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皇》全文閱讀

作者:傲天無痕  戰皇最新章節  戰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戰皇最新章節《》限時免費公告(15-12-03)      第2426章大結局(15-11-07)      第2425章天魔身份!(中秋節快樂!)(15-11-07)     

《》限時免費公告

  夕陽西下,狼牙山巔謝傲宇仰麵躺在地上,雙手枕在腦後,嘴叼著一根嫩草,翹著二郎腿,看著天空的火燒雲。
  “吐!”
  將嘴的嫩草吐掉。
  “難道我謝傲宇真的要一生無用嗎?”謝傲宇喃喃自語的道。
  背負著琅琊城第一高手謝乾之子的光環,謝傲宇從小便受到無數的目光關注,一出生,就有謝家的高手查看他的體質,也就是修煉天賦。
  得到的結論是驚采絕豔型的。
  其體質之好,修煉天賦之高,絕對超過謝乾很多,為此整個謝家都將心思撲在他的身上,將他當做整個謝家的希望。
  可天不從人願。
  自從七歲開始修煉,謝傲宇便遭遇到了一次又一次的打擊,他的修煉最刻苦,家族為他用的藥材煉體最多,可是別人一年便修煉出了鬥氣,他呢?
  時值今日,業已十六歲,沒有修煉出一絲的鬥氣。
  為此,在他十歲的時候,謝乾便行走奇奧大陸,拜訪名師高人,希望找到謝傲宇體質特殊的根由。
  結果是失望的。
  無論是誰,哪怕是全大陸號稱最頂級的天王級高手,最神奇的煉藥師,一致認定謝傲宇的體質、修煉天賦都是最拔尖的,甚至以為天王級高手都聲稱倘若他能修煉出鬥氣,應可達到天王級。
  怎奈不論用什麼辦法,謝傲宇就是無法修煉出鬥氣。
  由此,謝傲宇被稱為怪胎。
  真的要放棄了嗎?謝傲宇的心很不是滋味,他從小立誌成為像父親謝乾那樣的人,要站在武道巔峰,即便是遭受無數次的打擊,他都沒有放棄,每天就是鍛煉,瘋狂的鍛煉,他的體格被煉的令很多強力戰士都要嫉妒的地步,但是仍舊沒有一絲的鬥氣。
  望著夕陽落山,謝傲宇有些失落的起身離開。
  “當當當……”
  便在他剛走到狼牙山腰,就聽到一陣兵器撞擊聲,還夾雜著喊聲。
  由於沒有鬥氣,謝傲宇深知若是戰鬥之人的實力過高,其鬥氣餘波都可能令他喪命,所以趕緊找個地方藏起來。
  他閃身躲在一塊山石後麵。
  剛躲起來,就聽到一聲淒厲的慘叫,謝傲宇抬頭一看,隻見一名中年男子向這邊跑的過程中,被人從後麵一劍穿透胸口,重重的落地。
  那後麵的人喘著粗氣,全身都是傷口的跑過來,沒有去把自己的劍,而是伸手去搜那倒地男子,似乎要找什麼,找著找著,他的臉上突然露出喜色,從倒地男子的懷中拿出一個精致的小盒子,隻是上麵染滿了鮮血,“哈哈,我終於找……”
  “噗!”
  一把鋒利的匕首捅入這人的胸口,那名倒地男子嘴吐著血道:“我,我就是死,也,也要,拉你墊背。”
  “啪!”
  那被匕首桶中心髒的男子手一鬆,小盒子跌落地麵。
  盒子打開,一個閃爍著紫金綠三色的圓球滾出來,並且散發著濃濃的香氣,謝傲宇見兩人已死,便過去將那圓球拿起。
  在兩個死屍滿是血水的血腥味下,那圓球依然散發著非常重的香氣,完全蓋住了周圍一切的氣息。
  “好香啊。”謝傲宇拿到鼻子前臭了一下。
  結果那三色圓球觸到他的嘴唇立刻融化為一道涓涓清流進入他的口腔內。
  謝傲宇大吃一驚,趕緊嘔吐,他可不敢斷定這東西是不是有毒,畢竟有香氣的含毒的東西可不少。
