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手遮天》全文閱讀

作者:勝己  隻手遮天最新章節  隻手遮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隻手遮天最新章節第325章一點寒芒先到(13-05-06)      第324章我是誰?(13-05-05)      第323章跟誰打?(13-05-04)     

第325章一點寒芒先到

    更新時間:2013-05-05
    察事廳這三個字落入仲衝的耳中,他倒是麵不改色心不跳,好整以暇的看著秦飛。
    這個年輕人的大名早已傳遍楚國,他的所作所為,還有他年少不羈瀟瀟灑灑爬上代理總督的高位,隨時有可能把代理兩個字拿掉。如果仲衝沒有聽說過他,那就不用在楚國繼續混下去了。
    至於秦飛為什麼穿上了衛士的衣服,為什麼站在城頭上?仲衝也懶得去問,人家可是察事廳的代理總督,要是連這一點事都辦不好,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遍。
    “秦總督的卑職兩個字,有些冒失了。”仲衝笑了笑,嘴角的胡須飄飄然的揚起:“應該是我在你的麵前自稱卑職比較合適。”
    “官職大小算什麼?仲大人守衛禁城這麼多年,說到對楚國和民眾的貢獻,不知道比我大了多少倍。再說,我這代理兩個字還沒拿掉,論起官職也不值錢。”秦飛灑脫的說道。
    仲衝不置可否,眼角的餘光掃視著城下漸漸布置起來的敵軍,沉聲道:“秦總督想必也是因為他們而來的吧?”
    秦飛點了點頭:“就是因為北疆四鎮兵馬急速回援,我才想知道,到底北疆發生了什麼,讓那些驕兵悍將如此匆忙。”
    仲衝緩緩的歎了口氣,他一點也不在乎剛剛才和秦飛相識,伸手拉住秦飛的胳膊,將秦飛帶到城垛邊,遙指城下的兵馬,淡淡的說道:“就是這些人,從北疆的北方而來。”
    這一年,北疆大雪,對於草原上的蠻族來說,並不稀奇,他們早已經習慣了在冬日接受上天的考驗。凍死牛羊,甚至餓死人都是時常發生的事,換是他們兵力強盛的時候,早就揮軍進入北疆,跟燕王大打一場,看能不能搶些吃的穿的回去。隻不過,現在的蠻族自己內鬥,還真沒多少精力進入北疆搶.劫。
    他們卻不知道,再往北,越過那荒涼的大漠,越過那崇山峻嶺,再越過黑壓壓的原始森林,那還有一些人在生活。和他們一樣,那些人也是馬背上的戰士,殘忍好殺。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他們的話,那些人就是天生的殺人犯。他們隻習慣於用手中的馬刀和戰斧來尋找生路。
    這個寒冷的季節,那邊更加恐怖,河流上的冰層不但可以策馬飛奔,還可以趕著巨大的馬車前進。大批動物死在土地上,就連那些殘忍好殺的人也快要活不下去了。但是,上天總是會給他們一條路——無論這條路是不是死路。
    他們驚訝的發現,嚴寒下的大漠竟然變得可以通過了,算是他們的運氣好,一路走來,沒有遇到什麼恐怖的災害,缺水的時候總能發現水源,沒有東西吃的時候,偶爾還會遇到一小股餓狼。
    和饑餓的人比起來,餓狼壓根就算不了什麼玩意。它們的下場,就是成為這些人肚的填充物。
    就這樣,數十萬北方人曆經千辛萬苦進入了北方草原,雖然北疆蠻族覺得自己過的是苦不堪言的日子,可在人家的眼,這已經是很不錯的生活了。於是,大戰連招呼都不用打,就馬上開始。猝不及防的魔族,在對手的襲擊下,潰敗的很快。而草原上的戰鬥,就是打不過就跑,欺負的就是不能跑的……可對手如果也能跑呢?
    魔族終於抵擋不住,甚至想要和蠻族講和,一起對付這恐怖的對手,但是沒等他們找到蠻族談談,對手就已經把大刀架上了他們的咽喉。隨後,更富饒一些的北疆又落入了那些人的眼中。以貪婪為本性,以掠奪為己任的人們,馬不停蹄的對北疆發動了攻勢。
    很多人對戰爭的認可都是政治的延續,但對於這些人來說,戰爭就是為了吃飽飯,為了搶女人,為了發大財,為了有奴隸可以使喚。這是他們生活地位的提高,也是他們博得勇士美名的途徑。
    北疆……就這麼陷入戰火。
    城頭上的楚軍已經準備就緒,各種守城器械一一完備。弓箭手分布在城樓,偌大的床弩調整好姿態,瞄準著下方的敵人。
    “秦總督,他們很難對付。”仲衝低聲道:“你來這,的確很出乎我的意料,而我們的敵人,並不是隻會殺人放火的。”
    秦飛凝聲道:“這些人還會玩什麼把戲?”
