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氣凜然》全文閱讀

作者:屠狗者  鬼氣凜然最新章節  鬼氣凜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鬼氣凜然最新章節第二百八十五章超級鬼潮(上)(12-12-04)      第二百八十四章畫餅(12-11-16)      第二百八十三章出大事了(12-11-16)     

第二百八十五章超級鬼潮(上)

  偏偏還有人把十萬上品靈石視作囊中之物,唯恐夜焱賴賬。
  “請問我們有什麼辦法證明自己打落了戰艦?”
  “在下會給每一艘飛舟上派去一名戰堂弟子,這名戰堂弟子不負責戰鬥,也不會對諸位的戰鬥指手畫腳,他們隻負責統計諸位的戰果。”
  人群中又是一陣竊竊私語,顯然是對這種安排比較接受,一個船主又是不放心的詢問道“我們又如何知道你擊落幾艘戰艦?誰知道你會不會謊報戰果?”
  夜焱耐心的解釋“諸位都是狩獵團隊的領袖,手底下都有一票弟兄,你們可以派一個信任的人到在下的戰艦監督,不過,每個團隊隻能派過來一個人。”
  “這個提議還不錯呀。”
  “看起來幽冥宗還是很有誠意的。”
  “十萬上品靈石的獎勵雖然驚人,對於頂級修仙勢力也不過是九牛一毛。”
  船主們紛紛消除疑慮,要獲得這人驚人的獎勵,除了個人的本領外,時間也是關鍵因素,提前一秒投入戰鬥便是增加一份勝算!
  這些人統統是身經百戰的人物,對死亡沙海的環境熟的不能再熟,他們根本不需要統一的部署和調遣,隻等幽冥宗的督戰弟子加入後,一艘艘飛舟爭先恐後的啟程。
  張遠擁有自己的飛舟的狩獵團隊,因此他不在和夜焱混在一起,二人兵分兩路。
  當然,當然,張遠絕不會被十萬上品靈石的獎勵忽悠,他太清楚夜焱的本領了。擁有一艘頂級戰艦的夜焱。戰鬥力豈是普通飛舟能夠相提並論的?更不要說在視野外向敵方開火的能力!從理論上說,夜焱能夠一刻不停的殺戮!
  張遠並不急於啟程,先是找地方風流了一把,混到入夜時分才不慌不忙的召集人手,經過十年的打拚。當初帶來的原班人馬隻剩下不到五十人,卻是擴充了不少新鮮血液,實力比從前更加強大!
  “張兄可否帶上小妹一程。”夜楚楚翩然現身,在她身邊是一臉冷傲的傲雪仙子。
  “咦,你不是夜焱的女人嗎?為何跑來死亡沙海了?”張遠在春風渡的時候見過夜楚楚。所以他知道夜楚楚是夜焱的女人,她還知道夜楚楚要跟隨夜焱征戰,可是夜焱當時並未同意。
  夜楚楚對於夜焱女人的身份並不介懷,嫣然一笑道“夜焱是楚楚的夫君。”
  “弟妹就是驚豔齊州的鬼仙子,夜兄的正房妻子!”在張遠的印象中,兄弟的身邊一貫是美女如雲,但是和眼前這位正牌弟妹相比。當真是黯然失色,不愧為正房啊!
  夜楚楚波瀾不驚的詢問道“難道我家夫君還有偏房?”
