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作者:夜醉道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  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斬殺史詩(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遮天魔手(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蠻荒森林(13-10-09)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撿漏

    ( )

    人的丹田,十分寶貴,也十分的精妙和脆弱,任何真氣,稍微散亂,都會給丹田,造成毀滅性的破壞,一切的神通修行者,涉及到丹田修煉的時候,都要按部就班,小心翼翼的來,否則走火入魔,丹田炸開死亡。【百度搜索1  會員登入138看書網】【

    在丹田之中,再度開辟“第二丹田”的想法,很多前輩高人之中,也不是沒有想象過,但太難以試驗,就算是不朽級以上的存在,也不願意拿自己的丹田,去做試驗。

    丹田,乃是一切的本源,不能輕動。

    不過齊天大聖,卻冒天下之大不韙,真的創造出了“第二丹田”的開辟法門,摸索出來種種妙用,所以他門下的猴子,個個都力量異常強大,號稱“大力猿猴”,和別人對敵,直接用力量壓人,什麼寶物,都不用。

    這也就表示齊天大聖,雖然比那個傳說中的佛砣,低了一個境界,為什麼會有那麼雄厚的功力,連五行神山,都壓製不住他……

    下方邊關上的戰爭,如火如荼,狼煙烽火衝天而起,金戈鐵馬氣吞山河,慘烈搏殺日月無光,強烈的氣勢,傳達到千百開外。

    孟飛就運用起“九轉金身通”,猛的把自己的真氣,凝聚成漩渦,把四周的戰爭殺伐之氣,種種精魂,絕望情緒都吸收了進去,進入自己的丹田中。

    這一股強烈的“殺伐之氣”進入了丹田,頓時孟飛就感覺到自己丹田之中,千萬戰鼓齊鳴,萬千士兵,在相互搏殺,慘烈血汙到處都是,自己的丹田中,似乎是開辟出了一個新的戰場,把自己都卷了進去。

    戰場上的慘烈殺伐之氣,並不是那麼好汲取的。

    若是不懂汲取的法門,妄自采集,丹田立刻就被破壞,輕則經脈錯亂,癲狂而死,重則破壞丹田中真氣運轉的平衡,丹田爆炸……

    孟飛雖然懂了這方麵的神通,卻也不敢輕舉妄動。

    那慘烈的殺氣,無數人的興奮,激動,絕望,痛苦種種情緒一進入丹田,他立刻就運起了自己的真氣,按照九轉金身通的方法徐徐運轉著,逐一的鎮壓。

    最後濃縮,凝聚成了一個極其小的圓球,在丹田之中,沉浮不定。

    這個小圓球在丹田中,極小極小,但麵好像蘊藏了一個戰場,麵許許多多人的麵孔轉來轉去,喊殺聲,戰鼓聲,都在其中隱隱約約的鼓蕩著。

    孟飛繼續修煉著,不停在雲層中汲取下麵的戰場殺氣,眾生情緒,丹田中的那個小圓球,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

    足足到了夜晚,下方邊關的戰爭,都停了下來,雙方徐徐收兵,天空中的氣息才緩慢是散去,孟飛覺得再也沒有任何氣息可以汲取,也收了功,站立起來。

    “可惜,還差一點,就可以練成一枚戰魂舍利,按照九轉金身通的修行法訣,一場大的戰鬥,產生的殺伐之氣,足夠可以凝聚成一枚戰魂舍利。

    一百零八粒枚戰魂舍利,凝聚在一起,組成天罡地煞的循環,再用本身精氣燃燒,就足可以開辟第二丹田,但是今天的戰爭之氣,好像少了一點。”

    孟飛感覺到自己丹田中的那枚“戰魂舍利”還不圓滿,沒有最終練成,不禁有些奇怪。

    “這不稀奇,因為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別人也在汲取戰場殺氣,哼!他們出來了,看來是興師問罪。”金龍猛的道。

