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金牌寵妃》全文閱讀

作者:蠟米兔  鬼王的金牌寵妃最新章節  鬼王的金牌寵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鬼王的金牌寵妃最新章節第155章愛在有情天下(15-11-10)      第154章愛在有情天上(15-11-10)      第153章上刀山下(15-11-10)     

第155章愛在有情天下

  155愛在有情天(下)
  隻見,那女子如一抹紅塵,在碧波上輕輕點過,又像一隻火色的蜻蜓,在水麵嬉戲,竟讓岸上的人都看得癡了。
  等鳳蒼再次探出水麵的時候,察覺到一絲異樣,再看,鳳七七已經到了他麵前。
  “卿卿——”鳳蒼話還沒說完,就被鳳七七手中金絲纏繞,將他帶出水麵,“回去收拾你!先去救梟兒!”
  鳳蒼和鳳七七追到的時候,龍澤景天離岸邊隻有五米之遙,他早就發現了鳳蒼和鳳七七追了過來,卻沒想到兩人僅是憑借一塊木板就能越過水麵來到自己麵前。
  “把孩子給我!”鳳七七手中金絲飛舞,看出那女子有心殺自己,龍澤景天眼滿是不甘,幹脆捏著鳳梟,一同沉入水中。
  鳳七七,得不到你,我也不會讓你樂!即便恨,我也要活在你心!
  龍澤景天沒注意的是,與此同時,鳳蒼和鳳七七雙雙紮入水中,遊了過來。水中的龍澤景天看到對麵過來兩人,想掐死鳳梟,無奈鳳蒼速度竟然比他還。
  還沒覺得痛,兩股血水就從龍澤景天膝下蔓延開,等察覺到痛,鳳七七手中金絲已經將鳳梟帶了出去。
  鳳蒼想動手殺了龍澤景天,卻被鳳七七拉了出來。看到水越來越近的陰影,鳳七七大喝一聲“走”,和鳳蒼踩著水麵,飛速上岸。
  盡管剛才鳳蒼已經見過水怪的真容,這會兒再次見到,還是覺得這怪物很是恐怖。兩人剛剛上岸,那水怪細長的頭已經浮出水麵,嘴了含著的是龍澤景天的身體,他還在掙紮,隻是膝蓋以下已經全然不見。
  “救命!救我!”
  水怪嘴散發出來的腥氣,讓龍澤景天心有種前所未有的惶恐,他是不是要成為這怪物口中的食物了?他不要這樣!不要!
  這邊,鳳七七和鳳蒼已經上岸,鳳七七隻是掃了眼水怪,邊專心給救治鳳梟。好在鳳梟隻是嗆水,雖然小臉慘白,可是並無大礙,鳳七七鬆了口氣,鳳蒼趕緊運功將鳳梟的繈褓烘幹。
  “救我!”龍澤景天的慘叫傳來,鳳七七抬頭,冷冷地看著那個在水怪口中掙紮的可憐男人,眼出了冰冷如霜,沒有別的情緒。
  如果不是察覺水怪靠近,她一定會親手殺了龍澤景天。這樣算計鳳梟,鳳七七怎麼會救他!
  “救我!求求你們,救救我!”龍澤景天不知道水怪為什麼現在還不吃自己,隻是它鋒利的牙齒已經穿透了他的胸腔,龍澤景天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在一點點地流逝,可是還是忍不住掙紮著想求鳳七七救自己,無奈卻對上了那女子冷漠如冰的眼神。
  這眼神,讓龍澤景天心頭一顫。似乎鳳七七無論溫柔,妖嬈,狡黠,貴氣,卻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態度,就像,她恨不得他立刻去死一樣。
  對,她是希望他馬上去死。
  龍澤景天,覺得眼神開始模糊起來。身上傳來的痛,已經不是簡單的語言能形容了。
  鳳七七在救治鳳梟後,鳳蒼抱著兒子,攬著她的細腰,兩人越走越遠,隻留給了龍澤景天一個冷漠的背影,而這背影,卻讓龍澤景天從心底開始發涼。他知道,這一次真的是輸了。
  “表哥表嫂,你們沒事吧!梟兒沒事吧!”
  龍潭另外一邊的完顏康等人匆匆地趕了過來,等到的時候,水怪張口將龍澤景天吞入腹中。
  看到這場景,所有人心中一驚,所好是這水怪並沒有傷害其他人,而是看了他們一眼,再次沉入水中。一切,又變得風平浪靜起來。
  “梟兒沒事!”說完這話,鳳七七腿一軟,癱在鳳蒼懷。
  剛才不覺得害怕,現在想起來,若是鳳梟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她心這個坎將永遠過不去。
  “晉墨,給卿卿看看!”鳳蒼見鳳七七眼底失神,立刻讓晉墨給鳳七七經檢查,結果是她平安無恙,鳳蒼才鬆了口氣。
  “王爺,不如讓我給您看看吧!”晉墨來到鳳蒼身邊,給他號脈,過了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王爺也無恙!”
  聽晉墨說鳳蒼沒事,鳳七七才緩緩地回過神來。“沒事就好!一家人平平安安就好!”
  “是啊!沒事就好!小世子沒事,小姐沒事,姑爺也沒事,太好了!”剛才的事情,實在是把蘇眉給嚇壞了,她生怕那個水怪會把鳳七七和鳳蒼怎麼樣。現在看到他們平平安安地,蘇眉眼睛一熱,懸在胸口的那口氣也呼了出來。“沒事就好!”
  因為發生了一連串的意外,鳳蒼入龍潭的這一關直接給免去,古德第二天就抱了鳳蒼去見幾位長老。
  之前長老們並沒有多關心鳳梟,除了還在解除毒癮的藤原長老,剩下四位長老都在等著鳳蒼和鳳七七的兒子。昨天鳳蒼和鳳七七在龍潭的一幕他們已經見識過,外加龍神出現,四人商量後決定給鳳梟解蠱。
  “怎麼樣?”古德雖然是解蠱高手,可在戕族,長老才是權利的象征,更何況長老們的蠱術比他更高,他抱了鳳梟第一個就是來見這幾位長老。
  “奇了!”大長老在給鳳梟檢查後,眼神變得奇怪起來,又換了二長老過來,“老大,他該不就是?”
  二長老的話沒說完,他表情變得很吃驚,等換了剩下兩位長老檢查後,四人的表情一樣。
  “怎麼了?”古德看著四位長老,覺得似乎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對他的問話,大長老沒有回答,而是讓古德給鳳梟檢查。
  一檢查,古德的眼神變得複雜而又激動起來。
  “他莫非就是傳說中百年難遇的蠱人?”
  “嗯!”大長老點了點頭,“聽說這孩子在娘胎就中了蠱毒,想必是在娘胎就開始養蠱了。”
  大長老的說法更加肯定了古德的判斷,他這下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和四位長老商量之後,立刻讓人把鳳蒼夫婦請了過來。
  “蠱人?”
  聽到這個詞,鳳七七的眉頭皺了起來。聽著似乎不好,為什麼她卻從幾位長老眼看到了亮閃閃的小星星呢?
  “蠱人是什麼?”
  “按照我們的說法,蠱人就是蠱神賜給戕族的人,是上天的對我們的恩賜。”
  五長老說的這些話,鳳七七並不懷疑,可是鳳梟是蠱人,怎麼聽著就和正常人有些不一樣,感覺怪怪的。
  “公主,在我們戕族,蠱人是有著至高無上榮譽的。”
  大長老年長,看出了鳳七七心中的顧慮,連忙給她詳細解釋了蠱人。在戕族的曆史上,每次出現蠱人的時候,戕族都會得到蓬勃的發展。蠱人,聽上去很恐怖,其實隻是說這人從娘胎帶來蠱,而後天會將蠱術運用的淋漓盡致,並不是怪物。
  這百年,戕族還沒出現蠱人,雖然有人在懷孕的時候服下蠱蟲,想生下蠱人,可是沒有一個成功的,沒想到鳳梟這兒到出了一個。
  “你們的意思是,不幫梟兒解蠱?”鳳蒼一下就抓著了這麵的道道。
  見鳳蒼點破,古德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攝政王爽,我們的意思就是這個。原本你們是來解蠱的,但是小世子是難得的蠱人,而且剛才我們仔細檢查了,他身上的蠱毒對他並沒有任何危害,那蠱蟲反而因為從娘胎就和小世子在一起,反而非常維護小世子。”
  古德這樣說,鳳蒼也想起來了,鳳梟出生後的確有些不同,並沒有他中蠱後的那些症狀,反而和正常嬰兒一樣能吃能睡,莫非是因為古德說的這個?
