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時空縱橫三國夢》全文閱讀

作者:風華爵士  異時空縱橫三國夢最新章節  異時空縱橫三國夢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時空縱橫三國夢最新章節第三十五節陸伯言微服巡江南一(12-04-21)      第三十四節陸伯言江南大革新二3(12-04-21)      第三十四節陸伯言江南大革新二2(12-04-21)     

第三十五節陸伯言微服巡江南一

  九月初的一天,我和馬文鴛及甘寧等一行五十餘人都換了便裝,駕著車馬便出了柴桑南門,第一站便是柴桑南方屏障建昌城。www.59to.org 五九文學
  由於並沒有什麼急事,所以車馬基本上並不快,隻保持了一般的速度向建昌城趕去。一路之上,我騎著駿馬戰著路旁阡陌相通、雞犬相聞的平和景象心中也是十分的高興。江南已經多年未經戰『亂』,百姓們的生活真是日漸富裕了,但願這美好的景象能夠永遠的持續下去。
  就這樣走走看看,百餘的路程不用一天,天『色』還隻是傍晚時分就已經趕到了建昌城內。
  車隊找了個比較寬敞華麗的酒樓打了尖,店小二對我等這行衣衫光鮮的豪客自然是服待得無微不至。至後院客房安頓好以後,我便和眾人去了前院酒樓進食晚膳。
  為了熟悉民情,一行人並沒有要雅間,隻是分散開來進了大廳,我與文鴛及甘寧一座,其它人分坐四周護衛。酒菜上及以後,我便一邊吃菜一邊開始聆聽周圍食客們的談話。
  酒樓、茶館、青樓這三個地方一向是中國古代消息流通最為便捷的地方,從這可以知道不少的信息。
  便聽得右邊的食客甲道:“聽說現在吳侯頒布了很多新法,對鹽、鐵、茶等業管得可嚴了,你們知道不?”食客乙道:“如何不知道,這樣也好。官賣的話價格還挺便宜,我們一般百姓也用得起。哪像以前,今天一文錢,明天就是兩文!那些黑心商販治得好!”食客丙道:“是啊,吳侯的法令對百姓都沒有什麼影響,隻有好處。隻是那些想再貪圖暴利的商人們以後就苦啦!”眾人一陣大笑。
  我聽著心中點點頭道:“這改革難免觸及到一部分人的利益,但是隻要能夠保證大多數人的利益,那也是顧不得啦!”聽了一會話,基本上大部分都是褒獎之義,並沒有痛罵官府之言,倒也讓我心中頗為安慰。畢竟這麼多年來為百姓殫精竭慮,如果還得不到一個‘好’字,那也真是太虧了。
  過了一會,基本上已經酒足飯飽了,便不再停留,當下便回歇息,準備次日趕住豫章郡首府南昌古城。這可是江南重鎮,我要多呆兩日。
  這一日車馬速度加快,終趕在天黑之前進了南昌古城。南昌城那古老的城牆和充滿江南氣息的民穀無不透『露』著曆史的滄桑與變幻。我想了想,有六年沒有來過南昌了吧,現在的南昌太守已不是華歆,而是諸葛亮的兄長諸葛亮在此任職。不知道這兩年百姓對他的評價如何。
  當下找了個酒樓,讓諸解煩軍入內歇息。自隻與文鴛、甘寧和四子來到了南昌城內著名的‘望江樓’品嚐一下此樓的名酒名菜。
  此時華燈初上,南昌城炎燈火點點,頗有一番古韻。‘望江樓’內食客盈門,人來人往的頗為熱鬧。我們一行七人便在小二指引下在二樓大奇找了個大桌坐下,甘寧隨便點了一桌菜眾人便細細品嚐起來。
  剛坐下不久,便聽得一些奇事。讓我們不由得豎起了耳朵。便聽得食客甲道:“你們聽說沒有,今天南昌城發了個奇案啊!”眾食客一聽道:“倒未聽聞,願聞其詳!”食客甲得意洋洋地道:“聽說咱們的太守諸葛瑾大人是咱吳侯的首席軍師諸葛亮的胞足,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啊?”眾人聞言點了點頭道:“那是,人家兩哥倆都不過二十多歲,能做上如今的位置,雖說是吳侯慧眼識英才,但自己也要有些本事不是!”
  食客甲點頭道:“是啊,聽說那諸葛亮軍師打侯用謀可有一手,可今天一見啊,嘿,那諸葛瑾大人也不是庸才啊!”眾食客急了,道:“到底怎麼回事,你說啊!”食客甲吊足了眾人味口,吃了口菜才道:“平日諸葛瑾大人治理郡治、興修水利那是沒說的,可沒想到他破案也有一手。就說今天下午吧,有一個做生意人偶然經過城東的集市,發現一個乞丐身邊的鍋子很像前兩天他家被盜的那口,甚至連鍋邊這磕出的一道凹痕都是一模一樣的。當下生意人便上前查問,乞丐如何肯認帳,二人頓時被吵了起來。”說了下,食客甲頓了頓,喝了一口酒潤了潤嗓子。