    孟飛這才現,自己居然被包圍了。

    自己天空周圍,一共七個人影,都穿著一種印有骷髏頭的長袍,渾身鬼氣深深,腰間都背著一個漆黑的葫蘆,葫蘆上也刻印有骷髏頭,白骨森森,似乎要飛出來咬人一般。

    七個人,身上的骷髏頭長袍,竟然是一件件的下品鬥戰神兵,飛行絕快,鬼氣強大,陰氣隱隱約約的纏繞著,顯現出防護功能的強大。

    “就是此人?居然敢在這汲取戰場殺伐之氣!和我們少主搶奪!殺了他!”其中一個鬼氣深深的人看到孟飛,猛然一指,獰笑著道。

    孟飛此時用“移形換目”化成了一個非正非邪的人,除非是法丹以上的高手,誰都看不出來他的真麵目,這七個人自然不可能是法丹高手,哪看得出來。

    “原來是你們這些毛賊,害得我一枚戰魂舍利,沒有凝聚成功。”孟飛眼力極高,一下個看出來了,這七個人的修為,是帝級巔峰的角色,不過,還沒有踏入聖級之境,能夠飛得這麼高,純粹是依靠身上一件下品鬥戰神兵衣服的力量,居然就敢這麼囂張?

    這七個人,腰間的那個葫蘆,正是汲取戰爭殺伐之氣的寶物,他們卻不敢汲取到自己的丹田中,隻敢用葫蘆收集,好祭煉什麼寶物。

    七個人,顯然是邪魔一流,孟飛身為五行佛老人的弟子,乃是名門正派,斬妖除魔,順便收集寶物的事情,倒也責無旁貸。

    當下,孟飛二話不說,伸手一抓,施展出了一門神通,乳白色的真氣,猛烈冒出,在天空中凝聚成了一頭大如山嶽一般的白白獅子!

    這頭白色天獅一張口,頓時風雲變色,方圓數十的氣流,驟然塌陷下去,全部向天獅口中投射過去。

    那七個身穿“骷髏長袍”的黑衣人,瞬間就被這頭白色天獅震撼,竭力掙紮,卻都沒有任何效果,那白色天獅口中投射出的強烈氣流令得他們動彈不得,向獅口中投射過去,就要被天獅吞下。

    孟飛的獅子吼,也是佛門神通,其中還融合了長恨天歌,強大得不可思議,雖然做不到一口氣吞下十萬兵馬,但是一萬兵馬卻是能夠吞下去的。

    世俗之中的千軍萬馬,隻要他獅子張口,全部吞下。

    這七個身穿“骷髏長袍”的人,別說還沒有修煉成神通,就算是神通一二層,也抵擋不住天獅的吞噬。

    “你敢吞我的人,簡直是找死!”就在白色天獅吞下七個身穿骷髏長袍人的時候,突然一個陰惻惻的聲音響了起來,隨後一條碧綠的影子飛了出來,一揚手,就是一柄碧綠長劍,破空而出,斬殺向了天獅。

    “這口碧綠長劍……”孟飛一看,心中倒是吃了一驚,因為這柄碧綠長劍,威力極大,簡直相當於自己的魔刀,戰蒼穹,是一件上品仙器!

    上品仙器,不去說它,就算是下品仙器,每一件,都是能夠引起腥風血雨的爭鬥,就算是凝聚了法丹的傳說級高手,手上也沒有幾件,自己隨便出來,就碰到了一件。

    “太清魔劍?”金龍忽然用精神交流,顯然是認出了這柄碧綠長劍的來曆。

    “看來也是一件好東西了,我真是天生運氣好得不了,一出來就碰到冤大頭!正好殺人奪寶!這個人的功力也不高,還沒有凝聚法丹,似乎都沒有修煉到傳說境!還是神級之境,擁有上品仙器,看起來強大,但遇到我,今天卻是倒了大黴運!”