  “我們的意思是,想把小世子留下來……”二長老話一說,鳳蒼和鳳七七兩人臉色微變,二長老連忙解釋,“我們不會傷害小世子,我們是想把最好的蠱術傳給他,畢竟蠱人百年難遇,若是小世子喜歡,我們願意將所有蠱術傳授給他。”
  鳳蒼和鳳七七雖然不太明白蠱人對戕族的重要性,這會兒看到眼前五人的表情,大概能猜出蠱人大概就是一種精神領袖的存在,所以他們才會這樣積極。
  讓鳳梟留在戕族,學習蠱術,這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可能。那樣就意味著他們要和鳳梟分開,而且鳳梟未必會喜歡自己體內的小蟲子,未必會願意學習蠱術。
  沉默了好一會兒,鳳蒼看向鳳七七。鳳七七能讀懂鳳蒼眼的意思,衝他點了點頭。
  “既然蠱蟲對梟兒沒有危害,我們還是帶鳳梟回去。”鳳蒼的回答,讓燃燒在幾位長老眼的小星星瞬間熄火。他們剛才還在奢望鳳蒼和鳳七七會把鳳梟留下,現在人家親爹不願意,他們也不能跟人硬搶,畢竟鳳梟不是戕族人,而且他還這麼小,離不開爹娘。
  “不過——”看出眼前這幾位老人眼的失落,鳳七七在旁邊開了口。
  聽到這一個“不過”,大長老似乎又看到了希望,“不過什麼?公主有什麼條件,我們都可以答應!”
  大長老這麼說,旁邊幾位長老都使勁點頭,“對對對!什麼條件我們都答應!”
  他們的表現,讓鳳七七笑著搖了搖頭,“看出各位是不會傷害梟兒,我很放心。可我不會拿自己兒子的幸福來作為交換條件!雖然我和蒼是梟兒的父母,可我們沒有權利決定梟兒的未來。我們的決定是,等梟兒大了,讓他自己來做選擇。如果他願意學習蠱術,願意留在戕族,我和蒼絕對不會阻攔。”
  鳳七七的話,等於給這些人吃了定心丸。
  古德以為鳳蒼和鳳七七這樣尊貴的人,一定不會讓孩子學習蠱術,畢竟蠱術在其他人眼是一種恐怖才存在。沒想到這二人竟然這樣開明,把選擇權留給了鳳梟。
  “公主,你和攝政王真是這麼想的?”
  鳳蒼和鳳七七這樣開明,倒是出乎幾位長老的意料之外。讓鳳梟來選擇,那孩子一定會選擇蠱術和戕族的,他體內有蠱,隻要這蠱蟲和孩子培養了良好的感情,他就不會排斥蠱術,也不會排斥蠱蟲。鳳蒼和鳳七七讓兒子自己選擇,其實這結果四位長老已經能預料到了。
  “是的。我們孩子未來,讓他自己去選擇,我們做父母的不幹涉。”
  “謝謝!”大長老有些激動,眼角有些紅,“既然兩位這樣開明,我們也不說別的了。我們也尊重小世子的意見,無論小世子什麼時候想學,都可以來戕族,我們戕族的大門永遠都會對他打開!”
  “對!他隨時可以過來!”
  四位長老加上古德的承諾,讓鳳蒼和鳳七七更加放心,至於鳳梟以後如何,還是看他長大了自己的選擇吧!
  “表嫂,你真的讓梟兒自己選擇麼?我怎麼覺得這孩子很喜歡這啊?”完顏康逗弄著鳳梟,惹得鳳梟“咯咯”發笑。
  讓人驚奇的是,鳳梟並沒有因為之前在龍潭的溺水而出現身體變故,反而在吃飽奶,睡了一覺後,又和以前一樣。若是平常的嬰兒,至少會病個好幾天,這孩子倒是非常皮實。
  “嗯!如果梟兒喜歡,我們不會阻攔。”
  “表嫂,你和表哥實在是太開明了!”
  完顏康和鳳七七說著話,鳳蒼走了過來,臉色有些沉。
  “表哥,怎麼了?”看到鳳蒼手的信,完顏康站了起來。不知為何,完顏康心中的預感有些不好,沒等他猜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鳳蒼下麵一句話直接把他給嚇住了。
  “完顏傑死了。”
  “什麼?!”這消息從鳳蒼嘴說出來,不止完顏康,就連旁邊的鳳七七和蘇眉也嚇壞了。
  “傑兒怎麼會死?”
  鳳七七搶過鳳蒼手中的信,從頭看到尾,在看到小說網藍親筆寫的完顏傑駕崩後,鳳七七眼淚直接掉下來。那個,小小的孩子,就這樣沒了?她走的時候完顏傑還依依不舍地拉著她,讓她一定要帶弟弟回來陪他玩兒,沒想到隻是短短幾個月的分離,卻成了永別……
  “完顏洪那個混蛋!”等完顏康看完信,咬牙切齒地罵了起來。
  原來,完顏傑身邊有個宮女是完顏洪的內線,完顏洪敗後根本不甘心,他似乎意料到自己會遇到什麼樣的結局,讓內線喂了完顏傑毒藥。
  “這個人真是該死!我真是恨自己當初仁慈,留了他一條性命。”
  鳳七七眼一片陰鬱,虎毒不食子,完顏洪的變態已經超出了正常人的範圍,竟然對自己唯一的兒子下毒手,這人的心到底是怎麼做的!
  “我要他死!”
  鳳七七身上的寒氣,是完顏康從來沒有見過的。他從來沒有看到過鳳七七這樣恨一個人,也沒看到過鳳七七殺氣這樣濃烈。完顏洪真不是個東西,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該殺!
  “我已經回複了外祖母,對完顏洪淩遲處死。”
  “淩遲還便宜他了!要找最好的刀手,一片片將他的肉片下來,我要看看他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完顏傑有什麼錯!那可是他的親生兒子!”
  說到最後,鳳七七的聲音已經在微微顫抖了。她還不能接受這樣一個事實,那麼天真可愛的孩子,居然死在自己親生父親手,完顏洪真是比畜生還不如!
  “好!”鳳蒼將鳳七七攬在懷,大手輕輕撫著她顫抖的背,“都按照卿卿說的來!”
  鳳蒼眼寒不達底,遠在北周國大牢的完顏洪並不知道,他等來的,是三天三夜的淩遲,早知道結果是那般痛苦,他發誓自己一定不會做出這麼蠢笨的事情。
  ……分割線……
  五年後。
  自從北周國皇帝完顏傑駕崩後,國內動蕩,新皇完顏康登基,曆時五年,將國內的反對力量和納為北周國版圖,曾經東魯國的禍亂份子一一鎮壓,最終迎來了和平盛世。
  而曾經顯赫一時的攝政王鳳蒼和鎮國公主鳳七七,卻在國內平息下來後,丟下一封請辭書,帶著一家老小去了攝政王的封地雍州,從此不再過問朝中事物。
  “混蛋,混蛋!”北周皇宮,完顏康在看了一封信後大罵起來,“這皇位明明應該是表哥的,卻把我頂上來!真是太混蛋了!”
  “阿康,你在說什麼呢?”
  已經貴為一國之後的蘇眉挺著肚子進了禦書房,剛到門口就聽到完顏康憤怒的罵聲,知道他又是為了鳳蒼的事情,立刻笑著走了進來。
  “小眉兒,你怎麼來了?伺候你的人呢?去哪兒了?”
  看到蘇眉,完顏康立刻溫柔下來,連忙上前扶住蘇眉,小心翼翼地陪在她身邊,“不是讓你在寢宮等我麼?是不是怪我去晚了?我這兒的事情馬上就處理完了,你先等等我啊!對了,你餓不餓?寶寶如何?”
  完顏康一連串的問題,讓蘇眉隻能做出無奈的表情來。自從她懷孕後,完顏康弄得比她這個孕婦還要緊張,每天都要這樣,蘇眉懷疑完顏康得了鳳七七說的那種“產前抑鬱症”了。
  “晉墨說我應該多走走,這樣才方便順產麼!正好過來看你,我也想你了!”
  蘇眉一句“我想你”,讓完顏康心情大好,“我也想你了,麼麼!”
  看著完顏康湊過來的嘴,蘇眉“啪”一下,伸手將他打開,“肉麻死了!旁邊還有人呢!”
  完顏康被打,卻不惱,反而把剛剛收到的信遞給蘇眉。“你看看!表哥和表嫂帶著姑姑姑父去天下第一莊享福,把我丟這兒下苦力,小眉兒,你說我是不是很委屈,是不是他們欺負我?!”
