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總裁》全文閱讀

作者:達西夫人  致命總裁最新章節  致命總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致命總裁最新章節【番外3】空墳——顧顥然(14-04-21)      【番外1】乖乖的初戀(14-04-21)      大結局(12-06-03)     

【番外3】空墳——顧顥然

    記憶中,似乎總存在著這樣一個人。
    說話的聲音很好聽,清麗之中有一種婉轉。笑起來的時候,右側嘴邊有一粒小梨渦,配合嘴角的弧度光彩照人。
    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他很緊張窩在保姆懷,直到被人推到了她跟前,保姆介紹說:“小少爺,這是你的姐姐。”
    姐姐?他看著她。從出生起就跟隨父母在美國生活的他,第一次見到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總會有些好奇與緊張。
    少女在他麵前蹲下身體,微微有散落下來的頭發拂在他的臉上,很軟很舒服。她笑眯眯的將一個精致的蛋糕盒遞給他:“初次見麵,我叫顧語惜,是你的姐姐。”梨渦若隱若現。
    顧語惜、顧語惜、顧語惜……
    第一次,一向可愛多話很惹鄰居阿姨喜愛的他,被突如其來的緊張感窒住了鼻息。口拙到一句話都答不上來。
    保姆在身後尷尬的解釋:“少爺他……。”
    少女揮手止住保姆,然後牽住他,問:“你喜歡看動畫片嗎?”
    他拿著蛋糕盒,沉默的點點頭。其實他並不喜歡看,但因為陪同的是她,所以他一點也不覺得討厭。
    ……
    父母在美國的生意總是很忙很忙,所以每年總會有那麼幾個月,他要被送回國,和姐姐住在一起。
    那也是他童年最為樂的日子。
    姐姐總是很靜,不愛說話,沒有課時總喜歡待在家。一個人默默的畫畫、做點心,或是陪著他一起看動畫。
    她的手很巧,做出來的糕點味道很好,總是很輕易的就俘獲了他的味蕾。
    那時候,他們看得最多的,就是《機器貓》。空隙中,姐姐問他:“然然,如果你有了哆啦a夢,你最想實現的願望是什麼?”
    他沉默了一下,剛想說話,她卻笑起來。伸手將他嘴邊零落的點心屑撥下來,說:“你這饞貓,最想要的當然是數之不盡的美食。可惜——。”
    她的神色驀然下來:“姐姐卻不可能給你做一輩子。”
    心,倏地有些揪疼。
    其實姐姐一直都說錯了,他不愛吃甜食,更不愛看《機器貓》。而他願意做這些的唯一目的隻是,想和她在一起。
    看著她的臉,他將幾欲說出口的話,咽了回去。
    如果他有叮當貓,他唯一的願望就是——讓他再早十年出生吧。那樣,他就會擁有高大堅實的體魄,成熟穩重的思想。那樣,他才能有機會以一個男人的身份站在她身邊,而不是男孩。
    *********** ***********
    姐姐很喜歡小孩,所以每周都會去幼稚園做義工。而他這個小跟屁蟲,則義不容辭的跟在她身後。
    早晨,她帶著那群隻有三四歲的小孩子玩耍嬉戲,而他這個已經八九歲的大男孩則坐在一邊的秋千上看著她。很無聊的事,但他一點也不覺得。
    閑暇時,姐姐也會過來,坐上他一旁的秋千,看著那群陽光下嬉戲的孩子,怔怔的出神。
    然後冷不防的句:“然然,這一輩子,姐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
    他側過臉看著她,不明白。
    “姐姐有罪呢。”她伸手,揉了揉他軟軟的頭發。淡淡的笑,帶著幾分苦澀,卻令他怦然心動。
    有罪?什麼罪?
