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蛟魔逆天》全文閱讀

作者:中華329  西遊之蛟魔逆天最新章節  西遊之蛟魔逆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西遊之蛟魔逆天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九章 ,逆天(13-01-05)      第一百二十八章 ,蘇醒(13-01-04)      第一百二十七章 ,爭端(3)(13-01-03)     

第九十七章 ,威脅(求推薦收藏)

    當然河圖洛書相結合才算是一件先天至寶,不過就算此物一分為二亦能算是頂級靈寶,再加上以準聖修為驅動更是將其發揮的淋漓盡致。

    “此話當真?”多寶如來一聽玉皇大天尊的話不由眼眸一亮,西方本就貧瘠,多寶執掌佛教多年,可是真正的寶物也沒有幾件啊。

    “朕乃三界共主!”

    “成交!”多寶如來摯出七寶妙樹足踏九品功德金蓮對著夏侯瑞虎視眈眈的笑道。多寶如來雖號多寶卻是窮得很,昔日在靈寶天尊坐下雖號多寶道人,卻是一見寶物都沒有,盡皆仿製他人法寶,與人拚鬥之時看似寶光四溢實則盡是一次性消耗品。

    到了西方教添為教主至尊,實則手中兩件至寶全是聖人之物。九品功德金蓮雖然用的如臂揮使,但是接引聖人與道德天尊都留了一絲神念在內,隨時都可以收回去。七寶妙樹更是準提聖人借給他分分鍾要還得。如今這洛書在前,多寶如來不介意以教主至尊做一番買賣。

    “成交你個死人頭!”

    ‘當’一聲爆響,原來是夏侯瑞趁著多寶如來晃神之際來到他身側直接拘來東皇鍾,拿那東皇鍾當銅錘使用,一下子砸向多寶如來,誰知這九品功德金蓮自動護主,爆出一片金色光幕護住多寶如來。饒是如此,站在金蓮上的多寶如來還是被那股巨力震得搖搖晃晃飄飄蕩蕩。

    夏侯瑞咦了一聲,這九品金蓮防護實在周全偷襲居然無功。不過他見多寶如來這般搖晃,賊心不死的摯著東皇鍾又是連敲兩記,擴散的金光卻是將腳下兩座山峰齊齊炸碎。夏侯瑞手持東皇鍾對著玉皇大天尊與王母娘娘喊道:“你們兩夫妻繼續掐,本座就不奉陪了。”

    夏侯瑞心這般惱啊!玉皇與王母這兩個都是富的流油的家夥,除了天地正印與鳳頭釵,這玉皇居然還有洛書護體,據他所知這王母應該還有一杆素色雲界旗,跟他們比起來他這個半路出家的實在窮的很,用來用去就隻有這麼一個東皇鍾而已。想道此夏侯瑞摯著東皇鍾對著多寶如來又是狠狠兩記。

    多寶如來那個恨,他著誰惹誰,不過是來看個熱鬧看看有麼有便宜撿誰知道惹上這麼一樁倒黴事,足下九品金蓮連催功德金光頓時更甚,摸著手的七寶妙樹想要出手,隨即還是收了回去。天外天一役,七寶妙樹對夏侯瑞毫無辦法,還是不要獻醜的好。

    玉皇大天尊稍稍移動身形想要前去幫多寶如來脫困,誰知這王母卻是如影隨形,手中不知甚麼時候摯著一杆素色小旗,虎視眈眈的盯著玉皇。玉皇心中一凜,知道王母手持素色雲界旗隨時都能護住周身將僵持在半空中鳳頭釵收回,不得已隻好祭起龜甲一動不動的盯著王母。

    原本夏侯瑞隻是有些懊惱,這多寶如來已催促功德金蓮頓時金光大漲,再看這斯雙手始終在七寶妙樹上打轉,十足十的把夏侯瑞從懊惱直接升級成了鬱悶。好你個多寶如來,欺負俺沒寶貝不成,俺就拿這東皇鍾好好敲打你這烏龜殼。

    “別再打了,再打老僧真要翻臉了!”多寶如來盯著夏侯瑞狂轟亂炸般攻擊大聲喝道,東皇鍾光憑物理攻擊就將九品金蓮所化光幕擊打的搖搖晃晃,這般迅猛攻擊也不知道能堅持多久。

    “麻痹,本座害怕你翻臉,打的就是你這老禿驢!”夏侯瑞說著東皇鍾更是用力揮舞,一時間金光亂顫,震鳴轟隆。西牛賀州不少大能紛紛探出神識看來,這不看不打緊,一看卻是嚇了一跳。

    尤其是那些佛教天庭下來的大妖小怪,一個個看的目瞪口呆,多寶如來是誰!西方第一高手,佛教佛祖,覆海大聖蛟魔王竟然打得多寶如來隻有招架之力。當下便想起不久前聽聞的傳聞,好事者不由又給夏侯瑞加了一個尊號‘西牛第一妖’。

    “真的是佛也有火!”多寶如來身形一晃,趁著夏侯瑞舉起東皇鍾正待再次擊來的空隙,急急脫開身子,於此同時七寶妙樹,連連揮動,七色寶光幾乎同一時間爆出進萬道七色光華。

    夏侯瑞哈哈一笑,多寶如來這手段他是耳熟能詳,天外天之時早已見識過幾次。猛地一催東皇鍾,東皇鍾滴溜溜一轉,鍾口朝著多寶如來的方向,夏侯瑞用力一拍鍾頂,當下一道水缸粗細的黃芒從鍾口射出,那七色光束與黃芒一觸碰,便如陽春白雪瞬時間融化殆盡。