  一聽說鳳七七來信,蘇眉高興得不得了,“小姐來信了?不知道小姐好不好,她應該生產了!”
  雖然已經成為一國之後,出門也是前呼後擁,可是蘇眉對鳳七七的稱呼還是沒變,依舊把她當做自己心中那個小姐。
  在看了信後,蘇眉的表情由高興變成了撇嘴,看出蘇眉的不開心,完顏康知道她也想去天下第一莊,可是因為懷孕,而且是第一胎,所以不得不留在皇宮安胎。否則按照蘇眉對鳳七七的感情,肯定會把他這個皇帝丟在一邊,跟著鳳七七去了天下第一莊。
  “小眉兒,別難過了,等孩子生下來,我帶你去雍州好不好?”
  “哼!還說呢!都是你!你這個壞蛋!”蘇眉一想到這個就覺得來氣,她從來沒有和鳳七七分別這麼長時間,更何況鳳七七現在要照顧三個孩子,還不知道她吃得消不。偏巧這時候蘇眉有了身孕,不能陪在鳳七七身邊,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完顏康這個“罪魁禍首”帶來的。
  想到這兒,蘇眉又狠狠地錘了完顏康一下。
  “哎呀——小眉兒,你打得我好疼!”完顏康抱著胸口蹲下來,嘴一直叫喚,雖然這一招已經用了很久,可在這時候貌似還是有用。
  “怎麼樣?是不是很疼啊?”
  蘇眉想起自己剛才那一拳沒輕沒重,立刻想去攙扶完顏康,“對不起啊!我就是想小姐了……”
  “小眉兒,你心都是表嫂,可曾把我和孩子放在第一位?”完顏康蹲在地上,聲音有些哽咽。他這樣,反而讓蘇眉心慌。似乎完顏康從來都沒有這樣過,不管她如何,完顏康始終是笑嘻嘻的,從不曾抱怨,今天怎麼了?
  “我……”
  “小眉兒,你是我的妻子,是我孩子的母親,是北周國的皇後,可是在你心,表嫂始終是排在第一,你知道這樣讓我有多難受麼?”
  完顏康繼續捂著胸口蹲著,不去看蘇眉,聲音中有了顫音。
  他這樣,讓蘇眉心有了些許懷疑,難道她真的太在乎鳳七七,所以忽略了完顏康?她原本以為完顏康不會在意這些,沒想到他真的放在心上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擔心小姐,她現在也有身子,孕吐的厲害,我擔心小姐的身體麼……”
  “那我呢?你可曾擔心我?我不是鐵打的,也需要你的關心啊……”
  完顏康的抱怨繼續著,讓蘇眉有那麼一段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對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會這樣難過……要不,我以後多關心關心你?”
  蘇眉的回答讓蹲著的完顏康眉眼發笑,隻是他沒有表達出來,反而聲音更加發顫,“小眉兒,你說的是真的?”
  “嗯!當然,我想你保證!”
  聽到蘇眉的保證,完顏康終於鬆了口氣,抬起一張笑臉,“看來小眉兒還是在乎我的!”
  看出完顏康是在逗自己,蘇眉眼一瞪,剛想開口罵人,卻在看到他眼的溫情脈脈後,把口中的話吞了下去。鳳七七走的時候,告訴了蘇眉那天在七重塔上發生的事情,並且語重心長地告訴蘇眉,一定要善待完顏康,其實他沒表麵看上去的那樣陽光。
  此時,見完顏康這般,蘇眉伸手,溫柔地將他扶了起來。
  “其實,我心最在乎的人就是你!”蘇眉小鳥依人地靠在完顏康懷,這樣的溫柔,讓完顏康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一想到鳳七七曾經說過的,蘇眉的身世,以及她用潑辣掩蓋的脆弱內心,完顏康心中一軟,將蘇眉摟在懷,一手撫上她五個月,已經開始突起的肚子。
  “我心最在乎的人也隻有小眉兒……”
  兩個人靠在一起,陽光投射進來,將兩人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
  “等你把孩子生下來,我帶你去天下第一莊,讓你見表嫂,可好?”
  “不好——”蘇眉搖了搖頭,心第一次有了陪著這個男人的想法,“生了孩子,還要調養,而且小姐說了,小寶寶頭三年容易生病,一去一回,對孩子不好。再說,國內剛剛平定,你有很多事情要做,也走不開身。寶寶,離不開我,而我,也離不開你……還是等孩子大點兒了,我們一起去吧!”
  蘇眉的話,聽在完顏康耳朵,卻是前所未有的感動。蘇眉從來沒有說過這樣動情的話,所以她始終就是小辣椒的模樣,如今這些話從蘇眉的嘴說出來,完顏康的心忽然被幸福填的滿滿的。
  “小眉兒,有你真好!”完顏康吻在蘇眉的額頭上,“我愛你!”
  “討厭,都老夫老妻了,還說這樣肉麻的話!”完顏康的情話,讓蘇眉臉一紅。和完顏康結婚五年,她從來沒有對他說過情愛這樣的話,完顏康也不曾說過。兩人似乎就是一對歡喜冤家,一路走來,沒有那麼多的甜言蜜語,圍繞他們更多的似乎都是“針鋒相對”。
  現在完顏康說出蘇眉心中期盼已久的話,她的小心髒跳得厲害,臉頰也緋紅。
  “小眉兒,你還沒說你愛不愛我呢?”完顏康臉皮比蘇眉後,這會兒一直盯著蘇眉粉紅的頸部,嘴卻變得無賴起來,“你說嘛,你到底愛不愛我!”
  被完顏康折騰的沒辦法,蘇眉小聲地嘟囔了一句,“不愛你怎麼會嫁給你呢!”
  聲音雖小,卻被完顏康聽了個完整。不過他可沒打算這樣放過蘇眉,反而更加纏著她,“你說什麼,我沒聽到,麻煩你大聲點兒,我耳背!”
  知道完顏康是故意的,蘇眉還是笑了,最後擰著完顏康的耳朵,將他拽到自己麵前,“我說,我愛你!”
  蘇眉故意大聲地吼,震得完顏康耳朵“嗡”地作響,可他心卻樂開了花!“我就知道你愛我!像我這樣玉樹臨風,聰明絕頂,瀟灑專一的好男人,哪兒去找!”
  第一次,在完顏康“自吹自擂”的時候蘇眉沒有跟他唱反調,反而溫柔地看著他日益成熟的臉,對這份姻緣充滿了感激。
  雍州,追風崖,天下第一莊。
  “嘔——”鳳七七已經不記得這是今天第幾次吐了,雖然是三度當娘,可是這一次孕吐比頭兩次都要厲害得多。
  “娘,喝水!”
  “娘,擦嘴!”
  龍胤麒和龍胤麟兩人站在鳳七七旁邊,都小心翼翼地看著鳳七七。看到娘親這麼痛苦,兩個小家夥一個端茶杯,一個遞手帕,讓旁邊的完顏明月和鳳邪兩人,看了連連點頭。
  在生下鳳梟後,鳳七七生下了這對雙胞胎——龍胤麒、龍胤麟。兩人個小家夥長得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是老二龍胤麒眉心有一個殷紅如血的朱砂痣,而老三龍胤麟的眼睛是紫色。若非這麼明顯的區別,旁人都分辨不出他們來。
  不過,這對雙胞胎兄弟最喜歡玩兒的遊戲就是“猜猜我是誰”。他們古靈精怪,常常掩去兩人的特點,讓旁人去猜。除了鳳七七和鳳蒼,就連小說網藍、完顏明月和鳳邪,都會分不清楚這兩個小家夥到底誰是誰,更不用說別人,更是常常被騙。
  此時,看著兩個兒子一概往常的調皮,這樣關心自己,鳳七七伸手在兩人肉呼呼的包子臉上撫摸了一下,“娘沒事,娘這是正常反應。”
  “娘,是不是懷孕都這麼辛苦啊?那娘生我們和大哥的時候,一定吃了好多苦!”龍胤麒的小手放在鳳七七還沒顯懷的肚子上,“娘親這麼辛苦,以後我們一定好好孝敬娘親!不讓任何人欺負娘親!”
  “對!我還要把最好吃的都給娘親,還要保護娘親!”龍胤麟在旁邊捏著拳頭,仿佛有人欺負鳳七七,他一定會一拳揮舞出去似的。
  “乖孩子!”
  孩子這樣懂事,鳳七七雖然身體不舒服,可心情卻很好。
  見鳳七七笑了,龍胤麒和龍胤麟拍起手來,“娘親笑了!娘親笑得時候最美美了!”
  鳳蒼一進來就看到這樣溫馨的一幕,龍胤麟一回頭,看到鳳蒼,立刻撲了過去,“爹爹,你回來了啊!帶給我的好東西呢?”
