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田野》全文閱讀

作者:茶葉麵包  春色田野最新章節  春色田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色田野最新章節鄉村攜察第027章午夜激情(12-04-20)      第026章嫂子夜街偷歡(12-04-20)      第025章雙鳳比翼(12-04-20)     

第020章晨曦春光

    楊尚武見方玲站不穩的坐回來,緊張地問道:“玲姐,你怎麼了?”

    方玲嬌容微紅道:“沒什麼,可能是太久沒弄了,有點疼。www.59to.org 五九文學

    楊尚武心疼方玲,道:“那我去做飯吧!”

    “你會做什麼飯,還是我去,我等一下就好了。”方玲低頭一看,自己從未弄過如此久,從昨夜到現在共弄了十餘次。也難怪會弄成這樣。她坐了一會兒又掙紮著站了起來,在裸的上罩上純白的睡衣道:“你去漱口。我去做飯。”

    “玲姐,煮些凍湯圓吃算了,些。”

    “嗯!”她玉齒輕輕咬著紅百唇,忍著的疼痛,一步一步緩緩移動著腳步向廚房走去。

    楊尚武漱了口就又躺在床上,方玲煮了桂圓雞蛋冰糖,就到衛生間洗漱。桂圓雞蛋糖水很就煮好了,方玲端著桂圓雞蛋糖水走進臥室道:“尚武,糖水煮好了,來吃。”

    楊尚武又甩調皮的道:“我不想吃了。”

    方玲道:“說好了的,怎麼又不吃了。來,要不玲姐喂你。”

    楊尚武道:“你喂我,好,我吃。”方玲端著糖水背靠著床頭坐在床上,楊尚武頭壓著方玲溫暖柔軟的,讓方玲喂他吃。

    方玲用調羹弄起一粒桂圓放在嘴邊輕輕地吹著,然後嚐試下不燙了,才喂給楊尚武吃。楊尚武吃了粒後,方玲又弄起一粒正待喂給他吃,楊尚武道:“玲姐,你吃吧。”

    方玲道:“我還不餓,你吃了我再吃。”

    楊尚武道:“不嗎,你不吃,我也不吃了。”

    方玲又是無奈又是心喜地道:“好,好我吃。”就這樣倆人就像恩愛夫妻一樣,你一口我一口倆情融洽地吃完了三碗雞蛋桂圓糖水。

    吃了湯圓,楊尚武就欲翻身而上。

    方玲阻止道:“尚武,現在不行。”

    楊尚武道:“為什麼?”

    方玲道:“剛吃了飯就弄,會有傷身體的。”

    楊尚武隻得做罷。過了一會兒楊尚武等不急地道:“玲姐,可以了吧。”

    方玲道:“才過了十分鍾,還不行。”

    楊尚武沒什麼耐心的道:“那還要多久?”

    方玲道:“至少還要半個鍾頭。”

    “啊!還要半個鍾頭。”楊尚武噘起嘴道:“這麼久。”

    方玲捧起他的臉,嫣紅溫軟的香唇在楊尚武嘴唇上極其纏綿地一吻,她粉頰微微酡紅,美眸情意綿綿地望著楊尚武道:“好老公,不要急,到時我隨你怎麼弄都行。”

    這一吻吻去了楊尚武心中的怨氣,他道:“那我先玩玩你這總可以吧。”

    方玲嬌聲道:“你啊,就是貪,不弄我這,就要弄上麵,一點都不放過我。”

    楊尚武笑道:“誰叫我的好娘子你長得這麼美。”他解開方玲純白的睡衣。

    良久……

    兩人皆舒爽不已,漸入佳境。終於在一股股欲仙欲死的感席卷下這對恩愛又暢地泄身了。

    方玲含水雙眸一看楊尚武,嬌聲道:“你呀!真是我命中的克星。“方玲嫩滑皓白的玉頰羞紅,心兒輕輕地跳動,輕聲道:“你又粗又壯,人家這麼小,你還這麼用力,想謀殺我啊!!!”說著,方玲媚眼流春,心中湧起一股強大的羞意,芳心驟跳,凝脂般白膩的嬌靨羞紅得恍如塗了層胭脂,豔如桃李。她螓轉向一邊,不再看楊尚武。

