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田野》全文閱讀

作者:茶葉麵包  春色田野最新章節  春色田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色田野最新章節鄉村攜察第027章午夜激情(12-04-20)      第026章嫂子夜街偷歡(12-04-20)      第025章雙鳳比翼(12-04-20)     

第019章金屋藏嬌

    這兩天6建軍不在,方玲和楊尚武可以自由的相處,比父妻更加的恩愛。www.59to.org 五九文學此刻方玲躺在楊尚武的身邊,看著臉上猶有手指印的他,愧疚而憐愛地伏下頭,用羊脂白玉般細膩滑軟的嬌靨溫柔地輕輕地摩挲著楊尚武的臉。

    方玲亮麗的美眸柔情無限地凝視著楊尚武道:“尚武,如果我們能一直這樣就好了!”

    楊尚武陶醉地道:“玲姐,你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讓我們的夢想實現!”

    方玲感歎的道:“尚武,我問你一件事,你要如實地回答。”

    楊尚武手揉按著方玲豐隆柔滑的豪R,道:“什麼事,你問吧。”

    方玲被他弄得RF癢癢的,響她扭動嬌軀,嬌聲道:“尚武,不要玩了,弄得我好癢,開始玩了那麼久,還沒夠啊。”

    楊尚武嘻笑道:“玲姐你這麼迷人,我永遠也玩不厭。”道著,他猶愛不釋手地**著。

    方玲見他讚美自己,芳心甜甜的,她軟言溫語道:“那你等我問了事,再玩,好嗎?”

    楊尚武停下道:“你問吧。”

    方玲麵容一整,認真地問道:“尚武,你愛我嗎?”

    楊尚武一聽是這個問題,他不再嘻笑,雖然已經回答千遍萬遍,但是女人就是這樣死心眼,因此每一次你都要鄭重的回答,又一次不認真,都會導致女人對你愛的懷疑。因此楊尚武鄭重地道:“當然愛,在我心目中玲姐你是我最愛女人。”

    方玲道:“真的?那你那個沈玉冰呢?”

    楊尚武道:“沈玉冰隻不過是我的露水情緣,她怎能和玲姐相比。”

    方玲語含妒意道:“那你怎麼和她那麼好,每天有事沒事都往她那邊跑?”

    楊尚武安慰的說道:“玲姐,你相信我,這些日子因為你對我不理不睬,我很迷茫才找了她,一時興起。我和她真的絕無他意。玲姐,若是不信,我可以誓。”

    方玲忙道:“尚武,我信你。你可不要那些不吉利的誓。”

    楊尚武道:“那玲姐,你愛我嗎?”

    方玲柔情滿腔,春水般澄澈,波光粼粼的杏眼蘊含著濃膩得化不開的情意望著他道:“尚武,你知道嗎?從來沒有一個男人盤踞在玲姐心中占據全部,我愛你勝過自己的生命!”

    楊尚武聽了這話,不敢相信地望著心愛的方玲,心中緊張而又萬分期待地道:“玲姐,我愛你!”

    方玲深邃清亮的鳳眼透露出比深潭還要深的濃情蜜意凝視著楊尚武,溫柔的對他笑道:“你啊,如果不是因為愛你,我怎麼會輕易原諒你,還將自己全部奉獻給你。”

    楊尚武聞言欣喜若狂,他狂亂的吻向方玲以確定這一切都是真實的,而方玲也熱情的響應他的吻。

    最後兩人的嘴唇舌頭又糾纏在了一起。情意第yi文學融融地舔舐著對方的舌頭,津津有味地吐食著對方舌上和嘴中的津液。

    楊尚武心中再起,膨脹起來一顫一抖地抵壓在方玲肥膩多肉的y上。弄得方玲蕩漾,y興又升,肥T在下難耐地轉動。

    楊尚武急喘著氣,星目直瞪著方玲道:“玲姐,我、我要你……”

    方玲媚眼流春,玉頰霞燒,媚聲道:“尚武,你要,就進來呀!不過,可要輕輕地,重了玲姐會疼的。”其實她不說,楊尚武也知道要輕輕地,因為今晚方玲已經腫得跟小饅頭一樣了!

    緊接著,兩人風雲密布,翻雲覆雨……

    這一次,他們比前兩次加起來還弄得久。

    當倆人暢地雙雙泄了身,疲倦地情意纏綿地互擁著進入了夢鄉時,牆上的宮廷式的壁鍾已指向二點了。

    睡夢中方玲欲翻身,卻怎麼也翻不過來,不由醒來了。

    方玲睜眼仔細一看,隻見自己身體,赤條條和楊尚武腿兒相壓地擁在一起。楊尚武的臉伏壓著她的RF熟睡著,他的兩臂,還緊緊將自己纖腰抱住,一手捏在R頭上,一手搭在美臀邊。

