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田野》全文閱讀

作者:茶葉麵包  春色田野最新章節  春色田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色田野最新章節鄉村攜察第027章午夜激情(12-04-20)      第026章嫂子夜街偷歡(12-04-20)      第025章雙鳳比翼(12-04-20)     

第017章征服楊貴妃

    【鄉村小警察征服楊貴妃】

    “要不要我說出他的名字?”楊尚武繼續向她施加著壓力。www.59to.org 五九文學每次麵對女人的時候楊尚武的思維和感覺都特別靈敏,他覺得自己如果專門辦有關女人的案子一定會成為象福爾摩斯那樣的神探。

    楊尚武繼續用冰冷的目光盯著沈玉冰,腦海思緒電轉,穿皮鞋的男人,鄉政府領導才穿。6建軍的小是四大美人之外的小七仙女,因此不可能是他。潘偉健書記已經五十歲了,兒女都很出息,而且他為人正派,古板又特別要麵子,基本上也可以排除是他;副鄉長廖明的老婆在縣城工作,他一有空就往城跑;廖明,對,老婆是千金小姐,聽說又醜又凶。而廖明三十來歲,相貌堂堂,能說會道。又經常呆在鄉不回家。想到這,楊尚武忍不住笑了。

    “廖明,廖副鄉長。我說的沒錯吧?”楊尚武對於自己的推斷,顯得無比的自信和得意。

    沈玉冰失去血色的蒼白臉蛋證明了楊尚武的推測。她停止了掙紮,眼睛無神的望著楊尚武,眼布滿了驚恐慌亂。

    “廖副鄉長前途遠大,聽說本很就要提拔到縣了,如果他家的母老虎知道了,你說會怎麼樣呢?”楊尚武不緊不慢地說著。

    楊尚武見沈玉冰不吭聲,更進一步的威脅說道:“你是本地人,勾引有婦之夫,你會有什麼樣的名聲呢?其實我觀察你們很久了,我還有很多的證據,你想不想聽一下?”

    沈玉冰的精神完全崩潰了,這個時候哪知道楊尚武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芳心大亂,顫抖著問楊尚武道:“你……你想怎麼樣?”

    楊尚武惡意的頂了頂她的小腹。“你說呢?”

    沈玉冰蒼白的臉頰染上了一層紅暈。長長的出了口氣,RF也隨之在楊尚武胸前柔柔的擠壓了一下。

    五分鍾後,楊尚武和沈玉冰看著衣履不整的廖明神色驚慌的從廣播站大門匆匆竄出,等到他消失在遠處的黑暗中之後。楊尚武摟著沈玉冰溫暖而又富有彈性的身體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廣播站。

    廣播站是鄉少數幾個保證電力供應的機構之一,畢竟廣播事業是政府咽喉,不像城,現在基本都聽不到廣播。楊尚武一進沈玉冰的臥房,明亮的燈光和電爐的熱力所營造的融融暖意就讓他覺得心曠神怡,舒服極了。

    趁著沈玉冰去打熱水,楊尚武迅的在房間巡視了一輪,床頭水杯的煙頭,空氣的煙味,床角一側有個鄉幹部常用的記事本,楊尚武拿起來迅的翻了幾頁,果然是廖明留下的。

    楊尚武無暇細看,將記事本放進口袋,這可是重要的證據,有了這個,日後可是大有用處的。緊接著,楊尚武選了個舒服的姿式躺在床上。

    沈玉冰端著盆熱水走進來,看著楊尚武說:“你要洗個腳嗎?”

    楊尚武懶懶得說:“你給我洗。”他的口氣溫和而堅決。

    沈玉冰一呆,旋即柔媚的笑了將臉盆放在床邊,頓來為楊尚武脫鞋。

    山溝溝的風俗是每天睡覺前,婦女都要為自己的老公打洗腳水。但楊尚武要沈玉冰給自己洗腳並不是為這,隻是楊尚武想要享受那種別人的為自己服務的感。

    沈玉冰將楊尚武的鞋襪除去,握著楊尚武冰冷的腳放進熱水盆內,適中的水溫燙的楊尚武暖洋洋的,楊尚武閉上眼睛享受著這種意。鼻間嗅到陣陣年輕女孩房間特有的香氣,想著自己馬上就要享受到房間女主人的美麗身體,而這身體又是屬於本鄉副鄉長的專寵。一種破除禁忌的異樣感在血液中沸騰。yJ也高高的翹起,洋洋得意的在胯襠內跳動著。

    房間的溫度很高,比起屋外的雪地簡直就是天堂。

    沈玉冰很耐心很仔細的給楊尚武洗著腳,腳掌、腳裸甚至腳趾間的縫隙都被她洗的幹幹淨淨的。冬夜溫暖的閨房內,漂亮的女子溫柔的為你洗腳,這種感是現代都市男人們早已喪失的權力。