    那時候的他,好想開口問,卻始終沒能問出口。
    然後姐姐便閉上眼,蕩起了秋千。黑色的頭發,仿佛揉進了金光,隨著風飄舞,映入他眼中,細碎而溫暖。
    ……
    九歲生日的那天,他在家等了她整整一天。一向很宅很居家的姐姐,意外的一直沒有回來。
    蠟燭吹滅了,飯菜涼了,一口未動。
    帶著沉沉的,壓抑在胸口的窒悶,他一步一步的走回了房間。然後將自己悶在被子,卻是輾轉難眠。
    半夜三點的時候,別墅的門開了,他悄然的豎起耳朵,仔細的聽著她的腳步聲。
    ‘咚,咚,咚……。”在他房門外,腳步聲戛然而止,然後門‘吱——’的一聲被打開。他緊緊地閉上眼,用假睡來掩飾內心的緊張。
    一雙冰冷的手滑上了他的臉,細心的替他拂去了淩亂的墨發。隻是很敏感的,他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氣,一股不屬於她,格外‘刺鼻’的香氣。
    他遽然睜開眼,盯凝住他,有些陰鬱。
    她嚇了一跳,不好意思的說:“吵醒你了?”
    “還好。”他說,借著走廊上的亮光,他注意到她今天格外的不同。平日一向幹淨的清顏之上,畫著精致的妝容。很美,很陌生,令他不自覺的恐慌。
    “對不起然然。”她的聲音滿是愧疚:“今天我出了點事,來不及陪你過生日。”
    他還是看著她,不說話。不過九歲的少年,目光卻已經深沉到令人害怕。
    似乎察覺到他一直盯著的東西,她站起身說:“我先去洗個臉。”
    然後也不等他回答,就匆忙逃離去了洗手間。洗完臉,又洗了個澡,努力將身上所有屬於那個男人的氣息衝刷幹淨。
    重新走進房間時,他已經起床了,背靠著身後的牆壁,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
    聽聞到聲音,他朝她一笑,眼底的陰鬱稍緩:“姐姐。”
    她也笑著走過去:“怎麼不睡了?”
    “睡不著。”
    “要不要姐姐給你唱歌?”
    他想了想,“好。”這個提議令他心動,其實在幼稚園,他已經無數次的聽過她的歌聲了。隻是,那些歌聲,都不屬於他。今晚,他貪心的想擁有一個,隻屬於他的禮物。
    她搬了一把椅子,坐到了她旁邊,唱起來:“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草叢邊的秋千上,隻有蝴蝶停在上麵。黑板上老師的粉筆還在拚命嘰嘰喳喳寫個不停……。”
    那一晚,她唱了好久好久。久到他都閉上眼,裝睡好幾個小時後,她才緩緩站起身,替他關上燈,將被子蓋好。
    隻是離開時,她俯身,在他的額頭上輕輕落下了一個吻。
    那一刻,他的心跳,到好像要迸出胸腔。
    他聽到她說:“然然,生日樂。”
    那是他至今為止,收到的最沉澱,最難忘的生日禮物。
    ********** ********
    生日的第二天,他就被父母接回了美國。
    之後很久、很久,他們都沒有再提送他回國的事。隱約的,他覺得發生了一些事。比如父親在打電話時,很生氣的吼:“好,你要生下那個孽種,就再也不要進我們顧家的大門,再也不要告訴別人你姓顧!我顧正勝沒有你這麼丟人的女兒!”
    父親摔下電話筒,氣的臉都漲紅了。母親在旁邊拍著他的背,安慰著:“別氣了、別氣了,氣壞了身子可怎麼得了?”
    他默默地,退隱到角落,想起臨別前的那一晚,胸口的某一處忽然劇烈的疼痛起來。
    12歲,在他的強烈要求下,父母終於同意了讓他回國讀初中。他再一次見到她時,她已經搬家了,住在一個有著很大一片玫瑰花田的別墅。
    那棟房子,很漂亮很精致,卻好靜好靜。靜的連呼吸聲都清晰可聞。
    無論他走到哪個位置哪一個角落,都有一股可怕的空洞感。
    像一座墳墓。
    不過才待幾個小時,他就覺得如坐針氈,空寂寒冷的令人恐怖。他不明白,她為什麼可以一個人,在這座墳墓住這麼久?