    就著床前幽黃的燈光,方玲杏眼凝視看自己傾注了全部身心貪戀癡愛著的楊尚武,見他劍眉方臉,膽鼻丹唇,英俊非常,心中湧起情絲萬縷,心中感慨萬千。

    兩人再戰良久……

    這一睡直到次日八點楊尚武才悠然醒來。楊尚武看見伏壓在身下春夢中的方玲和自己裸的纏綿地互擁在一起。想起昨夜那**蝕骨的歡愉,翻雲覆雨的一幕,若非此刻方玲粉妝玉琢柔肌滑膚的的壓在身下,楊尚武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楊尚武星目含情脈脈地看著美夢正酣的玲姐,她羊脂白玉般的香腮豔紅迷人,且仍然隱現春意宛如海棠春睡。並且方玲此刻在睡中似是夢到了什麼美事,嬌顏梨渦淺現莞爾一笑。

    這笑容再加上方玲嫵媚撩人的玉靨,實是令人心旌搖蕩,難以自持。楊尚武騰升,勃。

    良久……

    泄了身的方玲和楊尚武微微氣喘地纏抱在一起。

    過了好一會兒,方玲看見牆上的宮廷式的壁鍾已指向十點了。她立道:“尚武,起來,都十點了。”

    楊尚武道:“不,我才不起來。”

    方玲道:“你怎麼不起來。”

    楊尚武調皮的說道:“我一起來,就要出來,我舍不得。難得跟你這樣無憂無慮的躺著一起,不能浪費了良辰美景。”

    方玲欺霜塞雪的俏臉暈紅,深邃清亮的俏眸情意綿綿看著楊尚武嬌嗔的道:“我們總要起來吃飯啊,要不餓死怎麼辦?”

    楊尚武嘻嘻的道:“隻要有玲姐陪著,就是不吃也餓不死!”

    方玲道:“少來,你不餓死我也會餓死啊!我的身體已給了你,以後有的是機會,就怕你沒良心的負了我。”

    楊尚武道:“絕對不會,玲姐你放心。”

    方玲幽怨地道:“其實昨晚我也想過了,我一個人根本不能滿足你,還是要給你找一門媳婦才是上策!”

    “玲姐,你難道不要我了嗎?”楊尚武以為她又要舊事重提,不由緊張起來。

    “你休想哦!”方玲微笑的道:“我是說要給你找一門媳婦一起侍候你,沒說讓你離開我!”

    “真的!!”楊尚武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抱著方玲激動的道:“玲姐,你是我見過最偉大的女性,我愛你!”

    “看你高興的樣子,是不是早盼著娶媳婦拋棄我了?”方玲故作醋意的說道。

    “才不是呢!!”楊尚武認真的道:“無論何時我都是這麼愛你,玲姐,你是我心中的女神。”

    方玲甜滋滋的道:“不過有一點我要聲明,你要跟沈玉冰玩我不攔著,她可以做你的小,但是她絕對不能成為你的媳婦……”

    楊尚武微笑的道:“這一點你放心,就是你同意,我也不會娶她的。”

    方玲點點頭的道:“尚武,聽姐姐我的沒錯,我會給你物色一個好媳婦,一個完璧無暇的好女人。”

    “嗯!”楊尚武點頭的說道:“玲姐,就算我娶不娶媳婦,你都是我心中的老婆!第一老婆!”

    方玲微笑的道:“其實做你第幾老婆並不重要,隻要你幸福樂,玲姐就沒什麼了。”

    楊尚武見玲姐還如此大度,不由心中充滿愛的道:“玲姐,若是我以後不要你了,我就……”下麵的話他還沒說出口,方玲紅潤溫軟香甜的櫻唇迅吻在了他嘴唇上,將未道出的話堵住了。

    方玲秋水盈盈的美眸情絲萬縷地凝視著楊尚武道:“尚武,我信你。”方玲柔潤白嫩的纖纖玉手輕輕地撫摸楊尚武的臉,杏眼柔情無限地看著楊尚武,道:“你知道嗎,在你和那沈玉冰相處這段時間,我是多麼的痛苦,一想到你每天都和她單獨在一起相處,我就嫉妒得都要瘋狂了!”

    楊尚武聽了心中很是感動,他深情款款地道:“都是我不懂事,讓玲姐你受苦了。我保證從今以後再也不會冷落你了!”

    方玲道:“這也不是辦法,雖然我愛,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白天我們還是不能很好的親密相處啊。就算回到家,還要等6建軍不注意或者睡著了才有機會相處,我怕你太委屈了!”

    楊尚武何嚐沒想過這樣的情況,在派出所是上班的場所,人來人往,兩人根本無法接觸,回家又有6建軍這個燈泡。總不能去招待所吧,這鄉有多大了,兩個人出入招待所不是等於將關係告之天下!?

    方玲道:“其實我想了一個辦法,或許讓我們以後相處可以輕鬆自由一點!”

    楊尚武一聽,整個人就來勁了,道:“玲姐,是什麼辦法,你點說。”

    “我聽說派出所隔壁老張家的房子要賣,你不如買下來好了。”方玲認真的說道:“老張的小洋房可是我們鄉數一數二的好房子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靠近派出所,這樣一來,中午休息的時候,我就不用回家休息和做飯,直接去你家吃午餐。建軍一定不會反對,就算是晚上,也可以借口加班夜了,在你家寄宿。”

    “對啊!!”楊尚武激動的道:“我怎麼沒想到,派出所距離這可是半個小時的路程,來回多不方便,如果我買了老張的房子,那就等於以後中午晚上你都可以在我家開灶了,那時候我們想怎麼做都可以!!”

