的一位兄長,自然也就承擔了重任。

    就連王木生自個也沒有想到他堂堂的一位省委書記、政界要員,婚禮竟是如此簡單。

    在王木生和唐欣倆向唐欣她父母敬酒時,唐欣她爸唐文川忍不住欣然的樂了樂,說了句:“你們倆……總算是最終走到了一起!!!”

    唐欣她媽則是說了句:“也沒有白讓我家欣兒苦等了這麼多年呀!!!”

    在王木生和唐欣向王木生姑媽和姑父敬酒時,他姑媽則是歡心的說了句:“看到你們終於結婚了,我這心就放心了!!!”

    他姑父則是嘿嘿的樂了樂,啥也沒說。

    ……

    婚禮的當晚,當王木生和唐欣洞|房時,竟是意外的發現唐欣居然還是處?

    事後,王木生瞧著床單上的那兩滴鮮紅的血跡,不由得扭頭看了看此刻正嬌羞不已的唐欣,忍不住皺眉道:“你怎麼還是……處呀?”

    唐欣嬌羞不已的羞紅著雙頰:“廢話,人家一直都沒有跟別的男人有過這事好不好呀?”

    王木生皺眉一怔:“不對呀,以前在青川縣的時候,我和你……不是有過一次這事麼?那次……你不就說很痛麼?還有,那次……也見血了呀?”

    唐欣更是嬌羞不已:“笨蛋!你不知道女人隻跟男人發生過一次那事後,之後再也沒有那事的話,有些女人的那膜會自動的慢慢修複麼?”

    聽得唐欣這麼的解釋著,王木生不由得有些感觸道:“沒想你已經等了我這麼久了,那膜都自動修複了。”

    唐欣甚至嬌羞的白了他一眼:“笨蛋!”

    ……

    婚後,唐欣辭去了三兄弟集團總裁一職,隨同王木生前往了北京。

    現在,她終於成為了王太太!

    想想她有三十多年的春秋才等到這麼一個男人,也算是她值了。

    不過像唐欣這樣的女子,真是世界罕見。

    隻為了一個信念,她竟是等了那麼多年。

    ……

    關於廣南省這邊的工作,王木生已經順利的交接給了曾祥良。

    現在,王木生已在中央黨校學習。

    待學習結束後,就將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公安部部長。

    關於他在北京的住處,中央方麵已經給安排妥當了。

    ……

    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忽然一天,胡妍給王木生打來了一個電話。

    瞧著電話是胡妍打來了的,王木生一時間甚是激動,又有一種難以言說的遺憾與苦楚。

    待電話接通後,王木生盡量壓製著自己的激動心情,淡淡的問了句:“還好嗎?”

    胡妍回道:“不好。一直都不好。”

    “為什麼呢?”

    “因為……我壓根就沒有辦法遺忘你!”

    聽著這句話,王木生心一怔,忍不住回了句:“我也一樣!”

    “那你為什麼不願娶我?”

    “因為……我事先已經將承諾給了別的女人,我……我得兌現我自己的承諾,所以……我不敢輕易對你承諾什麼。”

    “那你……結婚了?”胡妍忍不住問了句。

    “是的,我結婚了。我已經有太太了。”

    “那你們幸福嗎?”

    王木生則是回道:“我很幸福,因為她很愛我,對我很好。”

    “那你愛她麼?”

    王木生頓了一下,然後回道:“我不知道愛不愛,但我知道我早已將她視為了我的親人。”

    “那就是證明你很愛她咯?”

    “或許吧?”

    “……”

    ……

    半個月後,央視新聞播報道:“本台最新消息,自建國以來,我黨首次破提拔一名年輕的黨政幹部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即日起擔任公安部部長一職。該名年輕的黨政幹部就是一直來風靡於各省市的王林生同誌……”

    隨著這報道,電視畫麵播放出了一組畫麵出來,那就是王木生上任擔任公安部部長一職的儀式,背景音樂是咱們的國歌,那場麵相當的莊嚴、威武、大氣……

    ……

    半年後,焦妍終於給王木生來了一個電話。

    當電話接通,焦妍甚是關切的問了句:“你還好嗎?”

    忽聽是焦妍的聲音,王木生不由得輕歎了一口氣,然後倍感不是滋味的微閉著雙眼,回了句:“我很好,你呢?”

    “我很好!”

    “那就好!”

    “對啦,恭喜你!”焦妍忽然言道,“半年前,我看到你上任擔任公安部部長的時候,我就忍不住想打電話恭喜你了,但是……我還是忍住了。今天……我終於撥通了你的電話!”

    聽得焦妍這麼的說著,王木生又是閉了閉雙眼,忍不住問了句:“你結婚了麼?”

    “唏……”焦妍有些牽強的一笑,回道,“我要結婚了。對啦,你呢?”

    “我已經結婚了。”

    “她對你好麼?”

