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全文閱讀

作者:華麗的虛偽  紅色警戒之民國最新章節  紅色警戒之民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紅色警戒之民國最新章節第421章 第 蒙巴頓歸西!(13-08-05)      第336章 山地、山叢林集 團軍(13-08-05)      第500章 突擊步槍時代(13-08-05)     

第一百三十三章 巷戰

    日軍方麵的各級軍官看到西南軍入城時,被躲在街道邊或者房屋的皇軍阻擋住進攻後,都紛紛鬆了一口氣。至少目前看來,巷戰的效果看起來還不錯,西南軍的裝甲部隊沒有發揮出他們的功效。

    然而沒過多久,西南軍的舉動讓不少躲在角落的日軍軍官感到不解。已經進入台北的坦克除了一小部分外,其餘的坦克都開始退出台北城,同時原本跟在後麵的裝甲車來到了前麵。隨後在以裝甲車為前導,向台北的幾條大點的馬路挺進,沒有撤離的坦克又開始向台北的主幹道行進。

    一如既往的反擊,但是這次日軍的戰果和之前完全不一樣。

    曹軍是今年中華軍校的畢業生,陸軍科,成績屬於那種不好也不壞的水平,今年畢業後,被任命為步兵班班長。這次的對登台之戰,曹軍的部隊被劃為登台之戰的戰鬥序列。當曹軍知道自己的部隊要去奪回台灣時,激動的心情溢於言表。作為剛剛畢業的新生,能在不到幾個月的時間就開始上戰場,這在中華軍校的所有學員中,也不多見。這雖然有些運氣成分,但也不是每個畢業生都有這樣的運氣。

    之前的進攻台北中,曹軍的一個班屬於中段位置,等他們進入台北時,部隊已經停止了進攻。原本還有些失望的曹軍,在接到準備開始巷戰的命令時,曹軍本來有些失落的心情,瞬間被他拋到爪哇國。在軍校中,曹軍學的是陸軍科,專攻城市攻防,對巷戰絕對可以說是耳熟能詳。雖然畢業的成績屬於中遊,但也有幾個學科是優秀。特別是關於城市戰鬥的考試,曹軍每次都是優秀。現在曹軍的處女之戰就是巷戰,這讓曹軍感到,自己的運氣不是一般的好。

    和其他的部隊一樣,草草的吃了點幹糧,曹軍的一個班就開始檢查彈藥。這次巷戰,步兵的準備是分的充分,基本上一個班的戰鬥單位,能攜帶多少彈藥,就能帶走多少彈藥。整理好武器後。曹軍把班上多餘的彈藥集中起來。放在和他們一起行動的那輛裝甲車上。

    步話機傳來開始進攻的命令後,曹軍的一個班跟在已經出發的裝甲車後麵。當前進到非安全地帶時,一行十二人微微貓著身子,眼睛不停的掃視這周圍的建築物。他們的任務是掃除一片街區的日軍。

    行進中的隊伍,剛剛轉過一個街角。裝甲車的前裝甲部分就冒出了大堆的火星,槍聲和子彈的撞擊聲也傳進了曹軍的耳朵。

    “注意隱蔽,敵人來了。”曹軍閃身到街道旁的一個牆角中,對著身後的戰友喊著。

    在曹軍開口之前,其他的戰士在聽到槍聲時便開始找掩護。有的和曹軍一樣,躲在牆角邊,有的就直接躺在地上,剩餘的就直接以裝甲車為掩護。

    借著日軍停止射擊的空檔,曹軍探頭一看。此時在他們的前麵,一個t字型路口中,三個方向的建築物都有子彈射出,在街邊以沙包為掩護擺著四挺機槍。

    此時裝甲車上麵的兩挺重機槍也開始還擊。西南的裝甲車可不是日本那種薄皮戰車可以比擬的,別說日本的重機槍,就是西南自己的中華z型重機槍都無法穿透。所以裝甲車根本無懼日本的火力網。直接往前推進。