    楊尚武見玲姐誇獎自己,心中是無比的欣喜。他見玲姐這媚若嬌花,使人陶醉的羞態,童心忽起,他裝作未聽真切的低下頭,附耳在方玲櫻桃小嘴邊問道:“好姐姐,你說什麼,我沒聽清,你再說一次。”

    方玲嬌聲道:“誰要你沒聽清,羞死人了,我可不說了。”

    楊尚武求道:“好玲姐,你就再說一次吧,這次我一定聽清。”

    方玲無可奈何,遂又羞紅著臉,強抑製著心中的無比羞意將方才的話又說了一次。“你這麼用力,可會把我弄死的!!”

    “不是這句,是上一句!”楊尚武得意嘿嘿的說道。

    “你又粗又大,我這麼小,你會弄死我的!”方玲說完後,美眸瞥見楊尚武臉上捉狹的笑容,立知自己上當了。頓時,她嬌勁大,粉拳捶打著楊尚武嬌嗔道:“尚武,你好壞,騙玲姐。”此時此刻的方玲哪還像是比楊尚武大兩歲的姐姐,簡直就恍如一情竇初開的嬌縱少女。

    楊尚武笑道:“我怎麼又騙你了。”

    方玲玉雕般的瑤鼻一翹,紅唇一撇,嬌聲道:“你自己心中明白。”

    楊尚武笑道:“那就罰我讓好姐姐你再嚐嚐尚武的又粗又大。”楊尚武挺起又開始了進入。

    然而,縱是如此倆人仍是不知疲倦,如膠似漆地你貪我戀,纏綿不休。最後在一股酣暢之極的感衝擊下,兩個人都魂遊太虛去了。這是倆人最久的一次。此刻已近晚上八點了。

    楊尚武和方玲已經在床上溫存過了二十四個小時,兩人精疲力盡地癱軟在床上,四肢酸軟無力昏昏欲睡,誰也沒有力氣說一句話。好半天才緩過氣來。方玲感覺渾身骨頭宛如被抽去了似的,全身酸疼使不出絲毫力氣,從來沒有這樣疲倦過。

    方玲看見楊尚武額頭遍是汗珠,黑**的,她芳心一疼,竭盡全力舉起乏力的素手揩去楊尚武額頭的汗珠,杏眼柔情無限,無比憐愛地注視著楊尚武,溫柔地道:“尚武,以後不要再用這麼大的力了,看把你累的。”

    楊尚武懶洋洋地笑道:“不用力,哪能這麼爽。”

    方玲慈藹地一笑道:“大壞蛋,你也不怕把身子累垮了!”說著,擁著眼神小憩了一會兒。

    方玲感覺全身上下浸潤得濕乎乎的黏黏的十分不適。她遂道:“尚武,起來。”

    楊尚武道:“起來,幹什麼?”

    方玲桃腮微紅道:“我身上黏乎乎的,想要去洗個澡。”方玲這一說,楊尚武也感到渾身汗濕濕的很是不舒服,他道:“那我們一起洗鴛鴦澡。”

    方玲道:“那我去放水。”方玲起床隻覺乏力,她步履蹣跚地走到浴室,放好水道:“尚武,水放好了。”

    楊尚武著進了浴室,放好水後,方玲也脫去睡衣,她讓楊尚武坐進浴池,她就坐在池沿上,一邊為楊尚武洗身,楊尚武坐下就順手就把玩方玲,起先她還扭動兩下,後來幹脆挺了上來,任楊尚武**,口中還笑罵:“壞蛋,你真的好頑皮,這時候也要玩。你啊,有時候就跟小孩子一樣調皮!”

