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征戰歲月》全文閱讀

作者:柳外花如錦  重生之征戰歲月最新章節  重生之征戰歲月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征戰歲月最新章節終章 建國(新書《刀芒》即將上傳)(15-10-01)      第3292章 落幕新書《刀芒》即將上傳(15-10-01)      第3291章 北美大勢新書《刀芒》即將上傳(15-10-01)     

終章 建國(新書《刀芒》即將上傳)

    獨立師部隊在北美戰爭的最後階段,加入戰場,卻連下兩國首都,接受兩國首腦的投降,後來居上,出力不多,收獲不小,肯定會讓德軍高級軍官們心非常不舒服,特別是隆美爾,肯定憋屈到了極點!

    這種憋屈的情緒,如果得不到釋放,就會演變成怨恨,唐秋離可不想讓隆美爾怨恨自己,對於這些虛名,唐秋離並不怎麼在乎,同樣,獨立師各級將領們,對於虛名也沒有什麼興趣兒,拿到手的地盤兒,才是幹貨。

    唐秋離覺得,有必要給希特勒和隆美爾一些心理補償,現在,加拿大總理麥肯齊,美國總統杜魯門都在自己手,何不舉行兩場規模宏大的受降儀式,讓麥肯齊和杜魯門在受降儀式上,公開遞交投降書?

    唐秋離知道,希特勒喜歡這種調調,這位愛出風頭的德國元首,高高在上的看著加拿大總理麥肯齊,美國總統杜魯門向自己麾下的將軍遞交投降書,心肯定爽翻了天!

    唐秋離此舉,是給希特勒和他麾下的將軍們,一個天大的麵子,隆美爾指揮一支機械化裝甲部隊,往德盧斯方向急進的情報,已經擺在自己的案頭,他知道隆美爾急三火四的往德盧斯趕來,為的是什麼?

    自己占了便宜,卻讓盟友不爽,連骨頭帶肉,一口吞下,湯都不剩,吃相極為難看,以至於讓盟友心存怨恨,心生間隙,埋下以後翻臉的隱患,是腦殘的日本人,經常幹的事兒!

    唐秋離自然不會犯這樣的錯誤,他把自己的想法。變成了行動,發電報給希特勒,說明了自己的意思。並且提出來,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舉行加拿大投降儀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美國政府投降儀式。

    戰勝國雙方的受降指揮官,德方應該是在北美戰場上,立下卓越功勳的隆美爾元帥,非他莫屬,中方則是獨立師的第二號人物,副師長劉鐵漢上將。自己和希特勒當然會參加。

    在唐秋離的心,加拿大總理麥肯齊代表加拿大政府的投降儀式,倒是無關緊要,緊要的是美國總統杜魯門代表美國政府的投降儀式,能夠親眼見證,一個在後世橫行無忌的霸主國家,在現實的之中向自己投降,應該是一件很值得一輩子回憶的事情。

    希特勒以最的的速度回電,在電報,希特勒不吝溢美之詞。稱讚唐秋離想得周到,共同舉行受降儀式,充分體現了老朋友之間的親密關係。他會在近日飛往北美,參加這場難忘的盛典!

    加拿大政府的投降儀式,在十幾天之後進行了,美國政府的投降儀式,則是在一周之後,唐秋離坐在主席台上,看著美國總統杜魯門,臉色灰敗,步履蹣跚的走上前來。鞠躬遞交了投降書,心中感慨萬千。自己親眼見證了一個在後世,世界霸主的覆滅。而希特勒則是喜形於色,發出尖利的狂笑之聲。

    北美戰事以了,接下來,就是分蛋糕的時候了,對此,唐秋離和希特勒都心照不宣,不過,希特勒顯然有些緊張,他擔心自己的這位中國老朋友貪心,那就很難辦了。

    美國投降儀式之後,希特勒和唐秋離兩個人,各自帶著幾名年輕的參謀軍官,走進一間會議室,會議室的桌子上,平鋪著一張北美,中美洲和南美地圖,瓜分北美戰爭結束後的利益,就在這間名不見經傳的房間內開始了。

    對於美國領土的瓜分,唐秋離的要求是,迪勒拉山係以東,包括海倫娜、鹽湖城和菲尼克斯以西地區,歸自己所有,對於加拿大領土的劃分,則是加拿大全部國土麵積三分之一的西部地區。

    對於墨西哥,因為不是被占領的國家,還是德國的盟友,不能按照戰敗國來瓜分,唐秋離隻要求,墨西哥境內西部地區,西烏德雷山脈以西的狹長地帶,為永久租借地,中美洲地區的一半麵積,歸自己所有,但巴拿馬則是全部歸自己所有,至於南美洲,他隻要求五分之一的土地麵積,但必須是在南美洲的西部地區。