    曹軍把周圍的房屋地形看了一遍,對著身後一個拿著狙擊步槍的戰士比了下手勢,指了指街上一個棟三層高的建築。

    後者會意的點了點頭,在裝甲車壓製住日軍火力的時候,那個狙擊手快速的穿過街道,一隻手拿著狙擊槍,一隻手掏出手槍,進入那棟三層小樓。

    當狙擊手進入的小樓的時候,一個班的戰士,配合著裝甲車展開了還擊。

    曹軍把手上的衝鋒槍放在一邊,拿出背在後麵的步槍,透過街角,槍口對準斜對麵一棟二層建築的窗戶。之前曹軍就發現,這棟房屋麵最少有六七個火力點,都是步槍。衝鋒槍的精確度和射程都無法和步槍相比,所以在出發的時候,曹軍特地準備了一把步槍。

    透過準心,曹軍看到一個窗戶伸出一把步槍,在午時陽光的照射下,麵日軍在曹軍的眼清晰無比。看到日軍就在自己的眼前,曹軍豈有放過之理,毫不客氣的扣動扳機。曹軍槍響的同時,在他身後的一個戰士也扣響步槍,另外一個窗戶的日軍,和曹軍的目標,兩具屍體同時向後仰倒。

    曹軍回過頭去向身後的戰士比了下大拇指,後者也回應了個大拇指。

    在一個班的戰士出手後,日軍的火力被完全壓製住,特別是街道兩邊的房屋中,基本上隻要日軍探出腦袋,便無法幸免。

    狙擊手小心翼翼爬上三樓的樓頂,拿出阻擊步槍,靠在樓頂的矮牆邊。狙擊步槍對準街邊四個日軍的機槍陣地,拉開槍栓,對著一個正在扣著機槍扳機的日軍腦袋就是一槍。狙擊手開槍後,並沒有去看有沒有打中,而且馬上又對準另外一個機槍手,他對自己的槍法很有自信。快速的拉了下槍栓,對著另一個日軍機槍手的腦袋又是一槍。快速打了四槍,四個機槍陣地便全部啞火。

    曹軍看到狙擊手開始出手,對跟在裝甲車後麵一個戰士喊道:“火力手,端掉對方的機槍,其他人掩護。”

    戰士們聽到曹軍的話,對著日軍剩餘的幾個火力點就是一陣不間斷的射擊。火力手也毫不遲疑的從裝甲車後邊閃身出來,手的火箭筒對著一個已經啞火的日軍機槍陣地就是一炮。炮彈拉著長長的尾焰飛向機槍陣地,在爆炸聲中,機槍陣地剩餘的兩個日軍和那挺重機槍被炮彈直接炸飛。

    火箭筒射手奪回裝甲車身後,快速的裝上新的炮彈,借著戰友的掩護。又閃身而出,對著另一個機槍陣地扣動發射按鈕。轉眼間日軍的兩個機槍陣地便被端掉。剩餘的兩個機槍陣地也被裝甲車上的機槍壓製著,根本無法發揮原本的火力,很快便被火箭筒炸毀。

    四個機槍陣地的淪陷,讓本來就處於弱勢的日軍更是雪上加霜。裝甲車上的重機槍開始向街道兩邊的建築掃射。子彈射在牆壁上,留下了一個個深深的彈坑,地麵的戰士也跟著裝甲車快速的推進。被壓製住的日軍根本無法反擊,跟進的人民軍戰士可沒有絲毫的客氣,一顆顆手雷被扔進了兩邊的建築,爆炸聲夾雜著日軍的叫喊聲。