    他拉著她,想帶她走。
    她卻輕輕地掙脫開他的手:“然然,謝謝有你陪伴我的那幾年,是我最樂的時光……隻是如今,已經一去不複回了。”
    隻是,那又何嚐不是他,最樂的童年。
    後來,他會隔三差五的去看她,陪她說話。初一暑假,應父母要求,他不得不回國。
    隻是等到他再次回來時,她卻已經不在了。
    整棟別墅,空無一人。花園的玫瑰花,也因為沒有人打理,漸漸地幹枯、暗啞、凋零。於是這,就真的如他所料一般,成了一座空墳。
    *********** **********
    重回那個姐姐常去的幼稚園,他說他想代替姐姐,照顧這的孩子一天。彼時13歲的他,早已褪去了八九歲時的青澀,身高拔長了許多。再加上一貫穩重的眼神,使他看起來成熟的像個高中生。
    院長隻稍稍猶豫了一下,便同意了。
    於是他像過去姐姐一樣,帶著那群隻有幾歲的孩子,玩耍嬉戲,做遊戲,給她們唱歌。做了許許多多,他過去從未做過的事。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隻是心口沉沉的窒悶感告訴他,如若不做點什麼,他會發瘋。
    午休時,他閉著眼,睡在幼師專屬的大床上,腦子卻一片混亂,根本就睡不著。
    一閉上眼,就是那座空蕩蕩的孤墳,埋葬了她,也一並埋葬了他童年的一切。
    直到——。
    一雙軟軟的唇,緩緩覆上了他,唇的主人隻是輕輕一碰,就極的離開了。他感覺到頰邊縈繞著暖暖的呼吸聲,周圍卻是靜悄悄的。
    唇的主人觀察了他好一會兒,見他始終沒醒,覺得有些奇怪,以為是自己吻得不夠。於是再一次俯下頭,這次不僅死死掬吮著他僵硬的唇角,還貪心的去舔上幾口,一點也不顧忌身下一直僵著的人。
    又等了一會兒,她終於失望了,站起身,不情不願的走了。
    他睜開了眼,在她轉身的那一刻,看清了她胸口掛著的姓名牌——喬嬈嬈。
    不自覺的,抑鬱了一天的心,終於鬆緩開來。
    ********* *********
    很多很多年後,某架英國開往A市的飛機上。
    吃完午飯,喬嬈嬈心滿意足的摸摸肚皮,就預備美美的睡個午覺。誰料,他卻忽然開口:“其實我的初吻對象,不是你。”
    喬嬈嬈一愣,臉頓時燒起來:“你……你、你都知道?”
    “嗯。”他點點頭,看向她:“因為早在我剛出生的那一天,我就已經被給我接生的醫生偷吻過了。沒辦法,長得太好看也是一件很苦惱的事。”他語氣凝重,說出來的話卻很欠扁。
    “啊?怎麼可以這樣?!”喬嬈嬈怒:“那個醫生怎麼這麼沒職業操守!她們難道不知道初吻是一件很神聖很重要的事!隨隨便便就讓人偷走了初吻,多遺憾啊!”語氣憤懣到,就好像她不曾做過偷吻別人的事。
    顧顥然閉眼,微笑。笨蛋,這麼明顯的謊言都察覺不出來,真不知道她過去二十多年是怎麼活過來的?
    “那……。”喬嬈嬈又好小心的湊過去,咬咬牙,問出了她一直想問的問題:“那你為什麼不喜歡我呢?”她暗戀了他那麼久,他明明知道,卻為什麼連一點點機會都不給她?
    他皺眉,想了想:“因為你太小了。”
    “小?”喬嬈嬈愕住,然後嘟噥:“我哪小,我隻比夏桐小兩歲而已。她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
    他閉著眼,沒說話,似乎已經沉睡。
    她又歎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哎,真希望我有一個哆啦a夢,然後讓它幫助我早生十年。那樣,你應該就不會覺得我小了吧。”
    閉著眼的他,因為她這句話,僵愣住。
    ……
    “然然,如果你有了哆啦a夢,你最想實現的願望是什麼?”
    他唯一的願望就是——讓他再早十年出生吧。那樣,他就會擁有高大堅實的體魄,成熟穩重的思想。那樣,他才能有機會以一個男人的身份站在她身邊,而不是男孩。
    ……
    原來,人生總是在輪回。
    而他,似乎總是在向後看。
    他睜開眼,看向她,空無一物的眸底,隱隱透出了一絲淡淡的光。
    “周末有空嗎?”他問。
    

snaptime:2020-10-31 12:09:01  exectimeㄩ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