  龍胤麟三兩下就爬到鳳蒼懷,龍胤麒也不甘示弱,爬到鳳蒼懷,小手還在他衣服翻找著,“對啊,爹爹,我們照顧娘親了,你答應送我們的禮物呢?”
  不等鳳蒼開口,龍胤麒已經在鳳蒼懷找到了一把匕首,而龍胤麟也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小劍。
  “謝謝爹爹!爹爹和娘親一樣好!”拿到禮物,兩人不再像剛才那樣黏糊鳳蒼,反而爬了下來,衝到鳳七七麵前,向她展示手中的禮物,“娘,看,我威風麼?”“娘,我是不是很帥?”
  兩個小帥哥在鳳七七麵前耍寶,竟讓鳳七七的難受消減了許多。
  “我們家寶貝最好,最帥了!”
  有了鳳七七的誇獎,小哥倆像吃了蜜糖一樣甜。“這次大哥回來,我們一定要打敗他!”龍胤麒握著自己的匕首,對龍胤麟說道,“不能再讓大哥奪了頭名!”
  “對!這次我們聯手,一定要打敗大哥!”
  兩人嘴的鳳梟,在兩歲時就去了南鳳國的百鳥山。鳳蒼和鳳七七原本想等鳳梟大了讓他自己選擇未來的路,沒想到鳳梟小時候就表現出了對蠱蟲的熱愛,外加戕族五位長老親自跑到北周國來誘拐鳳梟,在五個老頭的誘惑下,鳳梟很沒骨氣地“背叛”了鳳蒼和鳳七七,跑到戕族學習蠱術去了,一去就是兩年。
  上次鳳梟回來的時候,龍胤麒和龍胤麟兩兄弟和這個大哥打了一場,結果鳳梟贏了,讓這對小兄弟很是不服,決定下次聯手打敗這個大哥,所以央求鳳蒼為他們找來武器,好點兒聯係。
  對兄弟之間的小比試,鳳蒼沒有反對,反而支持他們相互競爭,這不,鳳蒼出去給他們帶來了“武器”,讓兄弟倆高興得不行。
  “娘親,爹爹,我們走了!”他們可沒繼續撒嬌,反而左右“吧嗒”了鳳七七兩下後跑了出去。他們可不想在大哥下次回來的時候還輸那麼慘,怎麼都不能讓鳳梟跑他們前麵去,省得被大哥笑話,說他們是小孩子。
  “慢點兒!”鳳七七還沒叮囑兩句,兩人已經跑開了。
  “卿卿!”鳳蒼伸手將鳳七七攬在懷,大手放在她的小腹上,“今天好些沒?”
  旁邊的小說網藍看到這小兩口這樣,立刻對女兒女婿做了個手勢,三人悄悄退下。看到外祖母和父母大人這樣,鳳七七臉一紅,膩歪在鳳蒼懷。
  “還是老樣子,老是想吐,什麼都吃不下。”
  看著鳳七七光潔如玉的臉,鳳蒼輕輕地問著她的額頭,“我帶了你愛吃的酸梅幹來!等你孕吐的時候吃點兒!”
  “嗯!”鳳七七點點頭,像慵懶的貓兒一般,窩在鳳蒼懷,“之前生那三個小子的時候也沒這樣難受,這孩子比他的三個哥哥都調皮!”
  “……”一想到鳳七七給自己生的三個寶貝,鳳蒼眼都是無限溫柔。五年,他們有了三個孩子,兩人的感情也更加甜蜜。早在完顏康登基的時候,鳳蒼就想離開,無奈北周國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兩人留在京城幫了完顏康一把,這一幫就是五年。
  現在,好容易脫身,來到天下第一莊,他們可以開始幸福的小日子了。
  “希望這次是個女兒!”鳳蒼握著鳳七七的小手,這麼多年,這雙手一直緊握著他的手,陪他走過這些歲月,如今,這柔荑依舊柔軟,光潔,白嫩,而鳳七七也絲毫看不出來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依舊年輕貌美。
  “你丫,真是想女兒想瘋了!”鳳七七調侃道。
  別人家都是希望生兒子傳宗接代,鳳蒼反而相反,一直希望自己有一個和鳳七七一樣的女兒。這三個兒子太調皮了,鳳蒼希望有個小妹妹,讓三兄弟能中和一下這個充滿了陽剛之氣的家庭。
  “可不是!”鳳蒼的手指和鳳七七的小手糾纏起來,“我做夢都希望你能生一個女兒!然後我們一家子的男人保護你們娘倆,多好!”
  在鳳七七懷第二胎的時候,診治出是雙胞胎,鳳蒼就特別希望是一對女兒,或者是龍鳳胎。沒想到竟然是兩個兒子,雖然兒子女兒都喜歡,可物以稀為貴,在這個兒子多的家庭,鳳蒼特別特別希望鳳七七能生一個標致又乖巧的女兒來。
  鳳蒼沒有女兒,偏巧納蘭信和素月的孩子納蘭珠是女孩子,所以鳳蒼每次見到納蘭珠,都“眼饞”的不行,恨不得從納蘭信懷奪來,養在自己這。
  鳳七七知道鳳蒼想要個女兒,小手忍不住放在鳳蒼的大手中,“放心吧!這次一定是個女兒!之前兩次沒孕吐,結果生下來是兒子,這次孕吐這麼厲害,懷得自然是女兒了!”
  鳳七七這麼說,鳳蒼眼充滿了期待。“是女兒就好!晉墨都生了女兒,咱們的女兒可不能差!”
  聽鳳蒼話中的酸意,鳳七七笑得不行。五年前晉墨幫古筠婉治療,留在了戕族,沒想到一留就是大半年。等古筠婉恢複後,兩人居然在朝夕相處中產生了感情,最後在戕族大婚,晉墨為了愛妻,也留在了戕族。
  兩年前,古筠婉生下一個女兒來,起名晉愛婉,當時這個名字,還讓鳳蒼驚訝了好久。說晉墨這樣不解風情,一直標榜要獨善其身的人,在婚後居然開竅,給女兒起的名字也是這般濃情蜜意的。
  讓鳳蒼更為“嫉妒”的是,晉墨竟然生了女兒。
  身邊的人一個二個都生了女兒,自家卻是三個“混小子”,讓鳳蒼如何不羨慕。所以這次鳳七七懷孕,鳳蒼可是不止一次祈禱,一定要是個女兒。
  鳳蒼的心思,鳳七七了解,可是生男生女,哪兒是她能選擇的呢!不過,這次懷孕和以前真的有很大的不同,鳳七七心也希望能生一個女兒,到時候三個哥哥照顧妹妹,多好!
  經曆了漫長的等待,終於到了鳳七七生產這一天。
  鳳梟從南鳳國趕了回來,如今的他已經有六歲,即便鳳梟每年隻能回家一次,隻能在父母身邊呆那麼短短的時間,可是他對鳳七七和鳳蒼的感情特別深厚。
  剛出生的時候,鳳梟還會“排斥”鳳蒼,在學習蠱術,能夠控製體內子蠱的時候,這樣的問題已經不存在了,鳳梟對鳳蒼這個有“戰神”美名的爹爹崇拜的不行。
  此時,鳳七七在屋疼得滿頭大汗,鳳蒼帶著三個小男子漢,等候在外麵,一同的還有明月晟。六年光陰,明月晟依舊瀟灑倜儻,容貌沒變。這次鳳七七生產,他特地帶著鳳梟來到天下第一莊。
  “爹爹,小妹妹怎麼還不出來啊?”龍胤麟像個小大人似的,背著手,踮著腳,往屋張望。
  “是啊,爹爹,小妹妹什麼時候出來啊?”龍胤麒也很著急,雙胞胎兄弟倆的表情倒是一樣,反而鳳梟這個大哥,一直咬著嘴巴,看著屋,一句話也沒說。
  “乖孩子,再等一會兒!”
  明月晟的大手在龍胤麒和龍胤麟頭上摸了摸,這是她的孩子,他也很喜愛。所有,和鳳七七有關的,明月晟都會喜歡,更何況從這些孩子臉上能看到她的影子。
  鳳七七雖然不是第一次生孩子,可明月晟還是放下了手中的政務,親自陪著鳳梟趕了過來。和鳳七七生鳳梟一樣,在龍胤麒和龍胤麟出生的時候,明月晟也等候在外麵。
  即便他不是陪在她身邊的人,他也希望這樣危險的時候能在外麵候著。隻要聽到一聲“母子平安”,他就會放下心來。
  聽到明月晟的安慰,雙胞胎兄弟安靜了下來,兩人的小貝齒咬著紅潤的唇,眼神焦急,卻不再“吵鬧”。
  已經生下兩胎,而且第二胎還是雙生子,鳳七七這次沒過多久就將孩子生了出來。
  “恭喜恭喜,是個千金!”