    一直沒有出手的火焰噴射手,此時也開始攻擊。一條條火龍被噴到了日軍躲藏的房屋中。火焰引燃了房屋的可燃物質。當然還包括那些躲在麵的日軍。

    本來還算幹淨的天空,很快被濃煙掩蓋。那些被火焰燒灼的日軍,掙紮的跑出房屋,便被躲在三樓上的狙擊手擊斃。

    還沒有被攻擊到的房屋,麵的日軍看到這樣的情形。根本不敢呆在屋子。十幾個日軍在一個軍曹的帶領下,跑出一間商鋪,一邊喊著“板載”一邊衝向街上的人民軍戰士。裝甲車上的機槍和房頂的狙擊手一起出手,那十幾個日軍還沒有跑出二十米,便倒在槍下。

    越來越多的日軍跑出躲藏的房屋,他們寧可被子彈打死,也不想被大火燒死。

    本來還向加快推進速度的曹軍,看到日軍都跑到街道上,馬上命令部隊減緩攻擊步伐。以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為主。

    後麵跑出來的日軍並沒有一窩蜂的往上衝,而且學著人民軍躲在牆角和尋找各種掩體,開始和曹軍等人對射起來。雖說日軍的槍法不賴,但是人民軍戰士的槍法更好。而且現在日軍方麵沒有了機槍,雖然在人數上多於曹軍等人,但是麵對裝甲車上麵的兩架重機槍。完全處於一種被壓著打的姿態。

    曹軍等人可以說是槍槍奪命,而且躲避及時,對射了十分鍾。隻有一個戰士不小心,小腿被日軍的三八大蓋穿了個口子,經過緊急包紮,又投入到和日軍的交火中。

    日軍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不但傷亡慘重,更是被曹軍等人趕出老遠,隨著裝甲車的推進,日軍也跟著一路後退。等日軍退到另一個戰場的時候,才發現原本守在那的一個小隊,已經隻剩下了不到五個。當剩餘的五個日軍和另一個小隊殘兵的日軍匯合時才發現,戰鬥僅僅過去了不到半個小時,他們防守的街區已經被攻破,街道被打通,原本兩個小隊的兵力,現在隻剩了不到二十人。

    曹軍看到那五個日軍和遠處跑來的日軍匯合在一起,而且遠處也可以看到,對麵的街口也有自己人在追趕過來。雙方可以相互看到對方是誰的時候,那些日軍已經被壓縮在一起,前有強敵,後有追兵。十幾個日軍無奈的躲進一個小胡同,現在他們像是驚弓之鳥。

    兩個班的士兵匯合到一起,兩輛裝甲車堵在小胡同的兩端。曹軍和另外一個帶隊的班長點了點頭後,曹軍對著胡同麵大聲的喊道:“麵的小日本聽著,馬上放下武器出來投降,不然我們就要防火了,到時候你們一個也活不了。”喊的是中國話,曹軍也不怕麵的日本人聽不懂。

    很快,也不用曹軍喊第二遍,被堵在小胡同的日軍就舉著武器走了出來,等在一旁的戰士,馬上走過去,把投降日軍身上所有的武器收繳起來,除了一身遮體的軍裝外,其餘的東西全部被收刮集中起來。

    俘虜移交之後,兩個班的士兵便又分開,朝著自己各自的目標繼續推進。

    此時人民軍的推進速度很快,本來還指望能夠擋住西南軍的日軍巷戰戰術,此時完全不奏效。而且西南軍的進攻方法和駐台師團長想的完全不一樣。按照他的思路,攻擊之前要開始炮擊,隨後再展開陸地上的攻擊。可西南軍並沒有炮擊,而是直接就進攻,效果還很好。一直引以為豪的大日本皇軍,在西南軍的麵前,毫無優勢可言。更讓駐台師團長無法相信的是。隻有短短的兩個小時,碩大的台北城已經淪陷了三分之一。

    人民軍以班級建製為單位。輔以裝甲車、坦克,從四麵八方向台北城的大街小巷展開攻擊。遇到難啃的防禦點時,還可以呼叫城外的炮兵火力支援。在噴火器和火箭筒的聯合攻擊下,隻是簡易的房屋或者用沙包組成的防線,根本不堪一擊。再加上此時的人民軍鬥誌昂揚,巷戰經驗豐富,武器裝備先進。反之日本方麵士氣不佳,巷戰經驗幾乎為零,武器裝備上更是無法相比。兩個小時的時間,要不是為了交割俘虜。耽誤了不少的時間。現在拿下一半的可能都有。

