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田野》全文閱讀

作者:茶葉麵包  春色田野最新章節  春色田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色田野最新章節鄉村攜察第027章午夜激情(12-04-20)      第026章嫂子夜街偷歡(12-04-20)      第025章雙鳳比翼(12-04-20)     

第026章嫂子夜街偷歡

    雖然楊尚武很想把方玲留下跟自己一起過夜,但是畢竟她現在還是6建軍的妻子,這一點不能無視。www.59to.org 五九文學

    所以在晚上差不多十點的時候,楊尚武開車送方玲回家,或許剛才溫存纏綿的緣故,兩人心情很好,感覺人生很美,都有一種奔向好日子的朝氣。

    楊尚武一邊手握著方向盤,一隻手握著著方玲的手,說道:“玲姐,這回咱們有家了!”

    方玲的目光斜著他,微笑的說:“那是你的家,什麼叫咱們啊。我還沒答應做你大老婆呢,別叫得這麼親熱!”

    楊尚武摟住她的腰,笑道:“當然是咱們了。我的就是你的。我的錢是你的錢,我的房子是你的房子。我的心是你的心,我的夢……”

    方玲笑道:“別說的好聽。作難道你的玉冰也是我的玉冰嗎?你的小老婆,也是我的小老婆嗎?”

    楊尚武輕捏一下她的腰,說道:“你呀,盡往肉上,專門跟我抬杠。你可別忘了,玉冰可是叫你姐姐的,所以你就是我的大老婆,玉冰是我的小老婆,自然而然的我的玉冰就是你的玉冰,我的小老婆就是你的小老婆,你別不承認。這個不許抵賴的!”

    方玲撲哧笑道:“我見過厚臉皮的,還沒見過你這麼厚臉皮的!”

    楊尚武湊上前來,不懷好意的拉住方玲的一隻手。“我是厚臉皮,但是我說的都是真心話!”

    方玲用眼角剜著他,嗔道:“你幹嘛,開車還想亂來啊,抓好方向盤。”

    楊尚武在她的手上親一口,厚著臉皮說:“大老婆,我想過了,咱們也不能總是分居吧?像今晚這樣,我和你,還有玉冰一起同床共枕挺溫馨的,所以我下一步的目標就是讓你堂堂正正成為咱們家的女主人。”

    方玲搖頭道:“別說胡話了,我嫁給你,建軍怎麼辦?他願意啊?你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就不怕人家指著脊梁骨罵你,就算你不在乎,我也做不到。尚武,我能跟你這樣,已經是我能做到的最大底線了。做人要知足,反正我這身子隻給你一個人,白天在你家,我們怎麼來都行。可是晚上一定要回家,除非建軍出差不在,我還可以借口一個人住害怕到你家去……”

    楊尚武搖著方玲的胳膊,認真的道:“玲姐,這隻是我們目前的權宜之計,但我的目標一定是娶你進門。至於如何能夠水到渠成,又不讓鄉親老百姓非議,我會想好妥善的辦法的,這一點你放心。總之我不會讓你受到任何的委屈,實在不行我就調出龍平,你跟我回省城成婚,那樣誰也幹涉不了我們,也不知道。”

    方玲見楊尚武連最壞的辦法都想好了,心是一陣感動,凝視楊尚武,道:“你啊,這麼好女人你都放著不要,非要娶我這個黃臉婆嗎?”

    楊尚武說道:“在我眼,再美的黃花閨女,也沒有我的玲姐漂亮。”

    方玲歎道:“如果我們提前三年相遇就好了,我可以把自己完全的托付給你……”

    楊尚武道:“現在也不遲,隻要我們堅定信心,一定會排除萬難在一起的。”

    方玲微笑的看著楊尚武,道:“好了,我到家了。你回去陪玉冰吧。”

    楊尚武拉住她的小手道:“明天星期天,你到家來吧。”

    “看情況再說!你今天弄得人家怪疼的……”方玲嬌嗔的說了一句,便推開了車門。

    就在方玲下車的時候,楊尚武一把將方玲摟到懷重重親了一口笑道:“好老婆,來一個吻別!”

    “壞蛋,這可是家門口,萬一建軍出來遇見怎麼辦?”方玲雖說嘴說著,手卻是摟住楊尚武的頸項嬌嗔一下,送上一個香吻。

    楊尚武卻抱著她不放,撫摸著她的背臀笑道:“他才不會呢?估計在麵看電視。”

    方玲媚笑道:“好了,吻也吻了,該放我走了!”