    王木生又是閉了閉雙眼:“她對我……很好!”

    “那就好!我希望你……永遠幸福!”

    “我也一樣,希望你永遠都幸福!”說著,王木生不由得話鋒一轉,“不過……我欠你的……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償還?”

    焦妍則是回道:“你不欠我什麼,隻欠我一個擁抱。”

    聽得焦妍這麼的說著,王木生的眼眶濕潤了:“還能給你嗎?”

    “或許能,或許不能?”

    “如果可以,我想一直擁著你,再也不撒手!”

    “我也希望你那樣!”

    “……”

    ……

    之後,待電話掛了後,王木生緊閉著雙眼,眼淚止不住的往出溢……

    他再次為焦妍而哭!

    就在這時,唐欣給他打來了一個電話,歡喜不已的說道:“我有了,嘻!我們有寶寶了,!”

    忽聽這消息,王木生高興得差點兒蹦起來,一陣傻樂:“嘿嘿嘿嘿嘿……”

    ……

    再過幾天後,遠在上海的婷婷忽然給王木生打來了一個電話,待電話接通後,婷婷終於張嘴說了句:“其實……雪生就是我和你的孩子!”

    忽聽這個消息,王木生欣喜之餘,又有些擔憂,怕唐欣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婷婷又是言道:“其實,我一直不敢告訴你,是因為我現在的老公在結婚的時候,就接受了雪生,所以……我怕你把雪生帶走。我知道……隻要你一句話,你可以做到的,完全可以將孩子帶走的。但是……我想求求你,能不能把孩子留給我?不要帶走?雪生肯認你這位父親!但,我跟雪生談好了,他也答應了,一直跟著我一起生活!”

    聽得婷婷這麼的說著,王木生皺眉想了一下,然後言道:“如果可以,能不能讓雪生也跟著生活一段時間?”

    “這個可以。”

    “……”

    ……

    爾後,王木生利用適當的時機,跟唐欣提起了他早已有個孩子叫雪生,目前生活在上海。

    關於他和婷婷的故事,他也說給了唐欣聽。

    唐欣欣然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

    九個月後,王木生和唐欣的孩子出生,是一名男孩。

    後來,王木生和唐欣給孩子取名叫王唐。

    在王唐出生的當天,有一家名為‘生香連鎖酒店集團’進駐了北京,在北京西長安街開起了首家生香連鎖酒店。

    ……

    一個月後,突然的一天,在路過西長安街的時候,王木生忽見街邊上有一家‘生香連鎖酒店’時,不由得,他皺眉一怔,忙是扭頭衝司機李綱說了句:“停車!”

    忽聽王部長這麼的說著,李綱忙是駕車緩緩的靠近了街邊,停住了。

    當李綱瞧著王部長推門下車時,他惶急道:“王部長,您……”

    王木生忙是回了句:“你就在車上呆著吧。”

    ……

    當王木生進到酒店大堂,走近前台,他忙是衝前台的女孩問了句:“請問……你們的老總是潘正香女士麼?”

    “是的!”前台那女孩忙是點頭微笑道,“請問……王部長,您……找我們老總有什麼事情麼?”

    王木生不由得一怔:“你認識我?”

    “是的,王部長!我認識您!您是我們心目中的大英雄!在西川省打黑的時候,您差點兒送了命,當時我們都很擔心您的安慰!後來看新聞報道,聽說您沒事了,出院了,我們才放心!對啦,王部長,您工作不用那麼太勞苦了!”

    聽得前台那女孩這麼的說著,咱們的王部長不由得欣然的一笑,說了句:“謝謝丫頭你的關心!”

    “對啦,王部長,您剛剛說……想找我們的潘總是吧?”

    “不用了。”王木生淡笑道,“我就問問,知道這家生香連鎖酒店的老總是潘正香女士就好了。”

    “……”

    ……

    當咱們的王部長扭身出了酒店,回到車上後,關於曾經在旮旯村的那一幕幕仿佛曆曆再現……

    潘正香!

    這個名字一直烙印在他的心深處。

    現在回憶起來,還是在旮旯村時,那些人、那些事令他念念不忘,那曾是他樂的天堂。

    隻是,再也難回到那個地方了!

    就算是再回到那個地方,那些人、那些事,已經不再!

    李綱扭頭看了看王部長,不由得擔心的問了句:“王部長,您怎麼了?”

    王木生這次愣過神來,淡淡的回了句:“我沒事,開車吧。”

    “去哪兒?”

    “回家!”

    “王部長,咱們不是要去……西涼省駐京辦麼?”李綱不由得問了句。

    王木生愣了一下,然後回道:“我突然很想我的太太,還有我的兒子,所以……還是先回家吧。關於去西涼省駐京辦……明天再說吧。”

    “……”

    ————

    本書完!!!

    請支持新書《絕痞鄉醫》,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