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田野》全文閱讀

作者:茶葉麵包  春色田野最新章節  春色田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色田野最新章節鄉村攜察第027章午夜激情(12-04-20)      第026章嫂子夜街偷歡(12-04-20)      第025章雙鳳比翼(12-04-20)     

第022章小偷雪雯

    要是小棒槌黃征敲門,楊尚武還真不願意放開沈玉冰。www.59to.org 五九文學

    “楊所長,外邊有老百姓鬧事,出了案子。”黃征在門外說道。

    “知道了,你先去接待,我待會就來。”楊尚武抱著沈玉冰坐在沙上,正回味剛才的纏綿呢!

    沈玉冰枕著楊尚武的胳膊,烏黑的秀,雪白的,撩人的體態,嬌媚動人,遐思無限。楊尚武情不自禁,色手著她綢緞一般光滑細嫩的!

    “別玩了,我給你穿衣服!”沈玉冰本來均勻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的起伏顫動,緊閉的睫毛也開始微微抖動。

    楊尚武輕聲歎道:“要不是半要上班,我還真想再撻伐你一次吧!”

    沈玉冰嚇得睜大眼睛求饒道:“好老公,你就饒了我吧!”

    楊尚武哈哈大笑,擁抱著沈玉冰溫情道:“饒你可以,不過以後都要聽話!”

    沈玉冰又是羞澀又是難為情地美目含淚嗔怪道:“人家都已經認錯了,你還說這樣的話來氣人家!”

    楊尚武急忙溫柔地為她擦拭去眼角的淚水,軟語溫存道:“沒辦法,我的女人太多,如果你們每個人都來給我鬧,那我豈不是累死。所以你要大度一點,拿出點度量來。當時候說不得你還能作我的老婆班長呢!”

    “真的!?”沈玉冰激動的問道。

    楊尚武點點頭,道:“不過這大姐大不是我任命和說的算,要能服眾的才行。機會是均等的,就看你們怎麼把握。”

    “那我一定會好好跟姐妹們相處,不給老公你添亂!”沈玉冰顯得胸有成竹的說道。“老公,我一個人住在廣播站的宿舍挺害怕的,不如我們買一套房子吧,這樣一來我們可以名正言順住一起。”

    “咦,你們意見倒是一致啊。”楊尚武心嘀咕,不由的看著沈玉冰道:“你是看中了老張家那房子了吧。”

    “你怎麼知道?”沈玉冰驚訝了一下,緊接著撫摩著楊尚武的胳膊解釋道,“我也不是要貪圖什麼,老公,我們總不能在天天你辦公室和我宿舍約會吧。你買了房子,我們以後怎麼活都可以,你在家養多少姐妹,我都給你看好來!”

    “你倒是挺開通了!好,這事情就這麼說定了!”楊尚武不禁心馳神往。“你去找老張,就算他那房子我要買,讓他給個價錢。”

    “我這就去!”沈玉冰高興的站起,楊尚武在她美臀下拍了一下,說道:“整理一下衣服,免得人家以為你剛剛遭受了呢!”

    “人家本來就是被你了嘛!”沈玉冰嬌嗔笑道,嫵媚動人的吻了楊尚武一下,轉身離開。

    等沈玉冰離開,楊尚武才去接待室找黃征,其實也沒什麼事情,就是一個小案子,一個村姑偷了鄰居家的曬在外邊的玉米幹。結果被現,一幹人氣不過就把她送到了派出所。

    楊尚武一看這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正要生氣,不由看了那村姑一眼,頓時心是一動。

    這村姑原來是一個美人胚子,大約十六七歲,青春嬌美的容貌,婀娜多姿的身材,盡管麻衣粗布,但是仍然擋不住她青春育良好的身材曲線,隻是因為有點營養不良,所以看起了多少有點臉色青。她的白嫩,的,尤其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更加漂亮,如果加以調養和裝扮,那絕對就是不亞於“四大美人”的小美人啊。此刻她很害怕,神色蒼白,整個人都不知道所措。

    這時候,幾個村民圍著派出所外邊,嚷著要降那小美人關起來坐牢。

    楊尚武聽到這些村民在嚷嚷,心十分生氣,對著黃征說道:“叫他們都給住嘴,既然人到了派出所,就由我們警察處理。再吵就把他們全給抓起來!”