    孟飛頓時興奮起來。

    當下,他把手一揮,一團金色風暴射出,正是無上神通,封神之光,隻一下,就把這柄太清魔劍,卷在了空中,落不下來。

    “血幽王!”孟飛意念猛的一動,全身血袍,背生蝙蝠血翅膀的血幽王,飛騰了出來,這家夥是魔刀,戰蒼穹的器靈,把手一張開,血淋淋的大手,破空抓去,硬生生的要攝取那柄太清魔劍。

    “找死!”此時,那條碧綠影子顯現出了身體來,卻是一個身穿碧綠長袍的年輕人,一臉陰邪,周身罡氣好像磷火一般,閃爍不停,劈啪啦!時而凝結成骷髏頭,時而凝結成一尊尊的魔怪。

    這是修煉到了神級頂峰的地步。

    這種修為,其實也極其強大,可以縱橫一方,但是和孟飛這等怪胎,卻是不能比……

    當下,孟飛就想給這個人來一記狠的,火之靈枝,蘊含出手,要一下把這個人燒成飛灰。

    但是,金龍的聲音突然傳來:“孟飛,此人不能殺!他的太清魔劍也不能奪!否則會有天大的後患!此人有後台。”

    “什麼後台?我連聖堂都不怕,燕南飛也不怕,難道會怕這個人的後台?難道他的後台,是永級的存在不成?”孟飛一愣,倒也沒有動手,繼續殺人奪寶。

    他知道金龍絕對不會無的放矢,雖然太清魔劍非常誘人,但如果真的惹上了天大麻煩,也得不償失。

    哪知道,就在他這一個猶豫之間,那個身穿碧綠長袍的年輕人,猛的一咬牙齒,從懷掏出了一枚碧綠仙桃似的大陰雷,當空一震。

    啵!

    這大陰雷憑空一個悶響,好像在水底炸開了百萬斤的火藥,所有的空氣一起沸騰起來,巨大的波動把孟飛的“封神之光”的金色風暴,都炸開……

    那柄太清魔劍,如一條綠龍般的鑽了出來,閃避開血幽王的大手掌,包裹著年輕人遠遠的逃了出去,一眨眼就不見了蹤影。

    “你等著!不會有你的好果子吃的。”那身穿碧綠長袍的年輕人,留下了這一句話:“你把我辛辛苦苦采集的戰爭殺伐之氣全部奪走,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啊!”

    哼!

    孟飛冷哼一聲,就要追趕,把這個年輕人殺死。

    但是金龍卻道:“窮寇莫追,那太清魔劍,乃是數千年前,太清老怪煉製的仙器,此人乃是太清魔宗的太上長老,非常厲害……而且那太清老怪,睚眥必報,誰得罪了他,他都會想千方,設百計,把那人殺死,就算是小輩也不例外。

    像你雖然得罪了聖堂,但是聖堂的人,並不知道,你樣了他們的真傳弟子,而言語上的開罪,他們也不會專門派出高手,盯著你追殺。

    六大勢力,這一點風度,還是有的,但是太清老怪,就是一個另類,你如果把這個人殺了,他會天天盯著你,除非你以後躲入五行聖地,一出五行聖地,他就來殺你。

    而且這個老怪,詭計多端,精通無數種魔教神通,如萬洞察術,精元感應術,隻要聞到了你的氣味,就知道你在哪,萬距離,瞬息就到。

    當年玉皇大帝幾次想除掉他,都沒有除掉成,被他跑了,此人可謂是不朽級之中,唯一沒有高人風範的人物,誰開罪的他,都隻有死路一條,甚至這個老怪物,還曾設計,暗殺過一個元神不朽的存在。”

    “這倒是個厲害角色!”孟飛聽了,倒抽一口涼氣,如果自己時時刻刻都被一個不朽級的老怪物盯上,對方隻要等自己一出山,就殺自己,那還怎麼修煉下去?