    沒有激烈的爭吵,也沒有過多的討價還價,完全是一副有商有量,你謙我讓的場麵,唐秋離和希特勒,很就達成協議,對於唐秋離的大度和慷慨,希特勒非常感動,不管從那個方麵來看,德國都占了極大的便宜,把整個美洲百分之七十左右的領土,都納入了德國的版圖。

    而唐秋離也是非常滿意,覺得自己也沒有吃虧,雖然在北美和南美以及中美洲的領土劃分上,自己貌似得到的比德國人少得多,但卻是實現了自己把太平洋,變成未來國家內海的戰略計劃,北起白令海峽,南至非洲的好望角,美洲大陸上,自己到手的領土,正好是一個弧形地帶,把太平洋東部緊緊的擁抱在懷中。

    有個細節問題,在劃分為邊境之後,唐秋離鄭重的提出來,在確定的邊境線上,中德雙方軍隊,各自後撤十公,留出二十公的非軍事區,作為緩衝地帶,雙方士兵均不得進入。

    唐秋離的理由是,如果邊境線緊挨著,雙方巡邏的士兵,整天價鼻子對鼻子,眼珠兒對眼珠兒,雙方的習慣和風俗不同,天長日久,士兵都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難保不生出事端,一旦發生衝突,那就是會死人的事兒,豈不是破壞了中德間的傳統友誼?

    對此,希特勒完全讚同,大為讚賞唐秋離想得周到細致,他也頭疼,德國士兵今後怎麼與中國士兵和平相處,自己的手下,可都是些驕兵悍將,獨立師士兵也不是省油的燈,唐秋離的方案,正好解決了這個問題。

    對整個美洲的利益劃分,兩個決定性人物取得一致意見之後,底下的人,沒有提出任何不同亦或是反對意見,相關協議。很就以文件的形式固定下來,雙方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有意思的是。最早跟在德軍屁股後頭,進入北美戰場的意大利。不應該分得一杯羹,卻自動被兩大巨頭,特別是希特勒給忽略了,在瓜分美洲利益的時候,連一點兒殘羹剩飯都沒給墨索尼留下。

    希特勒不提及意大利人,唐秋離自然不會是主動提起此事,可憐的意大利人,可憐的墨索尼。丟了本來在北美可以有所作為的幾十萬部隊,還得掏出大筆的銀子,贖回戰俘,僅僅一個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說辭,絕對無法形容意大利現在得到的結果。

    唐秋離在北美大陸,逗留了一周多的時間,處理了一些軍務和政務,一直在北美戰場的劉鐵漢,也從洛杉磯趕到舊金山,唐秋離親自到機場去迎接。

    回到前線指揮部後。兩個人落座,唐秋離道:“鐵漢兄,我在近日就要返回仰光。美洲的事情,就全托付給你了,師指決定,由你擔任北美和南美以及中美洲占領區軍政委員會主席一職,代表我,全權處理軍政事務,東指部隊就駐守在美洲,暫時改編為各地警備部隊。”

    劉鐵漢苦笑道:“師長這是難為我了,指揮打仗我在行。處理政務,那是門外漢啊。軍政委員會主席這活兒,跟打仗不靠邊兒吧!”

    “此職務非鐵漢兄莫屬了!一時間。你讓我去哪找到更合適的人選?”唐秋離笑著說道:“當然,不會總是讓鐵漢兄軍政一肩挑的,我會在派來合適的人員,替你擔過去政務這一塊兒!”

    “另外,我離開北美之後,其他兵團的撤離工作,鐵漢兄就以副師長的身份,具體安排吧!幾百萬人,總不能都擠在北美,光是吃飯就成問題!”

    唐秋離於一九四五年初,離開洛杉磯飛回仰光,倏忽又是一年過去,在這一年,他終於完成了自己一直構想的大計,揮師數百萬滅掉了日本,鏟除了中國的死敵和世仇,永絕後患,以最小的代價,在北美大陸和南美大陸,以及中美洲地區,獲得了應得的利益,把太平洋變成了內海。

    一年的時間,世界格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環顧全球,大的戰爭再也沒有,獨立師部隊幾百萬將士,也不需要再流血犧牲,已經成長為與德國軍隊並列的兩大巨頭之一,可以安心的享受勝利果實了。

    一月份的仰光,溫度怡人,海風徐徐,三位妻子和兩個孩子都在定邊,不用分心,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唐秋離要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思考內心一直縈繞著的大事兒,一幅在心,早已經開始描繪的宏大藍圖,一切已成定局,到了把藍圖變成現實的時候了。

    一月八日,留守處機要通訊科送來一封密電,專程去重慶,與國民政府商談東北歸屬問題的劉翰章,從重慶飛來仰光,麵見唐秋離匯報重慶之行的情況。

    劉翰章愈發的精神矍鑠,一見麵兒,還是老脾氣,“主席,我此次赴重慶,幸不辱使命,已經與國民政府簽署了東北地位的相關協議,東北正式獨立,我不明白的是,主席您對東北誌在必得,接手之後,會賦予東北什麼樣的地位,別忘了,你還是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的副委員長!”

