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光環王》全文閱讀

作者:倦鳥先睡  網遊之光環王最新章節  網遊之光環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網遊之光環王最新章節第七百八十二章 大結局(終)(13-08-17)      第七百八十一章 大結局(九)(13-08-05)      七百八十章 大結局(八)(13-08-05)     

第四十四章 再見雪無痕

    更新時間:2012-07-13

    通過傳送陣,許悠很快就回到了日出之城,並來到了中心噴泉附近。

    “是先去倒賣呢?還是先去學技能呢?真是兩難的選擇。”許悠幸福地煩惱著。

    許悠和輕舞、不屈商量過了,以後倒賣的事情不需要再統一行動,自己什麼時候想去倒賣就去,不用再跟隨他的腳步了,許悠估計已經有人注意到他們,甚至大公會早已派人到各主城的拍賣行盯梢,他們不可能再像今天淩晨那樣長時間倒賣了。

    不過如果幾人分散開來,在不固定時間地去倒賣,那被發現的幾率就小得多,畢竟狡詐之寶在手,就算你兩大巨無霸公會加上四大一流公會這麼多人,想找許悠三個人也無異於*大海撈針,而且這把針還變成了牙簽。

    隻是倒賣賺的永遠是小錢,不是長久之計,何況等聲望係統正式開放後,這買賣就不能做了,所以還是老老實實把自身實力提升上去才是最好的辦法,不過現在嘛,先倒賣一次再說。

    許悠在寄了200金幣給他的兩個兄弟後,就隻剩下300多了,看著300這個數字,他忽然覺得有些少,於是趁回來學技能的時候,就想去倒賣一趟。

    頭上頂著“白板王子”名字的許悠左思右想最終還是決定先去倒賣,然後再去迪克那學習抗性光環,有狡詐之寶的偽裝,行事就方便多了,然而事實是殘酷的,狡詐之寶的偽裝能力似乎強過了頭。

    “這不許進入,請回!”守在皇宮禁地入口處的精英衛兵攔住了許悠,並嚴肅地說道。

    “什麼?”許悠一愣,接著又試探地問道。“這位大哥,您不認識我了?”

    精英衛兵瞥了他一眼,說道:“你是咩啊?為什麼要認識你?”

    “我!我是,呃……”許悠這才發現狡詐之寶也不是萬能的,好吧,他隻能先把狡詐之寶的效果取消了,反正狡詐之寶的冷卻時間也要到了。

    於是許悠偷偷摸摸地找了個偏僻無人的角落,取消了狡詐之寶的效果,讓樂無憂三個字重新出現在自己頭上。

    “還是原名好!”許悠喃喃地說道。

    很快,許悠的身影又出現在皇宮禁地的入口,這次衛兵果然不攔他了,隻是也沒搭理他,許悠百思不得其解,心想:“為何我的魅力對衛兵沒用呢?”

    邊思考邊趕路的許悠長驅直入,轉眼就來到了日出之城軍需官前,然後花了不知多少金幣,買了一大堆的15級補給回來,有紅有藍,把50格包包全塞滿了,收拾好一切後,許悠才離開。

    走在皇宮禁地空無一人的大街上,許悠又煩惱了,他覺得自己還是套個假名去倒賣地好,這樣會比較安全,隻是剛才他經曆了被衛兵攔截的事情後,又怕去學技能時迪克不認識他,到時又得取消狡詐之寶的效果,那就浪費了,要不先去學技能?

    “唉,為何狡詐之寶的冷卻時間不是10分鍾呢?”剛離開皇宮禁地範圍的許悠貪心地想道。

    這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了,現在的狡詐之寶的效果已經非常強大了,如果冷卻時間再短一些,那就太bug了,不過,作為擁有者的許悠,肯定希望狡詐之寶的效果更加強大,如果還能改變種族外貌等,那就更好了。

    可許悠的yy還沒結束,就聽見有人喊他名字:“樂無憂先生!請等等!”

