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傾一世》全文閱讀

作者:晨光路西法  權傾一世最新章節  權傾一世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權傾一世最新章節第1335章 人生如歌(13-07-02)      第1334章 最後的日子(13-02-15)      第1333章 變遷(13-02-14)     

第1335章 人生如歌

    2014年2月9日,濱州市委大禮堂.

    主持會議的是濱州市委書記金承佑,他是少數民族,之前一直都是擔任濱州市委副書記、市長的職務,這一次省委調整,他也被正式任命為濱州市委書記,隻不過出人意料的是,他並沒有進入省委常委會,這倒是讓所有人都意外了一把。

    鬆江省委組織部部長劉東方宣布了中央和省委的人事任命決定,任命陸睿同誌為濱州市市委委員、常委、副書記,陸睿在同濱州市幹部第一次見麵的會議上隻是淡淡講了幾句話,謙虛謹慎的表示一定會團結在金書記身邊,努力做好本職工作。

    劉東方向眾人介紹了一下陸睿的情況和履曆,希望陸睿同誌再接再勵,為濱州市的經濟建設作出自己的貢獻。

    當天下午,市人大常委會通過決議,任命陸睿為濱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代市長。

    一個星期後的上午,濱州市委會議室,陸睿參加了濱州市委新班子的第一次常委會。

    濱州市委常委會跟鶴鳴市不一樣,一共有十三名成員,市委書記金承佑,市大人主任、前任市委副書記吳賜人,市委副書記董卓,市委組織部長陳明亮,市紀委書記雲清,市警備區司令員田金虎,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黃標宏,市委宣傳部長趙亞東,市人民政府常務副市長袁明宇,市委秘書長王路,市人民政府副市長蕭鴻樺,市委統戰部部長趙萍萍。

    最後,還有新任市長陸睿。

    第一次常委會,對於班子當中的很多人來說,並不是要做些什麼。更多的的互相熟悉彼此,然後進行觀察。

    陸睿同樣也在觀察,而他所觀察的人,則是市委書記金承佑。

    金承佑1年近五十,在濱州市幹了二十多年,從基層一步一個腳印爬到現在的位置上,甚至有人開玩笑的說,每一次濱州市開幹部大會的時候。台下黑壓壓的幹部當中。有一大半都是經他手提起來的。之前陸睿就考慮過,如果他想架空自己這個市長,絕對不費吹灰之力,隻不過如今金承佑恐怕更多的是考慮如何進入省委常委當中吧。

    而黨群副書記董卓和組織部長陳明亮是中央黨校同學,兩個人相交莫逆,一點沒有那種你爭我奪的鬥爭。董卓為人四海,嘻嘻哈哈的外表之下讓人看不出他的內心所想,而陳明白則是有些沉默寡言。時常露出一副思考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木訥。有些鄉土氣息,但講話時水平很高。偶爾一句話往往能令人深思其中的含義。

    “陸市長,關於政府城區綠化建設的問題,你來談談看法吧?”

    就在陸睿失神的時候,金承佑忽然笑著對他說道。

    陸睿微微一笑,把手的茶杯放下。目光沉穩的掃視了常委會成員們一圈,最後才淡淡的說道:“既然書記讓我說,那我就講幾句吧。”

    “我剛到咱們濱州市,了解的情況不多。但是,我在市政府拿到了這麼一組數據,一株普通的榕樹,在賬麵上身價高達10餘萬元,一項實際支出60多萬元的城市綠化工程,賬麵支付款卻瘋長到了150多萬元,,我理解大家加快我們濱州市城市化步伐的心情,園林綠化投資也確實是營造良好投資環境所必須的,但是,如今就是因為我們政府的重視,接二連三的搞大樹進城、名木進城,使得園林綠化成為了一個熱門的行業,也成為了腐敗的高發區。”

    陸睿的開場白讓所有人都愣住了,難道,這位陸市長竟然打算在濱州市打擊腐敗麼?

    沒有人注意到,副市長蕭鴻樺的手抖了抖,尤其是在陸睿提到,原本六十萬的項目最後用了一百五十萬的時候。

    金承佑苦笑著搖搖頭,看來果然就像連書記說的一樣,這位陸市長,可不是一個安分的人啊。

    嘴角露出一個笑容來,陸睿平靜的看著所有人,既然走到這一步,自己已經不能退了。

    2024年八月三日,陸睿出任濱州市委書記兼鬆江省委常委。

    十年的時間,濱州市的經濟總量翻了兩番,一躍成為東北地區最大的經貿集散地,群眾生活水平有了顯著的提高。

    這一年,陸睿四十九歲。

    2029年年底,嶺南省召開全省領導幹部大會。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李逸風受中央委托。在大會上宣布了中央的人事任命。任命陸睿為嶺南省省委委員常委,副書記。並提名為嶺南省人民政府代省長候選人。