    “很就不是了!”唐秋離淡然一笑,明白劉翰章的擔心,道:“我已經決定,獨立建國,這麼多年來,獨立師數百萬將士浴血奮戰,流血犧牲,打出來這麼大的一片地盤兒,交給誰我都不放心,隻能自己建立一個新國家了!”

    “主席,您要獨立建國?”劉翰章震驚得跳了起來,雙眼灼灼生輝,隨即,他一臉的釋然,道:“其實,我早就猜出來了,並不感到意外,想想也是,獨立師將士付出犧牲,打下來的偌大領土,豈能交給現在的國民政府,哼,國民政府那些大員們,不提也罷!”

    看來,劉翰章對於國民政府的官員,一直沒有什麼好感,肯定是想起了當初,海外留學歸來,帶著為國報效卻四處碰壁,報國無門的痛苦。

    唐秋離莞爾一笑,道:“翰章兄。未來新國家的名號,首都和國歌、國徽,以及政府機構設置等具體事宜。還需要你親力親為啊!別指望我,我是門外漢!”

    “垂垂老矣!”劉翰章搖搖頭道:“刀鋒以鈍。不堪再用,主席手下有那麼多年富力強的人才,何須老朽參與其中,隻求建國之後,主席給我安排一個閑職,讓我親眼看著新的國家蒸蒸日上,便平生足矣!”

    “翰章兄!”唐秋離看著劉翰章道:“翰章兄不必自謙,新國家的國務總理一職。非你莫屬,交給別人,我還真不放心!別忘了,你老兄可是從定邊開始,就一直跟在部隊的身後,負責接收各地的地盤兒,從東北到日本,算起來,沒有誰比你更有經驗了!”

    劉翰章還要堅辭,唐秋離卻轉變了話題。道:“翰章兄此次去重慶,除了商談東北地位問題之外,就沒發現點兒其他的事情?重慶現在的氣氛如何?”

    劉翰章頗有些苦惱的搖搖頭。道:“我又不是木頭人,發現了,國民政府那些大佬們,整天叫囂著剿共,正在調兵遣將,殺氣騰騰,似乎要與中共開戰,唉!國家剛剛剪除了外患,黎民百姓還沒有得到休養生息。就又要陷入內戰的戰火塗炭之中!”

    “唐主席,我還有一事不明。以你的身份和實力,以及在國民政府的地位。應該有能力阻止這場內戰發生吧?但你為什麼沒有去做?”

    劉弘章的語氣之中,似乎有責怪之意,但其中的內情,唐秋離卻無法對任何人說,隻好道:“國共兩黨現在是水火不容,即便是我勉力捏合到一起,也勢必會留下破裂的種子,翰章兄,有些曆史,是無法改變的,人力有窮盡,我們隻能順其自然了!”

    。。。。。。

    公元一九四五年六月一日,經過緊張的籌備,一個嶄新的國家誕生了,國號為新唐共和國,定都在中南半島的仰光,唐秋離當選為終身國家主席,華夏複興黨終身主席,國家軍事委員會終身主席,劉翰章為首任國務總理,負責組織政府,獨立師部隊的各級將領,均在新國家陸海空三軍,擔任重要的職務。

    新唐共和國的國土麵積,北到西伯利亞全部,西到東印度地區,南至澳洲大陸,東部延伸至北美大陸、南美大陸和中美洲西部,整個太平洋和印度洋,都成為新唐共和國的內海,領土和領海麵積,達到了幾千萬平方公之大,成為僅次於德國的國土麵積第二大的國家。

    選擇國家政體的時候,唐秋離對於西方的什麼三權分立的政治製度,嗤之以鼻,毫不猶豫的予以摒棄,無論是在曆史還是現在,西方推行的什麼民主,奉三權分立為圭皋,自認為是普世價值,兩世為人的唐秋離,自然知道其本質,可以說是深惡痛絕。

    時至今日,西方式的民主,已經走到了死胡同,既改變不了本國的內疾,也挽救不了其他國家的命運,新唐共和國實行一黨專政,多黨合作的國家體製,華夏複興黨為唯一的執政黨。

    新唐共和國成立之日,德國元首希特勒,不但事先派來一個陣容龐大的代表團,參加開國大典,還最先發來賀電,宣布與新唐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耐人尋味的是,彼時,正在國內戰場鏖戰的國共兩黨領導人,均發來賀電,祝賀新唐共和國成立,祝賀唐秋離榮任國家主席。