  當產婆把這話傳出來的時候,鳳蒼樂得有點兒傻了,“我有女兒了?”
  “是啊!恭喜攝政王,是一個漂亮的小郡主呢!”
  “太好了!我有女兒了!”顧不得那些,鳳蒼衝到了鳳七七身邊,“卿卿,你辛苦了!我們有女兒了!”
  鳳七七早在生下孩子後,知道是女兒,心的願也圓滿了,此時看到鳳蒼樂得像孩子一樣,鳳七七疲倦地笑了笑,“這下你開心了吧!”
  “以後我們三個好好保護你們娘倆,絕對不讓你們受任何委屈!謝謝你,卿卿!謝謝你為我生兒育女!”
  等鳳蒼將包裹好的小女兒抱在鳳七七麵前的時候,小女兒正吐著泡泡。
  “鳳蒼,給孩子起個名字吧!”兒女雙全,身邊有最心愛的人陪著,鳳七七覺得自己非常幸福。
  “阿康家的龍鳳胎叫完顏澈和完顏晨曦,我們的女兒就叫鳳凰,好不好?”
  見鳳蒼給小女兒起了這樣一個霸氣的名字,鳳七七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個男人啊!四個孩子,一個是梟雄,那一對兒是麒麟,這個寶貝又是鳳凰,他真是恨不得告訴世人,隻有自家的寶貝才是最好的。
  “好啊!那小名就叫龍兒,你說好不好?”鳳七七起名別有深意,鳳梟跟了她姓,雙胞胎兒子跟鳳蒼姓龍,這次鳳蒼讓期盼了那麼久的小女兒再次姓鳳,鳳七七幹脆讓鳳凰的小名和龍有關,正好龍鳳都有,多好。
  鳳蒼豈會不知道鳳七七內心的想法,鳳凰,龍兒,兩人的姓氏都包含進去了,這樣正好印證了,孩子是他們愛情的結晶。
  兩人還來不及多說話,三個小腦袋已經出現在他們麵前,“爹爹,讓我看看妹妹!”“我也要看!”龍胤麒和龍胤麟對剛出生的鳳凰伸出手,沒想到還沒碰著鳳凰,就被鳳梟打斷。
  “小妹妹還小,等大了讓你們抱!”
  鳳梟比雙胞胎大一歲兩個月,雖然鳳梟去了戕族後,三兄弟見麵的次數不那麼多,可對這個大哥的話,龍胤麒和龍胤麟還是聽的。
  “那讓我們看看,成不成?我想知道小妹妹長得像不像我!”龍胤麟使勁地探著頭。
  對孩子的這個要求,鳳蒼很“大方”地滿足了,將小鳳凰抱到三個兒子麵前,三顆小腦袋立刻把小鳳凰圍了起來。
  “妹妹,妹妹……”
  看著粉白的小娃兒,鳳梟也不再裝大人,反而睜大一雙紫色的眸子,使勁地盯著鳳凰看。“妹妹像我!”
  “哈哈哈!大哥,三弟,妹妹是黑眼睛,像我!”
  當看清楚鳳凰有一雙黑眼睛的時候,龍胤麒得意地叫了起來,“大哥和三弟都是紫眼睛,妹妹和我一樣,是黑眼睛!妹妹像我!”
  龍胤麒的話,讓鳳梟和龍胤麟有些不服氣,可是看到鳳凰的眼鏡後,兩個小家夥有些羨慕龍胤麒的黑眼睛,要是他們也有一雙黑眼睛,那該多好啊!那樣就和妹妹一樣了!
  鳳梟到底是哥哥,沒有因為龍胤麒的打擊,而失去信心。在仔細觀察了鳳凰後,鳳梟也叫了起來,“妹妹的鼻子像我!都是高鼻子!”
  有了鳳梟這麼一喊,龍胤麟也叫嚷了,“妹妹的嘴巴和美貌都像我!你們和妹妹隻有一樣相似的,隻有我和妹妹有兩個相似的!”
  說完,龍胤麟得意地抱著雙臂,看著剛才還在炫耀的大哥和二哥,仿佛在說,怎麼,你們這下輸了吧!
  三個娃兒為了鳳凰的長相像誰而嚷嚷起來,鳳蒼卻對他們做了一個“噓”的手勢。再一看,鳳七七已經麵帶微笑睡了過去,生產實在是太累,她困得不行,這會兒靠在鳳蒼懷,閉上眼睛休息。
  看到鳳七七睡了,三兄弟學著鳳蒼一樣,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我們先出去吧!等娘親好了,我們再來!”鳳梟是大哥,對兩個弟弟“發號施令”。若是平時,龍胤麒和龍胤麟一定會齊聲反駁,可這次哥仨難得找到了共同點,都躡手躡腳地走了出去,生怕吵醒了鳳七七。
  看到三個小身影的離開,在看到懷中這一大一小的兩個人兒,鳳蒼微笑著,在鳳七七的額頭上落下一吻。“謝謝你,我愛你——”
  謝謝你給我一個溫暖的家,謝謝你給我生下四個活潑可愛的孩子,謝謝你陪在我身邊,愛我,鼓勵我,支持我,謝謝……你的一切!
  十五年後,北周國皇宮,因為攝政王一家的到來,而熱鬧非凡。
  “天啦!他好帥!”宮女們三五成群,打量著遠處走來的紫衣男子。這男子不過十歲,卻一身仙氣,修長的濃墨沒入發中,一雙冷清的紫眸,將自己的世界與人隔離開來,外加一身紫色華服,和一張精致得無可挑剔的臉,讓圍觀的宮女驚呼連連。
  若不是因為這是皇家禦花園,眾人會以為是到了仙界,遇到了仙人。
  “他是龍胤麒還是龍胤麟啊?聽說他們是雙胞胎,分辨不出來呢!”
  “應該是三少,龍胤麟吧!外麵都說三少是個神仙似的人兒,不食人間煙火,而且有一雙魅惑人間的紫眸,肯定是三少!再說,二少已經定親,晉愛婉是鎮國公主親自為二少選的新娘,兩人青梅竹馬,形影不離,他身邊沒有女子,肯定是三少!”
  “哇——三少簡直是太英俊了,太子殿下都沒有三少帥呢!”
  一群花癡……難道你們不知道,本少從小藥水泡大,聽力很好,你們這樣大肆宣揚本少的美貌,以為本少聽不見?龍胤麟心想著,麵兒上表情依舊。
  他才不要像大哥和二哥一樣,被一個女人捆綁著,從此老婆孩子熱炕頭,一輩子就這樣完了。他要追求自由,才不要勞什子愛情。卿卿我我,你儂我儂有什麼意思?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多弄點兒毒藥來整人,他還沒玩兒夠呢!
  再說,像大嫂和二嫂這樣的女子,是極其難得的。看大哥二哥和他們的相處,就仿佛看到了鳳蒼和鳳七七一樣。別的女人,都隻看到了他的容貌和高貴的身世,若他是個一貧如洗的窮小子,指不定這些女人會變成一張怎樣的臉呢!