  “沒有!絕對沒有!”張遠小心肝一陣狂顫,好險哪,差點又把兄弟賣了,自己這張破嘴呀“對了。夜兄不是阻止弟妹來參戰嗎,弟妹怎麼悄悄跑來了。”
  夜楚楚無奈的解釋道“夫君不願意讓楚楚涉險,楚楚又何嚐放心他獨自在外征戰,隻好偷偷的跑來了。楚楚身為一介女流,跟隨其他隊伍多有不便。張兄是我家夫君的好友,楚楚隻好來找張兄相助。”
  “這個恐怕不方便呢。弟妹還是盡快返回宗門吧。”張遠硬著頭皮拒絕。
  夜楚楚保證道“楚楚的修為雖然不如諸位,但是自問不會成為你們的負擔。”
  張遠苦笑道“在下絕不是嫌棄弟妹的意思,飛舟多帶一個人也不礙事。在下是怕萬一傷到弟妹。在下賠不起呀。”
  夜楚楚嫣然笑道“張兄說笑了,抵抗康州艦隊是我等齊州同仁的本分,楚楚的命珍貴,難道張兄的命就低賤了。”
  “弟妹這不是為難在下嗎?”張遠愁眉苦臉的歎息,人和人有可比性嗎?出海狩獵就是在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玩命!所圖的不過是賺取幾個靈石。而鬼仙子呢,人家可是驚豔齊州的天才!而且是夜焱的正房妻子。想要什麼夜焱給不起呀?犯得著跑來死亡沙海征戰?無奈夜楚楚以弟妹的身份找上門來,他也不能拒絕。最終仍是應承下來。不過他要求夜楚楚做出保證,絕不準參與戰鬥,最多留在控製室觀戰。
  七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在赤煉妖蠍以前盤踞的地穴中,夜焱愜意的品嚐著烈酒。對外界的戰事毫不關心。
  “主人打算等到何時參戰。”赤煉妖蠍自從來到死亡沙海就被解放出來,這段時間一直陪伴在夜焱的身邊,見到夜焱成天一副優哉遊哉的樣子,不由的暗暗焦急。
  “我一個人能打掉幾艘敵艦,倒不如找個地方躲陰涼。”夜焱無所謂的說道。
  赤煉妖蠍不解道“主人的意思是……”
  “在死亡沙海狩獵的飛舟有上千艘,他們才是這場狙擊戰的主力。那些飛舟的船主是衝著十萬上品靈石的獎勵來的,如果得知我打掉太多戰艦,他們就會失去信心。反之,隻要他們認為有機會拿到獎勵,才會和康州艦隊玩命。無能則眾能,無為則眾為,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夜焱用眼睛瞟了瞟那些狩獵團隊派來的修士,這些人就是飛舟船主們派來的眼線,他們會及時把自己的戰果傳遞回去。
  赤煉妖蠍若有所悟,可是有不無擔心的提醒“主人就不怕太多戰艦贏取十萬上品靈石的獎勵,不怕那個賤人和主人翻臉?”
  “我有那麼容易被人超過嗎?”夜焱根本不擔心有人能夠領取到那份獎勵,即便是有,也是他故意放水!作為煽動起這場戰爭的人,他倒是不得不關心一下目前的戰果了“這幫家夥目前最高的戰績是多少,擊落了多少艘敵方戰艦?”
  “目前來看,張遠的戰果最為輝煌。第二名是一個叫趙宇的船主,第三的是……。不過這些都是上周傳來的消息。”當那些各路團隊互通信息的時候。赤煉妖蠍從旁偷聽了不少,如今一一轉述。
  夜焱並不奇怪張遠排在第一位,要知道,張遠乃是無盡之海的傳說,而且這個家夥素來敢於冒險“這個家夥幹掉了多少艘敵方的戰艦?”
  “據說是兩百一十三艘戰艦。”赤煉妖蠍隨後又解釋道:“這是兩周前的戰果。”
  “兩百一十三艘。你不會搞錯吧?他怎麼做到的?難道康州艦隊排著隊讓他打,不開防禦罩,不開火還擊的?”夜焱撲哧一下將口中的酒水噴將出來,難怪他認為不可思議,張遠的戰艦和敵方戰艦一個等階。不具備在射程外轟擊敵艦的本錢,這就是說,但凡張遠的戰艦能夠打到敵艦,敵艦也可以攻擊到張遠。雙方對轟之下,必定是人多勢眾的康州艦隊占便宜。在這種情形下,打掉對方一艘戰艦也不容易,張遠居然打落兩百多艘戰艦。難道康州的戰艦是紙糊的?指揮官腦子進沙子了。
  赤煉妖蠍三兩下在沙石上畫下一張簡約的地圖,在地圖上比劃道“死亡沙海盤踞著數不勝數的妖獸,這些妖獸各自有自己的領地,除非遇到襲擾,不會隨便闖入其他的妖獸的領地。妖獸的領地之間存在的數千米的緩衝空間。這道緩衝的空間便成為了穿越死亡沙海的路徑,康州艦隊也是在這些縫隙間穿行。主人招募來的飛舟則是埋伏在緩衝區域的邊緣攻擊康州艦隊,一旦康州艦隊追擊,他們便迅速退入妖獸的領地。這些妖獸的領地很大,單獨一艘飛舟闖入不會驚動妖獸。但是康州的艦隊闖入勢必驚動妖獸。那些被消滅的康州艦隊,就是因為追入妖獸的領地。被妖獸幹掉的。在主人招募的飛舟中,打落敵艦百艘以上的不再少數。”