    楊尚武突然將她抱了起來笑道:“不如我們再來一下……”說著,一雙手伸進了她的敏感地方!

    方玲大驚,此時卻覺得楊尚武的手不規矩起來,嬌羞道:“壞蛋,這是大街呀!”

    此刻初冬時節,天氣寒冷,在鄉下八點鍾以後都是人很少出來了。有老婆的就抱老婆睡覺,沒老婆的也呆在家三五成群打麻將或者看電視,街上實在少人可憐。

    楊尚武將她上身抵在她家的牆上,一手探入她長褲中,笑道:“不管,我就要你!”一麵俯身將她的耳垂含入口中。

    “壞蛋,不行啊!”方玲輕輕顫抖了起來,卻不敢大聲喊叫,隻能看著四周提防有人來。她的雙腿盤住楊尚武的腰肢。

    …………(精華……)

    方玲一陣顫抖,頓時到了極樂,麵色蒼白,呼吸欲斷,整個癱軟的靠在楊尚武懷。

    沙沙的腳步聲在身旁響起,楊尚武兩下拉好方玲的長褲,抱起她轉入拐角的一個昏暗處,來人隻是路過,並不在看兩旁,因此也沒有現楊尚武和方玲兩人。就算看見了,也權當是一對約會的小罷了。

    等行人走遠,方玲這才長鬆一口氣,將楊尚武推開,自己卻仍陶醉在餘韻中。眼神迷離,兩頰桃紅,鼻翼微微煽動,身下長褲濕了一大片。

    楊尚武摟著她輕輕撫慰。方玲倒在他懷,撫著楊尚武肩上的齒痕喃喃道:“壞蛋,你真是色膽包天,不過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楊尚武低聲笑道:“我也活極了,不然怎會如此就泄身。”

    方玲昵聲道:“我回去了,你也會去吧!”

    楊尚武又親了她一下道:“老婆,今晚你也累了,回去早點睡覺吧!”

    方玲點頭,轉身便去推開家門,聽到麵傳來6建軍的問候,楊尚武這才邁步上車離開。

    楊尚武把車停回派出所,興衝衝的就往家趕,心想著今晚還可以抱著沈玉冰纏綿一夜。

    突然現不遠處,一個小姑娘剛正追著兩個青年往這邊跑來!

    直覺告訴楊尚武,一點生了什麼事情!楊尚武還沒反應過來呢,一股風從腦後吹過,原來是那兩個漢子飛跑過。而後麵的姑娘跟著後麵喊著:“搶劫啊!抓住他們,別讓他跑了。”

    楊尚武一見情況,一個撲上去,突然伸腿,其中一個絡腮胡子猝不及防,“呱唧”一下子摔了個狗吃屎。

    他手的一個女式挎包正好掉在楊尚武麵前,楊尚武眼疾手伸手把包搶在手。

    這個時候,另外一個光頭青年現自己跑過了,而身後的夥計出了意外,返身回來;絡腮胡子也一個筋鬥翻身站起,噌地拔出匕,窮凶極惡地說:“小子,找死啊!識相的,乖乖把包給我!”

    光頭青年也惡狠狠地幫腔:“敢說半個不字,爺爺給你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

    因為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上,街上又沒有人,加上燈光昏暗,基本上看不清麵目。換做平常,這些小流氓見了楊尚武,早跑了,哪還敢在這威風。

    這個時候,那被搶的女孩也急得哭著追了過來,卻被楊尚武攔住道:“姑娘,你一邊站著,這危險!”

    光頭小子看著楊尚武,一看他的架勢,心也有點嘀咕,於是退一步的道:“哥們,識相把包給我們,大不了我們一人一半!”

    楊尚武一樂,說道:“我不要一半,我要全部。”

    光頭青年大怒,突然抽出把匕來。向楊尚武衝過來。

    楊尚武猛地一躲,在他**踢了一腳,那家夥收勢不住,來個狗吃屎,實實在在的趴在地上。

    絡腮胡子見自己夥伴倒在地上,頓時狗急跳牆,拿起匕狠狠捅向楊尚武胸口。楊尚武閃身躲開。這時候從地上爬起來的光頭小子同時匕橫削,如疾風,楊尚武彈腿側踢,絡腮胡子合身撲了過來,刺向楊尚武的心窩。楊尚武措手不及,本能地拿包一擋,匕刺入包中。旁觀的女孩一片驚叫聲,楊尚武鴛鴦飛腿,重重地踢在絡腮胡子的胸膛,慘叫一聲滾了出去。光頭小子匕斜刺楊尚武小腹,楊尚武身子旋轉,猾開匕,運肘撞擊他的後背,光頭小子踉蹌倒地,和絡腮胡子作了滾地葫蘆。

    兩人見不能占到便宜,想爬起來要走,這個時候楊尚武迎上去,再給了他們一人一腳,並對著不遠的派出所值班室喊道:“小棒槌,出來把人給綁了!”