  覺得悶,龍胤麟到禦花園來逛逛,沒想到因為這張臉,無論走哪兒,他都會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若不是小舅壽辰,他可不願意到這女人堆來。
  正想著離開,龍胤麟忽然聽到一陣歌聲。
  少年雄心總比天高
  壯誌豪情不畏風暴
  春華秋實不老
  歲月一筆都勾銷
  隻留琴聲空飄渺
  秋月懸天共楓葉搖
  夏日以朝暮分昏曉
  年華幾許磨消
  究竟誰人能明了
  不曾輕狂人枉年少
  繁華紅塵中任我逍遙
  舉杯望月醉看美人笑
  今晚有君為伴
  夜色幾多嬌
  同高唱一曲歌謠
  聽著歌詞,龍胤麟嘴角上鉤,這笑容,和鳳蒼一模一樣。他似乎發現了有趣的事情,便順著歌聲尋了過去。
  隻見,一處桃花開得豔麗。桃花林,居然有一個秋千。一個纖細的身影坐在那兒晃著,這歌聲,就是從那女子嘴傳來。
  在龍胤麟靠近的時候,完顏晨曦就看到了這人。不用猜,隻是看長相,她就知道這美少年是鳳蒼伯伯的兒子龍胤麟。
  世人都說鳳蒼和鳳七七的兒女出眾,在見到龍胤麟的那一刻,完顏晨曦眼多出一抹驚豔來。
  許久不見,這少年居然變化這麼大。
  冷清孤傲,那雙桀驁不馴的紫眸,此刻透露著一絲探究。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擁有兩世經曆,完顏晨曦肯定會被龍胤麟迷惑,可她好歹是穿越人士,這美少年美則美,可她的心理年齡比他成熟多了。
  完顏晨曦沒有因為龍胤麟的出現而停下,她依舊晃蕩著秋千,嘴哼著這首《逍遙遊》。穿越到這,有一個疼愛她的爹娘,還有皇家公主的身份,完顏晨曦很知足,這樣的米蟲生活是她前世最為向往的。
  前世忙忙碌碌,為了成為優秀的職業經紀人,她奉獻了自己的青春。如今重生,可不會和以前一樣了,她要享受現在,做一個白天曬太陽,晚上曬月亮的懶蟲。
  見那女子並沒有過多注意自己,龍胤麟來了興趣。從小到大,不管走哪兒,他都會看到花癡。如今竟然出現一個不被他外表迷惑的少女,這對龍胤麟來說,就想出現了一個好玩兒的玩具一樣,讓他有了興趣。
  不過,謫仙就要有謫仙的樣子,即便這樣子是來迷惑世人的,他也不介意在陌生人麵前偽裝自己。
  沒有打擾完顏晨曦唱歌,他坐在一旁,聆聽她的歌聲。
  龍胤麟的表現,換做尋常女子,定是會羞紅臉。可完顏晨曦是什麼人,她前世的歲數加現在的歲數,都是龍胤麟年齡的兩倍還多,更何況她和龍胤麟有些“恩怨”,她才不會被這樣的小伎倆打動。
  兩人一個哼歌,一個聽,配著層層疊疊的桃花,到也是一副美好的畫麵。直到,一行人遠遠走來,歌聲才停止。
  “父親,母親!”見到鳳蒼和鳳七七,龍胤麟一改剛才的冷清,笑著走了過去。豈不知他這一笑,傾國傾城,即便完顏晨曦想控製自己的小心髒,也忍不住被他的絕代風華小小打動了一下。
  “父皇,母後!”完顏晨曦離開秋千,向完顏康和蘇眉行禮。
  “咿,曦兒,你剛才和麟兒在一起啊?!”看到女兒這樣,完顏康有些驚訝,“我還以為你們這對冤家見麵又會打假呢!”
  曦兒?聽到這個稱呼,龍胤麟心中警鈴大作,再看她的模樣,依稀和自己記憶中的那個小女娃重疊了起來。“是你?你是完顏晨曦?你是小魔女?”
  龍胤麟指著完顏晨曦,指尖微微顫抖。在確定她的身份後,龍胤麟腦子那些不樂的回憶湧上心頭。眼前這個鵝黃色羅裙,笑容甜美的少女,會是那個放火燒了自己的小魔女?龍胤麟完全不敢想象。
  “龍胤麟,你不是現在才認出我來吧!豬頭就是豬頭啊,智商永遠都跟不上人類!”看著龍胤麟和之前完全相反的形象,完顏晨曦無奈地聳了聳肩膀,小手挽在鳳七七的肩膀上,“真不知道,鳳蒼幹爹俊逸脫俗,七七幹娘聰明過人,怎麼生出你這樣的笨蛋了!”
  “完顏晨曦!”
  一對歡喜冤家自此誕生。
  (正文完結,全文劇終。)
  ……福爾番外……
  我是南鳳皇宮一個微不足道,最不起眼的奴才,十一歲入宮,到現在,我已經在這個皇宮活了一甲子,也就是六十年。
  我這麼說,你們應該知道我的年紀了,我已經七十一歲了。在這宮的奴才中,沒人比我年紀更大。當初和我一起入宮的人,都已經塵歸塵,土歸土,唯獨留下我,還活在這個世上,享受著日出日落,潮起潮落,還和這個王朝一起,繼續活著。
  宮人見到我,都會尊敬地稱一聲福公公,即便皇帝身邊的太監總管,見到我也要禮讓三分。我從他們眼,看到了尊敬和絲絲害怕,先皇說,這是我應得的,所以我理所當然地享受著這一切。
  我喜歡曬太陽,每天都會到院子,坐在搖椅上,享受著陽光的溫暖。隻有看到太陽從小說網升起,我才能確定我又活過了一天。
  先皇退位,我原本想跟著先皇,可先皇說我年邁,讓我留在宮養老。我知道先皇是為我好,陪在先皇身邊那麼多年,我很能從先皇的語言神態中,分辨出他話語中的真假。
  不過,即便知道先皇是真心為我好,我還是心中難過。因為,我老了,不能再伺候先皇了。看著他和鳳凰小主離開,我忽然覺得心中空落落,那個我陪伴多年的小皇子長大成人,以後再也用不著我了。
  好在,新皇對我很好,每次見我,從不讓我下跪,反而一口一個福公公,讓我有些承受不起。
  每當,看到新皇的時候,我都會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新皇那雙紫瑩瑩的眼睛,讓我想到了過去的種種,很多很多。皇後的
  說起來,新皇也是我看著長大的。當,先皇帶著這孩子入宮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先皇的決定。在先皇的一生中,他隻愛過三個女人。
  第一個,自然是敬德皇後,她是先皇的生母,名叫苗楚雲,是一個貌美溫柔,又可憐的女人。
  第二個,是北方的那個女子。我不過是個奴才,不能妄自揣度先皇的內心,可我卻知道,先皇這一輩子,甚至到死,心都會裝著那個叫鳳七七的女子。隻可惜,這世上並不是努力就有回報,也並非我愛你,你就會愛我。先皇繼承了敬德皇後的癡情,最後為那女子,守了那麼多年。
  直到……第三個女人的出現。
  雖然,在很多人眼,我已經古來稀,除了頂著福公公這個名頭,再也沒有別的特點,可是他們忘了,在這樣一個冷漠無情的宮,我能活過一甲子,足以說明了我的能耐。
  比如,我了解主子的喜好,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再比如,我有強大的記憶力,能清楚地記得很多事情,很多畫麵。
  就像,我現在回想起當初,初見那位主子的時候,那副畫麵,就會立刻躍入我腦子,怎麼都揮灑不去。
  先皇不好女色,這是南鳳國眾所周知的事情。大家都羨慕並嫉妒這古筠瑤。她是先皇身邊唯一的女子,先皇為她廢除了延續百年的後宮製,表明六宮無妃,身邊隻有這一位女子。
  世人都說,先皇是個癡情的男子,可大家又不明白,既然先皇癡念古筠瑤,為何不給她後位,而是隻讓她以妃的身份伴隨。
  對這件事情,民間曾經有多重討論。大家最後一致認為,先皇如此,是不願意毀了他和古筠瑤之間的感情,若為後,則沒了愛情的情分,帝後自古都是利益捆綁,感情自然生疏。先皇不願意虧了心愛的女人,所以始終不讓她坐上那個俯視眾生的位置。
  關於這點,在我轉述給先皇的時候,先皇沒說話,表情如一。隻是我知道,先皇心,是把那個位置,留給了心中一個渴望有不可及的夢想。在先皇心,隻有那女子才有資格坐在這位置上,那女子,是先皇心中永遠的痛。
  說到那女子,就不得不說大陸上最傳奇的兩個人物——蓮公子和光華公子。
  這二人,一個醫術高明,一個財富天下,可隻有少數人知道,這兩人實為一人,就是我剛才說的女子——鳳七七。
  她是一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女人,普天之下,沒有比她更尊貴,更美的女人了。
  可是,美貌和尊貴,並沒有讓這個女子驕傲,相反,她和藹可親,帶人政策,讓人見了就會生出親近之心,卻絲毫不敢褻瀆她的美。
  先皇心最重要的女人,就是她。從先皇二十歲遇見她,到之後的二十年,她一直是先皇胸口的朱砂痣,不能觸碰,一碰就疼。