    “這禿驢跑得倒是真快!”夏侯瑞不由罵到了一句,原來多寶如來借著進萬道七色光束蔽蓋之際早已遁的不知所蹤。夏侯瑞原以為多寶如來隱身一側準備伺機偷襲,誰知這神識探便周遭萬所在也不見多寶如來蹤跡。

    夏侯瑞收了東皇鍾翩然來到玉皇大天尊與王母娘娘兩者之間,卻見兩者依舊大眼瞪小眼,誰也不肯先動手,不由戲謔說道:“你們兩夫妻卿卿我我回家去,別再本座這臭顯擺,本座看的寒磣的慌!”

    不是為何夏侯瑞心底總有這麼一絲感覺,眼前玉皇與王母雖然鬥得凶狠。不過夏侯瑞若是此刻出手將兩人之間隨便哪個,哪怕隻是輕傷,另一個肯定會聯手一起對付他!這就像兩夫妻吵架哦,都要拿刀對砍了,你要橫查一手幫其中一個給砍了的話,那兩夫妻百分百聯手一起揍你,末了還罵你一句‘多管閑事。’

    玉皇束手而立‘洛書’依舊擋在身前,一對桃花眼卻冷如寒霜,對於夏侯瑞的調侃置若罔聞:“帝俊不出太陽星,千年萬年。朕不死,他就不會死。若是帝俊出了太陽星,朕向你保證他死定了!”

    “你算甚麼東西也配說這種話。”王母冷哼一聲,聽得玉皇的話,不知不覺之間周身隱隱冒出一股殺意。

    “配不配你說呢不算,朕說了也不算。你若是不信大可一試。”說話間玉皇卻是將天地正印給收了回來,於此同時天地正印的器靈也一並回到正印之中。“記住朕不再是當初紫霄宮那小小童子。”說完一步踏出卻是回轉天庭去了。

    王母嘴角拉起一抹冷笑,秀目看著玉皇離去身影盡是鄙夷,直到玉皇身形消失,這才回過頭看向夏侯瑞,同時手一揮亦是收了鳳頭釵:“他的話,你可相信?”

    不管王母對玉皇有多麼不屑一顧,但是玉皇的話卻不得不讓王母忌諱三分。原因無他,他們兩個真的不再是紫霄宮那兩個修為低下的童子童女,而是高高在上修為高深的三界之主。

    “別問本座,本座又沒見過帝俊,怎麼知道他們兩個孰高孰低。”夏侯瑞一攤手回道。隨即又說道:“不過本座倒是希望你賭一把,若是你不賭一把,那本座的事情也就沒著落了。”

    王母冷哼一聲:“哼~~~若是你剛才與我一道出手,我有七分把握將他永遠留在此地。”

    夏侯瑞回身往是獅駝嶺飛去:“這事兒太缺德,本座雖然無良,可是也沒興致幫你一起謀殺親夫。記住若想本座出手,先幫完成本座的事兒,否則……哼哼。”說著伸出手用力朝腦後揮舞。

    王母貝齒咬著紅唇久久不語,良久,這才頓足身形疾速攀升直上天外天。楊戩到如今亦是不知所蹤,玉皇派出蚊道人出手對付楊戩,王母就算不擔心楊戩生死,也怕那紅葫蘆落入蚊道人手,那東西可是能叫鎮元子玩命的事物。

    夏侯瑞回到獅駝嶺徑直去了‘離火院’,方才坐定,一盞香茗還未開始品嚐,逍遙子便來求見,宣逍遙子進了‘離火院’。

    逍遙子行了一禮之後站在夏侯瑞身側說道:“師尊,那幾個草木精怪盡皆安排妥當。如師尊交代並未給他們太多實權。弟子有一事不明,還望師尊開解?”

    夏侯瑞嚐了一口香茗,感覺這茶有些苦澀,眉頭微皺,隨即將香茗放下道:“說罷。”

    逍遙子見夏侯瑞眉頭緊鎖還以為他的言語冒犯了師尊,但是出於對夏侯瑞的忠心,稍稍沉吟還是說了出來:“弟子有些不太明白為何師尊對這幾個小妖這般在意?”

    夏侯瑞看了一眼逍遙子緩緩說道:“逍遙子你曾經紅塵曆練,宮闈傾軋你不僅聽過見過,甚至還親身經曆過。本座問你若是有人毫無長處卻毛遂自薦前來投靠你,你該如何處置?”

    逍遙子眼眸一亮道:“千金買馬骨。”

    夏侯瑞笑道:“不錯,本座如今做的就是這般,對西牛賀州來說我等盡皆外來戶,再加上本座打傷牛魔王,誅滅獅駝嶺三妖,凶名在外。西牛賀州的妖王礙於本座修為敢怒不敢言,不過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若想收攏人心,必先爭取名聲。”

    逍遙子聽夏侯瑞一說頓時恍然大悟,隨即又問道:“不過師尊要弟子緊密監視這幾個小妖又是為甚?難道他們心懷不測?”

    求推薦收藏,衛道士請繞道,此地乃是魔道世界。

    

SnapTime: 2014-09-19 17:46:25  .ExecTime: 0.323
cacheread=2 cachewrite=0 cacheinvali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