    自己雖然得罪了聖堂,但隻是言語上的得罪,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殺了聖堂的真傳弟子,不會放下大派的身份與地位,派出什麼殺手來刺殺他,更不會一年四季,都盯著自己這個小輩殺……

    要殺,也是聖堂的一些小輩出手,而不會出動老一輩的人物,以免被世人笑話……

    “既然如此,幸虧我事先幻化了一下,誰也不知道我是誰?現在離開這,再看看,被吞下去的七個人那葫蘆之中,到底有多少戰爭殺伐之氣。”

    孟飛說話之間,收了天獅,猛的向外飛去,足足飛了一個多時辰,在大草原上的一處地方停留下來,這會恢複了本來麵目。

    他現在的實力,可謂極其強大,能夠隨意戰勝法丹級別的傳說級強者。

    但是對於不朽級的存在,那簡直小孩子與巨人的差距,根本不能比較。

    別說不朽之境,就算隨便來一個史詩之境的高手,他也隻怕就戰勝不了,雖然他有著戰蒼穹、深淵權杖這件上品仙器,但境界相差太大了。

    把剛剛封神榜吸入的七個身穿“骷髏長袍”的人取了出來,孟飛已經知道他們是“太影魔宗”的弟子,魔門七脈之中的一大門派,實力雄厚不在逍遙宮之下。

    不過,孟飛對於不是傳說級以上的存在,並不感冒,把這七人的記憶,用封神之光一下抹去,然後把他們身上的“骷髏長袍”還有那七個葫蘆拿了過來。

    七件“骷髏長袍”件件都是下品鬥戰神兵,可見太影魔宗的財大氣粗。

    孟飛自然一一笑納,雖然他用不著這些衣服了,但卻可以拿到北元帝國的各個市場上去賣,買的人,不知道多少。

    市場上,三種東西最好賣,第一是丹藥,第二是飛劍,第三是法衣,因為這是所有門派培養弟子,必須要用的東西。

    不過孟飛卻把注意力放到了七個葫蘆之上。

    這七個葫蘆,有點像“空間袋”,品質極好,但卻沒有防身,殺敵的功能,唯一的功能就是汲取,麵隻有一座極強的大陣,有點類似於天地王棱的吞靈大陣。

    隻是,每一個葫蘆之中,稍稍一搖晃,就傳達出了千軍萬馬廝殺的聲音,戰鼓轟鳴,令人熱血沸騰,似乎是來到了遠古戰場……

    “這得多少戰爭殺伐之氣,才能夠凝聚而成啊。”孟飛把法力凝聚在雙目上,隱隱約約看穿了葫蘆,隻見麵完全形成了一個虛幻的世界,不知道多少人在廝殺著,每一個葫蘆其中的戰爭殺伐之氣,都比自己剛才凝聚的戰魂舍利要強大十倍,百倍!

    也不知道是經曆了多少場戰爭,才采集起來的。

    “真是瞌睡來了,就有人送枕頭,我正要開辟第二丹田,要凝練戰爭殺伐之氣,需要一百零八粒戰魂舍利,那得要耗費很大的功夫,現在省去我多少麻煩!”孟飛欣喜的道。

    世俗之中,雖然國家極多,到處都有戰爭,但是要采集到一百零八顆戰魂舍利需要的戰爭殺伐之氣,絕對不會容易,最起碼要數十年,甚至百年的時間。

    而這七個葫蘆之中的戰爭殺伐之氣,就足夠一百零八顆戰魂舍利凝聚的了。

    可以讓孟飛順利的開辟出第二丹田來。

    這不是運氣,是什麼?

    “看來運氣來了,什麼也擋不住啊。”孟飛盤膝坐著,把周圍的環境變幻一下,除了傳說級以上的存在,誰都看不出任何端倪來。

    此時草原上,秋草連天,他坐在草叢中,隱藏起來,最為安全不過,更何況還有金龍護法。

    把七個葫蘆一倒,孟飛汲取起麵的戰爭殺伐之氣來……

    “可惡啊,可惡!實在是太可惡了!我辛辛苦苦,讓上百個奴仆,足足采集了數十年,暗中才采集了七葫蘆的戰爭殺伐之氣,不知道經曆了多少戰爭,還挑起了許多場戰爭!

    現在就要成功,回去讓父親給我把太清魔劍練成絕品仙器,現在卻是功虧一簣,是在是可惡!那人到底是誰?讓我這麼多年的苦功,毀於一旦!敢搶我滅情公子的東西,活得不耐煩了啊!”