  我曾經希望先皇能為了美人勇敢一戰,向那個驕傲的男人下戰書,先皇也這樣想過。可是,在看到那女子溫柔依偎在那男人身邊,是他從來沒見過的笑容時,先皇就知道自己晚了。
  先皇在一次醉酒中,對我說,“一步錯,步步錯”。看著先皇那般模樣,我心疼他。他是我見過,最為坦蕩的大丈夫,絲毫不掩蓋對鳳七七的愛意,並告訴鳳蒼,若他對不住她,自己一定會將她搶來,好好護。
  隻是,鳳蒼並沒有給先皇這樣一個機會。他們恩恩愛愛,生兒育女。而先皇隻能在每次那女子生產的時候守候在外,在聽到她母子平安的時候離開。
  很多時候,我會為先皇打抱不平。自從敬德皇後離世,先皇被送到西岐國作為質子,我就一直陪在先皇身邊,看著先皇如何長大,如何成熟,如何學會掩蓋內心,如何謀劃算計。我把先皇當做自己的孩子一樣照顧,沒想到我護的孩子,卻終有一天被人傷了心。
  按理說,我應該為先皇報仇,幫他奪回那女子,但我做不到。
  就是因為我太了解先皇,我知道鳳七七在他心中的位置無人替代,若我讓她流淚,先皇定會不顧多年情分殺我。我不是怕死,我怕我死了,沒人像我這樣竭心盡力地照顧先皇。
  而且,我希望先皇開心。在先皇看來,那女子幸福,他就是幸福的。若我毀了那女子的幸福,她難過,先皇定會更加難過。我不想,讓先皇難過,他的命途多舛,已經夠不幸了,我不能剝奪他心僅剩下的小小的幸福。
  所以,我站在先皇身後,看著他為那女子喜,為那女子樂,為那女子悲傷,為那女子難過,卻無能為力,無法為先皇做任何事情。
  您瞧,我年紀大了,一回憶,就多出了無限感慨,竟然忘了說正經事。
  我說的,先皇最在意的三個女人中的第三位,就和那女子有關,她叫鳳凰,是鳳七七和鳳蒼的女兒。
  鳳凰出生的時候,先皇已經二十有六。那次我生病,先皇體諒我,留我在宮,帶著新皇去了天下第一莊,也就是鳳七七在的地方。
  那次,先皇回來,我從先皇身上看到了一種光芒,是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
  “福爾,她生了一個女兒,母子平安。”
  從先皇聲音,我能聽出先皇的高興。那天下午,先皇跟我講了很多關於這個剛出生的小女娃的故事,聽說她有一雙黑色的眸子,和鳳七七一樣靈巧,聽說她很喜歡先皇,在先皇懷玩兒了好久,聽說先皇走的時候小鳳凰“哇”的一聲哭得淒慘,讓先皇的心差點兒停止了跳動。
  “福爾,她待我,比待鳳蒼親近,我終於扳回了一句。”
  先皇說這話的時候,話語充滿了孩子氣。似乎在鳳蒼霸占鳳七七的心後,先皇第一次這樣揚眉吐氣。小鳳凰喜歡這個叔叔更勝於親父,先皇在跟我描述鳳蒼的糗樣的時候,還“哈哈”地大笑了兩聲。那是我很久都沒有聽到過的爽朗笑聲,當時我就把“鳳凰”的名字記在了心。
  說起來,鳳蒼和鳳七七這對夫婦也真是霸氣。這天下,似乎沒有比他們更尊貴的夫妻了,所以他們在給孩子的起名上,也是無所不能的霸氣。
  大兒子,也是現在的新皇鳳梟,名如其人,新皇是戕族族長,蠱術天下無雙,嘴角上揚的時候,充滿了俯視蒼生的氣概,讓我不得不感歎這名字起的好。
  老二龍胤麒,老三龍胤麟,應了一種叫“麒麟”的上古神獸。這兄弟二人是雙胞胎,容貌無法區別,唯一的差別就是朱砂痣和深紫眸。普天之下,沒聽過這兩個名字的人少之又少,兩人皆是人中之龍,應對了麒麟這個名字。
  至於鳳凰小主,我不說,各位就能看出這名字的霸氣來。鳳凰,鳳凰,也隻有那對夫妻能起出這樣張狂的名字來。好在,鳳凰還有個別致的小名——龍兒,這名字雖然也霸氣十足,可比起鳳凰來,還是內斂了許多。
  鳳凰小主出生的時候,瑾妃已經離世,先皇再也沒有納妃,後宮空置。雖然大臣冒死相諫,可先皇對那些呼聲一直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眾人都說南鳳國君癡情,無人能敵,他們那知道,那個已經死了的女人,已經改名換姓,和心愛人遠走高飛。
  這是先皇對古筠瑤的承諾,娶她,原本隻是迷惑大家的障眼法。瑾妃也和她的封號一樣,嚴謹地遵守著和先皇的約定,直到她遇到了心愛的人。
  我原本以為,幾年相處,先皇多少會有一些舍不得,畢竟宮宮外,瑾妃都是她唯一的女人。可在古筠瑤提出踢開的時候,先換沒有表現出任何意外和留戀,大筆一揮,給了她幸福。
  我一直都認為,先皇是個溫柔的人,雖然他在改革上大刀闊斧,絲毫不手軟,可內心,還保留著敬德皇後的那份真。所以他才能在遇到心愛女子的時候放手,才會在身邊女人離開的時候給她幸福。
  鳳凰小主第一次來皇宮,是在她八歲的時候。
  先皇此時已經過了而立之年,因為他不納妃,朝中大臣擔心子嗣問題,先皇直接將新皇立為太子。說了這麼多,我還沒介紹新皇的名字,他叫鳳梟,是鳳七七和鳳蒼的第一個兒子。
  朝中見先皇要立不相幹的人為太子,南鳳國會落入他人之手,都紛紛上奏。這事兒也被有心人利用,國中出現小小波動。
  對那些,隱隱探頭的勢力,先皇以雷霆之勢掃平,大臣們也因為那些血腥住口。先皇溫柔太久,他們都忘記了先皇是什麼樣的人了。
  從那以後,沒人質疑先皇的決定,鳳梟穩穩當當地成了太子。
  對這事兒,先皇並沒有征求鳳蒼和鳳七七的意見,反而直接詢問鳳梟的想法。那個孩子,不,新皇那時候隻回了一句,“貌似很好玩!”先皇就知道他是應了下來。
  在鳳梟成為太子後,鳳凰來到了南鳳國看完哥哥。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鳳凰小主。當她一身雪白,笑著跑過來的時候,我明顯地感覺到先皇的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
  小主,完全是那女子的縮小版。無論一笑一顰,還是一怒一嗔,都是那女子的模樣。到底……是她的骨血啊!
  在看到鳳凰小主的時候,我有些擔憂地看了眼先皇。我從他的眼,看到了震驚,出了震驚,沒有別的情緒。那時候,我鬆了口氣,我還擔心先皇會將愛從鳳七七身上轉移到和她一模一樣的鳳凰小主身上。不過,貌似是我想法太多,先皇並沒有如此。
  先皇,把鳳凰小主當女兒一樣養著,將她寵上天。
  我從來沒有見過先皇這樣寵溺一個人,他將鳳凰小主抱在懷,讓她能以更高地位置看到更遠的風景。他把荔枝剝好,喂進鳳凰小主殷紅的唇中。
  因為鳳凰小主喜白,他命人織出比雲朵還要柔軟的錦綢為鳳凰小主做新衣。
  總之,先皇把所有的寵愛,都放在了鳳凰小主身上。他甚至要封鳳凰小主為公主,卻被鳳凰小主直接拒絕。鳳凰小主那時候說過一句話,先皇並沒留意,我卻聽在了心。
  “明月晟,我不要當公主!公主離你太遠了!”
  這話,先皇當做孩子氣,可我卻在鳳凰小主眼看到了某樣東西。當時我的心微微顫抖了一下,卻在鳳凰小主看向我的時候,把頭低了下來。
  對我的表現,鳳凰小主非常滿意,她肆意地享受著先皇的寵溺,並寫信告訴父母,她喜歡南鳳國,要留在這。
  我不知道,鳳七七在看到那封信後會如何想,她和鳳蒼恐怕不知道,他們七歲的女兒愛上了先皇。那雙清澈的眸子,閃爍的亮光,除了我這個局外人能看得透徹,就連先皇也沒有察覺到。
  鳳凰小主留在宮,一留就是八年。
  八年,歲月如梭,鳳凰小主從女娃兒,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那時候,鳳七七已經不在世間露麵,第一美人的頭銜,從明月公主身上,轉移到鳳七七身上,後來又落在了鳳凰小主的頭上。
  雖然才十五歲,可鳳凰小主已經成了大陸上聞名的美女。她純潔的就像清晨綠葉上的露珠一樣,幹淨的就像天山上盛開的雪蓮花一樣。每一個見過鳳凰小主的人,都會沉醉在她溫柔的笑,和親和的嗓音中。
  她像她的母親一樣,有著吸引人眼球的魅力,也有著貴族身上看不到的謙虛。
  鳳凰小主的美名,隨著她年歲的增長,被眾人熟知,成為了世家公子愛慕的對象。
  “明月晟,不喜歡那些男人!”鳳凰小主是溫柔的,卻隻會在一個時候變臉,那就是被人告白的時候。每當鳳凰小主說這句話的時候,先皇都會輕揉她的頭,親昵地問,“龍兒喜歡什麼樣的?我給你找來!”