    位於台北城中心的日軍指揮部,此時愁雲慘淡。這有著日軍防禦的大部分力量,同時那些僑民也都集中在這。現在人民軍組成一個巨大的包圍圈,從四麵向這壓來。那些僑民是不知道現在的戰況,但是不妨礙他們從那些緊張的軍官臉上看出什麼來。之後一個從前方撤下來的傷員口中傳出。現在台北已經快淪陷一半了。這下子那些僑民才知道,原來形勢已經如此嚴峻。

    兩天的戰鬥,這的僑民許多家人都倒在了戰場上,現在聽到戰況越來越不利,這讓不少的僑民感到不滿。這兩天軍隊沒有死多少人,死的大部分是武裝僑民,本來還想這些軍隊能打敗西南軍,現在聽到這樣的消息,實在讓他們難以接受。不少人心菲薄:早知如此。開始時還不如直接投降,省得死那麼多人……此時的陳紹借著中午吃飯時間,正在家陪著妻女。對於台灣的戰事,他一直保持高度的關注,從昨天開始,一封封詳細的戰報已經擺在他的辦公桌上。除了一些大致的方向外,其餘的如何戰鬥,采取什麼戰術。對這些東西,陳紹都放任蔡鍔和孔文鴻他們自己去決定,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既然把指揮權交給他們,那就要相信他們,何況陳紹也不認為自己的軍事指揮很厲害。隻是有著比別人更加寬廣的見識,在後世各種經典戰例也都耳熟能詳,所以在軍校時,那些學員都認為自己的校長的軍事素養絕對是全軍校第一的。不過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對此陳紹也沒有去否認什麼。

    下午一點的時候,陳紹準時出現在辦公室麵,在處理了幾份不是很主要的文件後,拿起一旁的各地區發展報告看了起來。

    奉係改弦和進兵蒙古之事陳紹也十分關注,收回東北三省還好點,之前已經在奉係做了大量的工作,現在許多的官員開始在東北三省展開工作。原本奉係的官員也在篩選中,令缺毋濫,這是西南一向的準則。特別是在官員任命上,更是嚴格了許多。

    蒙古的事就顯得比較嚴重,蒙古的版圖很大,從東北到西北。這次為了決解蒙古的災荒,陳紹已經從各大城市調集了幾萬噸的糧食上去,這才緩解了蒙古地區的糧食問題。饑荒是一個問題,拿回蒙古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蘇聯的問題。在蒙古地區,蘇聯做了不少的動作,雖然此時還不是很嚴重,但現在的陳紹還不想過多的觸及蘇聯的神經。

    為此早在出兵蒙古的時候,陳紹就命宗離和蘇聯大使好好談談,以蘇聯購買的武裝為籌碼,和蘇聯方麵展開對話,迫使蘇聯答應承認蒙古是屬於中華的。為此陳紹答應蘇聯,這次的軍火交易,陳紹方麵會給蘇聯打八折。本來蘇聯還是支支吾吾,扯東扯西,一副不合作的態度。但是當鍾離把籌碼一說,蘇聯大使在和莫斯科方麵聯係之後,最終答應了陳紹的要求。

    此時正是蘇聯工業經濟複蘇的時候,本來斯大林在拿出那麼多的錢向西南購買軍火時就十分的不情願,要說現在蘇聯也是家大業大,但還處於高速發展的時機,到處都需要花錢。還有一點此時斯大林的注意力還不在蒙古那個地方,雖說有些小動作,但都是一些可有可無的小事,再者說,現在蒙古還是蘇聯的,而且中華有了坦克這種東西,斯大林也不想和陳紹搞得太僵,至少在蘇聯在擁有更強大的坦克之前是這樣的,更何況斯大林也不想讓現在的蘇聯陷入戰爭中,埋頭發展才是最主要的。