  “原來如此。”夜焱騰的一下跳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土。
  “主人這是要?”赤煉妖蠍不解的問。
  “當然是去幹活。要是這夥人每一個都領取十萬上品靈石的獎勵,宗主非殺了我不可。”夜焱最初的想法隻是利用這些在死亡沙海狩獵的飛舟拖延康州艦隊,根本不指望這支雜牌軍能夠發揮多大的作用,如今看來,他明顯低估了這支力量。
  有赤煉妖蠍這個土著幫忙指路,夜焱僅僅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就找到了一個絕佳的伏擊點。與那些飛舟船主的做法一樣。夜焱也是守在緩衝區的邊緣偷襲。借助銅鏡的幫助,他甚至可以藏在妖獸的領地內開火。
  由於緩衝區僅有區區數千米。無法供艦隊大規模的行動,康州艦隊隻能拉成一條長線。在這條線路上不時有數百艘的艦隊經過,形象的說,這條路徑就像是康州通往齊州的補給線。當然,當然,康州艦隊不可能把籌碼全部押在一條路徑上,像這樣的路徑共有三條,夜焱選擇了最大的一條。
  遠遠的,一支規模達到四百艘的康州艦隊緩緩浮現在銅鏡之上,借助這麵銅鏡的幫助,夜焱可以提前一個時辰發現康州艦隊,自然也可以提前一個時辰開火!夜焱的獵物是這隻艦隊的旗艦。
  轟轟轟!集束火炮精準凶狠的齊射,毫無防範的康州旗艦當場墜落,撞擊在滾滾的黃沙之中。
  旗艦上的修士猶如馬蜂般竄入空中,包括這隻艦隊的指揮官金戈長老。
  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指揮官,金戈並不急於尋找其他戰艦落腳,反倒在第一時間下令所有戰艦打啟動禦罩。並且嚴令所有戰艦隻能利用炮火還擊,不得追擊,艦隊依然保持編隊行進。在他的指揮下,隨後而來的炮轟收效甚微。
  穩穩的控製住局勢後,金戈駕馭一隻五彩大雕飛行在艦隊的中心,他的隨從也是效仿他的做法。
  “還是金長老足智多謀,之前有不少艦隊便是因為追擊齊州戰艦,到頭來葬送在這沙海之中。”一名元嬰高階的長老唏噓道。
  金戈冷笑道“齊州的高手全部被調集到南方,北方的防禦形同虛設,他們如今無非是想拖延我方行軍速度,為調集援兵爭取些時間。不要說追擊他們要承擔極大風險,隻要我們前去追趕。他們的目的便是達到了,本座豈能輕易上當?”
  隨行長老點頭道“話雖如此,任憑他們這一路打到齊州,咱們也夠憋屈的。”
  “隻要啟動了防禦罩,集束火炮的遠程轟擊起不到多大作用。我們可以不予理睬。”金戈乃是以常理推斷,在啟動防禦罩的情形下,要打掉一艘戰艦至少需要集束火炮四輪齊射全部命中,這談何容易?何況他的艦隊也並非白白挨打,集束火炮的射程受到視野的限製。對方能夠轟擊到他的戰艦,他的戰艦也可以打到對方。對方區區一兩艘戰艦和他的艦隊對射,誰是吃虧的一方,顯而易見!
  真實的狀況卻是大相徑庭,艦隊根本見不到對方的蹤影,隻有隆隆的炮火不斷襲來,而且這炮火出奇的精準。一通齊射統統打在一艘戰艦上,在他看來,這種情形簡直是不可思議。金戈不得不再次調整,將重型戰艦排在艦隊外圍抵擋炮擊,重型戰艦的防禦更加強悍!同時。他命令艦隊不斷變換排列,這樣一來,敵方炮火就無法連續命中一艘戰艦。
  “他們為什麼不追過來,這一招好像不靈驗呢。”夜焱在銅鏡中觀察康州艦隊的一舉一動。
  “康州的人也不傻,前期追擊我方戰艦連連吃虧,到如今也該學聰明了。”赤煉妖蠍搖了搖頭。按照現在的局麵,主人的戰果很難超過其他戰艦,恐怕要狠狠的出一把血了。
  “我在湊近點勾引一下。”夜焱還不死心。駕馭戰艦湊了上去。
  終於,金戈見識到敵人的廬山真麵目,他卻隻是不屑的笑了笑,又一次傳令下去,所有戰艦不得追擊,就連使用炮火反擊也免了。本座就慢悠悠的從你小子眼皮底下溜達過去,你咬的動嗎?