  可是他嘔吐半天,深入手指摳,就是沒吐出來。
  並且他明顯的感覺到那清流如口腔之後,便稀釋,化作無數的溪流,流遍四肢八脈,令他的全身都感到無比的舒坦,最後一股溪流匯聚到了他的左胸口位置。
  謝傲宇扒開衣服看看,外表一切如常。
  活動活動,也沒啥感覺。
  他查看了一下兩具死屍,身上什麼都沒有,連空間戒指之類的儲藏物品的東西都沒有,唯一引起他注意的就是,兩人的左手腕都有一個白虎騰空的圖案,栩栩如生,乍一看,好像是真的一般。
  謝傲宇嘴嘟囔幾聲,帶著疑問離開了,他可不想在這待著,那兩個死屍也沒管,誰知道有沒有同夥趕來。
  等他進入琅琊城,那兩具死屍前出現十幾個人。
  其中一個身穿金色衣衫的男子麵無表情的拿起那個空空如也的小盒子,“給我搜!”
  他身後的那些人立刻開始搜索起來。
  將附近搜了十幾遍,幾乎將這翻了個個。
  “大人,沒有。”
  金衫男子臉上的肌肉一陣抽搐,“將狼牙山附近所有的人、獸都給我抓起來,一個個的查,要是找不到……”說到這,他猛然頓住了,“要是找不到,你們就不用活著離開了。”
  那些人都打了個冷顫,再次搜索起來。
  金衫男子遙望遠處的琅琊城,微風拂過,他的左手腕也出現一隻騰空的白虎圖案,“但願大人看在我是有望衝擊天王級境界的份上,不會殺我吧。”
  他們在搜尋,吃掉三色圓球的謝傲宇卻已經進了琅琊城。
  步入琅琊城,謝傲宇就感到渾身不自在。
  若說琅琊城誰的名氣最大,毫無疑問的,不是那琅琊城第一高手謝乾,不是琅琊城城主,也不是美豔絕倫的紫嫣煉藥師,而是怪胎謝傲宇。
  擁有無與倫比的天賦,比如天生經脈寬大,體內幾無阻礙修煉的雜質等等,卻無法修煉出鬥氣,加之其父的琅琊城第一高手的光環,他想不被人注意,都很困難,所以走在街道上,謝傲宇總是感到好像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哎,管他的,我謝傲宇堂堂大男子一個,管別人怎麼看幹什麼。”謝傲宇在心自我安慰。
  可是心底卻因此湧出強烈的不甘心。
  他不想就這樣認輸。
  “這不是我們謝家大名鼎鼎,人人皆知的超級天才嗎?”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謝傲宇眉頭一皺,也沒理睬,繼續前行。
  後麵一人步向前,擋在謝傲宇的前麵,雙手張開,“謝大天才,你別跑那麼啊,沒聽到哲少叫你嗎?”
  謝傲宇暗歎一聲,這第一個開口之人,名叫謝哲,是謝家四長老謝坤的獨子,一直以來都是謝傲宇的死對頭,好像看謝傲宇就是不順眼,而擋他去路的則是謝坤的死黨,也算是走狗,謝家的遠親,名叫謝剛。
  “謝大天才,你跑那麼幹什麼,難道不給我們這些廢材一點巴結你的機會。”謝哲皮笑肉不笑的走到謝傲宇的麵前。
  “有什麼事。”謝傲宇冷冷的道。
  謝哲嘿嘿笑道:“也沒什麼,就是我最近缺錢,你謝大天才就借給我點錢吧。”
  “沒有。”謝傲宇說完,邁步就走。
  “嗯?”謝哲眼中閃過一抹冷厲。
  那謝剛立刻伸手擋住謝傲宇的去路,“謝大天才,你要是不借點錢給我們的話,恐怕你會很不舒服啊。”
  謝傲宇大怒,攥緊拳頭。
  “怎麼想打架?哈哈,謝大天才,就憑你,還真沒資格跟我們動手。”謝哲撇嘴嘲諷道,他伸出一根手指,“信不信,我一根手指就能戳死你這個連鬥氣都練不出來的廢物。”
  被人羞辱令謝傲宇怒火狂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