    “我要玩的多著呢。”由於正坐在池沿上,楊尚武的手又去**她。

    “好姐姐,你的小口個怎麼流口水了?”楊尚武故意調戲她。

    “去你的,你才流口水呢,你真壞。”方玲笑罵楊尚武。

    方玲的鶯聲燕語,讓楊尚武心曠神逸,兩隻手更是不停地在她身上四處遊擊。不大一會兒,方玲讓楊尚武弄得有些受不了了,“不來了,你來欺負我。”

    “那你也可以欺負我啊!!”楊尚武更放肆地把手摳弄起來,弄得她美得直哼哼。

    “你以為我不敢啊!!”方玲也不示弱,為楊尚武打上香皂,就在楊尚武身上撫摸起來,藉幫楊尚武洗澡之名,行非禮之實,。

    方玲一把抓住:“怎麼好像更粗大了?等會兒你準會把我弄死不可的。”

    “還不是在你把它泡大了。”楊尚武得意的說道。

    “去你的,壞死了!”方玲羞澀的說道。

    “嘿嘿,好姐姐,我就讓你再死一次!!”楊尚武站起了,來到方玲身後,她也從池邊下來,自動彎下腰,雙手扶著浴池沿,從後門殺進。

    水花四濺,良久之後,方玲隨之無力地伏子。

    楊尚武把她抱進房間床上,方玲趴在楊尚武身上,臉伏在楊尚武的胸前,不停地喘著氣,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溫柔地吻著楊尚武,楊尚武也摟著她,享受這靈肉相交的至高無尚的絕妙感。方玲摟著楊尚武翻了個身,將楊尚武帶到她身上,媚聲說道:“尚武,在我身上睡吧,我的肉軟不軟?”

    “軟,太好了。”楊尚武趴在方玲身上,方玲一身白嫩的,如棉的,柔若無骨,壓在身下妙不可言。

    方玲道:“尚武,你躺著休息,我再去洗洗,然後給你弄點吃的!”她轉身進了浴室。

    方玲很就洗了澡,她纖手拿著電吹風吹著散披在圓潤的香肩上**的黑,凹凸有致光潔如玉的嬌軀的走進臥室道:“尚武,你要吃什麼菜,我給你去做。”

    楊尚武看見玲姐潔白如玉的嬌容由於剛洗了澡而變得紅潤迷人,容光明豔。

    方玲見尚武的星目色迷迷地上下看著自己,她心中羞意油然而生,俏臉飛紅,難為情地嬌羞道:“尚武,不許你這樣看我。”

    楊尚武雖然已和玲姐裸的翻雲覆雨多次,但是從未及這樣細看。此刻,看來隻令他心猿意馬,欲念萌,翻身而起,挺起昂挺胸的笑道:“我不但要看,還要動手。”

    方玲媚眼看見他怒張赤紅,蕩漾,興也起。但她卻道:“你簡直就是人了,現在不行,我要去做飯。”

    楊尚武道:“弄了再做飯,我不餓。”他抱著方玲膚如凝脂晶瑩剔透的就向床而去……

    良久,方玲嫣紅的香唇一張“啊!”地嬌喚出聲,嬌靨浮現出甜美的笑容,兩人兩天兩夜中的第二十一次赴巫山行雲布雨開始了。

    倆人久久方才無比暢美地雲收雨歇。略加休息,方玲就起床先將楊尚武擦淨,然後擦淨自己,著好衣服去廚房做飯。

    這個時候,楊尚武也不再躺的床上,因為方玲說一會兒要換床單,免得6建軍明天回來現。浴室楊尚武到客廳看電視。看了一下沒什麼可看的,便想起廚房的美妙來。

    楊尚武關掉電視,來到廚房從後環抱住正忙著的方玲道:“玲姐,隨便吃些什麼菜就行了。”

    方玲道:“那怎麼行,今天是個特殊日子,我們要好好慶賀一下,隨隨便便可不行。”

    楊尚武道:“那玲姐,準備做些什麼菜了?”他一雙手不規矩地在方玲窈窕嫋婷的上亂摸起來。

    “吃我做的愛心喜宴。”方玲嬌軀隻扭嬌膩地道:“尚武,不要亂摸,弄得我癢死了。”原來這時楊尚武將雙手伸入了她衣中,在她那充滿彈性嫩滑的豐R上忽輕忽重地揉按著。

    楊尚武置若罔聞,仍是恣意**著。他弄得方玲麻癢叢生,並大有波及到渾身之勢。

    方玲纖纖玉手放下手中之事,緊緊地用力隔衣按住楊尚武的手,粉腮緋紅,微微嬌喘地軟言溫語道:“尚武,好了,不要弄了,這樣我怎麼做飯!你先去看電視,等我做了飯,隨你怎麼玩都行。”

    楊尚武依依不舍地將手從玲姐溫暖滑軟的豪R上撤離。他道:“玲姐,你要些啊!”