  夜焱在甲板上氣的直跳。也不知道這支艦隊是誰在指揮,這鳥人就是個異界版的司馬懿呀,誠然,他如果玩命的攻擊還是可以擊落敵方戰艦,隻不過那種擊殺速度想超過其他飛舟根本就是做夢!
  那些船主派來的眼線起初見到夜焱的視野外攻擊,不由自主的驚訝了一把,如今意識到夜焱無計可施,一個個眉開眼笑,要知道,那十萬上品靈石的獎勵,他們也是有份的。
  “要不然,讓奴婢出手試試。”赤煉妖蠍的忠誠讓人感動。
  “你打的動戰艦?”夜焱翻了個白眼,即便是能夠勉強辦到,效率也不可能有多高,還不如用集束火炮呢。
  …………
  良久,夜焱突然詢問道:“這附近都是些什麼妖獸,要那種特別變態的。”
  赤煉妖蠍可是土生土長的死亡沙海土著,對於死亡沙海的恐怖威脅一清二楚,能夠被她視為恐怖存在的,那就真是的十分的恐怖了!“這附近倒是不存在很變態的妖獸,不過往前的話,近期會經過一個巨型規模的鬼潮。”
  “鬼潮!”夜焱好歹也在死亡沙海混過一陣子,自然知道鬼潮和蟲潮乃是死亡沙海最恐怖的存在,在無窮無盡的鬼潮攻勢下,最強大的存在也必須退避三舍!那隻鬼潮還是巨型規模的!夜焱目視艦隊的方向,狠狠的呸道“老家夥,給小爺等著!”
  一艘飛舟停泊在緩衝區的邊緣,此地是前往齊州的必經路線。
  夜楚楚對於張遠的第一印象並不是多好,張遠輕車熟路的在春風渡找到夫君,以她的聰慧不難想到張遠是推己及人,才會到春風渡尋找自家夫君。來到死亡沙海,她一路跟隨張遠,自然知道張遠動身前,跑去那種地方鬼混了。
  隻不過夜楚楚長期在映月寒潭修煉,並未接受到世俗禮教的毒害,不會僅僅因為這種事而否定一個人。同行的沈傲雪,對於張遠的鄙視卻是毫不掩飾,好在她平常也是冷冰冰的,倒是沒有讓張遠察覺出來。
  經過這一年多的相處,她們不得不對張遠肅然起敬。
  除了微不足道的生活作風問題,張遠無疑是個不折不扣的英雄,駕馭飛舟時的技巧出神入化,匪夷所思的戰術,卓越的領導才能,這一切足以掩飾張遠的不足。這一年來。張遠憑借一隻飛舟打掉了敵方三百二十一艘戰艦,乃是她們親眼目睹!要知道,這不僅僅是能力的問題,如今的張遠是在抵抗康州的入侵,他是齊州的英雄!
  一貫不喜歡言辭的鬼仙子破天荒的調侃張遠道:“十萬上品靈石的獎勵。已經是先生的囊中之物了。”
  張遠笑道“在下可不敢奢望這份獎勵呀。”
  鬼仙子奇道“先生難道怕我家夫君賴賬?”
  張遠搖頭道:“在下是沒有信心超過夜焱的戰績。”
  夜楚楚與沈傲雪同時一愣,沈傲雪更是撇嘴道“聽報信的人說,這個家夥到現在一艘戰艦也沒有打下來,他還能有什麼作為?”
  在沈傲雪看來,張遠這艘戰艦的戰績已然達到了空前絕後的極致。根本不可能有人可以超越!更不要說夜焱之前一艘戰艦也沒有打過,莫非還有後來居上的可能性?