  眾人催道:“那後來呢?”食客甲道:“後來啊,自然是鬧到了官府,捅到了諸葛瑾大人那!諸葛瑾大人不愧是個好官,一聽說有人告狀,馬上升堂問案。那個乞丐一上堂就高高舉著胳膊連哭再嚷:老爺在上,小人這被商人汙賴,說是偷了他家的鍋子。小人雙手都已殘廢,如何能夠偷盜,偷了又如何拿得走。小人的這隻鍋子都是旁人幫著拿來拿去。他連我這樣的乞丐都要敲詐,實在是狠毒啊!請大人嚴懲!當時我們一看那個乞丐的模樣啊,那個慘:一隻胳膊上的手被全被切掉,另一支也僅剩了兩個指頭,聽說是被戰『亂』害的,僥幸留下了一條命。當時我們都生出了憐憫之心,心想:這樣的人幾乎是沒有了雙手,如何可以偷這鍋子,定是這商人黑了心肝,看人家乞丐可憐好欺負,就想論人的鍋子!”
  眾食客一聽也道:“是啊,這乞丐就算沒了雙手,如何可以偷鍋,定是那偷人心貪誣賴!”我在旁邊一聽,看了看甘寧等人,見他們也在豎著耳朵傾聽,便問道:“你們說呢?究竟誰是誰非?”眾人幾乎異口同聲道:“那乞丐因戰『亂』幾乎失了雙手已是十分可憐,以他的樣子如何可以偷盜,定是商人的不是!”我皺著眉頭想了想,也認為一定是商人的不是。畢竟那乞丐隻是普通人,沒了雙手求生都很困難,如何可以偷盜?!”當下便再豎耳傾聽那食甲客繼續吐沫橫飛的發言。
  食客甲又接著道:“當時諸葛瑾大人看著那乞丐十分可憐的樣子,卻又口齒十分的伶俐,言談油滑,顯示是個久經世事、老謀善變的人。心中便有了計較。當下諸葛瑾大人一拍驚堂木,說道:本案案情明白,被告乃殘廢之人,如何偷盜。本官裁決,鍋子仍歸被告所有。原告憑空汙人清白,本當重罰不當罪,姑念初犯,逐出堂外!退堂!”眾人一聽道:“完了,這算什麼奇案啊?”
  我心中也道:“這樣的案子誰都能斷啊,有什麼稀奇的!”那食客甲一副看不起眾人的模樣,撇了撇嘴道:“就說你們沒見識吧。要是這麼簡單,怎能說是奇案。事情沒有結束,精彩的還在後頭呢?”我與眾人都是一愣,眾食客便摧道:“後麵如何,速速說來!”
  食客甲道:“諸葛瑾大人判決以後,那商人見官司打輸了,眾旁觀的百姓又都唾口罵他欺淩弱小,不由得是麵紅耳赤,轉身就垂頭喪氣的走了。當時那乞丐見官司如此順利,好像還有些不敢相信,一時有些猶豫,不敢將鍋子帶走。當時諸葛瑾大人說啊,說你啊生計艱難,又遭人汙陷,我這樣判決合情又合理。直安慰得乞丐是再無顧慮,連連叩頭稱謝。諸葛瑾大人見如此,便站了起來,好像要退堂的樣子,對那個乞丐道:我馬上要退堂了,速速將鍋子帶走!你們猜下麵怎樣?”
  眾人見食客甲又賣關子,急得恨不得將他掐死,催道:“後麵怎樣?”
  食客甲得意洋洋地道:“當時聽到諸葛瑾大人說要退堂了,那乞丐做彎下腰去,用僅有的兩個手指,死死夾住鍋子,慢慢地揚起了胳膊,頭一低,順勢便將鍋子蓋在頭上,真像戴帽子一般穩當。頂著鍋子就得意洋洋地邁步向外走去。我們當時看到如此場景都頗為驚訝。此時便聽得諸葛瑾大人忽地猛地一拍驚堂木,喝道:來人,將那乞丐於我捉回!於是衙役們健步如飛,像老鷹捉小雞一般將那乞丐提了回來。當時大人冷笑道:你說你雙手殘廢不可能偷盜,可是剛才為何你將鍋子帶走的動作如此熟練,料想你平日便時常練習此舉,必是慣偷無疑。如今證據確鑿,你招是不招。乞丐那當時就是無言以對,隻好認罪。”“噢,原來如此!那乞丐果然狡猾,若是一般人必然上當!”眾人此時才恍然大悟。又有食客追問道:“這乞丐如此『奸』滑可惡,那諸葛瑾大人最後如何處置的!”食客甲道:“原本像這種慣偷,必然最少是重打幾十大板!可是諸葛瑾大人憐其殘疾可憐,便隻判其枷號三日,從明日起開始遊街。以後想偷也偷不成了,誰都認得他啊!”我聞言不禁一笑道:“諸葛瑾果是人才,有智有謀,又不失仁義之心,果然沒有看錯他。”甘寧等人也不禁非常的佩服。
  --綠@『色』#小說&網--網 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