    許悠一驚,回頭望去,隻見一個美麗地身影正站在街道的角落。

    ……

    日出之城某酒吧,正坐著兩個引人注目的玩家,一個是等級排行榜上排第八的神秘女玩家雪無痕,一個是聲望排行榜上的樂無憂,酒吧的玩家雖不多,但都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放在這一男一女身上。

    “不知道雪前輩找我有什麼事?”許悠在隊伍頻道說道,進了酒吧後,他和雪無痕就組起了隊伍。

    “我不是說過,別叫我前輩麼?”雪無痕的語氣帶著淡淡地嗔怪,此時的雪無痕已經褪去一身華麗的“衣裳”,隻是穿著和許悠一樣的白板裝備,不過就算如此,還是擋不住神秘美女傾城的氣質。

    “呃,不好意思,我忘記了。”許悠訕訕道,麵對這個早在遊戲界揚名,卻又無比神秘的雪無痕,他總是有些拘謹。

    “好了,樂無憂先生,我找你隻是想問個問題,可以麼?”雪無痕絕美的臉蛋被一麵粉紅色的麵紗遮擋住,許悠看不到她的麵容,也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一雙星辰般的美眸卻攝人心魂。

    “問吧,嗯,雪……小姐,你還是叫我名字吧。”許悠心有些打鼓,她不會發現了自己狡詐之寶的秘密吧,從剛才雪無痕喊他時所處的位置,應該早就等在那了,那前麵他的一舉一動不都被看到了?

    “好吧,樂無憂,你也直呼我的名字吧,嗯,我的問題可能有些冒昧,不過你可以選擇不回答的,今天淩晨的補給倒賣事件,是不是跟你有關?”雪無痕開門見山,話題卻直指許悠要害。

    “靠,原來她發現了這個。”許悠心暗呼不好,不過表麵上卻露出愕然的神情,然後不解地問道:“為何這麼說?”

    “因為聲望。”雪無痕輕描淡寫地說了四個字,就似笑非笑地看著許悠。

    “這個女人能不能不那麼聰明啊。”許悠心暗罵不已,不過他還是想掩飾事實,便淡淡地說道:“,看來雪無痕你是認定我了,不知你想怎麼樣?”

    “沒什麼,隻是好奇而已,不過,如果可以的話,你能不能賣些藥品給我,你知道,我一個勢單力薄的弱勢女玩家,沒多少錢買補給。”雪無痕的眼眸閃過一絲狡黠。

    “……”許悠幹笑起來,你妹啊,你還弱勢女玩家,如果被人聽到了,不知有多少男人捶胸頓足,要撞豆腐而死,不過言歸正傳,這女人怎麼像在威脅他?可是這秘密……

    “放心,我會守住這個秘密的。”雪無痕仿佛看出許悠心的想法,輕輕地說道。

    許悠並沒有說話,而是靜靜地思考著,雪無痕見此也不急,先品嚐一下剛才點的葡萄酒,遊戲的飲品食物跟現實一般,有味道有觸感,甚至更加美味,真夠神奇的,不知道遊戲的研發者是怎麼做到的。

    良久,許悠和雪無痕都沒有說話,兩人就這麼麵對麵地坐著,周圍的玩家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在公共頻道說話的聲音也逐漸少了下來,整個酒吧的氣氛愈見安靜。

    “你要多少補給?”許悠突然說話了,而這句話,就等於默認了雪無痕之前的猜測。

    “紅藍各20瓶。”雪無痕聽到許悠同意了,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許悠看到雪無痕的雙眸流露出來的笑意,就知道自己被眼前的美女訛了,看來自己這方麵還要鍛煉啊,許悠心不禁有些無奈,不過雪無痕怎麼說也是他小時候的“偶像”,算了算了。

    “好吧,交易!”既然如此,許悠也大方地說道。

    “你多少錢賣我?”雪無痕問道。

    “這麼點補給,就當送你了,好了,沒事我先走了。”交易完,許悠便從座椅中站了起來,他想溜了,他覺得漂亮的女人都是麻煩,而漂亮又聰明的女人,那必須用危險來形容。

    “能加個好友麼?”雪無痕有些驚訝,不明白許悠為什麼會免費送她補給,不過見到許悠要走,她也站了起來,然後向許悠申請了好友。

    許悠一愣,明顯沒想到雪無痕會這麼做,這神秘的女人不是獨行俠麼?他回過頭來看著雪無痕,眼有些疑惑,雪無痕見此不由有些嗔怒,說道:“難道你不願意交我這個朋友?”

    許悠聞言一笑,說道:“哪,能和雪無痕你做朋友是我的榮幸,隻是從小就有人告訴我,遇到既漂亮又聰明的女人,必須要提高警惕,我走了,再見。”這話當然是騙人的,他又不是張無忌,他隻不過想快點閃人而已,不過他也沒算完全說謊,因為他心真的就這麼想的。

    道別完,許悠就離開了酒吧,也離開了隊伍,當然,雪無痕的好友申請他也同意了。

    “你剛才的話是在誇我?”一條密語消息發了過來。

    “當然!”