    李逸風向嶺南的幹部們介紹了一下陸睿的情況,陸睿同誌今年四十歲,曆任g省海安市委書記,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鬆江省委副秘書長,鶴鳴市委書記,濱州市市長、市委書記,鬆江省委副書記,中央第二十屆候補委員。

    李逸風說:“中央對嶺南的工作是肯定的,對嶺南的發展變化是肯定的,要把嶺南省這些年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取得的成績、嶺南廣大幹部群眾為之作出的貢獻同近些年發生的問題區分開。近些年來,嶺南省委、省政府團結帶領全省廣大幹部群眾,銳意進取,紮實奮鬥,各項工作取得了新進展,城鄉麵貌發生了巨大變化。這些成績的取得,是黨中央、國-務院正確領導的結果,是嶺南曆任與現任領導班子和8000萬人民共同奮鬥的結果。陸睿同誌政治上強,公道正派,作風民主,敢於負責,領導經驗豐富,駕馭全局和處理複雜問題的能力強。相信在黨中央的正確領導下,以陸睿同誌為班長的嶺南省政府一定會團結帶領全省各級領導班子和廣大幹部群眾,開拓進取,求真務實,努力工作,在推動嶺南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上取得新的更大成績。”

    此時的陸睿臉上早就褪去了曾經的青澀,更多的是沉穩,在李逸風講話完畢之後,他說道:“我完全擁護中央的決定和李逸風同誌代表中央所作的重要講話。中央決定我到嶺南省工作,我深感責任重大,也非常高興有機會能夠為嶺南人民服務。嶺南是個好地方,改革開放以來,在黨中央的正確領導下,在曆屆領導班子和廣大幹部群眾的共同奮鬥、不懈努力下,嶺南城鄉麵貌發生了巨大變化,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人民生活水平有了顯著提高。對嶺南取得的成績應該充分肯定。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我將帶領省政府領導班子,緊密團結在省委周圍,依靠全省廣大幹部群眾,同心同德,開拓進取,共同把嶺南建設得更加美好,為實現全麵建設小康社會目標而努力奮鬥。”

    “李部長,很久不見了。”

    坐在省政府的辦公室麵,陸睿對李逸風笑著說道。

    當年兩個人初次見麵的時候,李逸風還隻是縣委組織部的一個副部長,而陸睿則是一個科級幹部。可如今,兩個人卻都已經是身居高位的高級幹部了,這種故人重逢的感覺,讓人感慨不已。

    “是啊,你可是見老了。”李逸風對陸睿笑了笑道。

    陸睿點點頭:“我們都老了。”

    這些年過去了,人們總是要變老的,黃世雄去年的時候黯然離世,老人活了八十多歲,臨終的時候,拉著陸睿的手囑咐了很多。

    韓定邦也快要退了,他做了十年的一號,華夏的國際地位得到了大大的提高,國際上對於華夏的評價也好轉了不少,隻是陸睿卻知道,他還有心願未了,那就是拿回屬於華夏的地方。

    歐文海如今是副總理,他在京城市委書記的位置上幹的有聲有色,博得了國內外的一片讚揚。

    當年的很多熟人,如今都已經是各個位置上的重要組成部分,陸睿並不屬於某個派係,卻成為各個派係要拉攏的人。

    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

    送走了李逸風,陸睿坐在自己的辦公室慢慢的抽著煙,一口接著一口。

    “鈴鈴鈴!”

    一陣鈴聲響起,陸睿按下接通鍵:“怎麼了?”

    “叔叔,我姐姐的婚禮下個月辦,您有空回來麼?”鄭秀晶的聲音還是那麼清澈透明。

    陸睿微微一笑:“當然,你姐的婚禮,我怎麼可能不去呢?”

    鄭秀晶嘻嘻的笑了起來:“叔叔你放心,我會叫人纏住幹媽和雨珊阿姨的,雪婷阿姨也有人接待。”

    難得的老臉一紅,陸睿道:“你這丫頭,調皮!”

    掛斷了電話,陸睿慢慢的站起身,來到窗戶前麵,看著外麵晴空萬的天空,忽然有一種感慨,也許自己重新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為了走過這樣的路吧,二十年彈指一揮間,對於別人來說,隻是一段人生,可對於自己來說,卻是一段永遠都難以忘記的曆程。

    未來的路能走到什麼地步,陸睿並不知道,也沒有去想過,或者說,在他看來,人生本來就是這樣,充滿了挑戰和未知。

    官道漫漫真如鐵,人生難得從頭越。

    陸睿此生,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