    “好的,所長。”黃征最喜歡做這樣“擺威風”的事情,得到楊尚武的命令,當即出去對著村民道:“楊所長說來,事情交給我們警察處理,沒你們什麼事了。都給回去吧,要是敢再鬧,全部抓起來!”這話一落地,那村民都不敢出聲了。

    楊尚武是出了名的“霸道”和鐵麵無私,誰敢惹他,聽黃征這麼一說,一個個都跑光了。

    黃征回來房間給楊尚武報告,同時說了一下情況,這村姑原來是東頭村人士,叫李雪雯,今年十七歲。父親因病早過世了,留下她與母親林文娟相依為命。原本讀書很好的李雪雯因為家庭困難不得不綴學在家幫忙做農務養家,尤其是自己母親突然得病,不但花光了家的錢,還讓李雪雯一個人承擔了家的全部工作。眼看冬天來了,家沒有一點糧食,母親又躺在病床上。李雪雯很焦急,四處問鄰居親戚借錢借糧,可是現在的年頭,哪有什麼好心人,更何況他們都知道李雪雯家窮得叮當響,借東西給她,等於是肉包子打狗。眼看就沒米下鍋了,李雪雯幹著急也沒辦法,實在沒米下鍋了,路過鄰居那曬場,就順手抓了幾顆玉米幹。因為之前沒做過虧心事,就害怕,沒想到被鄰居撞見,抓了一個正著。那鄰居李福明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一早對李雪雯心懷不軌,這次抓了正著,自然想著要李雪雯就範,企圖施暴,李雪雯自然不幹,大聲呼喊救命。

    這一下把鄉親都引了過來,李福明生怕出醜,於是就說自己抓了偷東西的李雪雯,還把之前三公六婆不見的小雞小鴨,鹹蘿卜幹都說成是李雪雯偷的。原本還對李雪雯感到同情的村民,一下子就生氣憤怒了,人窮誌不窮啊,怎麼能偷東西呢!於是村民就把李雪雯送來了派出所。

    美女居然送上門了,楊尚武就覺得是上天恩賜的。要把這樣一個沒見過世麵的小美女弄上手是太簡單了,楊尚武心理想著,自己要下點功夫,讓她感恩圖報才好。如果一味恐嚇和濫用權力,那跟李福明這種人渣就沒多大區別。

    楊尚武對滿麵通紅慌張的李雪雯問道:“你偷了李福明的玉米,有沒有這回事?”

    “警察哥哥,你聽我說……”

    “什麼警察哥哥,他是我們所長,楊所長!!”小棒槌黃征一旁怒喝道,一下子把李雪雯給嚇住了。

    “對不起,楊所長。”李雪雯低低聲的說了一句,心害怕極了。

    楊尚武對著黃征道:“沒你什麼事情,先出去吧,這我搞掂就可以。”

    黃征這才點點頭離開接待室。

    “你老實回答我,有沒有偷玉米?”楊尚武問道。

    “我家實在沒錢沒糧,我、我就是如果順手拿……”

    “那就是有了,你不要跟我兜圈子,現在我跟你做筆錄,你隻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楊尚武威嚴的說道。打開記錄本,問道:“姓名?”

    “李雪雯。木子李,雪花的雪,上雨下文的雯。”李雪雯點頭回答,還很有文化水平的,在村的姑娘中不多見。

    “年齡?”

    “十七。”

    “民族?”

    “漢族。”

    “哪人士?”

    “龍平鄉東頭村人士。”

    “家還有什麼人?”

    “母親。”

    “你母親叫什麼?”

    “林文娟。”

    “現在你把事情的經過交待一下!”

    李雪雯點點頭,一邊說一邊含淚訴說求情,把事情說完之後,央求說道:“楊所長,我知道自己錯了。但是現在我不能坐牢,我母親還在病床上,她、她沒人照顧不行的。你行行好……下輩子我做牛做馬報答你!”

    楊尚武故意臉色一沉,道:“一事還一事,我這個人是公事公辦的。你不能因為家的情況就逃避法律的嚴懲對吧!”

    “可是……”李雪雯哭泣的道:“沒人照顧,我媽真的會死的!”

    楊尚武道:“你早知道今天,當初就不應該去偷東西!念你是初犯,而且偷竊金額不大,就判你坐一個星期牢房。””

    “所長,我$第*一*文*學**$求你了……我不能坐牢,我媽不能沒人照顧!”李雪雯麵對著楊尚武“撲通”就跪下了。

    楊尚武扶起她,道:“你起來,我還沒說完呢!你先回去照顧?等好了,再過來牢役。”

    李雪雯看著楊尚武,滿是感激,當下就給楊尚武磕頭,就要轉身離開的時候。

    “等等。”楊尚武把她叫住了。

    “楊所長,你、你還有什麼事情?”李雪雯心一陣忐忑,不知道接下了這個所長會怎麼對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