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作者:夜醉道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  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斬殺史詩(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遮天魔手(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蠻荒森林(13-10-09)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滅情公子

    ( )

    “天地真罡,日月水火,內海第二,紫府重開……”孟飛汲取著一個又一個葫蘆中的戰爭殺伐之氣,頓時之間,丹田中一個又一個的“戰魂舍利”被凝聚成形。【百度搜索1  會員登入138看書網】【

    先是七十二顆小的戰魂舍利,隨後就是三十六顆大的戰魂舍利。

    七十二天罡,三十六地煞。

    到了最後,七個葫蘆之中的所有戰爭殺伐之氣,幾乎是全部都灌注到了丹田中,丹田中一百零八顆戰魂舍利,就如天罡地煞星辰,閃閃光,每一顆都充滿罡煞之氣。

    孟飛按照著天罡地煞陣圖,在丹田中結成星陣。

    然後,做最後一步的努力,企圖感應域外星空的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大地煞星,然後讓人和星力產生相互感應,天人交感,借助星辰磅浩瀚的力量,和戰魂舍利的殺伐之氣,中和協調,最終開辟第二丹田。

    開辟“第二丹田”最為關鍵的一步,就是天人感應,這一下少則三五天,多則十多天。

    或者是資質差的人,一輩子也無法和星力感應。

    不過,孟飛卻沒有資質不好的問題,他已經是“傳說級”的大高手,更凝聚了法丹,在諸天萬界,也算是一號人物,什麼功法,隻要用心修煉,絕對沒有修煉不成的。

    就在孟飛努力天人感應,意念溝通域外星空的三十六顆天罡星,七十二顆地煞星的時候。

    廣闊無邊的草原上,三條影子在天空中仔細的搜尋著

    竟然是“滅情公子”請動的百盜榜上的頂尖殺手,這三人,在域外星空之中,是令人聞風喪膽的人物!

    孟飛在草原上修煉,用一些禁製,掩蓋形體,修煉“第二丹田”,而三**丹級別的殺手,窮凶極惡的星空大盜,卻在搜尋追殺他。

    這些,孟飛自然不知道,他在努力的“天人感應”,讓丹田中的一百零八顆“戰魂舍利”和天上的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地煞星感應。

    一連三天三夜,他的龐大精神散了出去,上升到冥冥星空之中,漸漸的整個人神遊天地,那天空之中,無數星辰都變得碩大起來,在孟飛的意念之中變成了一顆顆無與倫比,大不可量的球體!

    每一顆星辰內部,都蘊含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有些小型星辰還力量弱小,但有些巨大的自亙古以來就存在的星辰,散出無窮的光和熱,稍微一靠近,孟飛就感覺到了窒息。

    這種星辰的力量,可以隨便毀滅一萬個自己,不朽級的存在,也隨便抹殺!

    也許,隻有傳說中的永級存在,才有撼動這種星辰的可能。

    孟飛也是第一次感覺到天地的浩瀚,宇宙的無窮,時空的變幻,人生的渺小,星辰的莫測。

    “人的壽命,太短太短了,哪怕是不朽級的高手,也不可能和宇宙時空比肩,要永生!天地同壽,還不夠!我要天地滅,而我不滅,日月朽,而我不朽!我要成天地唯一的主宰!”孟飛突然心中產生了一股豪情。

    麵對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億年,百億年的星辰宇宙,用無聲的神念,出了這樣的喊。

    轟隆!