  “我喜歡你!”
  鳳凰小主始終是直接又大方,我還記得,她第一次這樣說的時候,先皇先是一愣,隨後大笑了起來,“龍兒,我老了。”
  先皇這樣說,透露出了兩層意思。第一,他已經知道了鳳凰小主對他的愛慕;第二,他不會接受鳳凰小主的感情。
  這樣的回答,鳳凰小主這麼聰明的人如何不知道,可她的回答更讓人驚訝,“明月晟,我不會放棄的!”
  如果有人問我,當兩個都意誌堅定的人撞在一起,會發生什麼?我會告訴他,那會是一場心和情的考驗,會是馬拉鬆長跑一樣的抗爭,會是……天崩地裂!
  鳳凰小主十六歲成年禮的時候,我再次見到了鳳七七。她和鳳凰小主站在一起,竟然分辨不出來年紀,不知道的人還會以為她們是一對雙胞胎姊妹。
  和鳳七七一同來的,還有她的丈夫和兒子。他們一家,在先皇的宮殿團聚。
  能見到鳳七七,先皇很高興,整個晚上,先皇嘴角的笑意都沒停止過,這情景落在鳳凰小主的眼,分明成了一種痛。
  那晚,先皇喝醉,我在旁邊伺候。夜深的時候,鳳凰小主突然過來。她穿得單薄,躺在了先皇身邊,我驚訝地差點兒叫出聲來,她卻先點穴,讓我無法動彈。
  “你為什麼就不能多看我一眼呢?我們隻是相差26歲而已!為什麼你不肯接受我呢?”
  鳳凰小主依偎在醉酒的先皇懷,可憐的像一個孩子一樣,她的模樣和含淚的聲音,讓我聽了都覺得心疼。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可是,我不在乎,我一點兒都不在乎啊!”
  就在鳳凰小主想親吻先皇的時候,先皇睜開了眼睛,製止了她的“荒謬”行為。
  “龍兒,我自始至終心隻有你的母親。她是我一生最愛,也是我唯一愛的女子。你曾經問我,為何後位空懸,我沒有回答。現在我告訴你,我曾經承諾你的母親,後位會一直為她留著。”
  “龍兒,你在我眼,隻是一個孩子。我不能和你母親在一起,但我把你和你哥哥們,都當做了我的孩子一樣看待,我對你隻是疼愛,並非男女之愛。”
  “龍兒,你應該找一個年輕的男子來疼愛你,而不是依戀我!”
  先皇的話,對於鳳凰小主來說,我覺得殘忍了一點兒。那個被先皇捧在掌心中的寶,落了我記憶中的第一次淚。
  “我知道你愛戀我母親,但我不會放棄的。你這有我!”鳳凰小主把手放在先皇的胸口,“你心眼都有我,你可以說謊騙我,但是你騙不了你自己!”
  說完這話,鳳凰小主赤腳撒腿跑了出去。
  “龍兒——”若是以往,先皇一定會追尋出去,夜黑,風露大,鳳凰小主又是光腳,先皇會擔心她。可這一次,先皇隻是叫了一聲鳳凰小主的乳名,並沒有去追她。
  “福爾,我這樣,是不是錯了?”
  先皇問我話,隻是我被點穴,無法出聲。即便解穴後,這問題我也無法回答先皇。畢竟我不是當事人,不在其中,體會不出個中滋味,自然不好說話。
  那晚後,鳳凰小主留下一封信不辭而別。信上隻是說她想去遊曆大陸,讓自己成熟起來,可我分明在先皇臉上看到一種叫撕心裂肺的情緒。
  之後的日子,鳳凰小主每三日就會送來書信。依舊是先皇熟悉的字體,內容無非是她去了哪,見過什麼,隻是在每封信的末尾,鳳凰小主都會寫上一句,“等我回來”。
  這樣的事情一直持續了一年,突然,鳳凰小主再也沒有來信,一直等了很久,都沒有寫信過來。
  那段時間,我明顯能察覺到先皇的不對勁。他總是會在批閱奏折的時候,一聽到腳步聲就立刻抬頭,想知道是不是太監傳來了鳳凰小主的信。一次次的失望,讓先皇的臉色越發凝重,也讓他更加清瘦。
  鳳凰小主就那麼憑空消失,連她的家人都不知道她去了哪。看了鳳七七寫來的信,先皇才徹底急了。鳳凰一直孝順,不會不跟家聯係,但這一次連家人都不知道她去了哪兒,先皇肯定她出了事。
  鳳梟被先皇召回,先皇將皇位傳給他,自己帶著鳳凰小主寫的那些信,開始追尋鳳凰小主的足跡。換句文藝的話說,先皇走她走過的路,喝她嚐過的湯……先皇從第一封信開始,跟著每封信的足跡,去探尋鳳凰小主的下落。
  和先皇的態度相反,鳳七七似乎一點兒都不擔心女兒,也沒有派人尋找鳳凰小主。這點兒有些異常,我察覺到了,卻沒告訴先皇,隻是跟著他一路顛簸,最後到達了西梁城,曾經的西岐國都城。
  至此,西岐國已經成為南鳳國國土多年,再次回到被囚了十年的地方,我心有太多太多的感觸。
  鳳凰小主的最後一封信從這發出,之後再也沒了她的消息。
  我和先皇帶著鳳凰小主的畫像,到處張貼,讓人幫忙尋找鳳凰小主的下落,一留,就是一個月。
  這一個月,我看著先皇從成熟英俊的男人變得邋遢,他幹淨的下巴上,生出了一層胡渣來,看上去非常頹廢,非常萎靡不振。
  “福爾,我失去她了。”先皇看著西梁城來來往往的人群,對我說道。這話,有著無盡的悔恨,讓我心憐惜這位君王。
  先皇這個當事人恐怕不知,他對她的愛,在很久以前就從長輩對晚輩的寵溺,轉變成了男人對女人的寵愛。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雖然旁觀,卻不能說。
  “叔叔,這是一個姐姐讓我給你的。”
  就在先皇再次陷入孤單中時,一個梳著茶壺頭的小娃兒過來,塞給先皇一張紙條,又笑著跑開。
  不知為何,在看到這場景的時候,我心突然有種希望降臨的感覺。不等我反應過來,先皇已經不顧形象地撒腿就跑。
  恕我年邁,實在比不得先皇,隻能雇了馬車追了過去,等追上先皇,我們到了湖邊,一支小船停在岸邊,似乎在等我們。
  當我們坐船來到湖中的大船上時,一陣琴聲傳來。那時候,我分明看到先皇的手顫抖起來,是她,隻有她才能彈奏出這樣美妙的音樂。
  作為一個合格的奴才,我沒有跟著先皇上去,而是把這留給了他們。
  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聽到了鳳凰小主的聲音,我發誓,我就聽到一句話,那句話是這樣說的。
  “當初,你在這艘船上遇上我娘,愛上她。現在,你在這遇到我,能不能,也愛我一次呢?”
  之後的事情,我什麼都不知道,即便你逼問我,我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原諒我是個老人,老人都容易健忘,很多很多的東西,我都不記得了。
  也許,你會說我裝。那您可就真的說對了!作為一個在皇宮生活了一甲子的奴才,能活著,必定有活下來並且保命的方式。比如我,知道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也清楚什麼時候當明白人,什麼時候當糊塗人。
  我隻能告訴你,在這後來,先皇陪著鳳凰小主去了雍州的追風崖。我年邁,先皇體恤,沒讓我跟著去,至於在那兒發生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我唯一知道的,就是這個故事最後的結局落了俗套,先皇和鳳凰小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所以有人,包括我這個老得不能再老的太監,都幸福地生活著。
  ------題外話------
  (_)
  真心不想結局,結局了,大家看了文就會離開,就文終人散,天各一方了。兔子真心不想把結局發出來!不想和大家分開!
  可是,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故事結束了,文寫完了,這是事實,改變不了。兔子也不可能把結局扣著始終不發。希望文文的結局,能和所有人想的一樣。
  兔子再次感謝各位!從3月10號到現在,整整五個月,感謝所有人的陪伴,有你們,兔子才堅持下來。即便中途兔子急性闌尾炎,慢性胃炎,住院,後來又結婚,兔子都因為你們的支持而堅持了下來。感謝大家!舍不得你們!
  兔子下午開新坑,依舊是一對一,男女主身心純潔,希望大家能喜歡!
  再會,我親愛的朋友們!我永遠都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