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田野》全文閱讀

作者:茶葉麵包  春色田野最新章節  春色田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色田野最新章節鄉村攜察第027章午夜激情(12-04-20)      第026章嫂子夜街偷歡(12-04-20)      第025章雙鳳比翼(12-04-20)     

第015章嫂子夜來

    原本以為6建軍晚上不會回來的,沒想到他下班回來比方玲還早,還買了燒鴨手撕雞回來,不過是滿臉酒氣。www.59to.org 五九文學見到楊尚武沒去上班,樂的說道:“尚武,今天我們加餐祝賀一下。”

    楊尚武微笑的道:“鄉長,我們有什麼可祝賀的?”

    6建軍得意的道:“這次下村抓計劃生育,你出力最大,我們收獲不少,不應該慶賀一下嗎?”

    楊尚武心想自己的確也收取了差不多三萬塊紅包,不過三萬塊壓根不值得他高興,如果真要說收獲的話,三萬塊還不如一個何秀芬收獲更大,當然,方玲是最完美的收獲。隻有6建軍才會在乎這點小錢而忘記老婆。

    楊尚武聞到6建軍身上除了酒氣味還有女人的香水,因此斷定他今天一定去跟小約會了,所以急著回來要跟楊尚武喝酒,用酒氣掩蓋香水的味道,實在不錯,這樣就不會引起方玲的懷疑。

    果然,方玲回來見6建軍和葉楊尚武一起喝酒吃菜,也沒說什麼,下廚做了一些好飯菜,便給他們端過去。楊尚武想跟她靠近一點,6建軍卻拉著他拚命喝酒,這讓他根本沒機會。

    吃好晚飯,楊尚武來到了自己的小屋。關上門,打開昏黃的白熾燈,躺在床上動都不想動。楊尚武兩手反枕在頭下呆,今天的這一幕實在是太刺激了,自己終於得償所願,得到了夢寐以求的方玲。腦海全都是方玲的身影,雪白的**,**的yd,一切的一切,讓楊尚武興如狂。

    “不過6建軍今晚在,看來沒什麼機會一起**了,可惜。”楊尚武在心默默的想,恨不得把6建軍從這個家趕出去。

    挨到了晚上十點鍾,楊尚武走出房間,來到了院子,用吊桶吊了一桶井水,開始衝涼,盡管已經是晚秋,但是他還是習慣用冷水洗澡,在部隊的時候,就是零下,他一樣習慣的用冷水洗澡,用熱水反而不習慣。而這的井水是冰冷的,最能讓人冷靜下來,因此楊尚武感覺特別的舒服,洗完後讓人渾身透著涼。看著院子上空滿天星鬥,楊尚武不由得感慨萬千。緣分真是個奇妙的東西,早在三個月前,楊尚武絕對想不到自己會來到這個位於山區的鄉鎮,更想不到會和方玲還有何秀芬生關係。而現在,一切都變成如此自然,讓人實在想不透。

    至於老爺子為什麼把自己下放龍平,更加是不能理解的事情,要說曆練的地方去處很多,為什麼要挑選龍平這個山溝溝呢?這做官看不出有出息的一天。

    院子靜靜的,除了楊尚武的房間,就6建軍的房間燈還亮著,“不知方玲現在做什麼?是不是和我一樣思緒萬千?”看著6建軍和方玲房間的窗戶,楊尚武突然有種衝動,想要走過去看一下方玲。不過後來楊尚武還是壓住了自己的情緒,來日方長,自己又何必急於一時呢?

    或許洗了冰冷水澡之後變得清醒了吧,楊尚武躺會床上,玩了一下手提電腦,便倒頭睡了。

    這昏昏然的夢,他夢見一隻可愛的小貓含住了自己的那玩意。當他逐漸醒來時感到自己的尊嚴在蠕動著,當他看完全睜開眼時才現原來是方玲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自己房間,正在一臉含春地用唇舌對自己的那個地方做的服侍。此時的方玲臉蛋白淨,鼻似瓊瑤,紅唇如火,雙目迷離,那嬌豔無比的麵孔與自己的“尊嚴”竟勾畫成了一副令世間任何畫家也無法描繪出的絕色佳人品簫圖。

    楊尚武大喜過望,心想**就是**啊,有時根本不要自己主動,她永遠都會比你更主動。

    方玲見楊尚武醒了才停下服侍活動,柔柔地說道:“你好好躺著,讓姐姐好好瘋一回!”說完,又繼續剛才中止的活動。楊尚武則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跪伏在自己兩腿間的婦人瘋。

    方玲剛開始還稱得上是撫慰,可是越來越動情,到了後來竟變成了壓榨。方玲甚至是閉上眼睛忘我的壓榨著情郎,動作也越來越,喉嚨出的聲音也越來越響。

    “啊——”楊尚武終於被方玲給壓榨出來了。方玲的小嘴可以算是滿載而歸了,她在確定自己是真的一點不剩、滿載而歸後衝著楊尚武就是嫵媚一笑,秀一甩,竟將那口中的滿載之物全部納入自己的腹中。

    楊尚武忘情地看著這個嘴角帶笑的美豔婦人,心中暗想:難道眼前的婦人就是人們常議論在嘴邊的或是古典小說中所經常描述的所謂婦?但他覺得眼前的對於眼前的方玲,自己絲毫沒有認為她很蕩的感覺。他甚至覺得作為徹底征服她的男人,這是自己應該給與她的賞賜,她真的太長時間沒有男人給她賞賜了。她隻對自己如此,也就是說她心是因為愛才會有這樣的舉動。