    沈玉冰洗的很仔細很熟練。楊尚武不禁在猜想她究竟給廖明這個看起來斯斯文文的中年男人做過多少次這種服務。心竟有些恨恨然。

    等到沈玉冰用毛巾將楊尚武腳上的水漬全部擦幹。楊尚武急忙將腳伸進被窩。開始脫衣解褲。她看著楊尚武猴急得樣子,抿嘴一笑說:“你等等我。”端著洗腳水出去了。

    楊尚武脫的隻剩和背心。鑽進被窩用被子緊緊裹住自己。被褥間全是淡淡的香味。讓楊尚武情不自禁的深深呼吸著。

    沒多久,沈玉冰進來了,手上仍端著一盆水。楊尚武有些詫異的望著她,她微笑著說,“我再給你洗洗。”不知怎麼回事,她的笑在楊尚武眼總是有一種揮之不去的媚態。楊尚武還沒有反應過來,她已經揭開被子,看著楊尚武脫的隻剩短褲的身軀,又是抿嘴一笑。“你把它也脫了。”

    楊尚武明白過來了。看著她的媚笑,心癢癢的說:“你給我脫。”

    沈玉冰坐在床沿上,看著楊尚武眼中如火的,低下頭乖乖的為楊尚武,然後用手托起他的yn,另一手取過熱毛巾敷在上麵,癢癢的暖意刺激的楊尚武血脈賁張,脹得更大了。

    楊尚武甚至感覺有點脹得生痛,血管在急促的脈動著。沈玉冰將熱毛巾給他細細的擦拭。楊尚武如焚的扭動著身子,伸手握住了她的RF,隔著毛衣用手指夾著她的R頭。喘息著說:“點,你這個小婦,我受不了。”

    沈玉冰將毛巾放進水盆,站了起來。“我去關燈。”

    “不準關燈!”楊尚武簡直要叫了起來。“我要看著你,我要一寸一寸的看你摸你。脫衣服。”聽著楊尚武下流粗俗的話語。沈玉冰的臉上盡是媚態,眼睛水汪汪的看著楊尚武不停抖動的巨,開始脫身上的衣物。

    明亮的燈光下,沈玉冰的的象是天上飄下的白雪,失去護翼的RF絲毫沒有下垂,驕傲的在胸前聳立著,兩顆嫣紅的RT象是白麵饅頭上點綴的紅印般可愛。楊尚武看到沈玉冰如此清晰動人,眼神癡癡呆呆的望著她可以讓人犯罪的身體。

    沈玉冰彎腰脫下了,旋即有些羞澀的用手蓋住兩腿間那神秘的源泉,但是透過手指的縫隙仍然隱約可見細細的黑色毛,筆直修長的美腿閉得緊緊的,象是要守護那迷人的**地帶。而臉上盈盈的笑意顯得那麼嬌媚那麼驕傲。

    “,”。楊尚武在心狂叫著,他再找不到任何其它的詞語來形容了,楊尚武跳下床來,一把抱起她驕人的美麗身體倒向床上,在她的嬌呼聲中,楊尚武尋找到了那一片濕潤滑膩的芳草地帶……

    那一刻,楊尚武隻想整個人都能全部鑽進去,在那迷人的世界衝刺。

    良久,梅開三度之後,楊尚武從沈玉冰的身上下來,側躺在她身邊,她側過身抱著楊尚武的腰,溫暖結實的RF貼在楊尚武的身上,眼波如水般望著楊尚武。龍平鄉的四大美女,一向是廖明小的沈玉冰,此刻被楊尚武被征服在懷中,“楊貴妃”沈玉冰徹底的向楊尚武低頭認輸了。這種認輸不是簡單的RT臣服,而且精神上和思想上的完全改變。

    沈玉冰呆呆的躺在床上喘息,許久沒有回複神態過來,剛才的風暴讓他見識了楊尚武的厲害,但是也讓她產生一種想法,楊尚看V.^請到武相比廖明更適合托付終身。一個是有婦之夫,一個是鑽石王老五,至於帥氣和強悍的身體方麵,廖明更加不是楊尚武的對手。說到前途嗎?廖明說過,這個楊尚武是有背景的,隻是來鍍鍍金,因此可謂前程光明。將來自己就是做不了他的老婆,做他也比做廖明的三奶有前途。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真是一點不假。

    楊尚武得意極了,心想日後自己要是在派出所值班,再也不必忍受寒夜的孤獨,燃燒時的煎熬了。楊尚武可以隨時抱擁懷中的美女,隨時將自己的精力泄在她令人**的身體。

    楊尚武又想起了廖明,楊尚武如此公然搶了他的,他會怎麼辦呢?

    兵來將擋。楊尚武又不是他的屬下,何況,哈哈,口袋的記事本。哼,咱們走著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