    方玲聽到楊尚武這麼做,羞羞的低低頭,啐道:“美啊你。不過為了掩人耳目,你還是要找一個女朋友或者媳婦在家才行,這樣我去你家,人家才不說閑話,畢竟你家有女主人。一般人就不會想到我們會胡來,前提是離找的小一定要跟我們同出一氣才行。”

    “那是,這個沒問題。現成就有一個,雖然她不能做我老婆,但是做個幌子還是很合適的,甚至我們還可以來3p!”楊尚武得意的說道。

    “沈玉冰!?”方玲有點不情願的說道。

    楊尚武道:“玲姐,你不用擔心她,她現在就跟我的奴隸差不多,所以你不必擔心她會把我們的關係爆出去!她也不敢!”

    方玲點點頭,道:“既然你這麼說,也隻好這樣了,不過如果能有其他的人選,我還是不怎麼喜歡她。”

    楊尚武道:“玲姐,放心好了,隻要有我在,不會有任何人能傷害你,也沒有人能代替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方玲明媚的妙目異彩閃耀,芳心愉悅,倆人互訴衷情,情話綿綿,情意融融,已儼然是一對相互愛慕多年,情真意切的情侶。倆人說著談著,欲隨情至,春興又起,遂顛鸞倒鳳,百般親熱起來。

    這一次倆人沒有像前幾次那樣用力地恣意狂蕩,縱體承歡。而是輕抽慢蠕,宛如和風細雨般地曲盡綢繆,故而此回弄得很是長久,但是倆人也無比暢美地登上了的巔峰。

    從昨夜到現在他們已是第十次了,而方玲這美妙無比的肉味讓楊尚武食髓知味,興絲毫不減。

    楊尚武手仍然握著方玲上那一對肥大白嫩RF道:“玲姐,我們今天不下床了,一天都呆在床上好嗎?”

    方玲杏眼關切地看著道:“寶貝,你是不是累了,想在床上休息。都怪我不好。”

    楊尚武哈哈笑道:“我不是累了。我是想……”說到這他手伸到方玲桃花勝境輕輕地,俊臉邪笑望著方玲。

    方玲隱隱知道他的用意,她嬌軀扭了扭,粉麵微紅道:“又亂摸,不下床,幹什麼?”

    楊尚武笑道:“我們在床上行魚水之歡呀。”方玲想到要在床上一整天,不由一蕩,白膩的玉頰泛起紅潮,剪水雙眸嬌羞地一看楊尚武道:“那怎麼行,要是來人了,怎麼辦?今天還要上班的……”

    楊尚武道:“來人了,我們不做聲,他們以為我們不在家,自然就走了,至於上不上班,還不是我這個所長一句話的事情!好不好嗎?玲姐。”

    方玲柔聲道:我答應你。”就在此時楊尚武腹中傳來饑餓的“咕咕”叫聲。

    “一天沒吃,餓了吧。”方玲看了看壁鍾道:“啊!已經十二點了,起來我去做飯給你吃。”

    楊尚武道:“不,我不吃飯。”

    方玲實在無奈了,道:“那你要吃什麼?”

    楊尚武微笑道:“我要吃奶。”他一口噙含住方玲珠圓小巧腥紅的RT起來。

    方玲一陣**,道:“我現在這哪有奶給你吃啊!乖了,讓我去做飯。”方玲軟言溫語勸導好一會兒,楊尚武仍是我行我素著方玲的R珠,就是不依。

    方玲想了想,俏臉微微羞紅,輕柔地道:“你不是說要呆在床上一天嗎,若不吃飯,等一下哪來的力氣……”說到這,出於羞怯令她難以繼言。

    楊尚武最喜歡看玲姐醉人的羞態,他故意問道:“等一下哪來的力氣做什麼,玲姐你怎麼不說了。”

    方玲嬌膩地道:“你知道還問我?”

    楊尚武道:“我就是不知道才問嗎,你說呀!玲姐。”

    方玲又輕又地道:第$一文學轉$載“你不吃飯,哪有力氣來c玲姐。滿意了吧,小壞家夥。”方玲明眸嬌媚地白了眼楊尚武,白膩的芙蓉嫩頰羞紅得恍如塗了層胭脂,嬌豔如花。

    楊尚武星目陶醉地凝視著玲姐,衷心地讚歎道:“玲姐,你真美。”

    方玲芳心十分甜蜜,她輕輕一笑道:“大壞蛋,你這下該讓我起來了吧。”

    楊尚武道:“玲姐,你要點。”

    “嗯!”方玲秀腿一著地,剛站起,忽傳來一陣火辣辣的裂疼。她黛眉一蹙,“哎喲!”嬌嘀一聲,嬌軀又坐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