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子》全文閱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大周皇子最新章節  大周皇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周皇子最新章節第九十七回宮宴(12-06-21)      第九十六回羞辱張泊(12-06-21)      第九十五回百官百態(一)(12-06-21)     

第九十七回宮宴

  大殿之上,郭複宣讀過聖旨之後,李煜等人方按照位置坐了下來,與上次不同的是,以前,郭複隻能在一個拐角的地方坐下來,但是如今不同,他坐在張泊的對麵。www.59to.org 五九文學所謂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現在的郭複已經不是當年的郭複了,已經是天朝上國的臣子了,來到南唐,就算是李煜也得給上幾分顏麵。沒看見李煜麵色陰沉,俊臉之上更是陰雲滿麵。
  想想也是,若是其他的北宋使臣來此,李煜麵色雖然不好看,但是最起碼,也得強帶著笑容,但是如今卻是不同,來的是什麼人,來的是郭複,當初是自己的臣子,這樣的人如今居然成了北宋的使臣了,前來宣讀聖旨,南唐上下無不奉為上賓,這讓李煜如何能忍受的住,自己更是因為他成為天下人的笑柄。兩者交加,更是李煜氣的心中直吐血了。[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郭大人在北朝可是開心的很啊!深受陛下重用,我等實在欽佩。”李煜忽然淡淡的說道。言語之中不乏譏諷之意。周圍的眾大臣心中一動,臉上更是露出焦急之色,這個李煜,這個時候應該將自己的姿態放的更低一點,這樣一來,才能請求郭複還朝之後,奏請趙匡胤,不再讓李煜北上,這下好了,這個李煜居然還當麵譏諷郭複,這不是讓郭複鐵著心的要李煜跟隨他一起去開封的嗎?
  “吾皇英明神武,本官雖然年輕識淺,,都能得此高位,再坐的都是飽學之士,日後歸入我大宋,自然也是高官厚祿,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下官還聽說國主文采風流,就是陛下也是十分讚賞的,這次陛下萬壽將近,所以才會命下官前來請國主北上走一遭,參加陛下的萬壽啊!”郭複笑的說道:“這次陛下萬壽,不但有國主,還有錢王,就是北漢也會派出使臣前往的。”郭複雙目中露出奇光。李煜卻是氣的渾身發抖,俊臉蒼白。
  這種事情也是有一個典故的,傳聞當年趙匡胤在大殿之上設坐,他指著那座說:“此座乃是諸侯王坐,分為南唐李氏、吳越錢氏、巴蜀孟氏、北漢劉氏和契丹耶律氏。”後來吳越錢俶歸順了大宋朝,坐了一個位置,後蜀皇帝孟氏也得了一個位置,如今還有三個位置空缺,其中一個就是他李煜的。這讓李煜如何不生氣。
  “郭大人,我家國主身體不適,恐怕不能北上啊!”這個時候一邊的小周後可憐兮兮的望著郭複說道。
  “!此事沒關係,本官前來的時候,已經帶來宮中太醫,他會為國主診斷的。”郭複不屑的說道:“想必有國手在此,所謂的水土不服之說也是能克服的。更何況,從金陵到開封並沒有多遠,當年的楊廣是何等的殘暴,但是不得不承認,楊廣可是為後世之人做了一件大事,運河一路南下,波瀾壯闊,美景無數,國主行走在運河之上,或許還能留下無數的詩篇,供後人敬仰呢!”
  “郭大人見笑了。”李煜冷冷的將麵前的一杯酒喝了下去。郭複是罵人不帶髒字啊!滿嘴的都說李煜的文采風流,但是實際上,李煜作為一個國主,也確確實實是文采風流,找遍天下也不見得有多少人能比他更好的了,但是李煜到底是一國之主,作為一國之主,他最希望得到的評價並不是文采風流,詩畫雙絕,他最希望別人稱讚他英明神武,治國有道。但是郭複卻說他的詩畫,如此也就表明了郭複認為他治國能力不行,李煜想不生氣都很難啊!
  “國主,郭大人遠道而來,我等不能失去了禮儀,郭大人,請滿飲此杯,我等一起恭祝陛下聖壽無疆。”張泊這個時候出言說道。
  “對,對。”徐鉉等人哪還願意讓郭複繼續譏諷下去,紛紛舉起手中的酒杯,大聲的說了起來,大殿之上的氣氛陡然一變,變的熱鬧起來。
  “如此甚好。”郭複也不想再刺激李煜了。一旦讓李煜惱羞成怒的話,或許就會當殿殺人了,這個時候,他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最好,至於剛才的譏諷之言,一方麵是要羞辱一下李煜,以報上次之仇,而另一方麵,也是做給北宋的那些臣子們看的。免得回去之後,被晉王那些人捉了由頭,來攻擊自己。如今目的已經達到,郭複自然不想再火上澆油了。當下也舉起酒杯,響應起張泊來。
  “上歌舞。”李煜麵色陰沉,看也不看郭複一眼,對於這個家夥,他現在是看都不想看了,若是可以的話,他恨不得現在就殺了郭複,可惜的是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當下隻能是命人上了歌舞。
  “李將軍,您初次下江南,認為江南如何?”張泊對下邊的李繼隆說道。
  “江南景色不錯。難怪能生出郭大人如此人物來。”李繼隆笑的說道。他隻提了郭複,而不提李煜等人,更是不提張泊等人,顯然在他眼中,大概也隻是認可一個郭複,而且是勉強認可。
  “李將軍,江南多出文采風流之士,這是天下聞名,更聞名於天下的,那就是酒了。”張泊笑的端起酒杯,說道:“江南的酒醇香而綿柔,讓人沉醉其中啊!李將軍多在軍中,甚少飲酒,今日來到我江南,暫時離了軍中,還請滿飲此杯。”
  “張大人既然知道我是軍中之將,自然知道軍中之將是不能喝酒的,更何況此刻末將還要護衛郭大人,恐怕更是不能喝酒了。待會還要護送郭大人去林氏老宅呢!”李繼隆婉轉的拒絕道。
  “怎麼,郭大人沒有告訴你,一般的天朝使臣來我南唐,一個晚上都會歇息宮中,以示尊榮?”張泊故作驚訝的說道:“賞賜薛居正薛大人來江南,就是休息在飄香閣的,陛下還曾令宮女侍寢的,難道薛大人沒有說?”
  “真有此事?”李繼隆驚訝的說道。
  “這一直以來就是這個規矩。”張泊滿麵肅容,說道:“這才是天朝上國使臣的待遇。曆年都是如此。所以李將軍就不必擔心了。郭大人為欽差大臣,誰敢冒犯他?李將軍若是願意,待會老臣稟報國主,李將軍也可以宿營宮中。”
  “!不用,不用,既然是慣例,那就依照慣例來吧!我自去林氏老宅,替換周處將軍過來護衛郭大人就是了。”李繼隆想也不想就推辭道。
  “那也好。”張泊沉吟了片刻方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