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烽火錄》全文閱讀

作者:赤虎  五胡烽火錄最新章節  五胡烽火錄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五胡烽火錄最新章節第1093章(上)(12-07-13)      第1092章 天理昭昭(12-07-13)      第1091章 斷章取義(下)(12-07-13)     

第1093章(上)

    高翼所說的這些道理就是所謂的“帝國主義”,它在中國也有另一個名稱,叫“霸權主義”。www.59to.org 五九文學霸權主義是一套完整的理論體係,其中雖有許多不合理的地方,但卻不是沒學過邏輯學的王祥所能辯駁的。

    中國曆來是反對霸權主義的,中國曆來主張“以和為貴”。

    但在現實生活中,類似這樣強權行為比比皆是。譬如政府派出打狗隊,去你家把你的寵物“辦”了,還要收你殺狗的錢——殺你的寵物狗,向你收費。。

    王祥雖覺得高翼的道理難以入耳,但一想到生活中到處都是這樣的例子,又覺得無從辯駁。

    三山國稅收取之於百姓,與倭國何幹?為什麼倭國殺我勇士,卻要我們承擔懲罰費用?

    不應該,這絕對不應該!

    “倭國的征討是一項長期的國策。因為,軍隊不是收藏品,成為收藏品的隻能是古董,我們不需要一支古董軍隊。要想士兵們的劍保持鋒利,我們必須不停地樹立一個敵人,讓士兵們有個地方不斷磨劍。\\

    縱觀周圍諸國,以我們的國力,隻有處在繩文時代的倭國,值得做我們長期的敵人——它不很強大,征討它、掠奪它、征服它,不需要我們承擔太多的傷亡。最重要的是,倭國富含的金銀礦藏,讓征討成為一件有利可圖的事情。

    商人嘛,投資講究風險與利益的比率。一倍的利潤足以使商人瘋狂。。而討伐倭國這事,風險不大,收益又高,與其讓倭皇存在下去,我們須與他共分倭國財寶,不如不承認他,島上財寶由我軍獨占,如此方才爽快……”

    高翼說到這兒,意猶未盡地結束了話題。

    夠了,這已經足夠了。

    王祥明白,高翼是想通過血淋淋征服教育,來徹底改變漢民族骨子的懦弱。用活生生地事實告訴他的國民——瞧,耕作有許多種方式,掠奪也是一種收獲。\\在這殘酷的殺戮時代,不斷地征服才能生存,而以和為貴,隻能乞求別人的憐憫。

    “明白了”,王祥起身,恭恭敬敬地向高翼大禮參見:“王,祥今日方知生存之道。我這就去把那倭人捆了,扔進海。”

    高翼矜持地接受了王祥的大禮,他明白,這表明王祥終於心悅誠服。

    “自今往後,三山需要的是完善國本”,高翼肅容端坐,補充說:“國本之道有五:完善法製,整備軍隊,修繕道路,普及教育,擴張市場。(首發)。完善法律由你負責,整備軍隊,我親自為之;修繕道路、擴張市場,說的都是增加稅收改善財政——我打算讓黃朝宗負責;普及教育,則需大家共同為之。子川, 好好幹吧!”

    王祥一言不發,再度行叩首大禮。高翼微微頷首,示意王祥可以告辭了。

    在遼東大地上,又一頭巨獸張開了眼睛。

    經此一戰,三山漢國的實力已不容忽視。<首發>。即使強大如燕國,也不敢輕易跟漢國擅起戰端。此後,漢國必須快速增強實力,將流民、商人、工匠以及歸附部族整合在一起,讓他們迅速具備團隊意識,才能在接下來的殺戮中生存下去。

    高翼的生活總是忙碌的,剛送走了王祥,早已等候在屋外的文昭與高卉撲進了屋內。

    “恭喜郎君大勝而歸”,兩女一迭聲地道賀。。高卉說罷,還開心地奔近高翼,乖巧地用小手揉搓著高翼的肩膀。同時喋喋不休地說:“郎君辛苦了。燕國縱橫遼東十餘年了,無人敢攝其鋒,如今郎君一戰定乾坤,打破了燕軍不敗金身。今後,遼東諸族必會群起而食之,燕國順風順水的日子到頭了……”

    文昭與燕國有亡族滅國之恨,如今,她靠十人起家,恢複殘破的宇文,竟然在燕國大軍壓境下取得了一場大勝,因而她對這個勝利格外感慨。\\雖然她表現得沒高卉那樣興奮,但她顫抖的嘴唇,兩頰上鮮豔的紅色,已透露了她的激動。

    “郎君一戰勝庫莫奚,我三山得以立國;二戰勝燕國,我三山得以立足”,文昭一字一頓地說:“自今往後,再沒人敢小覷我三山。郎君國主之名,就此坐實。此乃國之幸焉,民之幸焉,也是妾身之大幸。妾身在此恭喜郎君,也賀喜自己。”

    三年的艱苦創業曆程,令文昭改變了許多,她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嘴饞的小姑娘,如今在她身上,堅忍的性格占了上風,這番話她說的語氣鏗鏘,斬釘截鐵,似乎想將多年的仇恨,都在這番話宣泄而出。(首發)。

    一個錦衣玉食的弱女子,突然失去了一切,被迫在山林間東躲西艙地流浪數年。其中的痛苦非常人所能想象。高翼理解她心中的滔天恨意,帶著歉意的微笑說:“恐怕,我們接下了需要求和了。”

    高卉揉搓肩膀的手略微停頓了一下,但立刻又動了起來。\\文昭聽到這話,立刻揚起了眉,問:“郎君此為何意?”

    聽到文昭開口,為了顯示她與文昭的步調一致,高卉也連忙提出了心中的疑問:“為什麼,我們不是打勝了嗎?為什麼卻要首先求和?”

    “勝燕易,克燕難!”高翼回答:“燕國的強悍不是一天兩天形成的,燕國的地盤數十倍於我國,我們跟他們拚消耗,我們拚不起。

    即使拚得起,燕國的土地如此廣蕪,我們有那麼多的官員去治理那片土地嗎?如果我們無法占其地、役其民,取其財以壯大自己,我們跟燕國拚消耗,有何意義?

    燕國並不是遼東唯一的強者,在遼東,比燕國弱,可比我們強我們強大的勢力,多的車載鬥量,我們若與燕國拚得兩敗俱傷,會便宜誰?

    我寧願燕國繼續存在,利用燕國壓製其餘勢力,等燕國進入中原,我再斷抄後路,進占龍城。”

    文昭立刻明白了高翼的意思,高卉聽到這兒,也略有所悟,她停下手中動作,說:“比燕國弱,可比我們強——你說得是我父王與王兄麼?對了,聽說父王已經還都。郎君是不想我們奮戰,而父兄得便宜。”

    高卉說的正是高翼想表達的意思,文昭偷偷一樂,幸災樂禍地聽任高翼與阿卉打嘴仗。可高翼聽出高卉話全是“我們”,一片回護夫家利益的急切,不由地放鬆了心懷。

    真是女生外向呀,還沒嫁人已知道保護夫家的利益,怪不得幾千年的和親政策,總結起來就兩個字:愚蠢。

    。

    您的留言哪怕隻是一個(*^__^*) ,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