    就在孟飛精神勃,用自己的意念朝星空喊的時候,全身心投入,令得他猛的一下感應到了星空深處,一百零八顆奇怪的星辰,自己意念和星辰產生了聯係。

    天空之中,一百零八道遊絲般的星辰光線,頓時降落下來,射入了他的丹田中,和他丹田中一百零八顆戰魂舍利合二為一。

    如果是修煉星辰之法的高手,那感應星辰,吸納星力的時候,星辰之力照射下來,宛如大柱子,或者是匹練一般,千百外都看得到,是前所未有的奇觀。

    不過孟飛修煉的時候還短,隻能稍微的聚集星力,所以星辰之力,才細微得遊絲一般,但饒是如此,卻還是得到了力量。

    一般修煉星辰真氣的修煉者,要感應星辰,非得數十年的苦功不可。

    一吸納到星力,頓時,他的丹田中,一個奇異的精神空間,漸漸被打開。

    “不好,孟飛有殺氣!好厲害的人物!”就在這時,金龍傳來了最為嚴重的警告

    三條黑影,出現在天空雲層之中,似乎是現了孟飛,所有的殺氣都集中下來,宛如盯住了獵物的猛獸,在醞釀最凶猛的一擊……

    “誰來殺我,我有兩件上品仙器和你護身,一般史詩級的高手,也奈何我不得,我雖然選擇在大草原上,但也不是沒有準備,有人來窺視我,金龍你替我解決好了!

    我此時祭煉神通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分不出絲毫的心神來,還過一刻,還過一刻,我就能夠開辟第二丹田了!”孟飛在全身心的接引星力,和戰魂舍利融為一體,開辟第二丹田,不能有絲毫的分神。

    但是金龍的意念,傳遞到了他腦海中,他也就感覺到了,不過他心思周密,稍微一計算,就知道不會有什麼大事,因為有“金龍”和“三件上品仙器”護身,就算是史詩級高手,也奈何他不得,又怎麼會害怕?

    天下有多少個史詩級的高手,專門跑到大草原上去偷襲自己?那不是一個大富翁跑到叫花子堆去討飯?況且自己用“移形換目”還改換了形體,什麼都讓人察覺不出來。

    “這次恐怕解決不了,因為來的,恐怕是三**丹高手!而且這三大高手實力十分強大,比起燕天情,都絲毫不遜色,有一個甚至在燕天情之上,最少都練就了九種真氣!

    單單一個,我就是與兩件上品仙器聯手,就收拾不下來,更別說是三個聯手,我們隻有死路一條,你不要再開辟第二丹田了,否則的話,恐怕大禍臨頭。”金龍急忙道。

    “什麼?”這下輪到孟飛大吃一驚。

    “三個法丹高手來殺我!這是怎麼搞的?我貌似沒得罪過這樣的人啊?”孟飛心思劇烈變化著,他知道“金龍”絕對不會說謊,眼力非常的老辣,畢竟以前相當於不朽級的高手,現了三**丹高手的氣息,他絕對不會看錯。

    要是二個法丹高手,一對二,在對方沒有上品仙器的情況下,孟飛可以把其擊敗,但卻不能將其擊殺,擊敗和徹底殺死,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一個法丹高手要亡命逃跑,總是有辦法的。

    一對三,孟飛最多能與對方戰個平手,可問題是現在他正處於開辟第二丹田的關鍵時刻,所有真氣,都用來鎮壓殺伐之氣了,在這種情況下,一對三,沒有任何的懸念,孟飛必死無疑。

    對於自身的能力,孟飛卻是非常清楚,要是在世界之樹的五行靈枝沒有誕生之前,他就是在全盛時期,也不能做到以一敵三,現在真氣不能動用,對上真正的高手,就會露出老大的破綻。

    三個老辣的法丹高手來殺自己,孟飛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跑”,有多遠跑多遠。

    天空雲層之上,三個人影在隱藏,徘徊,潛伏著。

    其中一個高高的人影看著下麵孟飛在吸納星力,不由得道:“是不是那滅情公子要殺的人?”

    另外一個人道:“按照氣息,是沒有錯,隻不過麵貌有些不同,但是此人乃是幻化,用了一種奇功,但這門神通的本質,極其強大,似乎是不朽級強者,才能修煉而成。

    以這個人的修為,不可能修煉出這樣的變幻術來,這就怪了,好像是什麼人修煉了神通,強行灌注給他的,莫非他是某個門派掌教的兒子,別人辛辛苦苦修煉了神通,直接傳功給他?”