    陳紹本來還以為那批裝備要打五折對方才會同意,為此陳紹還想到,就算不賺錢也要蘇聯人答應。沒有想到八折就打發了,這到是很出乎陳紹的預料。當此事塵埃落定的時候,陳紹心也十分的不爽,蒙古是中華的地域,沒有想到拿回自己的東西還要外國來同意不來幹涉。當初宗離把此事和他報告之後,在宗離驚訝的表情中爆了句粗口:“真他嗎的窩囊,斯大林,我們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要說那幾天陳紹都有一種和對方拚命的衝動,但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蘇聯不是日本,就算能打敗蘇聯,但是對中華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而此時還在和日本交戰中,到時候兩國聯合起來,陳紹獲勝的機會渺茫。而且剛剛南北統一,到時候再搞出什麼蛾子,那會使原本大好的局麵毀於一旦,中華大地很有可能再次陷入戰火中。這也是陳紹盡量不和蘇聯起衝突的原因,不是害怕,而是還不是時機。

    十幾天過去了,現在的蒙古也被拿下,除了一些偏僻地區外,其餘的地方盡入西南之手。兩個軍和大量的預備役部隊已經開展到蘇聯的國界線,不過還好,雙方都很克製,並沒有出現什麼問題。

    就在陳紹看著報告時,王傑敲門而入。遞給陳紹一份最新的台灣戰報,便轉身走了出去。

    陳紹拿起戰報看了起來。

    此時西南軍的攻勢一如既往的猛烈,雖說是打巷戰,但是速度一點也不慢,從早上到現在,戰線一推再推。現在大部分的日軍全部被包圍在台北城的中心地域,直徑五公的範圍內。不過範圍是小了,但是密度很高,這也減緩了西南人民軍的進攻速度,在最進的半個小時,更是沒有前進一步。為此,蔡鍔已經從金門出發,趕到了基隆港。在發出戰報的時候,西南軍已經停止了進攻。為此蔡鍔特地在戰報的後麵向陳紹請示,是不是可以出動轟炸機和火炮,轟炸台北。

    這件事並不簡單,此時台北被圍困的不隻有日軍士兵,還有幾十萬的僑民。此次的戰鬥,世界各國都在關注,要是不顧那些僑民發起炮擊的話,會在國際輿論上,造成一些不良後果。所以蔡鍔特地向陳紹請示。

    這點陳紹的想法很簡單,並沒有蔡鍔那麼複雜,此時在台灣的僑民,有多少沒有做過對不起台灣人民的事,對於這些人,陳紹沒有絲毫的憐懍之心。至於國際輿論,陳紹也有話說,那麼多的武裝僑民在和人民軍戰鬥,大不了說是難以分辨,純屬誤傷。要說擔心,陳紹想到的是,台北的建築,要是轟炸一開始,免不了要花錢重建,投炸彈要花錢,到時候再花錢重建。陳紹心對那些反抗的日軍,很是不爽。這也導致,當台灣的日本人當了俘虜後,每個人都被收刮得隻剩下一身遮體的衣物。而且還要擔負起重建台北的工作。

    很快,陳紹同意炮擊的回複就出現在蔡鍔的手上。對於陳紹的回複,蔡鍔也早猜到了。以他對陳紹的理解,想要叫陳紹用士兵的生命去換取勝利,這簡直比登天還難。君不見此時的海麵上還停靠著一艘醫療艦,隨時準備救助那些受傷的戰士,基隆港也建立了一座臨時醫療所。對於陳紹護犢子的心思,蔡鍔等人都十分的清楚。所以像麵對這樣的戰況,蔡鍔在發出請示的時候,也猜到了陳紹的答複。rv

    最快更新,請。

    書海閣

    

SnapTime: 2014-10-02 22:25:37  .ExecTime: 6.503
cacheread=1 cachewrite=1 cacheinvali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