    。。。。。。

    時光荏苒,轉眼間到了公元一九四九年九月底,此時,內戰之中的國共兩黨已經分出勝負,蔣委員長的軍隊,一敗塗地,曆史在此拐了個彎兒,兵敗的蔣委員長,沒有台灣島作為最後的立足之地,已經是走投無路了,下場無非是成為中共的俘虜,亦或是殺身成仁。

    唐秋離並沒有落井下石,及時伸出了援手,通過與中共領導人協商,將蔣委員長以及追隨他的一大批,在戰場上幸存下來的國府軍政要員,統一安排在日本,此時的日本,除了東京改為長安之外,就連日本的名字,也改為扶桑,其原有的領土,分割為四個互不相連的行政區域。

    在唐秋生的鐵腕政策下,幾年時間,有大約近千萬日本青壯年及其親屬。被發配到了西伯利亞,參與在當地的大開發,空出來的土地和減少的人口。則是從國內大規模移民來填補,此舉的目的。就是為了稀釋日本列島內的原日本人人口數量。

    當然,包括蔣委員長在內,原國民政府的黨政軍大員們其中的絕大部分,唐秋離是絕對不能重用的,放到一些研究機構或者是幹領薪水的部門,當個衣食無憂的閑散之人,但張治中是個例外,唐秋離為他在新唐共和國政府。準備了一個政府部長的位置。

    而何應欽、陳誠和陳果夫之流及其嫡係人員,唐秋離沒有豁達到以德報怨的程度,態度鮮明的下達指示,將這些人驅除出境,愛上哪去就上哪去,反正我是不收留,沒有要了他們的命,已經是寬宏大量了!

    至於蔣委員長,唐秋離為自己曾經的上司,安排了一個國策顧問的頭銜兒。說白了,就是養起來,對此。包括蔣委員長在內,原國民政府的黨政軍大員們,都非常感激,自己是戰敗者,落架的鳳凰不如雞,能夠在戰火之中,留下一條命,後半生的生活,還有了著落。夫複何求?

    東太平洋上的夏威夷群島檀香山,一棟普通的別墅客廳。隔著落地玻璃窗,就能看到窗外。太平洋海麵上,翻滾的浪花,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下午,唐秋離一身戎裝,手拿著一支香煙,麵向大海,若有所思。

    在他的身後,梅婷拉著已經十幾歲的女兒佳琳,梅雪拉著已經六歲多,虎頭虎腦的兒子虎子,劉心蘭撫摸著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滿眼的幸福,三個女人和兩個孩子,都在靜靜的看著,這個站在陽光下的男人,那挺拔的背影,以及斑白的頭發,她們生命的全部,同呼吸、共命運的愛人。

    下午三時正,從收音機,傳來中共毛偉人,那濃重的湘音,“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收音機,傳來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

    唐秋離笑了,曆史還是固執的回到了原來的軌跡,所不同的是,自己打出來的一片天地,會成為新生的共和國,最堅實的守護,他的目光又越過了浩瀚的太平洋,看向中東地區,哪遍地的石油,會是今後世界爭端的熱點,不過,自己已經開始布局。

    嘹亮激昂的國歌聲,在收音機回蕩,唐秋離吩咐秘書道:“給劉總理打個電話,以政府的名義給中共發去賀電,並在第一時間,宣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請劉總理安排駐中國大使的人選!”

    秘書離開了,唐秋離微笑著看著妻子和孩子們,道:“今天晚上,咱們全家聚餐,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好好喝幾杯,開懷暢飲,不妨一醉嗎!”

    兒子虎子不解,問父親道:“爸爸,別的國家成立,我們為什麼要喝酒慶祝啊?”

    “兒子,因為那是爸爸和你母親,還有兩位姨娘和姐姐的祖國!”唐秋離慈愛的摸了摸兒子的腦袋,語重心長的說道。

    兒子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唐秋離抬起頭,看著三位笑顏如花的妻子,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再次飄起那首銘刻於心的詞,“北方有佳人,遺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淒婉的詞句,在心靈深處回蕩,盤旋,久久不散,唐秋離的眼前,又出現了東北的白山黑水、茫茫的原始森林和森林環繞著的那個小山村,那間,他的眼中,噙滿了淚水。

    (全書完)

    補充幾句:今天是七月初七,中國傳統的情人節,恰逢小錦的這本書,也在今天完稿,權作是對諸位書友的祝賀了,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另外,西方的那個什麼情人節,我們中國人不過也罷,中國人過西方的節日,照貓畫虎,是否有矯情之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