    此時,那個身穿碧綠色長袍的麵容陰冷的年輕人,也在草原的深處,猛烈爆罵,深深的劍氣把方圓十的土地,都切割得到處都是裂痕。

    “看來,隻有請殺手了!”這個“滅情公子”想了想,突然抓住一道黑色的符,一下燃燒。頓時無數黑煙,遁入了虛空。

    足足過了兩三個時辰,天邊突然傳來了一絲破空的聲音,隨後無數空氣扭曲,三個人影在這個“滅情公子”麵前顯現出來。

    這三個人影,個個都身材修長,蒙麵,讓人看不出來是什麼相貌,活脫脫一個世俗中的殺手!

    但是他們身上的氣息,強大得簡直令人窒息!

    這三個蒙麵人,居然是萬法歸一,法丹高手!

    “原來是滅情公子,你發出請殺符,讓我們三個人一起趕來,是要對付什麼人?”其中一個蒙麵人道:“我們三人,可不是不好請的,每出動一次殺人,需要一件下品仙器。”

    “我知道你們三人,乃是星空大盜榜上,排名第二,第三,第四的人,許多門派,多次圍剿你們,都沒有成功,反而損兵折將。

    聖堂的人許多弟子,也去殺過你們,但是你們仍舊活得好好的,這次我請你們,當然會給報酬,你們不會以為,我連報酬都給不出來吧。”滅情公子陰冷的道。

    原來這三人,居然是星空百盜榜之中,排名第二,第三,第四的凶惡霸主!

    當日,孟飛在混沌之海,擊殺了百盜榜之中,排名第九十八的鐵無情,得到了天地王棱,那絕命島主是聖級頂峰,半步跨入神級的高手,十分厲害。

    不過,一個是排名九十八,一個是排名前五,差距有多大,用腳趾頭都想得到。

    這得廣闊的星域之中,最凶惡的勢力,就是百盜榜上星空海盜,連一些名門大派,都難以剿滅,現在這個“滅情公子”一下就喊動了第二,第三,第四的三個霸主,後台之硬,也的確是凶猛。

    “滅情公子的父親,是太清老祖,我們自然不會懷疑你不會給報酬。”其中一個蒙麵人細細的說道:“你要殺什麼人?把那人的相貌,身份告訴我?”

    “那人的相貌是這樣!”滅情公子把手一揮,孟飛的模樣就顯現了出來,當然是用“移形換目”術,變幻的模樣。

    “此人,沒有看過?恐怕不是真形!”另外一個蒙麵人一眼就看出來了,顯現出了強大的洞察力。

    “我抓到了他的氣息!這玉符之中,就是他的氣息。”滅情公子陰陰一笑:“你們憑借這氣息去殺人,沒有錯誤!殺了他之後,把七個葫蘆給我拿回來!”

    “這個沒有問題!”三大蒙麵人,齊聲答應,接過一張玉符,晃了一晃,就消失不見……

    草原深處,一團強烈的戰爭殺伐之氣旋轉著,無數好像來自遠古戰場的氣息傳達了出來,千百萬人的絕望,痛苦,興奮的種種情緒在醞釀著,這無數的情緒,足可以把任何傳說以下高手的丹田衝破。

    孟飛此時,在全心全意的開辟著“第二丹田”,七個印有“骷髏頭”的葫蘆圍繞他周身上下旋轉,極其強烈的殺伐之氣傳達出來,全部都往他的丹田之中灌輸著。

    這七個葫蘆之中,是那“滅情公子”帶人采集了上百年,不知道經過多少戰場,才凝聚而成的戰爭殺伐之氣,本來是要靠這股殺伐戰氣凝練進“太清魔劍”中,再讓太清老怪出手,最後練成一件絕品仙器。

    這可是非同小可的一件事情,卻讓孟飛檢了個大便宜,直接為“九轉金身”中的第二丹田開辟,提供了足夠的力量。