    話音剛落,三輛黑色的馬車從城下的軍陣中走出,在陣型前方停下。
    城頭上的官兵不明就,攻城的器械很多,總不至於讓三輛馬車前來攻城吧?這不是跟大家夥兒開玩笑的嗎?秦飛的目光卻漸漸凝重了起來,護城河就在他的眼前,河水同樣是從山間引下,源源不斷。但是,那些流動著的河水變得漸漸緩慢,以一種非常詭異的速度,一點點形成冰塊,隻不過是一杯茶的功夫,偌大的護城河竟然成了一層冰麵。
    那詭異的亮光,那光滑的冰麵幾乎可以當成鏡子來照。城頭上的官兵頓時一片嘰嘰喳喳,倒不是覺得驚恐,而是已經超出了他們想象。自幼在北疆這片土旮旯長大的官兵們,能夠親眼看到一個七八品的高手就已經是燒香拜佛的大喜事了。突然冰住一條護城河……這比大冬天巨雷劈死人還讓他們覺得難以置信。
    “對麵有念修!”秦飛隨即搖了搖頭:“他們應該不是這種叫法。”
    仲衝沉吟道:“有辦法麼?”
    “要是別人來了,就不太好說,不過,既然我辛辛苦苦跑來這,又怎麼會眼看著你們吃癟?”秦飛笑道:“方才我就感覺到,對方的三輛馬車,傳出一些跟念修的強大念力十分相似的東西。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就說那就是念修了。”
    “他們利用自己的能力,迅速將護城河凍上,如果進入兩軍交戰階段,以他們剛才發揮的本事,可以影響一個弓箭方陣,無論是加強自己一方的射手,還是減弱我們的攻擊力。如此以來,他們的進攻就顯得勢如破竹。禁城雖然牢固,在這樣的攻擊下,是不是能夠保得住,那就難說的很了。”
    秦飛仔細的向那三輛馬車看去。黑色的車廂倒沒什麼特別,無非是一些比較堅固的木材,也看不到什麼花紋和圖符。每輛車有兩個車夫,一個駕車,另一個是備用車夫。而每輛車的車前都站著兩個人。他們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看樣子是守護著車內的人。
    “對手有三個。而你隻有一個人!”仲衝淡淡的說道:“就算秦總督準備冒險,我估計,你能殺死一個已經很不容易了。對方人多勢眾,你一去,他們大隊人馬就會撲上來。我這個禁城,本小利薄,想要救你的話,勢必要搭上血本。到時候,這城也就不用守了,直接送給對麵那些人得了。”
    秦飛並不在意,輕聲道:“三人不可能都是同一級別的高手。勢必有高有低,我可以試一試,隻要抓住了主帥,那餘下的兩人根本不會成為大問題。”
    “怎麼試?”仲衝反問道。
    秦飛揉身一躍,雄姿傲立城垛,右手五指如虎爪般凝起,三道流光溢彩的念箭躍然出現在他的手中。
    有箭,無弓。
    秦飛伸手探入腰間,從衛士的箭壺後取出一把長弓。仲衝是個識貨的人,仔細盯著那張弓看了片刻,羨慕嫉妒恨的說道:“我全城隻怕也找不出一把這麼好的弓。”
    “吳國人送給我的,天目神弓。”秦飛笑道:“這弓的確犀利,雖然帶著有些麻煩,可我也舍不得扔掉它。”
    仲衝並不知道天目神弓到底有多厲害,但是秦飛有多少本事,已經落入他的心中。狼行虎顧的秦飛,握弓凝神,三支念箭雖然虛無,可那強烈滲人的殺人已讓人不寒而栗。就在站在秦飛附近的官兵,都忍不住退開一段距離。仿佛隻要挨的近了,就會被秦飛的神弓念箭給耗死。
    三支念箭光芒炫目,若是一箭飛出,勢必驚天動地。當日唐隱一箭,震懾整個東都。今日秦飛是在敵軍身前,以三箭尋找對方最強者,自然全力以赴。
    就連城外敵軍都已看到了秦飛的動態,許多人已經下意識的舉起盾牌。可那盾牌之物,就真能擋得住秦飛這三箭?
    箭去,如白日金虹,仿佛要在一瞬間將天地撕成無數碎片,箭意所到之處,摧枯拉朽。而念箭從天而降,驟然一分為二,六箭。再分,便是十二箭!
    仲衝嘴唇一動,正要想問,為什麼要分箭,豈不是合在一起便是最強麼?
    他的話音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念箭已破碎虛空,六名車夫齊刷刷的被釘死在車上,而那六名守衛馬車的戰士,倒是一條好命,四死,兩傷!
    最右側的那輛馬車,似乎幹擾了念箭的瘋狂。狂飆般的念箭神使鬼差的從那兩名戰士身側掠過,強烈至極的箭意,將他們震傷,卻取不了性命!
    秦飛冷笑道:“原來是你!”
    

snaptime:2021-02-25 13:38:16  exectimeㄩ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