    “不錯,此人身上是有古怪,他周身血光隱隱閃爍,似乎是有某種極其厲害的寶物守護身體,我們得小心,必須要一擊得手,免得他逃遁就不好了。”一個女聲輕輕的道,其中一個殺手,居然是個女的。

    “我們破軍星盜,黑煞星盜,銀月星盜,三個人出手,還殺不了一個小小的傳說級人物,那會名聲盡毀,以後都無法接到生意了。”

    就在三**丹高手相互交流之間,突然看見本來細如遊絲的星力光線加粗,變成了指頭大小,三人立刻一震:“我們上當了,此人早就現我們。

    而且他不是在普通練功,是在練就一種很危險的神通,無法脫身,我們還不早點擊殺,他練成神通之後,就會逃跑……到時想要殺他,就因難了。”

    孟飛此時,丹田中的一百零八顆戰魂舍利已經徹底和星辰之力融為一體,一個不同於原來丹田的第二內海,被徐徐打開……

    原來孟飛的丹田中,還有蓬勃的真氣,把丹田充塞得滿滿的,稍微一動,就有一種要溢出來的感覺,就好像積蓄滿了洪水的水庫。

    而現在,第二內海,初步開辟出一個空間,立刻那擁擠的許多真氣,都流淌了進去,原來的丹田,再也不是那麼擁擠,若再給他幾天的時間,他就能利用這些真氣,在這個初步開辟的空間之中,再開辟一個丹田出來,也就是第二丹田……

    可現在,明顯是沒有時間了,不過,也幸好,所有的殺伐之氣,已經被他的真氣,徹底鎮壓,封瑣在了第一丹田的深處,隻要不全力催動第一丹田,如今已可以行動自如了!

    “諸位為什麼要刺殺我!我似乎並沒有得罪諸位!”孟飛這一下開辟第二個空間,雖然功力並沒有增加,但是運用真氣的靈活性,卻大大增加,身體也輕快了不知道多少。

    如果先前,一眨眼的時間,他能夠摧動五行靈枝禦敵,那現在隻要半個眨眼的時間,五行靈枝,就已經打了出去。

    別小看這半個眨眼,往往就是生死區分。

    魔刀,戰蒼穹“嗡”的一聲,飛到了孟飛的手中,血幽王在魔刀的刀體一時隱時現。

    孟飛周身,一條蒼茫的氣流環繞著,這是“巫宗大氣訣”,巫宗十八種神通的其中一種。

    “巫宗,大氣神通!你是巫宗的什麼人?才傳說級存在,就能夠擁有兩件上品仙器,而且你的仙器,不是自己煉製出來的,應該是別人送給你的,你莫非是巫宗的少宗主?不對,巫宗似乎並沒有少宗主。”

    破軍星盜看見孟飛居然不止一件上品仙器,而是兩件,就一麵說話,一麵暗暗移動著,封鎖住孟飛逃跑的一切路線。

    “哈哈哈!你們無緣無故刺殺我,還要問我的來曆,是不是太唐突了一些,凝聚了法丹的傳說級高手,都是一方霸主,居然會充當殺手,到底是誰請你們來的?”孟飛似乎是沒有察覺破軍星盜的意圖,反而和對方鬥起了口舌。

    聽見孟飛這麼一說,頓時三個大盜都對望了一眼,分別慢慢移動,就要組成一個最佳的圍攻姿態。

    “到底是紈出身,還是嫩了一些,如果不和我們說話,恢複行動之後,利用兩件上品仙器,立刻逃跑,倒有四成機會逃出去,現在讓我們站好了方位,半成機會都沒有了。”

    “實在是太天真,難道以為我們會放過他不成?”破軍星盜,黑煞星盜,銀月星盜精神交流著。

    “你奪走了太清老祖之子,滅情公子辛苦采集的七大葫蘆戰爭殺伐之氣,他惱羞成怒,於是花大價錢請我們來殺你,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你要怪就怪那個滅情公子吧。”黑煞星盜突然喝道:“動手!”