    ……

    不久後,複蘇之城的一個拍賣行傳出了玩家的淒厲地叫聲:“啊!!!4銀幣的補給又出現啦!快搶啊!”

    “快快……補給……出現了!”精靈之森某拍賣行門前,一個上氣不接下氣的玩家在公共頻道喊道。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各大主城。

    於是,各主城的拍賣行又再次混亂了起來,而始作俑者卻在日出之城前往第一碼頭的路上,當然名字又變成了白板王子,他最後還是選擇先去拍賣行倒賣,再去迪克那,因為他想看看牛*逼的迪克能不能識破他。

    “可惜現在隻能買10格的包包,一次倒賣的補給還不是很多,不然,我這 能全部當本金,換成初級生命藥劑,那就爽了。”許悠一邊聽著耳邊不斷傳來的係統提示聲,一邊感歎道。

    《新世界》中,每個玩家隻能攜帶5個不同的包包,這些包包就組成了玩家的物品欄,許悠從新手村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有2個10格包包了,但20格物品欄無法滿足許悠和輕舞他們倒賣的需要,於是在今天淩晨倒賣的過程中,他們三個便從npc那買了3個10格包包回來,這就大大提高了倒賣的速度。

    這些10格包包要1金幣一個,算是很貴了,普通玩家暫時還不會買,而許悠這幾個倒賣分子就不同了,為了提高效率,1金幣算什麼,10金幣他們都不會猶豫。

    不過城賣包包的npc就隻有10格包包賣,容量更大的包包隻能在軍需官那買了,在那許悠幾個早已發現了12格、16格甚至20格的包包,這些包包的價錢對他們來說並不算貴,但聲望值的不足讓他們無法得償所願。

    由此看出,《新世界》的聲望是非常有用的,而各大主城的軍需官就是一個大寶藏,就等著玩家來攢夠聲望來買了,隻是聲望並不是那麼好獲得的,等聲望係統正式向全體玩家開放以後,許悠就會充分體會到這一點。

    聲望的話題就到此為止,許悠暫時也把這些忘了,如今他隻希望迪克還能認出他這個徒弟。

    可許悠趕到迪克麵前時,卻發現了一個熟人,那個叫正義之錘的騎士玩家居然還在這,這家夥的堅持不懈都要感動華夏了,不過許悠可沒這個心思,他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無視正義之錘警惕地目光。

    “嘿,迪克,我來了!”許悠大大咧咧地對著正在打呼嚕的迪克說道,其實心還是有些忐忑,迪克你丫的要給力啊。

    正義之錘見此有些好笑,這樣就能喚醒迪克,那也太容易了,這種方法早已被他用過無數遍了。

    “……”迪克還是在睡覺,管許悠是誰。

    “靠,隻有用那一招了。”許悠無奈,從包包拿出了醒酒湯,這可是專門對付酒鬼的。

    這時正義之錘詫異了,這白板王子居然能找到這個,真是不容易啊,不過這也是沒用的,他同樣嚐試過,可是接下來的事情卻像晴天霹靂,擊碎了他所有的堅持和希望。

    許悠還是那麼粗魯,那麼暴力,一瓶醒酒湯就那麼灌到了迪克嘴,迪克痛苦地呻吟了一下,終於醒了過來。

    迪克慢慢地睜開雙眼,然後就看到了一雙充滿期待的眼睛。

    “師傅,您還認得徒弟我吧?”這下許悠真的要唱忐忑了。

    “唔……你是?噢,是無憂你呀,你這家夥搞什麼,怎麼把名字給改了?”迪克吐字還不太清晰,但許悠聽了卻是把提到嗓子眼的心肝給吞了回去。

    “太好了,師傅你還認得我!”

    “廢話,你長得那麼挫,就算把名字改成渣渣我也認得你。”

    ……

    正義之錘傻傻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卻聽不到許悠跟迪克的任何聲音,因為從迪克醒過來那一刻起,已經屬於許悠跟npc交流的過程,受到係統保護,這時他終於知道,這迪克的任務早已被人觸發了,他這麼多天的堅持其實都是毫無意義的。

    命有時終須有,命無時莫強求,這句話真苦澀啊……

    

SnapTime: 2014-10-01 18:09:30  .ExecTime: 0.308
cacheread=1 cachewrite=1 cacheinvali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