    方玲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便問楊尚武:“舒服嗎?”楊尚武微笑地點點頭,他知道這個婦人一定會使自己有享不盡的人間豔福。

    楊尚武一把拉過方玲的手,“玲姐,我以為你不會來了。”

    “放心好了,我說過給你,肯定會給你的。他喝多了,醉得跟死豬差不多!”方玲朝楊尚武嫣然一笑,徑直走到楊尚武的床邊坐下。

    楊尚武這才細細打量著方玲,她穿了楊尚武給她新買一件粉紅色的睡裙,從睡裙的上部開口露出一片白嫩的,隨著她的呼吸輕微地起伏。楊尚武一把攬住方玲的細腰,把她摟在懷。一手托起她的下巴,仔細端詳她的臉。

    方玲今年二十六歲,正是一個女人最成熟、最有魅力的時候。和一般的山區婦女不一樣,她臉上的水嫩,仿佛彈指可破,一張櫻桃小嘴嬌豔欲滴,她的臉上洋溢著成熟婦人一股特有的自信,楊尚武看得不禁呆。

    “我的臉有什麼好看的,都變成黃臉婆了。”方玲見到楊尚武看她看得入神,輕輕扯了幾下楊尚武的耳朵,噘著嘴說。

    “哎呀,哎呀,玲姐,你輕點,耳朵都要被你扯掉了。”楊尚武裝腔作勢。

    “好啊,連我都敢耍,不理你了。”方玲佯裝生氣的樣子。

    “啊,你做什麼?唔!”沒等方玲反應過來,楊尚武就把她一下按在了涼席上,嘴和她的嘴對上了。楊尚武和她抱在一起,側躺著親吻。方玲的嘴唇軟軟的,舌頭濕濕的,楊尚武把她的嘴唇含在嘴輕舔。

    方玲把舌尖伸到楊尚武的嘴。楊尚武吸住她的舌尖死命地吸了一口。“討厭,幹嘛吸那麼重,痛死我了啦。”方玲連聲叫痛,一對粉拳在楊尚武的胸前連連捶打。

    楊尚武握住她的手,“玲姐,我吸你多重,就證明我有多麼愛你。”

    “好了,我知道你愛我,不然我也不會給你了。”說完方玲的臉騰的紅了,忙把臉扭向一邊。

    楊尚武撐起半邊身子,一手搭上了她的RF。方玲的RF很大,但是很有彈性,楊尚武一隻手掌握不下。隔著衣服摸不過癮,就在她的耳邊低語:“玲姐,今晚要陪我過夜好嗎?”方玲點了點頭。

    楊尚武把方玲的睡衣從膝蓋處掀起,往上撩。她配合的支起身子,舉起白藕似的雙手,讓楊尚武把睡衣順利地脫了下來。

    方玲的麵穿了一套黑色的,黑色的,黑色的三角褲,襯托得原本白淨的皮膚更是晶瑩剔透,顯得嬌媚蝕骨。“玲姐,你真好看!”說著楊尚武把方玲的解了,一對的RF露了出來。楊尚武握住使勁抓捏,雪白的脂肪從指縫擠了出來。

    “喔…”方玲輕吟了一聲,“吻我…”

    楊尚武重新讓方玲躺在床上,低頭吻了下去。一邊吻,一邊用手指逗弄著她。

    “嘻,好癢,幹嘛隻吸人家?是不是小的時候奶水不足,現在要從我這補回來呀?”方玲笑的花枝亂顫。

    “是呀,我就是要吃玲姐的naI。”楊尚武抬起身子,笑嘻嘻地說。邊說邊把自己脫了個精光。

    “你的真大呀,嚇死人的,怪不得一會兒的工夫就把人弄那麼舒服。”方玲用手指圈著楊尚武,一上一下地**著。

    楊尚武繼續擁吻著方玲,一隻手開始不安份地往下伸。

    兩人當即糾纏一起……婉孌承歡,喘息聲,呻吟聲,**房間,一室皆春。

    “啊……”國色天香美貌的方玲在楊尚武那最後刺激下,芳心立時一片暈眩,思維一陣空白,鮮紅的柔嫩櫻唇一聲嬌媚婉轉的輕啼,終於爬上了極樂的巔峰。

    “尚武,你真是我的冤家。”方玲輕撫著楊尚武的臉龐,“我把身子給了你,你以後可別瞧不起玲姐啊。我已經對不起建軍了,我再不能承受其他的打擊!”

    “玲姐,我和你是真心的,況且是建軍根本不能滿足你,才給了我這個機會。”楊尚武親吻著方玲的耳垂。

    “這我知道,不過以後咱倆在人前可要保持距離,”方玲撫摩著楊尚武堅實的胸肌,輕聲道,“不能太過親近,不然讓別人看文$  出來我們都完蛋了。”

    當……當!”台鍾敲響了四下,已經是淩晨四點了點。方玲從床上起來穿好睡裙。“我回去了,明天要上班的。你好好睡吧!”

    “知道了。”楊尚武躺在床上雖然舍不得,但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明晚我等你再來陪我!”

    “哼,得了便宜還賣乖,下次不理你了。”方玲嬌嗔道,說著出門而去。

    楊尚武聽到對麵房間門關了,知道方玲回了房,這才躺下呼呼大睡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