    三位大盜,正要動作,但是突然就感覺到了一陣香氣傳達而來,直入腦海精神,整個人頓時被迷住了一般,好像沉迷在無邊無際的欲海之中,不能自拔。

    “天魔**煙!不好!這家夥狡詐萬分,絕對不是紈子弟,居然偷偷施展這種無色無形的陰損毒氣!”銀月星盜這個女子先驚醒過來,腦海中的法丹猛一旋轉,把香氣全部煉化,就看見一條血光哧溜向遠處飛去,幾個沉浮就不見了蹤影。

    夜風中,傳來孟飛的聲音:“三位法丹級的高手,來日必有後報,我記住你們了,等我神功大成,體內真氣,能隨意調用之後,你們就等死吧!”

    原來孟飛剛才,暗中拋出一瓶從“七夜魔君”那搜來的毒霧,這種毒霧,專門迷惑心神於不知不覺之間,幸虧三個大盜是法丹高手,否則恐怕會心智喪失,成為孟飛的奴隸。

    “追!他跑不了多遠!”破軍星盜怒吼一聲,遠遠追了出去。

    無邊無際的草原上,許許多多的河流,蜿蜒流淌著,好像一條條玉色的帶子。

    從高空俯瞰而下,美麗得不可想象,許許多多的草原部落,種族,帝國都在這其中繁衍生息,不知道孕育了多少文明,有些遺跡神像殘骸,代表了大草原文明的巔峰,令人感覺到一陣陣的古老意境,雄偉和壯闊。

    不過這些,孟飛都沒有絲毫心情欣賞。

    他悄悄的從天上落了下來,整個人包裹在一團土黃色的光暈之中,貼著地麵飛掠,整個人的氣息好像和大地融為一體,沒有任何人能夠察覺得到他有任何的不妥。

    一些在草原上放牧,準備在冬天來臨之際,把牛羊增加最後一趟肥膘的牧人,隻感覺到一股輕微的沙塵從身邊飛卷過去,帶起一根根枯黃的秋草在半空中團團的旋轉,除此之外一點兒也看不到孟飛的身影從身邊飛過。

    孟飛整個人完美的和大地戊土精氣相互交融,如水如乳。

    他正是要甩開身後的三大殺手追兵。

    銀月,破軍,黑煞,星空窮凶極惡殺手,三大殺手,聯手刺殺一人,在現在不能動用體內真氣的情況下,他稍微不注意,就危險了。

    此時,他施展的乃是“土之靈枝”中的“土遁”,整個人和大地緊緊貼住,一麵飛行,一麵的凝練這門無上神通。

    在他的世界之樹的五行靈枝之中,以這土之靈枝,最為強大,因為吸了蝗蛇的精氣,施展出來,威力無窮,因為五行之中,土位居中央,乃是五行之首。

    他在一麵飛行逃走之間,一麵運用真氣,吸收著大地精氣,不斷的有土係元氣被吸入了土之靈枝中,開始催生五行果。

    自從開辟了“第二內海”之後,他的修煉度又增加了一倍!

    也是,開辟第二個內海,就等於是多了一個人修煉,孟飛現在吸納元氣的速度,就等於是兩個法丹級的修士同時修煉。

    如果不出意外,把“第二丹田”修煉成功,孟飛修煉的速度,還會增加一倍。

    不過,以前“世界之樹”吸納的天地靈氣,在提供給他修為必須之後,每天還可以結出十來枚五行果,但是現在卻隻能煉製出五枚左右了。

    修煉“九轉金身”的人,固然是功力雄渾,不可思議,但是每天消耗的能量,也是平常修士的許多倍。

    如果不是“世界之樹”能夠大量的汲取天地靈氣的話,孟飛還真是修煉不起“九轉金身”這門蓋世神通。

    “這些追兵還真是煩躁,都追了我十天十夜了,都沒有甩掉他們,一定要找個機會幹掉他們。”孟飛在飛行之間,張口一吐,飛出了一團水光,好像十五的月亮一般圓潤,竟然是一塊水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