  不止是沈傲雪堅持不信,便是夜楚楚,也認為不存在這種可能性,隻不過她作為夜焱的妻子,視角與沈傲雪有所不同,在她看來。夫君作為此戰的組織者,率領死亡沙海的飛舟取得如此輝煌的戰果,已然是極大的成就!畢竟,夫君的身份是宗主的特使,此行的目的是阻止康州艦隊。而不是和這些飛舟爭奪戰績的。
  “依我看,咱們得到這份獎勵不成問題。”一名新近招募來的兄弟躍躍欲試,一副對獎勵勢在必得的架勢。
  “年輕人就是好呀,初生牛犢不怕虎。盡管有些不自量力,這份衝勁難能可貴。”梅長老笑眯眯的拍拍這個兄弟的肩膀。
  “你們這些人是怎麼了?我們現在的戰績排在第一,難道還怕排在最末的家夥。”沈傲雪實在難以理解這些人的謙虛。
  “我們前期屢屢得手是因為敵方艦隊追趕我們。如今他們學的聰明了。遇到偷襲就啟動防禦罩招架,絕不追擊。我們很難再有多大的建樹,但是夜焱還沒有發力呢。”張遠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沈傲雪翻了個白眼說道“他還能怎麼發力呀。我們想不到辦法,難道他就有辦法了?”
  “我雖然不知道他有什麼辦法,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有辦法。”張遠和梅長老異口同聲的回複。
  “你們到底怕他什麼呀?”沈傲雪目睹兩個戰功顯赫的高階修士居然疑神疑鬼起來,分明是怕了夜焱那個小子,小心肝氣的撲騰撲騰直跳,她當真是恨鐵不成鋼呀。傲雪仙子此刻的態度絕不單純是對夜焱懷有偏見。這一年來和張遠等人並肩作戰,她早就把自己當成了這艘戰艦的一份子。此時的態度完全是一種不服輸的性子作祟。
  夜楚楚也是不相信夫君到了此時此刻還可以後來居上,但是見到傲雪仙子嗔腦的模樣,卻是禁不住嫣然一笑。
  遠方,一片黑幕自天邊鋪展開來,轉瞬間吞噬了大片天空,仿佛要將天地統統吞噬。
  見到這片黑幕,張遠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氣,連聲調也變得有些走樣“兄弟們,快撤。”
  “怎麼呢?”沈傲雪還是第一次見到張遠等人如此緊張,即便是在對付敵方艦隊的時候,也從未見過。
  “那是鬼潮!”張遠說話間已經駕馭飛舟斜飛出去,在死亡沙海,有兩個存在是狩獵者永遠惹不起的,一個是蟲潮,一個是鬼潮,這兩個死亡沙海最恐怖的存在不像其他妖獸盤踞在固定的領地,而是四處遊蕩。即便是赤煉仙子那種土著也隻能大概判斷出他們遊蕩的路線。對於狩獵者而言,碰不到是運氣,碰到了是倒黴。
  戰艦上的眾人方才還在談笑風生,頃刻間便被推到了生死之間,這就是死亡沙海的力量!
  沈傲雪雖然是第一次和鬼潮不期而遇,卻是久聞鬼潮的恐怖,此刻也不由的害怕起來,那鋪天蓋地的鬼魅,絕不是任何力量能夠抵擋的,即便是遠遠觀之,也是帶給人深深的震撼!
  夜楚楚則是在此刻回憶起了冥海血河,回憶起與自家夫君相處的一幕一幕,雖然她和夜焱相處的時間並不算長,卻總是快樂的時光。
  鬼潮的蔓延的速度極快,眨眼間便從天邊殺到眼前,張遠拚命駕馭飛舟逃遁,也隻是堪堪避過,站在飛舟的甲板上,眾人能夠看見鬼潮的前方,一艘頂級戰艦正在以迅雷般的速度飛行,那艘頂級戰艦的速度竟然超過了鬼潮!
  “鬼潮在追殺一艘我方的戰艦。”沈傲雪驚叫。
  “那是夜焱的戰艦。”張遠淡淡的一句話讓兩位仙子駭然失色,鬼仙子作為夜焱的妻子,理所當然的為夫君擔心。即便是一貫和夜焱針鋒相對的沈傲雪,此刻也不由自主的芳心一顫。沈傲雪天生一副冷傲的性子,極少與其他人來往,在過去的幾年中,她雖然與夜焱作對,無形中卻和夜焱混熟了,更何況,眼下是大敵當前。
  “有什麼辦法救下我家夫君。”夜楚楚焦急中脫口而出。
  “沒有辦法。”張遠恨不得再躲遠些,徹底躲過鬼潮的威脅。
  …………夜楚楚雖然急切的要挽救夫君,可是她也清楚,那恐怖的鬼潮絕非人力能夠抗衡,即便是張遠有心救援也無計可施。
  “我不是不肯救他,而是他不用人搭救,我們衝上去等於找死。”張遠審時度勢的說道。
  <<鬼氣凜然>>-< 書 海 閣 >- 文字首發,歡迎讀者登錄   閱讀全文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