    方玲紅唇親昵地吻了上楊尚武的嘴唇道:“知道了,去看你的電視吧。”由於所做的菜大多是方玲之前弄好放進冰箱的半成品,因此隻用了半小時方玲就將菜做好了。

    楊尚武看著滿桌的佳肴美味,食欲大動道:“啊!這麼多菜。”

    方玲數了數桌上的菜道:“怎麼才八道,還差一道。”她想了想道:“對了,還有道鬆花皮蛋。”

    楊尚武道:“這麼多菜,我們已吃不完了,還做皮蛋幹什麼?”

    方玲道:“吃不完也要湊上個數啊。”方玲又做了道鬆花皮蛋端上桌來,數道:九,嗯!夠了,我們可以吃飯了,餓壞了吧!”

    楊尚武不解地道:“玲姐,為什麼一定要湊上九道菜?”

    方玲美麗、靈活,水汪汪的杏眼情絲萬縷地凝視著楊尚武,柔情滿腔地道:“九就是天長地久啊!你難道不想和我天長地久嗎?”

    楊尚武道:“想,怎麼不想,我一生一世都不和玲姐分開。”

    方玲道:“才一生一世啊!那就是說下輩子你不願和玲姐在一起了。”

    楊尚武急辯道:“不是,我說的一生一世就是包括了下輩子下輩子下輩子所有的一生一世,直到海枯石爛,天塌地陷我也要和玲姐在一起。玲姐你若不信,我可以誓。”

    方玲聞言芳心大喜,紅唇輕啟,玉齒略現嫣然一笑道:“玲姐信了。”她夾了一個春卷放在楊尚武碗中道:“來,吃飯。”方玲俏眸含情脈脈,俏臉甜笑地看著楊尚武美滋滋地吃著,想到自己已和尚武有了合體之緣,從今日起自己完完全全徹底屬於楊尚武了,她心中就感到無比的歡愉、甜蜜和幸福。

    楊尚武道:“玲姐,你怎麼總看著我,不吃飯。”

    方玲道:“我這就吃。”

    楊尚武道:“玲姐,你點吃,吃完了我們好。”方玲瑩白的玉頰一紅,媚眼嬌羞地一看楊尚武,嬌膩地道:“小色鬼,弄了這麼多次還嫌不夠啊。”

    楊尚武笑道:“我和玲姐永生永世在一起,自然就要時時刻刻netbsp;   倆人吃完飯,洗漱畢,看了一會兒電視,便回房間了。方玲先回房間整理一下,她到臥室一看自己和尚武瘋狂在上了兩天潔淨雪白的床單此刻是狼籍不堪,一片淩亂,到處是一灘灘黃白相間混合著的穢液,並且床單上還散落著數根黑長微卷的毛。

    方玲心中羞意油然而生,皎潔的嬌顏飛紅,芳心輕跳,她立將床單換了下來,另鋪上一床當初結婚上麵印染有連理枝的粉紅的床單,枕頭也換成了繡著鴛鴦戲水的雙人枕。

    兩人自是一夜**,盡情承歡,直到淩晨四點倆人方才疲倦地沉沉入睡。

    早晨方玲悠然醒來,睜開惺忪睡眼一看鍾已是七點三十了。她纖纖玉手立一輕推伏壓在自己身體上猶酣睡的楊尚武道:“尚武,起來,要上班了!建軍今天也要回來的!”

    方玲急忙翻身而起,匆匆洗漱了。

    楊尚武卻是躺在床上想抱著方玲再溫存,道:“玲姐。”

    方玲聽出他的意思,柔聲道:“都什麼時候了,還這個。”

    楊尚武撒嬌似的道:“不嗎,我要。”

    方玲無奈將紅唇吻了下他,嬌聲道:“先親一口,今晚再來!”

    楊尚武這才無奈的起床來,當洗漱穿衣走出家,恍如隔世一樣!這個世界實在太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