    值班的小棒槌剛剛給楊尚武停好車,這個時候聽的楊尚武的叫聲,急忙出來,見到地上打滾著兩個小子,道:“所長,你可真本事,一敵二啊!”

    楊尚武不屑的道:“這種貨色,十個都綽綽有餘。”

    “你……你是楊尚武!?”那光頭小子看著楊尚武,心一陣暗歎倒黴,誰都沒遇上,偏偏遇上這個楊尚武,實在倒黴!

    小棒槌得意的道:“知道倒黴了吧,竟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走吧!”說著,他將兩個小流氓帶進了派出所。

    楊尚武拾起地上的包,好一會兒,那姑娘才緩醒過來。楊尚武笑著將包還給她,道:“對不起,剛才情況危急,把你包包當成了擋箭牌,弄壞了。如果不介意,改日給你賠一個……”

    “哪,我多謝你才對,如果不是你,我的損失更大,一個包包算不了什麼!”那姑娘滿麵感激之情。

    楊尚武笑語殷殷地看著這個姑娘,青春嬌美的容貌,婀娜多姿的身材,一件紫色風衣,牛仔短裙,耐特運動鞋,白色的襪子,修長的,高高隆起的,尤其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更加漂亮,是活脫脫的一個美人。“你、你是來這實習的老師吧?”

    原來上個星期省師大來了二十多個實習學生到龍平初中進行實習,因為他們大多數都是城人,家庭條件都不錯,因此來實習到龍平,就像給這帶來一道靚麗的風景,尤其那幾個漂亮的女大學生,更是花枝招展,特別迷人。龍平的這些小混混自然也盯上了這些有錢的主子,這可不,眼前這個省師大的校花美人,就因為出街要買點吃的,結果半路就遇上了劫匪。

    “嗯,我叫鄧文君,是省師大中文係的,你是楊尚武所長吧!”那美女自我介紹的說道。

    楊尚武問道:“你認識我?”

    鄧文君微笑的道:“當然了。我們來這實習的第一天,你還親自到學校給我們講了一些安全注意事項,印象深刻。剛才燈光太暗,沒認出來。剛才你手下也不是叫了你嗎?”

    楊尚武微笑的道:“雖然你認得我,不過你的記性可不太好,沒把我那天給你們講的記住。尤其是在晚上,一個女孩子出來,你也不怕這些流氓劫財劫色?”

    鄧文君聽到楊尚武說劫色,當即羞紅臉蛋,低低頭說道:“其實我是跟同學們一起出來的,隻是我要去買點東西,就一個人到這邊來,沒想到就遇上他們,不過我運氣好,遇上了楊所長你!你剛才那兩下,就象成龍、李連傑一樣棒。不過你比他們更帥,更年輕,我好欣賞你。”說著,伸過紅唇在楊尚武的臉上親一口。

    楊尚武反而感到很是不好意思,道:“好了,今天也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鄧文君看著楊尚武,道:“不用錄口供了嗎?你剛才可是抓了人的。抓人定罪要有證據才行,我可是人證,我的包是物證……”

    “太晚了,明天你有空過來再補一份吧,就算沒離的口供,那兩個小子也是惡貫滿盈了。”楊尚武微笑的道,想不到今天竟然被小姑娘教自己辦案了。

    楊尚武送鄧文君到了她們住的宿舍門口,這個時候鄧文君的幾個舍友都擔心在門口等她,因為剛才那一陣打架距離宿舍也不看V.^請到太遠,大家都聽到了,趕了出來。隻是她們出來的時候,戰鬥提前結束罷了!見到鄧文君被派出所所長親自送回來,自然都放下了心。

    臨走的時候,鄧文君笑著向楊尚武擠擠眼睛,說道:“楊大哥,我會報答你的,拜拜。”

    一旁迎接鄧文君的舍友起哄打趣的說了一句道:“文君,你打算怎麼報答我們的楊所長啊,要以身相許嗎?”

    鄧文君哼了一聲,說道:“我就是給他當小老婆,你們管得著嗎。”此言一出,在場的舍友都張大了嘴。

    楊尚武已初步了解到此女的脾氣,不以為然。現在9o年後都是屬於敢作敢為的女青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